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玉麒麟

    更新时间:2016-05-29 22:55:12本章字数:3072字

    罗超出殡的当天,江都下起了小雨,罗春风本来还花白的头发,在罗超跳下去的那晚就变的雪白了,整个人显的更加苍老了。

    这天,罗春风的地产集团员工全部穿的黑色衣服前来送行,单单是送行的车子就将江都的一条主干道堵住了,不过这次的事情,没有在网上引起别人的注意,大家都可以理解,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是世界上最大的悲剧。

    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地面上就被蒸发干净,变成水汽重新升到高空当中,再次的汇聚,重新凝结成为云朵,吸收空气中的颗粒,当重量达到之后,再次的变成雨水,落在地面上,开始周而复始的循环。

    雨水的轮回对我们来说非常短暂,可是我们的一生,却做不到雨水这样孜孜不倦的上升凝结下落。

    因为我们从落地呱呱大叫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我们来到了世界上,人不会没有理由的出现在世界上,存在必然是有着理由。

    罗春风抱着骨灰盒,想着自己与儿子的一生,还记得小时候,儿子问自己:“爸爸,咱们家有很多钱吗?”

    那个时候的罗春风,哥哥才是县城里面的一个科员,没有权势,而罗春风已经在他们的那个小县城略有名气,他从小就有着生意头脑,在人们还不知道房子在未来会有多么大的地位,也不知道多少家庭为了一间房子而把一生赔了上去了,不过罗春风却有了这个嗅觉,不过没有资金,他却规划好了道路。

    罗春风抱着儿子,,指着窗外,说道:“儿子,爸爸要为你制造出来一栋栋高大的大房子!”

    “爸爸,咱们要这么多房子干什么了?”

    “这些房子就是钱,我要让你有很多很多的钱!”罗春风放下了孩子,说道。

    “爸爸,这房子这么高,要是有人掉下来怎么办了?”罗超稚嫩的声音忽然在罗春风的耳边回绕,房子高,掉下来......

    罗春风颤抖了一下,想起来儿子曾经说过的话,掉下来,这个就是报应吗?

    经过了长长的道路,从殡仪馆一直到了江都的公墓。

    罗春风找了一个风水大师,给儿子选了整个公墓中最好的位置,从山脚一直来到了山顶,手艺精湛的工匠已经将墓穴给准备好了,罗春风抱着骨灰盒来到了这里,在罗超的坟墓旁边,还有一个人抱臂站在这里,他年近四十岁,身材高大,穿着黑色的西装,在这个夏天显的是那么的显眼,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脸上写满了悲伤。

    从罗春风出现在山脚的时候开始,鞭炮的声音就没有停,工匠接过了骨灰盒,旁边还有人在念叨着罗超的生平,说着死后的归属,在罗春风的哭声中,公墓的盖子缓缓开上,从哭声中降临,在哭声中离去,我们的一生,都是眼泪。

    罗春风让其余的人全部都离开,他还有很多的话想要和罗超说,不过他的管家却不放心,说道:“老爷,您旁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了!”

    “都是悲伤的人,没事的,你们走吧!”罗春风冷静了许多,声音更加苍老的说道。

    罗春风也不介意一旁的外人,蹲在罗超的墓碑前,抚摸着罗超的照片,泪流满面。

    “罗董,您好!”旁边同样悲伤的男人,转过身来,问候道。

    “嗯!”罗春风点点头,并不想多说话。

    “我的弟弟也在前几天永远离开了我,罗董还好,罗公子还留下了身躯,可是我的弟弟,什么都没有留下!”这个人同样的悲伤,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这个赫然就是浪子晏青,罗春风看着照片才想起来,自己不止一次与他打过交道。

    “晏先生,那么您是?”罗春风问道。

    “我叫卢俊,是晏青的哥哥!”卢俊没有伸出手来,实际上罗春风也没有,他现在想的是他的儿子,他对晏青是怎么死的,他的哥哥过来完全没有任何的兴趣。

    卢俊点点头,说道:“罗董,有缘再见!”说完,就离开了,同时在心里面也说道:“弟弟,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卢俊离开了公墓之后,直接去了梁山在江都的分部,是在江都工业区江阳区的中心地带王口,王口是江阳区最繁华的地区,这里的办公楼价格不比另外的两个区要低。而梁山的安保集团,则在罗春风开发的科达商业中心的中间两层。

