• 第二十八章节

    更新时间:2016-03-24 14:02:28本章字数:1725字

    我、蒋委员长、零和炸弹走进了屋里,只见穿着日本军服的莎拉和果丹皮以及身穿忍者服的小二小霜在冲我们微笑。

    我来到床前,看着萝卜,他看见了我,微笑着说:“哥们命大,还没有挂!”蒋委员长走过来说:“你可别挂了,你要是挂了,就真成萝卜泥了,哈哈!”

    除了司徒高洁,我们的人又到齐了,莎拉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龟田的人随时都会来的。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我再和你们细说。对了,小二小霜,你们先回去监视龟田,以免他们起疑心。”

    小娇留下照顾萝卜,莎拉和果丹皮带我们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小房间里。我说:“对了,一加一和满满他们呢?”莎拉说:“我们也在努力的寻找着他们,不知道龟田这个小日本把他们关到哪里去了,不过我想他们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蒋委员长说:“果丹皮,莎拉,你们快说说,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呀?果丹皮,你差点把哥们害死呀,你下手真狠呀!几天不见,你咋成了女侠客了呢?”

    果丹皮说:“如果我们不演的真实一点,龟田那个小日本肯定会怀疑的,你是不知道她多么奸诈,自从我们被他们抓住后,他就找人给我们吃了一种很特殊的药,幸亏我们懂医学,让小二小霜从他们的药房库找到解除这种药的方法。”

    莎拉接着说:“后来我们商量,索性就将计就计,留在龟田身边,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利的线索,我们一直等待着你的到来。对了,蘑菇,委员长,我给你们的这张内存卡非常重要,这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为了这个,小二和小霜险些被日本特种兵抓住。”

    我说:“这张内存卡里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在来之前,看到了司徒高洁,她只是简单的和我们说了一下。”

    莎拉说:“你们看见高洁了,她没事吧,我们一直在担心她,我跟你说,我始终在想,高洁是个很神秘的人,猜不透她的心思,不过从目前来看,她并没有对我们有不利的地方,

    要不是她,我们也不会这样顺利的拿到内存卡以及得到龟田的信任。”

    蒋委员长说:“我越来越觉得高洁这个人很不简单了,哥们有点崇拜她了,真的!”果丹皮开玩笑地说:“我看你是喜欢上她了吧,哈哈,小睿君,我听着都冷!”

    蒋委员长说:“这个时候你还开哥们玩笑,我说了,革命尚未成功,英雄不谈感情!”莎拉说:“你们俩到了一起,就相互耍贫嘴,好了,别闹了,说说正事吧,蘑菇,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我说:“首先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加一和满满,找到他们,下一步就是翻译内存卡里的内容,对了,萝卜伤势怎么样了?”

    莎拉说:“还好,没有大碍,不过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几个人当中,小娇服用特殊药的剂量最多,虽然我们吃了解药,但是她的病情随时可能反复,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她用刀刺萝卜的原因。我还有点担心,所以我才能小二小霜留在那里,以防万一,萝卜的伤可能还要恢复几天,没有生命危险,放心吧!”

    我和委员长商量,还是由零、炸弹去打探一加一和满满的消息,莎拉她们则继续回到龟田那里,我和委员长留在这里等待零和炸弹的消息。

    等待是漫长的,一分钟好像一年似的,我和蒋委员长在漆黑的屋子里静静的坐着,蒋委员长不停地看着手腕上的表,着急地说:“都过去一个小时了,怎么零和炸弹还没有一点消息呢?不会出什么事吧?要不我们去看看。”

    我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蒋委员长说:“要走一起走,哥们可不喜欢在这落单。”

    我们拿着武器,走出了屋子,趁着微弱的月光,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蒋委员长悄悄地和说:“这么黑的天气,我们这么找呀,我有点纳闷,按龟田的处事风格来看,这么大的医院里,一个兵都没有,这似乎不合乎情理。

    我们正说着,突然从对面病房里,跑出来一个人,我仔细一看,是小二,由于光线太暗,她并没有看见我和委员长。

    我和蒋委员长赶紧跑过去,小二被他们吓了一跳,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你们快点进来吧,小娇又犯病了!”

    我们赶紧跑进病房,只见小娇拿着手术刀向小霜刺着,胳膊上还缠着绷带的萝卜显出很着急的样子。

    我看见,小娇的眼睛很红,红的有点恐怖,眼神中透露着很强烈的杀气,小霜在一步步的倒退着,她边后退边喊道:“小娇,我是小霜呀!”

    小娇并没有理会小霜呼叫,她把小霜逼到墙角,这时,莎拉也从门外跑了进来,说:“她又犯病了呀,”我们一起上前使劲拉住小娇,就在我们拉扯的时候,突然小霜背后的墙一下子松动了,我们所有人都掉了进去,原来在墙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很大的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