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眼泪知道

    更新时间:2016-05-27 18:50:50本章字数:3056字

    深夜,已经很少有超市开门了,叶归找了半天,才在一个标志为7的二十四小时开门的超市。

    还好里面压根就没有客人,不然叶归真的是尴尬的要死,根据郝宝宝所说的,买了什么苏菲创可贴,叫醒了里面的服务员,在服务员鄙夷的眼神当中,叶归低着头买了东西,钱都来不及拿,闷头跑了出去。

    手中紧紧抓着这个创可贴,来到了宾馆当中,找到了郝宝宝的房间,敲了敲门,说道:“郝宝宝,是我!”

    却在这个时候,隔壁传来一个女人高亢的尖叫声,叶归一听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专业的,叫声太假了,要是他是主客,这个时候肯定让对面退钱,叫声太假,不给服务。

    郝宝宝警惕的开了门,同样听见了隔壁的叫声,脸色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红着,可能是因为对面的叫声,另外也可能是让一个男人拿着自己的贴身物品。

    “既然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这个时候我也应该回去了......”说完了,就要走开的时候,感觉手被一个温暖抓住了,诧异的回过头,却看见郝宝宝咬着嘴唇,漂亮的眼眸当中写满了恳求,意思是希望叶归不要走,陪着她最好。

    叶归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子这么软弱的一面,心一软,就答应了她的要求,走了进去。

    郝宝宝在进去了之后,率先进了卫生间里面,因为她还有个人的卫生问题没有解决,叶归则是坐在了沙发上面,打开了电视,随便调了一个节目,装作在看电视的样子,实际上,心中想了很多,不过绝对不是会发生什么香艳的事情,叶归也是有着自己的底线的。

    等着郝宝宝出来,她还穿着牛仔长裤,t恤,尴尬的坐在床上,假装看着电视,实际上眼神时不时瞟过叶归,心中有所想,却不知道如何说。

    “你可以躺倒床上去的,我不会看你的!”叶归看着电视,背过了身,将窗帘拉住。

    郝宝宝快速钻进了被子里面,脱下了自己的牛仔裤,却看着叶归,叶归知道意思,走过来,从郝宝宝的手中接过了这条带有女子体温与香味的牛仔裤,挂在了门后面。

    “你,是一个人住在江都吗?”叶归觉得这么安静下去,他可能真的会忍不住做着什么,隔壁的叫声虽然很假,但是对男女的反应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因为这个房间里面呆着的也是两名年轻的,有正常身体需求的男女,或许真的是会因为这个事情而点火,从而发生什么错误,叶归只能是找话题来聊,不去想这个事情。

    “嗯,从小我就在江都了!”郝宝宝回答道。

    叶归看着郝宝宝,听着郝宝宝话中的语气,并且这个女子不愿意去提自己一个人住的事情,这个就很明显了,叶归也不会去刻意的解开女子的伤疤。

    他可以让乔关关帮助查一下是什么原因,那么也是对郝宝宝的不尊重,他更期望有一天能够真正从郝宝宝这里听到原因。

    “以后的路怎么走你想好了吗?”叶归问道,这么严重的事情,而且罗春风肯定是不成功就不罢休了,郝宝宝一个人,在江都又没有势力,说起来是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听起来很有权势的样子,可是实际上的情况,比她职位大的人多得是,只要是想要整郝宝宝,那么郝宝宝肯定会是在江都寸步难行,这个是必然的。

    其实以郝宝宝的姿色,想要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容易的很,不过她有着自己的目标,所以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进入婚姻的坟墓。

    “继续做我的警察,在江都做不了,我就去下面的二三四线城市,如果千湖省不行,我就去其余的省份,我就不信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郝宝宝的话让叶归笑了笑,来了江都一个月了,对华夏的官本位情况已经了解清楚了,而且整个华夏的公安网络中,肯定到时候会有郝宝宝是被开除,以罗春风和刘局长的手段,郝宝宝被开除的原因肯定会非常臭,并且全国的警察都不会不卖这个面子,郝宝宝没有背景,不值得他们去得罪这两个人。

    “其实你知道的,如果你这次被开除了,肯定是不会继续当警察的,你只是在骗你自己而已!”叶归说道。

    郝宝宝何尝不知道如此了,她心中有一个执念,就是要当警察,进入最高的系统当中,查清楚一件事情。

    “你也知道,就算你现在让罗春风的儿子进去了,虽说现在网上的事情闹的这么大,可是这个并不是死刑啊,几年的功夫就出来了,再来一个缓期,缓个三四年,到时候大家谁会记得这个事情,说不定牢都不做,他们的日子依旧,可是你却在全国没有立足之地,你这次,太不冷静了啊!”叶归说道。

    郝宝宝沉思了许久,惨笑一下,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警察吗?”

