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举头三尺有神明

    更新时间:2016-05-28 16:33:31本章字数:3252字

    刘竹菊这段时间忙要死,主要在处理的事情就是关于罗书记侄子的事情,这件事情要是运作的不好,那么他的仕途可能就会到这一步了,为此,他每天都在想办法应该用什么借口 。

    可是科技的进步,让网络这个东西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都放大了无数倍,每天都有人在网络上监控着他,他知道这种人是被网友喷为键盘侠,但是就是被很多人鄙视的键盘侠,现在让刘竹菊苦不堪言,很多事情再没有隐秘性了。

    他今天一直忙到了十点才回到家里面,今天经过下属的一个提示,他想到了一个套路,只有这个套路,可以让他完美的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为此,他非常兴奋,回到家后,非常神勇的骑在自己老婆身上,像是在指点江山的骑士,狠狠发泄了这一顿之后,两个人熟睡过去。

    凌晨三点,他忽然听见了房间里面有什么声音,虽然他的所作所为都配不上这身光荣的警服与熠熠生辉的警章,可是他毕竟也在基层干过,警察的直觉依旧存在,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乌期麻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干脆去上个厕所,经过客厅的时候,忽然发现客厅上有一个黑影。

    “是谁?”刘竹菊问道,同时又觉得有些好笑,小偷竟然偷到自己家来了,他是贪,而且是巨贪,在江都还养了两名大学生,那都是在非常隐秘的情况下,自己家里面,那可真的是平淡无奇,什么都没有的。

    “见我身者,发菩提心;问我名者,断恶修善;问我说者,得大智慧;知我心者,即身成佛!刘局长不知道听过这句不动明王誓言没有?”坐在沙发上的人问道。

    “党是无神论者,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自然就应该知道,我们都是不姓佛的,而是你,装神弄鬼的,跟我走一趟!”刘竹菊当然不知道这句话,实际上他连不动明王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人自然就是叶归,他从郝宝宝那里出来了之后,安排鹰眼继续保护,把乔关关从睡梦中拉起来,让她调查了一下江都市公安局局长和两湖省省长,另外就是罗春风儿子罗超关押的地点,这是他今晚的几个目标。

    调查清楚刘竹菊的位置,来到了刘竹菊的家里面,故意造出一点声响,吸引了刘竹菊起床。

    “无神论,难怪刘局长可以借着这个职位,做出了这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来。华夏几句话说的好啊,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举头三尺有神明;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叶归说着,在屋子里大声笑着,让刘竹菊的老婆也醒了过来,她听着不熟悉的声音,来到了客厅,打开了灯,屋子终于是敞亮了,随后,一声惊恐的叫声贯彻了整个房屋。

    客厅里面,贴满了佛家人物的画像,从如来佛祖,再到文殊普贤观世音。上到佛,下到罗汉,全部出现在这个房间里面。

    而沙发上坐着的叶归,则是带着一张有着忿怒面庞,黑色皮肤的明王面具,不动明王。

    “你是人是鬼?”刘竹菊一开始也被这张脸吓着了,后退一步,与自己的妻子站在一起,问道。

    “刘局长这话问的可真是蹊跷,你不是无神论吗,为什么会问我是人是鬼!”叶归大笑道,站起来,说道:“你看这漫天神佛,哪一个不是正义慈悲的化身,不是在天上盯着凡间所有人,聆听世界的声音,观世音,观世事。就算是诸佛之首的如来佛祖,在愤怒的时候同样会有明王之身,刘局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过刘局长肯定不会明白的,但是刘局长可以叫我明王,我就是降服天下一切妖魔,治理天才所有不平之事的佛祖化身!”叶归站在中间的那张佛祖像前,双手连续做出不动明王九字真言切日决,分别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双手变化的时候,一股愤怒的气息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客厅的温度瞬间下降,让刘竹菊感觉到一股寒冷,这股冰冷的感觉,让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罪,想要跪下来向佛祖与菩萨忏悔。

    “你所做的事情,我已经知晓,自己看看吧!”叶归并不认为一开始就装神弄鬼有用,要一开始用手段镇住这个人,随后让他从内心真正感觉到害怕才有用,对付这样的人,必须要一棍子打死,让他无法翻身。

    拿出了一叠照片,朝着天上撒出去,在房间里面下起了一阵照片雨,刘竹菊的老婆捡起来一张照片,脸都绿了,又捡起了一张,一张又一张。

    “姓刘的,你给我解释解释!”他老婆叫做童艳芬,年轻的时候是乡里面出了名的泼妇,就算是老了,坏人老了一样是坏人。老人老了,不会变坏,只会变怪。

    刘竹菊看着照片,脸色一黑一白,照片的内容很多,有的是他和自己养的大学生的不雅照,姿势非常多,都可以去东瀛那边当爱情动作片的技术指导了,还有的照片,就是他所有资产的照片,加起来好几亿了。

    这些资料,应该是绝密才是,这个自称是明王的人,是怎么弄到的?

