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梦魇

    更新时间:2016-03-25 13:58:48本章字数:2767字

    黑衣男子回头看了看温雅:“温老师,借你在手机用一下。”“不是我说你,每次都这样,你是不是考虑应该换一个手机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恐怕你的手机都能成为出土文物了。”

    黑衣男子接过温雅的手机,打开照相机功能,把死者以及周围的一切都拍了下来,然后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是老款的摩托罗拉V70,他拨通了电话。

    电话那端传来倩儿银铃般的声音:大叔,你和阿姨约完会了呀,怎么样,还开心吗?哈哈。”黑衣男子没有接她的话,继续说:“在离公交站台不远处遇见咖啡厅,我们发现一个死者,女孩,目测大约22-25岁之间,我现在把照片发给你,你让黄飞查一下死者的来历,然后你通知郭于,让他排查死者的人际关系以及昨天案发时间曾经在公交站台出现过的人。”

    “欧拉,估计这会儿于哥还在梦乡中呢,行吧,你和阿姨继续开心吧!嘻嘻!”挂了电话,黑衣男子把手机还给了温雅。温雅说:“看来我们的浪漫约会暂时结束了,好吧,以后你得给我补上,走,我们去咖啡厅前台了解一下情况。”

    黑衣男子愣在那儿没动,温雅回过头说:“在回味什么呢,晚上才是做梦时间哦!”他们来到找到咖啡厅的前台,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长发女孩接待了他们。

    “你们好,我是咖啡厅的领班方洁,请问有什么需要吗?”黑衣男子亮出警官证:特别专案组文隽,这是我的搭档温雅,请你和我过来一下。

    文隽把方洁带到了洗手间,方洁看见了躺在墙角的尸体,吓得差点晕倒,幸好被温雅扶着坐在了椅子上。过了一会儿,才稍微平静下来。“这个女孩我见过,是昨晚10点钟左右的。因为当时雨很大,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当时她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哦,也就是你们二位今天坐的位置。”

    文隽和温雅跟着方洁来到了靠窗的座位,坐下,方洁说:“警官,就是这里了,还有就是,这个尸体你看什么时候抬走呀?哎,我们老板也正好出国了,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会影响咖啡厅的生意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我担心同事们都知道了,还敢不敢在这里上班?”

    温雅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处理好的。”正在这时,一辆警车停在了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紧接着穿着白大褂戴着骷髅图案口罩的倩儿和黄飞走了下来。一进门,倩儿挥了挥手:“大叔,阿姨好!没打扰你们两位的雅兴吧,嘻嘻,你们继续,我去干活了!”说完朝洗手间走去。

    黄飞走了过来,说:“隽哥,温老师,死者名叫高静,职业大众汽车销售员,本市人,家里就她一个小孩,平时她的人际交往圈很窄,基本就是家、公司,哦,她父母在国外,正在联系中,还有,在一个月前,他才和男朋友分手,男朋友叫钟浩,也在大众汽车上班,自他们分手后,钟浩就失踪了,目前来看,有重大嫌疑。”

    文隽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身材魁梧的男子“郭于,你那里怎么样?”郭于从包里拿出一个资料袋,说:“这是我在航空公司找的,在上个月8号,钟浩曾经买过一张去往香港的机票,后来不知道原因,他没有上飞机,后来他的哥哥钟明到分局报警,列为失踪人口,目前搜集到的情况就是这样。”

    正在这时,倩儿走了过来,她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纸袋,冲文隽诡异的笑了笑:“大叔,你看这是什么?”文隽接过来一看,是一张照片,上面是死者高静,另一个女孩竟然和高静长得一模一样。

    黄飞拿着照片,翻开覆去看了好几遍,然后十分坚定地说:“这个很好解释,是她的孪生姐妹呗。”

    飞哥,你是失忆了吗?你刚才还说家里查到只有她一个独子,这个孪生姐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呀,难道跟孙悟空一样,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吗?大叔,你怎么看?倩儿回头装作很无辜的表情看着文隽。

