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叶大忽悠

    更新时间:2016-05-15 21:07:53本章字数:3060字

    王音被叶归抓住脖子,越举越高,整个人都在半空中扑腾扑腾,越来越难受。

    “一......”叶归拉长了声调,每一声都不啻于地府中敲响的丧钟。

    “二......”王音的脸已经通红,他有些坚持不住了,生死攸关之际,他就要举起双手投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回去之后,肯定要给大哥说,派更多的人过来,你一个人打得过三十个人,我就不信三百个人你打得过。

    “我,我说!”王音艰难的说道,叶归放下了王音,说道:“说吧!”

    王音揉了揉嗓子,低头干呕了一下子,眼中飘过狠毒,他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羞辱。

    “小友好大的口气,无敌,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王音揉着嗓子,考虑应该怎么说的时候,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

    叶归循着声音找过去,说道:“记住,我会过来找你的,你们送乔部长回家!”

    说完了话,一掌打在王音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让王音撞击在车门上,将车门都撞出了痕迹,震慑住了王音,提醒王音别想着打他们的主意。

    其余人目送叶归离开,动物园的五个人加上乔关关,在路过李炳瑞身边的时候,都看了一眼他,李斌瑞心虚不已。

    叶归追着声音留下的踪迹,来到了一个鲜有人知的废弃教堂,叶归来到了长满爬山虎的教堂门口,抬头看着塔顶,骂了一句神经病,没事跑这么高干什么,也不怕一个夏雷忽然打下来。

    “小友竟然可以找到这里来?”那个声音有些吃惊,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说了一句话,叶归就凭借这句话来到了这里,并且也找到了自己。

    叶归推开了教堂的门,偌大的教堂中,耶稣的雕像已经残缺,辉煌的曾经书写了不朽的过去,可是也在时间的面前,变的锈迹斑斑,在江山代有才人出的年代,故步自封注定将会被时代所淘汰。

    再次看着教堂的最高处,说道:“你不能下来吗,高处太危险了!”

    话闭,一个白色的身影像是炮弹一样从高处落下,轰击下来。

    叶归撤的远一些,看清楚了这个人,忽然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来人一愣,没有想到叶归会问这个问题,“老夫活了快两个甲子,竟然看不透你的境界,小友不知道师承何人?”

    两个甲子,也就是快一百二十岁了!叶归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人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要不是一头白发给他加了十岁的年纪,叶归真的认为这个人也就五十多岁,哪里知道,他都一百多了,这个难道就是武者修性的好处吗?

    “老头,你骗我了,你明明看起来才五十多岁,怎么可能一百多岁,你拿我当礼拜天过了!”叶归撇撇嘴,明显不相信。

    “又不知小友年岁,不过老夫既然看不透小友的实力,说不定小友驻颜有术!”来着也不是善茬,回击道。

    “我才二十五岁,什么驻颜有术!刚刚说话的就是你吧,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叶归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武者的划分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既然活了这么长的岁月,肯定很清楚,决心要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但是来着听到叶归才二十五岁的年纪时,明显的有些不相信,就算是少年天才,那叶归也太妖孽了,说他是天之骄子都不为过。

    “不可能,你才修炼多长岁月,老夫五岁习武,十一岁进入后天,苦练三十载,突破后天,进入先天,今年一百零八岁,苦修六十年,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先天,可是这最后的一道门,怎么都打不开!小友不知是何境界,修行多长!”老人说起自己的一生,足够自豪,后天,先天,超越先天,这是每个修行者必经的过程,也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能够突破的,他能够达到这个地步,的确伟大。

    “老人,你听清楚了,我三岁习武,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十七岁背井离乡,二十五岁回归江都,至于境界,我也不知道!”叶归前面说的气势十足,不过最后的有些心虚,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境界。

    “虚虚实实,小友还真是厉害!”来人哼了一声,对叶归的遮遮掩掩表示愤怒,修行之人,光明磊落,哪里像叶归这样,有这么多的心眼。

    叶归觉得委屈,自己是真的不知道境界的划分来着,还是江婷婷告诉了他有后天和先天子说,然后分别为初级,中级,高级和巅峰,其余的,江婷婷自己也不清楚。

    “算了,小友既然不愿说实话,那么我问你,我那孙儿是否小友耍手段昏迷!”来的人正是吴家老祖吴昊,距离吴江北昏迷已经过去了四天,他原本认为可以采用引导的办法,将吴江北脑海中的气息慢慢引导出来,可是在今天早上的时候,意外发生,吴江北突然急性高烧,整个人抽搐不止,还是几个人练手稳住吴江北,询问了吴优良有没有怀疑对象时,吴优良踢到了叶归的名字和实力,当时吴江北就决定寻找叶归,不过一直到晚上,他才抽身出来。

