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红色雨伞

    更新时间:2016-03-25 13:58:00本章字数:2397字

    《梦魇》

    漆黑的深夜,没有月光,灰暗的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似乎在等待一场暴风雨的来临。在67路公交车站台下,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女孩,撑着一把红色雨伞。

    顷刻间,雷鸣闪电划过天际,瓢泼大雨打破了夜的平静。已经过了末班车了时间,风和雨那么大,刮得站牌吱吱的响,眼看就快到吹倒似的,可是女孩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她慢慢的抬起头,冲着夜空,发出了一阵阵冷笑声,她的眼睛充满了红色,就好像鲜血一样,她的笑声在雨中回荡,伴随着闪电雷鸣,显得格外得诡异……

    早晨6点钟,67路公交车站前拉了一层警戒线,在线内,几个警察边看边用笔记录着,地上,一大摊红色的血,旁边,一条白色的裙子,在红红的血中是那么得特别。

    不远处停下来一辆警车,从车里走下来三个人,一男一女,她们一前一后进入了案发现场。女孩仔细勘察了现场,然后转回头对男子说:“隽哥,我很奇怪,为什么唯独那个白色裙子没有血呢,这一点也不合乎常理,你怎么看?”说话的这个人是京唐市特别专案组警探温雅,男子则是专案组副组长黄飞,男子看了看,说:“这一点也不是奇怪,因为这个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不会吧,那你说第一案发现场在哪?赶紧说说呗,飞哥!”温雅充满疑惑地说。黄飞说得没错,这的确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因为我发现这个东西。”一个戴着口罩的长发女孩走到了他们面前,只见她的白色手套上拿着一个小小的蓝色纽扣。这个女孩是专案组法医倩儿。黄飞说:“从中发现了什么?”倩儿摘下口罩和,露出了本来的面容,她的皮肤很好,眼睛也很大,一副很潮的样子,似乎和她本来的工作一点都不搭调。

    “飞哥,温老师,这是我在案发现场不到200米的地方发现的,刚才经过初步鉴定,这个纽扣应该是凶手留下的,但我为什么说这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因为你们所看到的那个白色裙子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他把这里伪造成第一现场,就是为了误导我们,可是在制造现场的同时,他不小心留下了这个痕迹,后来就被我这个大名鼎鼎的法医美女发现了呗,行了,我说完了!”倩儿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

    我说你能不能再工作的时候不做这么滑稽的行为可以吗?态度一点也不严肃,温雅没有表情地说。“阿姨,你能不能一天不绷着脸,这样下去你会长皱纹的,而且,会让想接近你的男生望而却步,来,给你点护肤擦擦。”倩儿从兜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递给温雅,黄飞接个过来,说:“兰蔻的不错。”温雅没有看,大大的眼睛目视着前方,然后甩了甩头发,说了:“姐,拒绝植入!”

    温老师,飞哥,倩儿,你们好!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倩儿调侃地说:大叔,你是从月球来的吗?什么时候钻出来的,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男子没有回答,回头冲着温雅说了一句:“飞哥,倩儿,你们把现场取证到的东西带回局里进一步鉴定,温老师,你陪我去一趟第一案发现场!”

    温雅很疑惑地看着他:“这什么情况呀?第一案发现场在哪里?我越来越糊涂了。”黑衣男子回过头对她抛了一个媚眼:“人生难得是糊涂,温老师,你又升华了!”接着他打开车门,作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示意让温雅上去。

    之后,只听见发动机和喇叭鸣响过后,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中……,黄飞使劲挠了挠头:“他这是怎么了?什么也没说明白,就这么走了?”后面的倩儿走到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叔又犯花痴病了,没事,也只有他在犯病的时候才能激发他的小宇宙,飞哥,你几天没洗头了,头皮屑跟下雪似的,记得用飘柔哦,去屑不伤发。”她打了个响指,走吧,回去还有活干呢!

    警车停在了一家咖啡厅面前,黑衣男子带着温雅来到跟前,温雅抬头一看:Meet。她拽住了黑衣男子的衣袖:“你带我来这儿干嘛呀?”黑衣男子笑了笑:“进去你就知道了。”他们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黑衣男子给温雅点了一杯咖啡和芝士蛋糕,自己则点了一瓶红牛,温雅用勺子边搅着咖啡边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到这里,难道这是第一案发现场吗?”

    “好吧,现在我就从头开始说,这里距离我们所看到的案发现场67路站台大约1公里,听起来,似乎这两个地方一点也不沾边,可是我从67路站台旁边的垃圾桶里找到了这个。”说着,他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个纸团,他打开纸团,拿出来一张很皱的面巾纸摊开,“你看这是什么?”

    温雅惊讶地说:“Meet,我瞬间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凶手曾经在案发前来过这里,或者说假定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凶手在作案后逃离至67路站台,可是你看,如果这家咖啡厅如果曾经有案件发生,现在也不可能这样平静吧。不过我想说一点的是,你翻垃圾桶后洗手了吗?本来我挺有食欲的,现在一点也没有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的原因,服务员,请问洗手间在哪?黑衣男子招呼服务员过来。“先生,你好,洗手间在往前左拐就到了。”黑衣男子转回头:“要不要一起?”“不是吧你!”温雅捂着鼻子说。“你想多了,我是去洗手!”

    温雅做了一个撅嘴的动作,然后跟着他来到洗手间门前,黑衣男子并没有洗手,而是从兜里拿出两双白色手套,把其中一双递给温雅。“你别告诉我,线索在洗手间!”温雅不解地说。

    黑衣男子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和温雅一前一后准备进入洗手间。黑衣男子仔细查看着里面的一切,一丝一毫都不放过,边看边略带调侃地说:“这个地方不错,还喷了香水,温老师,你能闻出这是什么牌子吗?”

    “你还有这样的嗜好,在这种地方我的品味全部都消失了。”她退后了一步,突然感觉脚下一滑,一块地板松动了。黑衣男子闻讯赶来扶住了她,他蹲了下来,一边用手敲击地板,一边用耳朵听。“这里面是空的。”

    他使劲搬动地板,果然另有玄机,连续挪出了四块地板,原来在地板下隐藏着一个暗室,光线很暗,黑衣男子掏出手电打开,慢慢向下走着。温雅紧跟其后,一股很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他们顺着味道仔细寻找着,突然温雅大喊一声:你快看那,黑衣男子用手电一照,只见在前方100米的右侧墙角,躺着一个女子,颈部一道深深的刀口,鲜血侵入身体的各处,样子十分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