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安保部

    更新时间:2016-04-30 12:00:00本章字数:2021字

    下午,安保部的办公室在一楼侧门,这么大的一个集团,保安的数量可不少,足足超过百人,而且偶尔还不够用。

    其中,一楼到四楼为现代化的连锁商业,集吃喝玩乐一条龙为主体的服务,这里的人流量最大,需要保安的数量也是最多的,所以,二队和三队负责的是这一块,人员超过了六十。

    至于五楼到二十三楼,则是属于一队,也就是叶归所带领的队伍。

    其中,每一层楼都有着不同的职责,比如说从十七楼到二十楼,这里是整个初心集团的设计部,每天都有无数的作品从这里设计出来。

    二十一楼是他们的展示厅,所有设计出来的作品,被加工出来后,会在这里展示,二十二与二十三楼为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办公室与会议室,会客室。

    其余的楼层分别为销售,财务,市场,电商各个部门,人员数量非常多,保安的职责与自身的素质自然也就非常重要,其中大部分的保安都是军中退伍的军人,其中不乏特种兵,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慢慢忘记了当时在国旗下宣誓的誓言,慢慢地迷失在现实当中了。

    或许迷失在现实中,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人吧。

    当叶归来的时候,这里并没有多少人,他并没有觉得奇怪,保安毕竟不是一个坐办公室的职业,是需要到处巡逻的,谁说保安不需要超强的体力,不需要锐利的眼神,他们的责任同样重大。

    这里只有几个正在盯着显示屏,实际上正在玩着手机的人,当听到了背后的声响,快速地收起了手机,假装看着屏幕。

    “不用装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叶归关山了门,找了一张椅子做了下来,刚刚有人抽了烟,味道有些重。

    “公司禁烟,下不为例!”叶归又重复了一次下不为例。 

    那几个人回过头来,瞧见是一个陌生的身影,问道:“你是谁?”

    叶归一拍脑袋,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做叶归,是新来的一队队长,保安服还没有去领!”

    其实叶归有些不想去领这个保安服,保安服样式倒还不错,下身是一条迷彩裤,陪着军靴,这让当兵当习惯的人还感觉有些亲切,问题就出在这个上衣上,紧身衣,背后印着华夏的国旗,写着“海军陆战队”五个大字,看到海军陆战队,就想起了一开始他刚刚在佣兵这一行有些名气时遇到的对手。

    那个时候他的咆哮佣兵团在佣兵界有小小的名气,就接到了米国非官方性质的任务,说是雇佣他们去刺杀中东的一个独裁者,那个独裁者十年前制造了举世闻名的惨案,令米国恨之入骨,而且在米国的必杀名单上位列第一。

    叶归当时也需要这一个任务来快速提高声誉,至于刺杀的后果,必如说这个独裁者追随者的报复,管他的,以后再说。

    结果却是在杀到最后独裁者门口的时候,忽然冒出了米国的海军突击队,不分青红皂白的将一阵扫射与轰击,没有防备的咆哮佣兵团瞬间伤亡惨重,叶归也不得不咬牙率队撤退。独裁者死了,咆哮伤亡大半,该拿到的一切都没有拿到,反而还被米国非官方宣称咆哮是一群胆小鬼,违背了佣兵的戒条,压根就不应该存在。

    这让咆哮成为了佣兵团界的过街老鼠,叶归那个时候不得不让咆哮隐匿,暗中发展,一年后,咆哮以一种超然的姿态复出,并且在北非的一场战争中令米国损失惨重,打的装备精良的米军溃不成军,愤怒的米国查出了是咆哮所为,雇佣了当时世界前三的佣兵团,对咆哮进行围剿。

    结果却震惊了整个佣兵界,咆哮杀的三大佣兵团损失惨重,不得不私下里对咆哮道歉,赔偿,请求咆哮放过他们一马,于是那场战争的结果就是米军在北非惨败。米国经历了惨重的失败,自然是知道咆哮这么疯狂报复的原因,想要向咆哮道歉,请求咆哮退出那场战争,结果咆哮压根就不理他们,该打的继续打,最后米国不得不承认了三百年来最大的失败,退出了战争。

    米国也尝试过报复咆哮,结果每次都惨败,损失同样惨重,结果时间长了,他们都不敢报复,只能是捏着鼻子承认了这一切。

    想起来这件事情,叶归还对这个海军突击队没有好感,这要让那些人知道了,说不定就要和自己绝交了,看样子晚上回去后是需要和林初心商量一下子换保安服的事情了。

    “新队长?我们怎么相信你?”带头的一个人留着寸头,眼神非常不善,应该是凶狠,充满了暴戾的神色。

    叶归掏出一张纸,上面又有些油,说道:“这个是我的任命书,还有公司的盖章了......”

    秦用一把抓过了这张纸,看了看,冷笑道:“原来就是你赶走了小林哥!”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个人走是因为他监守自盗,不把他送去法办就是看在他为初心集团多年工作的情分上了,叶归暗说好像比较复杂。

    其余的几个人听见了赶走小林哥的“凶手”在这里,也不假装看着监控了,围了过来,看样子是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叶归。

    叶归本来在过来的路上还想着和和气气的,要是对方好说话,自己到时候训练的时候让他们轻松一点,现在看起来嘛,估计要先打一架再说了。

    耸耸肩,轻轻叹了一口气,却又慌张的问道:“你们这个是要干什么,这里是公司,你们这样会被开除的!”

    “这里距离公司远着了,他们并听不见你我的声音!”秦用还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让叶归有了准备,说道:“听不见声音就好,正好这几天手痒了!”

    都不给他们多少反应的时间,叶归朝着几个人扑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林初心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看着这个不省心的大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