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流氓的儿子

    更新时间:2016-06-11 23:16:45本章字数:3069字

    吃饭的时候,江婷婷一直打不起劲来,每次想要和叶归说什么,但是因为有乔关关在场,江婷婷数次欲言又止,叶归看在眼里,没有说出来。

    估计是把悲愤化为了食量,乔关关一个晚上都在和猪手较劲,吃的猪手骨头都好几个盘子,搞的收盘子的服务员每次都是一脸幽怨的看着乔关关,别人的盘子上面都是很少的垃圾,可是乔关关的盘子,基本都是满的,而且还有口水,看着这个姑娘这么女神范,可是吃东西这么这么邋遢了。

    吃饱喝足的乔关关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肚子,看样子吃的有些饱,小肚子都有些出来了,拍了两下肚子,仰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女神形象。

    大家休息了一下子,这个时候不是玩耍的好时候,所以叶归和江婷婷先把乔关关送回了家,然后两人再开车回去。

    “婷婷,刚刚吃饭的时候就看你一直不在状态,怎么了,是有什么心事吗?”叶归开着车子,朝着坐在副驾驶,现在都有些心事的江婷婷说道。

    江婷婷想了想,重重点点头,说道:“叶归,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有用啊!”

    难得江婷婷没有称呼叶归为臭乌龟,但是一开口,就让叶归有些生气,将车子停在路边,看着江婷婷。

    被叶归看的有些发毛,可是江婷婷内心隐隐有些期待,羞怯的低下了头,在等待着什么。

    “弥桑黛,你想要说什么?”叶归的语气沉闷,期待中的场景没有出现,等来的却是一场狂风暴雨。

    江婷婷有些迷茫的抬起来,什么意思这是。

    “卡丽熙现在还无法出来,初心集团现在需要你来主持大局,可是你却在这个时候自暴自弃,我告诉你,要是你无法将这件事情解决,无法让卡丽熙从那个鬼地方出来后可以立刻开始工作,你这个才叫没用!”叶归指着江婷婷的鼻子,尽管有些不礼貌,可是只有这样,才可以把她骂醒。

    “现在你没用吗?天底下有多少女人是高级后天,有多少女人像是你一样智慧与美貌,还有实力并存的!你这叫没用吗?”叶归说道。

    可是江婷婷心烦意乱,说道:“不是吗?可是卡丽熙第一次进入了监狱里面,要是被知道的话,可能我会被。。。。。。”

    想到了这里是不能说的,江婷婷赶紧闭了嘴,没有说话。

    女子的思维现在是进入了一个误区里面,叶归是明白了,江婷婷一直以为林初心会进入拘留所里面是因为自己没有用,没有帮助到她,所以才会让林初心进了监狱里面。

    这样的思维,不能说她自负,应该是卖着白菜的人操着卖白粉的心,其实这件事情本就和她没有关系,她就是认为自己是林初心的仆人,所以应该替林初心解决一切,或者挡住一切,但是有些事情,不是说能做就能做的,因为责任,不是说给人就可以给别人的。

    “我不知道你们的来历,更不敢兴趣你们的来历,以前怎么样我不管,以后怎么样我更没有兴趣,我在意的只有现在,华夏的太祖写过一句诗,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做好现在,才是你我应该做的事情,我再说一次,要是你真的认为你没有用,你就立刻下车,然后从哪里来的,就回到哪里去,以后再也不想见!”叶归一指外面,大声说道。

    “你吼什么吼,开车,回去,翻了天了你还,合约还在了,你就朝我发脾气,忘记了你当时签订协议的时候,协议的内容了!”叶归话说完了之后,江婷婷忽然醒悟过来,不对啊,我才是老板,叶归是保镖了,哪里有保镖朝着老板发脾气的,还有没有政府了。

    叶归一个激灵,讪讪笑了一下,继续开车了。

    “臭乌龟,谢谢你!”路上,江婷婷忽然向叶归道谢。

    叶归笑了笑,说道:“刚刚我的语气有些重了,不要介意了,一切都还是为了你好,想通了吧!”

    江婷婷翻了一个白眼,你还知道语气有些重啊,人家怎么说都是女孩子,你却这么凶狠的凶一个女孩子,还是不是男人了。

    “晚上你是要去文知书家里面吗?”江婷婷懒的回答叶归这个问题,并且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果断的换了一个话题。

    叶归点头,“那是自然,只有亲自看了文知书是什么样子的人,我才可以判断出来他到底是真还是假,今天晚上你就一个人在家里面,别又在沙发上面睡着了,或者今天让淑女在家里面睡觉,这个小家伙聪明的很!”

