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伟大

    更新时间:2016-05-30 23:42:29本章字数:3870字

    林初心走了过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毕竟是江都第一的女土豪,又那么美,自然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万总,您好!”林初心带着三个人走过去,林初心率先问好,万家饱可是老一辈的江都人都赞赏的企业家,因为万家饱曾经在粮价暴涨的那段时间保持着原价,而且还不限量,最大程度的解决了两湖人民的吃饭问题,因为这件事情,在粮食产量下降后的第二年,那是一个丰收年,大家因为感激万家饱,所以纷纷买万家饱集团的粮食,也是因为这个,让万家饱一跃成为了江都富豪前十。

    其实有的时候,人都很简单的,你对我好,我自然就会对你好了,就像是当年的那个凉茶,直接捐款两亿,接下来大家可以让他们卖脱销,其实都是一样的道理。

    万家饱当年想的肯定不是这样,他纯粹的就是想让自己的所作所为对的上自己的名字,万家饱,万家都吃饱。

    万家饱当年出生的时候,就是华夏爆发了最严重饥荒的一次,万家饱可以说是吃大家的粮食长大的,所以起名万家饱,记住大家的恩情。

    他在事后一直都说是大家养活了他,没有江都人民,他当年可能都熬不过去,这个时候不过是他报恩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这样子。

    可是他越是这样说,大家就越是买他家的粮食,不过万家饱没有让自己一枝独秀,他在这个时候进来了别的粮食生产基地的粮食,让那段时间的农民们都富裕了一把。

    也是因为他的大公无私,让他在江都的粮食界,真的是享有很高的名望,曾经大家都称呼他为当代神农。

    就算是一跃成为江都第七的富豪,他也没有忘本,继续自己应该做的工作,他也说自己是大家的孩子。

    就是这么一个有着强大的声望,而且应该是与世无争的人,为什么会加入到对付林初心的集团当中了?

    “林董,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林董给吹过来了?因为林董的到来,这里简直是蓬荜生辉啊!”万家饱今年将近七十岁了,他没有和大部分参会的人一样穿的整齐的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他就是最简单的农民装扮,头发还有些凌乱,穿着白T恤,休闲裤,脚上还是一双有些泥土的鞋子,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田地里面出来一样。

    “万总谬赞了,今天听说这里将会有一场关于秋后粮食的议会,民以食为天,粮食可是一国之根本,所以前来旁听一下,还希望万总不要觉得我碍事了!”林初心也不避讳万家饱的手有些泥土,主动伸出了手,说道。

    万家饱倒是没有料到林初心会主动握手,平时他走在路上,就这么装扮,那些年轻的女孩子全部都是一脸嫌弃的让他离的远远的,或者有的还给他钱,从来都没有主动的问候的。

    “万总可不要认为我这个是在表演给您看,就算是今天您不是这个身份,我遇到您也会主动的问好,因为吃真的是民生大计,你们都是国家的英雄,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才是,没有你们的勤勤恳恳耕种,可能大家还能不能坐在这里都是一场笑谈了!”林初心看出万家饱内心的想法,主动戳破了这层窗户纸,说道。

    这下子万家饱倒是有些刮目相看了,简单握了一下林初心的手,说道:“林董真是年轻有为,让我半截身体埋进土里面的家伙有些尴尬了。”

    轻轻的握了一下子,林初心感觉到了万家饱的手全部都是老茧,看来他真的是一把年纪了,都还经常下地干活了。

    “万总的会议会在什么时候开始了?”林初心想要单独和万家饱聊聊,就问道。

    “下午两点的时候,等下子到了十一点,会让他们全部都和我一起下地干活,让你们这群企业家们体会一把做农民的感觉!”万家饱笑道。其余的人也纷纷附和道。

    不过这里的三名女性就有些尴尬了,她们还不知道要下地干活,衣服都漂漂亮亮的,穿着高跟鞋了,下地肯定是不方便的,但是直接拒绝的话,又不好。

    看出了林初心等人的尴尬,万家饱说道:“女同志是不用下地的,男同志做这些粗活就好了!”

    “抱歉万总,我不知道要下地干活来着,不然我会穿的简单一些了!”林初心表达歉意道。

    “不碍事的,再说了,以前女子也不下地干活的,她们都是在家相夫教子,织布缝补,都是做的一些精细活的!”万家饱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林初心捂嘴轻笑。

    很快到了十一点,听到要干活,叶归还是很有干劲的,假装挽起袖子,说道:“林董,我一个纯爷们就够了,一个替你们三个把活都干了么有问题的!”

    “这位先生这么有自信的话,不知道能否替我也一起做了呢!”刚刚走过来的乔区长正好听见了叶归的话,说道。

    她刚刚是被自己的下属包围,说着一些工作,还有官场上的体面话,早就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不过一直无法脱身,现在有了机会,就走了过来。

    “乔区长!”乔婧诚毕竟是一区之长,这里的人见到乔婧诚之后,都问了一声好。

    “林董,久仰大名,不过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认识!”乔婧诚莞尔一笑,主动伸出了手。

    林初心点点头,说道:“是我刚刚含糊了,没有注意到乔区长!”

    其实几个人是一起上来的,在进来之后,乔婧诚就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机会认识,不过林初心主动的认错问好了,她也不会再次提起这件事情,笑了笑,说道:“林董见外了,林董可是我的衣食父母了,我只不过是人民的公仆,是大家相信我,让我做了江口区的区长,我要为大家做更多的贡献才是了!”

