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江婷婷的突破

    更新时间:2016-05-11 23:35:51本章字数:3166字

    江都大学附属医院,重点看护病房,吴江北正面无血色的躺在病床上,接受着检查,外面站满了吴家的人,从吴优良的吴家五虎,再到吴江东,吴江西吴江南三兄弟,都站在这里,等待着消息。

    医院的院长等领导全部再次,还有公安局的领导,他们战战兢兢的,在陪同看护的同时,暗暗希望不要出事。

    走廊上充满了不安,愤怒,恼怒,还有担忧。

    里面的操作人员也正在操作,等待取片的结果。

    自从吴优良知道了小儿子昏迷在房间后,就沉默寡言,一直没有说话,吴家人都知道,父亲和族长是在愤怒的边缘。

    “老三,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吴江东问道。

    吴江南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父亲,说道:“当时我正在房间里面练功,因为知道最近家族可能会遇上的问题,我的功夫是最差的一个,担心拖后腿,所以就练功,可是有些地方不是很理解,所以就想找人帮我解惑,我当时去问了二哥的,可是二哥也说不清楚,所以我就决定去找老四,当来到老四的房间门口时,就听见了老四的惨叫声和摔倒的声音,当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老四躺在地上,而且房间的窗户是打开的!”

    这个里面,唯一有用的信息就是打开的窗户,吴江东说道:“窗户那边有人动过没有?”

    “没有,当时叫了救护车,也叫了警察,现场都勘察过一遍了,并没有可疑的痕迹,而且也没有脚印和指纹!”吴江南肯定道,警察与医院的领导都点头。的确和老三说的一样,的确是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看来是个高手......”三兄弟都是这样认为的,因为老四看起来病怏怏的,十分虚弱,只有他们三兄弟知道,老四才是他们四个人中功夫和悟性最高的一个,而且在二十二岁的年纪,就已经达到了高级后天,也深得老祖宗们的喜欢,经常亲自出手教老四,现在老四昏迷,不知道情况,不清楚老祖宗会不会发怒。

    滴的一声,重症看护病房的绿灯亮起,这个是检查结束的信号,主治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吴家人顿时围了上去,问什么情况。

    医生摇了摇头,说道:“四公子的身体非常健康,完全就不像是有恙的样子!”

    “怎么可能非常健康,非常健康会躺在里面吗?”吴江东愤怒的咆哮,医生觉得很委屈,是很健康嘛,比我都健康的多了。

    “老大,制怒!”吴优良今晚终于是开口了,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说道:“今晚辛苦赵院长和陆局长了,犬子的问题还需要你们多多费心了!”

    真正的情况,吴优良也不了解,首先要稳住这些人再说,而且要提醒他们注意什么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

    院长和警察都明白,说道:“吴先生,令郎的事情我们一定会照顾和查出来的,请相信我们!”

    吴优良点点头,摆了摆手,让这些人全部离去。

    没有了外人,只有自己家里面的人,他们全部破口大骂,说着要把整个江都市的医疗和警察班子全部换一个,现在还知道在他们面前说这些场面话了。

    当然这个也是气话,要是把这两个班子整个的换一边,那么他们吴家将会不存在了。

    吴优良打开了重点的房门,里面弥漫着浓烈的药味,他好像是一夜白了头,走到了小儿子的身边,看着这张苍白的脸,这是修炼了老祖宗传授下来的功法所导致的。

    他翻开眼睛,看了看,并没有什么消息,握住小儿子的手臂,静静把着脉,从脉象当中也没有听出什么问题,这个还真的是奇了怪了。

    另外的四兄弟也走过来,每个人检查了一遍,都没有什么问题,他们的实力,可都是中级先天了。

    摇了摇头,都在想着,到底是谁,又是怎么做的了,为什么什么消息都没有?

    “老大,视频监控看了没有?”吴纯良问道。

    吴江东点点头,说道:“这些都看了,都没有什么不同,狗也没有什么大的动静,难道是闹鬼了吗?”

    “住口......”闹鬼一词是犯了吴优良的忌讳,吴优良呵斥道。

    吴江东自知失言,低头不说话了。

    “妈的,回去就把监控全部换一遍,安保力量加大一倍!”吴纯良骂骂咧咧,越是这样遇到神秘的事物,就越是让人心神不宁,他们懂功夫又能怎么样,有的时候,知道的越多,反而越不敢生活。不知,才是幸福。

    “都慌了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重点病房里面,声音是老者,可是从那张脸上看过去,明明和吴优良是一个年纪的,当然,要是不算这满头的白发话。

    见到来着,吴优良等人全部跪下来,叫道:“老祖宗......”