    “你这是在说我笨咯?”江婷婷问道。

    “哪里,弥桑黛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战争女神,怎么会笨了!”叶归感觉自己拍马屁的功夫见长,说道。

    江婷婷被这个马屁拍的心满意足,靠在车椅上,闭目养神,看样子是今晚又要熬夜了。

    叶归把江婷婷送回家之后,很快出了门,临出门之前,还给淑女说了一声,让淑女保护好江婷婷,要是江婷婷有一点损失,伤了一根毫毛的话,那么叶归就回来把淑女给炖了。

    淑女自然幽怨的低头,跟着这个主人还真是惨了,三天两头的就要被威胁炖了吃掉,淑女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女主人实力同样不凡,哪里会这么容易受伤了,也就你们人类这么娇滴滴的,要是咱们,受伤了,自己舔舔,过几天照样是一条好汉。

    叶归安排好了一切,想了想,把王八胆当时和叶圆圆说话的录音给复制了一份,带在身上。

    乔关关已经告诉他文知书的家在哪里,是一个古老的小区,也是江都风景名胜昙花林里面。

    昙花林的深处,有一幢四合院,曾经有人提出过要拆迁,结果第二天,他就被警告了,这里不准动。

    因为文知书就在里面,而且文知书在江都教育界有着极高的名气,博游出版集团编排的教材,还有文知书带的第一届学生,现在可都是一方大吏了,要么就是在商界有着名气,文知书桃李满天下。

    叶归来到了昙花林,心道这个人还真的会选地方了,晚上的昙花林风景迷人,并且随时都会有昙花一现的场景出现,可惜这里晚上十点以后就不开放了。

    在昙花林的最深处,曲径通幽处这句诗应该放在这里才是,真的是,要是在这里,如果真的想要做什么事情,或者说以文知书的家为据点,一般人压根就不会过来。

    就在叶归接近房屋不到二十米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了一丝杀气,可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朝前走着。

    距离只有十米了,叶归忽然跳起来,然后左手画了一个圈,左边传过来一声惨叫。

    叶归冷笑一下子,东瀛鬼子,一直就是这么不入流,原本以为一个出了一个中岛还有剑心后,东瀛人会有所改善,原来还是这样,喜欢偷偷摸摸。

    这个人既然想要偷袭叶归,叶归自然不会让他好过,一招,十秒钟之后,这个人承受不住痛苦,切腹自尽了,在他死之前,怎么招都想不到这个人是谁。

    解决了这个人,叶归也愈发的确定自己的想法,文知书果然是和东瀛人有所勾结,真相越来越近,可是叶归却越来越生气。

    就算是在外面,叶归也丝毫没有忘记自己是华夏人,曾经在叶归名声最响亮的时候,棒子国的人说叶归是棒子国人还拿出了很多证据,可是在外面,叶归从来都不会用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那些棒子国人哪里得到的证据,反正棒子国的佣兵在海外口碑一直是最差的,叶归也最反感,所以杀的棒子国敌人不少。

    随后就是东瀛人,这点自然不用多说。

    尤其是华夏的军人,在海外雇佣兵界有着不错的名声,就是因为他们有着魂,有着荣誉,相信自己是华夏人,不管在哪里都是华夏人,是流传了五千年的民族,这是咱们的根。

    因为有着根的存在,让雇佣兵不是那么声名狼藉。

    但是回了华夏后,发现很多华夏人都变了,他们吃人,不光是自己吃人,还帮着外人吃人,这是叶归万万不能容忍的。

    走进了房间里面,只有一个房间的灯是亮着的,叶归从来都不害怕陷阱,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陷阱只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也没有假装敲什么门,直接一脚踢飞了门,走了进去,却看见文知书正坐在书桌后面,手中拿着一本书,也没有抬头,淡淡说道:“原来阁下就是明王,久仰大名!”

    “你既然知道我,那么就自然是知道我来的目的!”叶归只觉得这个人现在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伪,同时也是那么的让人觉得生气,因为一切都是表演罢了。

    文知书放下了书,叶归看过去,书是《呼兰河传》,希望村的村长爷爷最喜欢的一本书。

    “猜到了,是因为林董和王董的事情吧,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就查到我,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兴趣听我这个流氓的儿子讲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