    “作为江口区乃至整个江都的第一纳税大户,我可要多多仰仗林董才是了!”乔婧诚的几句话,无论是体面话也好,还是真正的话也好,都让林初心觉得不错,父母官父母官,在人民的面前,就是应该要多多爱护人民才是了。

    “能够帮助乔区长干活,那可是我的荣幸了!”叶归朝着乔婧诚挤了挤眼睛,笑着说道。

    这个小动作非常平常,大家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才是。

    “到时候就看这位先生的表现了,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下去准备准备吧!”万家饱看了一眼挂在大厅的钟表,已经十点四十五了,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始了,让大家下去准备一下子。

    这场会议每年都会举办,而且每年举办的时候不会有媒体记者,他们这个就是为了两湖省好,不是为了作秀。

    叶归看着一柄锄头就下地了,别的什么都没有准备,其余的人多多少少都带了一副白色的手套,还带着一顶帽子,因为太阳这么大,晒一个小时也有些受不了,那些企业家平时哪里真正干活了,要不就是在想着怎么样赚钱,陪着上级喝酒,真正能够干活的就没有几个。

    叶归的动作非常标准,速度和效率都非常高,让万家饱也有些称奇,这个小伙子是哪里冒出来的?

    叶归的动作一直不停,真的就和他说的一样,自己一个人帮助四名女性把活都干了是么有问题的。

    其余的人就不行了,让他们连续喝酒喝一个小时没有问题,要是干活的话,那么就没有那么快了,每个人做了一下子就气喘吁吁,还不如万家饱这个年近七十岁的老人做的快了。

    他们这个小时的工作是帮忙犁地,以前都是牛或者拖拉机来犁地的,不过万家饱却偏偏让他们用手来,这次的犁地是为了下一次的播种前施肥做准备。

    做了半个多小时,领先在前面的就是叶归和万家饱了,叶归停下来,朝着万家饱说道:“万总,需要我来帮忙吗?”

    “小伙子,可别瞧不起老头子我了,你等着,我来检查一下你做的怎么样!”万家饱说着,就走到了叶归犁的这块地,检查一下是不是把下面肥沃的土给翻了起来,还让土地变的蓬松,方便施肥。

    叶归走过来,说道:“万总,我小的时候这活可没少干了,保证没问题的!”

    两个人走在一起,几乎都要贴在一起检查这块地了。

    “你们过来是有着什么目的吧!”万家饱蹲下来,手里面捧着一抔土,小声说道。

    叶归担心万家饱蹲着会忽然摔跤,同样蹲下来,扶住万家饱,说道:“万总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林董的话是说的很漂亮,就和她人一样,可是在我老头子看来还是太假了,我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还要多,你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过来,尤其是那三名漂亮的女孩子,不可能长途跋涉来到了这里,遭这份罪,而且林董的初心集团,应该境遇不妙才是!”万家饱的阅历,真的是足够秒杀他们几个人,尤其是他这样从土地中活了一辈子的人,知道很多土地告诉他的道理,这个道理是华夏几千年来流传下来的精华。

    “万总说的没错,我们前来的确是有些目的,是想要问一下万总,为何要和王副董一起对付初心集团,这整件事情,应该和您是没有关系的才是!”叶归也不自觉的用上了您这个词,他是知道万家饱生平的,而且在希望村长大的他同样在希望村里面做了不少的农活,对农民都有着独特的敬意。

    “这件事情你们都知道了,看来林董身边真的是人才济济了,那场会议应该很隐秘才是!”万家饱有些吃惊,当时参加会议的人就那么几个,就算是家属,那可都是最亲近的人,不会有人吐露消息才是,叶归会知道这个消息,还真的是让人吃惊了,不过万家饱也没有否认这件事情。

    “手段自然是有一些的,还希望万总不要介意这一点才是!”叶归承认道。

    “商业本就是适者生存的事情,物竞天择,大家发挥十八般武艺,这才可以生存,这是无可厚非。至于会什么要和王副董一起对付林董,不知道叶先生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一个故事了!”万家饱说道。

    “万总讲的故事,那是自然要听的,每一名老人都是一本书,能够听万总讲故事,当真是我的幸运了!”叶归兴趣十足,说道。

    “现在像小先生这样的年轻人,真的是少见了啊,不知道小先生应该怎么称呼了!”万家饱站起来,叶归赶紧扶住他,两个人一老一小,扛着锄头,一起干活说道。

    十二点之后,叶归背着万家饱走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两柄锄头,其余的人早就回来了,他们是知道万总的脾气,每天十一点到十二点都会干活一个小时,风雨无阻。

    “万总,您的身体没事吧!您的眼睛有些血丝了!”林初心瞧见万家饱的脸有些苍白,眼睛红红的,不由关心道。

    万家饱示意叶归可以放他下来了,爽朗地笑道:“林董真的是心细如毫了, 这个问题,除了我的家人,你是唯一一个发现的!”

    这话让其余的人一阵尴尬,他们每次拍马屁都是第一流的,但是真正有用的话,非常稀少,说不定人家压根就没有听,真挚的关心真的是比什么马屁都要重要。

    “咱们去吃饭吧,一顿农家饭,简陋了一些,还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了!”万家饱率先向几个人提出了邀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