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起源

    更新时间:2016-03-26 20:43:11本章字数:2443字

    可是似乎眼前这个和叶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并不认识我们,管不了那么多,既然已经发生了,只能硬着头皮从容面对了,哥们没有别的优点,就是在关键时刻可以显得非常镇定,换成别人还真做不到,这也许就是我吸引众多女孩喜欢和崇拜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还没有发话,黄涛这小子就沉不住气了,抡起袖子就要准备开打的意思,我知道,这小子因为刚才的事心里憋着火呢,不让他发泄出来,没准还得弄成大病,算了,随他去吧,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呗。

    不过中年男子似乎对黄涛的举动不屑一顾,黄涛的拳头眼看着打在他的身上,没想到他躲闪的速度超乎了我的想象,一看这家伙功夫很是了得,当然和我心爱的婉清姑娘比较,还差了一截。要不说太爱一个人呢,就会觉得这个人怎么都是最好的,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和魔力。

    老黄显然不是他的对手,才过了十几招,就被打倒在地。我心想,自己再不出手相救,那就太不够兄弟了,虽然我知道,自己也许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身为一个有思想有追求当然还有一点点帅气的进步青年,这一点勇气是必须的,再说也不能让我心爱的婉清对我失望,好吧,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大喊一声:放开我兄弟!

    可是我这个人呢?就是命好,每次到最危难的时候总会有贵人相助,不知道什么时候,婉清已经站了我的前面,挡住了我,又是我的女神出手相助,这辈子我要不娶她为妻,我都对不起我自己。

    婉清和中年男子打在了一起,我仔细观察着,从中年男子使的招数来看,和叶明一点也不沾边,不过他的身手也很是了得,一看就是受过高人指点,我担心婉清吃亏,上前把婉清拉了回来。

    “心公子,你干什么?”“婉清,我不能让一个女孩为我们三个男子汉出头,那样的话我还是爷们吗?”

    我使出很多年没有用过的武功和中年男子战在一处,说心里话,一点把握也没有,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同时我也很纳闷,在这个法制社会,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打架,没有警察来管呢?难道这一切只是梦境,我使劲掐了自己心一下,很疼。确定现在发生的是真实存在的。

    要不说什么事都禁不住念叨,警察真的到了,让我们停止打架,就在这时,中年男子的眼睛发出一道蓝光,所有人都一下子倒下了,只剩下我、婉清、老郭、老黄还有于洁,在那一刻,我确定,中年男子一定有问题,哎,还以为到了现代就可以过上平静生活。自从再次穿越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老天爷似乎就喜欢作弄我们哥仨儿,总是找点不合乎常理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能怎么办呢?也许有些人注定生下来就要面对无数个使命,英雄的确不好当,不是穿个超人衣服耍帅就能完事的。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婉清已经站在了最前面,她用手指在眼睛上做了一个动作,一瞬间,她的眼睛里发出一道白色光芒,和中年男子发出的蓝光交织在一起,我没有想到婉清还有这样的法术,仔细地打量着她的那双眼睛,感觉更加迷人了。

    “还愣着干什么,你们快跑!”婉清回过头大声地对我说,我这才回过神来,哎,对于自己整个不靠谱的特点,我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了,哥们就是与众不同。可是我怎么能丢下婉清一个人呢,虽然我知道也许根本对付不了中年男子。

    来不及多想了,我冲到前面,挡在了婉清前面,说:“放下这位姑娘,让我来!”同时,我也使眼色给黄涛和郭天,让她们赶紧带于洁离开,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中年男子的目标应该是于洁,可以这样假设一下,中年男子应该是从唐朝来的,是太子或者叶明的人。终于发现,自己不仅越来越不靠谱,而且随着岁月的磨练,一不小心成了断案推理高手,哎,如果早点出生的话,还有狄仁杰和福尔摩斯什么事呀,哦,摩斯同志是外国人,不算~

    婉清看着我说:“让你走,你怎么不走,这个人很厉害,我抵挡不了多久!”我一下子搂住了婉清的腰,充满温柔地说:“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就算是死,我也要全心全意保护你!”婉清的脸瞬间就红了,好像一个红红的苹果,真恨不得上前亲一下,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下,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以后找机会再补吧。

    中年男子冷笑道:“原来这位姑娘学过幻术,你师傅是不是幻影道人,识相的话,快快把于贵妃交出来,不然的话你们今天谁都走不了!”我示意让婉清退到后面,然后十分镇定地说:“你在那啰嗦什么呢?一上来就打听人家女孩的来历,别说我不知道,就是我知道,也不告诉你,你不知道每个女孩自己都有个不能说的秘密吗?看来呀,你得补看一下周董导的那部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没文化,真可怕!”

    老黄一下子笑出声来:“忆哥,你和他墨迹什么,和这种没有一点品味和修养的人说这些话,他能听明白吧,哥们饿了,赶紧解决了过来,我先他们去吃仓桥家料理去了,你抓紧时间呀,不然一会儿寿司就没了!”

    中年男子似乎对我和老黄的一番对话弄得越来越糊涂,他使劲挠了挠本来就很少的头发:“你们这两小子不知道在叽里咕噜说些什么,告诉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说完,他念了一串类似咒语的语言,突然之间他的双手变长,准备抓住老黄、老郭和于洁。

    幸亏哥们反应快,我毫不犹豫地拿过婉清手里的宝剑,使出全身力气狠狠地砍了下去。只听嗷嗷几声,中年男子的左手胳膊被我斩断,流出了很多的鲜血,中年男子大声地指着我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玄天剑的用法?

    “什么玄天剑,我不知道,对付你这种人,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方法,哥们也是受过高人指点的,和你说了你也不明白,知趣的话赶紧回到你该回的地方去!”

    这时婉清上前抓住了我,并且示意老黄他们和我俩站在同一个地方,然后念了几句咒语……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我们哥仨儿住的公寓里,窗外的阳光暖暖的,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无比的惬意。

    我走到客厅,老黄老郭在忙碌着把油条和豆腐脑、面包牛奶煎蛋摆到饭桌上,老黄看见我走出来,说:“忆哥,你醒了,昨天累了吧,你很少睡懒觉的,赶紧吃饭吧,报社给你打电话了,让你去一趟,商量下一期专版的事。”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婉清呢?”“我看你小子是彻底被她迷住了,哦,她在阳台呢?”我慢慢地来到阳台,只见一个身穿红色风衣的女孩,长发披肩,她转回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婉清的现代装扮,呈现出一种特别的美丽,我傻傻地看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心忆,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