    文隽没有回答她,而是像在思索着什么。“阿姨,大叔怎么了,你是不是又刺激他了。”温雅非常郑重地说:“有时候感觉他像一休,有时候呢需要休息一下,还有,我刺激他干嘛,是他自己多想了。关于我俩的话题就此打住,最后,我再声明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听好了,我不是阿姨。”

    正在这时,文隽开口说话了:“我相信,就算他是孙悟空,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倩儿摸了摸文隽的额头,手一下子缩了回去:“大叔,你发烧了,病得不清,阿姨,看来这次你真的伤到他了,都开始说胡话了。我们四个正好是西天取经,飞哥,你当沙僧比较合适,而且台词也很好记,大师兄,师傅和二师兄被抓走了,哈哈~!”

    “好了,倩儿,耍贫时间结束了,现在该言归正传了。飞哥,你回去继续跟钟浩这条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凶手很快还会有所行动,倩儿,你回去看看从尸体上还能找到什么线索。”文隽边说边拿着那张照片,他翻过来看背面,有一行小字:幸福照相馆。温老师,麻烦你和去一趟照相馆。大家各自行动吧。

    文隽和温雅上了吉普车,渐渐消失在视线。倩儿说:“大叔简直太酷了,查案顺便把女朋友也谈了,还有公费汽车,飞哥,我们俩真是可怜呀。还得想办法回去。”

    黄飞拍了拍胸脯,充满豪气地说:“妹儿,别担心,哥也是有车一族。”说完,他把倩儿带到路旁边的角落,一指:“你看,极品宝马。”

    倩儿一看,差点没有笑背过气去,原来是一俩自行车,只不过在前后带有宝马标志的车灯,座位还有一个坐垫,上面也绣着宝马标志。“怎么样,这样的宝马你绝对没见过吧。绝天然豪华敞篷。”黄飞傻笑着说。

    “我终于知道当初郭局为什么选我们几个到特别专案组了,因为个个都是奇葩,哦,除了本公主例外,对了,飞哥,你以后别老是叫我妹儿,听着特别老土,要叫我倩儿公主,这多高大上呀!”

    “嗻,公主,可以起驾了吗?”“行吧,走着!”两个人一摇一晃地说笑着赶赴警局。而此时此刻,文隽和温雅已经在幸福照相馆里了。

    “你好,我是照相馆的摄影师和负责人钟晴,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一个大约30岁左右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对走进来的文隽和温雅说。

    “你好,我想问一下,你还记得这张照片吗?当时他们来得是几个人?”钟晴接过照片看了看,说:“虽然每天照相得人很多,但是这个照片,我印象很深,当时因为下着大雨,又接近晚上,照相馆就要关门的时候,他们来的,是三个人,你们打听这个干嘛?”

    “你好,我们是京唐特别专案组的,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温雅仔细询问着。

    “原来是这样,哦,你这么一问,我倒是想起来了,就是在左右那个女孩,进来的时候总是低着头,而且一句话也不说,最重要的是,当时照相的时候,她们叮嘱我不要用闪光灯和任何灯光,这一点让我很奇怪,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客户,不过没办法,我只要后期电脑处理,才会有今天你们手上的这张照片。”

    “那你看清这个女孩的模样了吗,是不是这两个女孩一模一样。”“对,说实话,我给很多双胞胎照过相,从来没有见过长得如此相像的人,就几乎是一个人,根本分不清她们俩。哦,对了,我还想起来,在照完的时候,我也刚好打烊,我无意中看着他们走去相馆,我有一个发现,走出去后的竟然是变成两个人,不是三个人,当时可把我吓坏了,后来第二天我和家人朋友提起,朋友带我去一个寺庙找一个很出名的高僧询问此事,你猜他怎么说:高僧说这种现象叫做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