    以吴家的实力,寻找叶归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听到了叶归说的无敌之后,吴昊这才隔空传音,将声音传过,吸引叶归来此。

    “你孙子?是谁?”叶归诧异道。

    “吴江北,他周一晚上被不知名强者用气息攻击大脑,现在昏迷高烧,不知是何人所为,而且要做到这一步,非高级先天之山不可能,江都的情况我自清楚,目前来说,小友是最有可能之人!”吴昊在说的同时,一直在观察叶归的表情,想要从中获得消息,令他失望的是,叶归一直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我都不认识吴江北是谁,我知道你们怀疑我是我曾经和你的孙子,吴江南和吴江西是你孙子把,和他们有过冲突,然后和你儿子,吴优良是吧,和他们又有了冲突,不过后来都化解了,根本就没有矛盾,而且我好好的,去找你孙子麻烦干什么,平白无故的给自己竖立敌人,我是傻瓜吗?”叶归委屈的说道,而且毫不避讳吴昊在场,将事情的始末都给说了一遍。

    吴昊在这里才知道了事情的情况,看叶归的模样,也不像是在说谎,难道是有人在借刀杀人,故意制造叶归与吴家的关系。

    “小友可敢许诺自己果真不知情?”吴昊发问道。

    “许诺就许诺,我要是知道这件事情,就让我老头子头顶生疮,脚底流胧!”叶归的话如果让老头子听到了,估计老头子会把叶归打的半死,不过叶归从小就不尊重老头子,对自己从未谋面的母亲却非常尊重。

    虽然不知道老头子是谁,吴昊还是上个世纪的人,既然叶归用家庭长辈发誓,那么自然就信以为然说道;“小友既然如此,那么打扰,告辞了!”

    叶归赶紧拦住,吴昊问道:“小友还有何事......”

    叶归搓搓手,说道:“难得见到一个高手,不知道是否愿意以武会友!大家交个朋友!”

    要是平时,吴昊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现在小孙子昏迷未醒,他哪里有心情以武会友,吴江北的天赋奇高,是他们吴家人视作崛起的希望。

    “不了,我那小孙子至今昏迷,老朽现在要寻人给我那小孙子看病,以后若是有机会,我自会前来寻找小友!”吴昊拒绝道。

    叶归想了想,说道:“不知我可好,我曾经跟我家老头学过几年医术,说不定可以看看!”

    “真的吗?”吴昊激动的问道。

    “那是自然,吴老先生是否在最近心神不宁,半夜经常惊醒!”叶归一语让吴昊眼睛一亮,就像是看到了救星,抓着叶归的手,连连点头。

    废话,自己的亲孙子,家族崛起的希望未知昏迷,不管是谁,最近都会心神不宁,半夜被惊醒的!吴昊没有意思到其中的关键,还以为叶归真的是华佗在世,一眼就看穿了他的问题,将叶归当成了希望。

    “希望小友可以出手救助我那孙儿,到时候吴家自有好礼相处!”吴昊请求道。

    “不需要好礼,只是希望现在吴老先生可以与我切磋一场,我还有诸多疑惑想要请问吴老先生!”叶归抱拳,再次说道。

    吴昊的眼神有些认真,他知道了,叶归是一名真正的武痴,一名武痴,是不会做出这种低劣的行为,回去之后要告诉吴家之人,不要再把叶归当做敌人,要和叶归做朋友。

    “好,小友,既然如此,那便得罪了......”吴昊后退几步,两个人保持了五米的距离,吴昊拱手抱拳,做了一个请字。

    叶归点点头,后撤一步,他还是第一次和巅峰先天之人对战,保持了一份警惕的同时,还有更多的兴奋。

    “小友比我年幼,你先出招吧!”吴昊出口说道。

    叶归没有和巅峰先天之人打过,不知对方功夫为何,做了一个起手式,吴昊瞳孔一缩,八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