    “二哥,您来了!”王音和周帝,周尧三个人见到是卢俊起来,顿时站起来,他们都穿的黑色的衣服,因为晏青的头七还没有过去。

    “那六个人了,他们在哪里!”卢俊直接坐在了晏青平时坐过的椅子上面,问道。

    “是,二哥,我们马上把他们带过来!”王音的声音有些颤抖,说道,招呼着周帝和周尧都跟他一起过去,留下了其余的几个人留在这。

    卢俊虽然加入梁山的时间很短,可是他的名声可是在梁山内部广为流传,曾经是富贾一方的富豪,却遭到陷害,一家老小除了他和晏青,其余的人全部死于非命,为了复仇,加入梁山,直接坐上了第二把交椅,随后借用梁山的力量复仇成功,并且手段狠辣,却被赐予玉麒麟的诨号。

    那六个人像是死狗一样被王音等人拖过来,他们上身赤膊,血肉翻开,非常的惨,尤其是现在摔倒了在地上,更是疼痛难忍。

    “你们把那天的情况说清楚!”卢俊皱眉问道。

    “二,二哥,我们周四陪着晏哥在石黄市住了一晚后,于星期五的早上走的江石高速公路,在中间路段遇上了车祸,于是改走乡间小道,在乡间小道走完了之后,我们的车子刚刚驶出森林,晏哥的车子就忽然着火了,然后后面的车子躲闪不急,连续的追尾,而车子也是连续撞击在树木上,最后被烧成了......”几个人艰难的说道。

    “还有了!”卢俊可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的结束,问道。

    还有,那几个人哪里知道二哥说的还有是什么意思。

    “拖下去,让他们想起来什么再带回来!”卢俊见到此情此景,大手一挥,说道。

    “二哥,饶命,二哥饶命,真的没有别的了!”几个人大声求饶,这几天对他们来说真的是生不如死,每天都在冰与火的痛苦中挣扎。

    “等等,二哥,我想起来了,在车子着火之后,有一个人出现了的!”一个人的话像是唤起了他们的记忆,其余的五个人连连点头,说道:“二哥,二哥,这个是真的,真的有个人出现了!”

    “那个人是谁?”卢俊问道,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就是问题的关键。

    “不知道,好像是附近村子的村民,他说可能还有活人,就冲进去救人了,可是随后我们就没有发现他了!”几个人说着说着,忽然自己都觉得不对,闭上了嘴巴,唯唯诺诺的看着卢俊,希望自己没有说错话。

    卢俊伸出两指敲打着桌子,似乎在思考,随后说道:“那个人的样貌你们知道吗?”

    几个人摇摇头,说道:“当时的烟雾太大了,压根就看不清楚,就是觉得这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应该是附近的村民!”

    “走,去发生的地方!”卢俊站起来,说道。

    ......卢俊的到来还是一个秘密,吴家的人也不知道卢俊已经来到了江都,他们这段时间继续着自己的计划。

    叶归这几天则是日子过的还不错,自己的兄弟来了之后,更是如此,他已经把余定军介绍给了林初心 说希望林初心可以给他安排一个位置,不用别的,保安就好了。

    林初心还觉得莫名其妙了,怎么他们都这么喜欢做保镖了,叶归的这个面子还是要卖的,把余定军安排到了一队,以后打算找个时间和机会将余定军安排到二队或者三队去做队长。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叶归的兄弟,肯定不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角色,叶归的人品林初心还是很相信的。

    而且余定军浓眉大眼的国字脸,同样充满了阳刚气息,很符合明星保安的这个要求。

    可是在一队的人看来,这个新来的同事,自称是队长朋友的人,简直就是一个比队长更加魔鬼的魔鬼,应该是地狱使者才是。

    因为他的训练方式,真的是太可怕了,让动物园的人无时无刻不想要自杀,有的时候,死亡才是更好的解脱。

    这个不过是他们感觉到累的走不动之后的想法,实际上他们还是很有动力的,因为使者说他们只要坚持下去,未来将会变的和他一样强,强大,这个就是他们的动力。

    今天,叶归有些忙,因为林初心忽然说要出去一趟,乔关关帮她弄的监控真的是非常不错,对方的信息一直都在林初心的掌控中,今天忽然得到了说江都的粮油大亨万家饱将会出席在江都的一个粮食议会,好像是关于秋后粮食产量的议会,林初心想要去拜访一下这个人,因为从他的短信与电脑记录中,好像不是那么想要和林初心作对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