    “觉得好奇不是吗?”叶归笑道,不过他的话却被童艳芬打断了,因为童艳芬无法容忍刘竹菊的欺骗和背叛,背叛对她这个年纪来说已经是小事了,主要就是欺骗,尤其是在钱财一事上,刘竹菊每次都说自己没有钱,但是事实放在眼前,这家伙很有钱,这个贪污的钱财,拿出去枪毙都不为过。

    “你这个混蛋,老娘不教训教训你,老娘就跟你姓!”童艳芬可是十分强势的,就算是她嫁给了刘竹菊也是一样的,不过因为刘竹菊升官后,她才慢慢的收敛,实际上骨子里面的性格是改不掉的。

    夫妻两个人在叶归的面前上演了一幅全武行,叶归乐的不行,刘竹菊的脸上都被抓住了好几道的印子,不过童艳芬的衣服也破了,老女人的鸡皮叶归才没有兴趣。

    刘竹菊大喝一声,一巴掌删在童艳芬的脸上,大喊一声:“给老子住手,不想过了就离婚!”

    离婚这个词对童艳芬的恐吓还是足够的,她才不想在一把年纪的时候离婚了,而且离婚后的财产,她知道,自己一分钱都拿不到,其实她自己也明白,离开了刘竹菊,她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是。

    “败家娘们,给老子滚进去,你吃老子的,用老子的,打着老子的名号让那个败家子在江都瞎搞,你以为老子不明白吧,要不是老子镇着,你们两个早就死了!”刘竹菊的火气上来了,指着童艳芬的脸骂道。

    童艳芬不敢多说了,进了房间里面,小声打着电话。

    “刘局长的家事比电视剧还要好看了,真是精彩,让你媳妇别打电话给你那个现在住在江都龙跃别墅区十八栋的儿子了,没用的!”叶归的话让刘竹菊脸色又是一阵变化,说出了家乡话,骂道:“童艳芬,你敢打电话,老子就打断你们两个的腿!”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对你们的家事并没有兴趣,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所有的一切我全部都知道,就算是我不知道的,天上的神明也会知道,他们也会告诉我的!”叶归站起来,气势不减反加,冷冷说道。

    “你,你有什么目的?”刘竹菊问道。

    “目的嘛,很简单,就是希望你正义一点,很多的事情,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的好!”叶归说道,忽然出现在了刘竹菊的面前,刘竹菊近距离看着这张忿怒的明王之脸,愈发的觉得恐惧。

    叶归说完,就快速离去了,刘竹菊还没有回过神来,进了书房,打开了电脑,搜索关键词;不动明王。

    接下来,叶归去了罗春雨的家里面,这次他没有像是对刘竹菊一样好脾气,而是直接揪着罗春雨一顿打,而且踩断了他的两条腿,第二天罗书记住院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华夏。

    至于罗春风的儿子罗超,则是忽然失踪在了拘留所里面,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的时候,是浑身赤裸的出现在江都大桥的下面,身上全部都是伤口,那是被人鞭笞的痕迹,而且罗超整个人是直接疯掉了,口中一直喃喃:“明王,明.王......”

    当刘竹菊听闻这两个消息后,整个人像是从水里面钻出来的一样,在空调房里面大汗淋漓,感觉到幸运的同时,又感觉到了不安定,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从一名小小的街道派出所干警到江都市公安局局长,就为了成为人上之人,在他的上面,的确有尊贵的存在,可是一个忽然出现的明王, 让他忽然觉得这个社会,开始要不安定起来了,就和米国那部《海扁王》一样,人人都是正义的使者,这让政府,上位者,统治者,都会觉得不安与愤怒。

    可是,刘竹菊却不得不在这群正义的使者面前低头,因为他不干净,有把柄在对方的手上。

    自然也是明白了明王的意思,罗超已经疯掉了,罗书记的事情可能都和这个明王有关,一切又回到了开始的时候,与他们三个人都有联系的人是谁了,那就是郝宝宝,星期一的时候,郝宝宝接到了通知,她因为立下了大功,市里面对她的奖励是官升一级,将她升到了派出所所长,原先的所长因为贪污已经被纪委立案调查了。

    郝宝宝做所长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带人去了江都人民医院,在医院里面,与罗春风对峙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