    这个叶归确实是不知道,摇摇头,说道:“你说吧!”

    “因为我想要成为华夏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性公安部部长,只有这样让我站在了高位上面,我才能够借用一国之力,帮我调查这件事情!”郝宝宝混血的绝美容颜上,忽然变的苍白,整个人面无血色,悠悠说道。

    但是这个女子的野心,真的非常大,女性公安部部长,首先不说这个的可能性,主要就是郝宝宝的这个混血情况,在华夏能够进入体制内,可能都是一个例外,或者说是,遗产。

    她是她父母留给整个华夏公安系统的遗产。

    “看你的样貌,你是华夏与不列颠的混血吗?”叶归问道。

    郝宝宝点点头,说道:“是的,我爸是不列颠国人,我妈妈是华夏人,不过我从小就在华夏长大!从来都没有去过不列颠,也不知道不列颠那边的情况!”

    “我记得华夏的官员里面,有混血的,只有你一个人吧,你是为什么进入华夏公安部门的?”叶归好奇道。

    “我妈妈之前就是江都的警察,已经很多年了,我爸爸是江都大学的外教,本来我们都很幸福的,可是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他们......”郝宝宝的声音有些哽咽,明年就是她父母十年的日子,而明年,郝宝宝也二十五岁了。

    叶归沉声问道:“是意外还是预谋?”

    “交警的判断是意外,我父母所乘坐的车子在经过一个红灯的时候,刹车失灵,在连续撞上好几辆车之后,被一个正常行驶的大货车给压憋了,他们走的时候,除了留下我这块肉之后,就没有别的留下了!”郝宝宝凄惨的诉说着,叶归甚至都想到了当时的惨状,这个不可能是意外。

    “你父母是什么时候走的?”叶归问道。

    “九年前的十二月十六号,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天了!”郝宝宝咬牙切齿,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在被叫出了教室,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己一脸的茫然,在医院里面,守在代表着父母的两块白布前,在听见了有人笑着走进来的时候,那几个人的声音,那是得意,自豪,还有怨恨,他们所说的人,就是郝宝宝的母亲。

    “那个时候,你母亲应该是进入了一场不属于她的局才对!”叶归在国外的阅历太过丰富了,初出茅庐的他不一样在一开始进入了一场不属于他的游戏,结果损失惨重,他与郝宝宝的区别就是他成功的挺了过来,而且报仇,而郝宝宝的父母没了,郝宝宝也没有能力来报仇。

    “这是警察的职业,不畏强权,作为人民的公仆,好好的做事,为人民造福才是真,这是我母亲告诉我的,做警察,就应该不怕死。我是不怕死,可是我怕做不了警察啊!”郝宝宝说着,眼睛一红,苍白的脸上布满了豆大的泪珠,用手抹了一下子,想要擦去脸庞上的泪水,但是这双手像是充满了魔力,让眼泪是越擦越多,最后,将郝宝宝抱着的被子打湿了一块。

    叶归于心不忍,拿过了纸巾,递给了郝宝宝,可是郝宝宝像是着魔一样,没有接过这张纸巾,而是抓住叶归的手腕,朝着叶归的手掌重重的咬了下去,像是在发泄内心的不满。

    叶归一点都没有觉得痛,比起手腕上的痛,在第一次被出卖的时候经历的痛才是真正的痛,看着自己认识的好兄弟,好朋友,因为自己的失误丧失了姓名,却还在临死之前让叶归快跑,说他们不怪叶归,这种痛,只有眼泪才知道。

    郝宝宝的牙齿在叶归的手上留下了一上一下两道齿痕,没有血液出来,郝宝宝没有觉得奇怪,问道:“疼吗?”

    叶归笑了一下子,这个笑容让郝宝宝忽然觉得叶归,好帅。

    叶归摸了摸郝宝宝的头,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好好睡一觉吧,等到一觉起来,你还是江都的人民公仆,那身警服,永远不会从你的身上脱下来的,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成为江都第一位女性公安部部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