    老祖宗并不是真的老妖怪,他应该是吴优良的父亲,真实年纪已经百岁,因为修炼得当,所以一直保持着肌体的年轻。

    吴家的人见到这件事情将老祖宗都给惊动了,羡慕老四的天赋与运气不说,也羡慕老祖宗驻颜有术,一百多岁的老人,看起来却四十多岁。

    “优良等人的五郎八卦阵,应该解散了,看看你们,都被这个阵法限制到了这个地步,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已经达到了高级先天!”老祖宗名叫吴昊,是吴家真正的顶梁柱。

    众人一阵羞愧,实际上,按着他们的年纪,到了中级先天都不算丢人,可是在他们这样的豪门大家族之中,所有的资源都是用的最好的,却只有中级先天,的确有些丢人。

    但是老祖宗说的解散五郎八卦阵,这让他们觉得解脱的同时,也觉得不舍,因为吴家五兄弟从小同心合练这招,陪伴了他们三十个春夏,忽然就放弃这个阵法,多多少少都有些舍不得。可是放弃了这个阵法,也是一种解脱,这个就意味着他们再也不用因为这套功法而压制住自己的实力,可以尽情的提升自己了。

    “老辈撒下天骄种,可不希望收获的是鼻涕虫,而且已经到了第三代承担起应该承担责任的时候了,不能一直到第二代的你们背负着整个吴家前进。优良,当时我传位给你们的时候,你好像才二十六岁了。可是你看第三代的老大,今年已经三十出头了......”

    传位出去的时候,吴优良才二十六岁,今年的吴优良已经五十出头了,也就是说吴昊在有了吴优良的时候,都快五十岁了。

    可是看看吴优良,他今年五十岁,老大吴江东,三十一岁,十九岁就生子,比起他的父亲,他真的是进步了许多。

    但是因为生育的早,这让吴江东等人的天赋,就不行了。

    吴优良羞愧担当,他知道自己所犯的错误,就是因为父亲生他生的晚,而且对他尤其严格,年轻时候的吴优良天赋不说惊才艳艳,可也绝对不是平庸之辈,所以才三十岁的时候,跨越了后天,来到了先天地步。

    年轻的时候不能理解父亲,所以那个时候的他叛逆,早早的就剩下了老大,这让吴昊知道的时候,差点没有一怒之下扔掉吴江东,可是这也是吴家的血脉,所以留了下来。

    吴优良到了先天之时,才知道自己所犯的错误,当他的功夫突破到了先天的时候,这有一个过程是洗经伐髓,相当于是把身体由内到外更换一遍,这样身体更加年轻不说,对下一代也非常好,但是后悔也晚了许多。

    “老四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吴昊说完话,就闭上了眼睛,一股气势,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进入吴江北的天灵盖。

    “奇怪,这是何人,为何如此强很?”吴昊与自身的气势感应,已经知道了吴江北的问题,可是,这个人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吴江北杀死而不动声色,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老祖宗,情况如何?“吴优良问道。

    “把老四带回去吧,这个铁皮压根就没有,他的脑海中被人植入了一股气势,掐断了大脑与身体的反应,只有我们用缓缓引导出这个气势,老四才可以慢慢康复!虽然家族的事情我已经不参与,可是这一次,你们要考虑清楚,是战,还是忍!”

    吴昊说完了话,吴优良就叫来了人,把吴江北抬上车,往家里面送。

    同时吴家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做了这件事情的人正是叶归,叶归回到了家里面,重新睡到了床上,先把吴江北重伤,震慑住吴家,让吴家想不出到底是谁做的,让林初心安然度过这段时间再说。

    随后的几天,吴家人就一直在思考会是谁,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叶归的名字,因为吴优良认为目前最有这个实力的人,就是叶归了,可是他们想不出来叶归这样做的理由,所以在叶归的名字后画了一个问号。

    林初心和江婷婷依旧一样,在后面的日子里面,真的是把叶归当成了透明的,每天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过多的要求,话也不怎么说。

    江婷婷的脚,一直没有好,持续到了星期五,星期五早上,江婷婷起床尖叫一声,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脚不光是好了,自己的实力竟然突破到了高级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