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负心每是读书人

    更新时间:2016-06-13 00:18:39本章字数:3312字

    叶归对文知书的事情同样有些好奇,因为他想要知道在那去东瀛呆了一年的人,是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文知书合上了书本,给自己倒了一呼茶,说道:“明王阁下,我父亲本来是一所大学的老师,那个年代,能够成为大学老师,本身就是一件荣誉与危机并存的事情!”

    叶归点点头,对那个年代的特殊性表示理解,示意文知书可以继续说。

    “荣誉了,因为是海外归来,为了国家的建设而奋斗,按理来说应该是受到众人欢迎的事情才是,可是却随着动荡,我父亲他开始慢慢变的忧郁,每天都有白头发冒出来,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父亲年纪变老的表现,每天想着怎么让父亲开心,拼命的学习,可是后来,我才知道,父亲的确是在变老,但是那是心病啊,是愁的!”文知书忽然站起来,说道。

    叶归不知道有什么好愁的,不过还是冷冷看着他,想要知道他能够编出什么话来,反正不管文知书说什么,叶归都不会相信的。

    “就算是现代,师生恋都不被人所看好,也会有一些谣言乱传,更不用说是那个年代了,并且随便的一点错误,都会被打上很多标签。我的父亲,只不过是和他的学生真心相爱,我的母亲,在生下我的第二年就走了,我看着我父亲孤单了二十年,也很希望他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可是为什么与自己的学生就是不行了!”文知书越说越是气愤,叶归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来冷笑。

    “事情后来败露,我也才是知道,原来就是女人的家长告的密。那个时候,小偷小摸都是枪毙的大醉,更不用说是这件事情了。但是因为我父亲那个时候海外归来建国,国家也网开一面,并没有枪毙他,而是下乡改造,但是身体的创伤远远比不过被人背叛的心灵创伤来的重,下乡的第二年,我父亲就因病去世了!”文知书说着,眼泪顺着他苍老的面庞留下来,一滴一滴的滴在书桌上,慢慢打湿了书桌上的书。

    叶归听着,好像又有些明白了,一直站着也好累,叶归看了看,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继续听着,这些只不过是文知书的前奏罢了,重要的是那三年,还有回国后在国内做的事情,这些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了。

    “父亲被那女人的家长举报了之后,自然而然的被打上了流氓的标签,可是我了,作为流氓的儿子,自然在国内是寸步难行,被学校开除不说,找工作,相亲,全部都是天方夜谈......”文知书说着,叶归感觉怎么不一样了,明明说的是文知书因为私自办补习班而后被开除了,怎么在这里,却是因为这个了,不由打断了文知书的话,说道:“我记得你不是因为私自办理补习班的事情而被开除的吗?”

    提到补习班的事情,文知书说道:“呵呵,那个只不过是我后来企业做大了之后,我随口一说,却被人当成了人人争相学习的典范!”

    “真实的情况,你也明白,我离开了江都市,流浪了很多个地方,那个时候信息的传递还不够发达,认识我的人,也不是那么多,所以换了地方,我小心翼翼的生存,攒钱,艰难的度过了那段岁月,在国家恢复高考那年,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文知书忽然反问道。

    “你想的,应该是你的父亲!”叶归沉声回答道,他知道,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面,文知书的观念,肯定改变了很多,一个心理已经出现裂痕的人,随后是在艰难条件度过了几年岁月,他的心里,肯定是已经扭曲,或者说是黑暗,他被仇恨蒙蔽了。

    “没错,要是我的父亲那个时候抵抗过来了,那么在恢复高考,开始平反的时候,肯定会有我父亲,他也不用那么憋屈了!”文知书说道。

    “后来你就去了东瀛,成为了东瀛的一条走狗,帮助东瀛人在华夏作威作福,兴风作浪,陷害诸多的华夏人,你这样和汉奸有什么区别,你这样,会让你父亲继续蒙羞的,你知道,你父亲本就是为国回来,要不是为了国家,他会回来,在国外,他明明可以过的更加富有不是吗?”叶归大笑道,已经明白了这个人的意义了,并且也是打心眼里的瞧不起这个人,读书人,书读的越多,的确是越能看到世界的黑暗一面,但那也是说明了他们书读的不够多。

    读书的确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尤其是心灵的辛苦,他们从读书的时候开始,说不定就会看到光鲜亮丽的背后,认为这个世界是黑暗的,往往因为这个黑暗,让他们的思维与情绪崩溃,从而选择了另外的路,这也是为什么古人认为负心每是读书人。

    读书人,只有书读的真正多的时候,才能越过黑暗,看到真正的光明,而文知书,只不过是一个黑暗陷入的比较深,从而忘记了自己的人罢了。

    另外,就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因为他海外,得到了东瀛人的帮助,并且让他有了实现自己扭曲目标的人。

    “我是走狗?我帮助这群进入迷途的华夏人找到了自我,怎么会是走狗了?”文知书指着自己,反问道。

    “你的心智,已经被东瀛腐蚀了,找到自我的方式,难道就是用贩毒来的吗?”叶归厉声呵斥道。

    “明王阁下,我没有,我在东瀛的那一年,知道了很多的事情,也明白,华夏其实是一个受到了侵蚀的国度,国人的心里其实正是需要我们来解救才是,阁下,为什么不与我一起了,你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肯定可以帮助更多的人才是的!”文知书的表情越来越扭曲了,他的身体,夸张的拧在一起,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人一样。

    叶归戒备的看着这个人,发现这个人,好像实力很不一般,并且他的语言,似乎是可以默不作声的影响着别人,要是一般人,肯定已经中招了。

    问题,好像就是出在房间里面的特别香味上。

    但是叶归的身体,完全都可以无视所有毒的。

    “我的实力,是用来保护,不像是你,将自己的实力用来作恶。多少的家庭,因为你而支离破碎,任凭所有人想破了脑袋,估计也想不到江都市的教育大拿,竟然会是江都最大的毒枭,同时也是现代的东瀛走狗才是!”毒烟对叶归完全没有影响。

    “走狗,八嘎,我是八岐大蛇的一员,也是它的一颗脑袋,不是你一直说的走狗,你这是在侮辱我!”文知书愤怒的说道。

    八岐大蛇,叶归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应该是东瀛神话里面的生物才是,传说中有八个脑袋,可是被须佐之男用酒灌醉了之后,脑袋被切了下来,可是这个完全不影响八岐大蛇在东瀛的地位。

    叶归之前杀气的中岛,一开始在海外是遇见过的,只是知道他们是一个组织,但是叶归并没有什么兴趣了解到是什么兴趣,只是当时将他们带头的人全部清理掉,让中岛老老实实的回去,在华夏遇见后,杀死也就无所谓了。

    现在看来,这个八岐大蛇,好像不是那么简单的,他们的目标,竟然都打到华夏来了,这群人,还真的是有意思了。

    “你已经被东瀛人给洗脑了,再怎么说都没有用了,告诉我,毒品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叶归大声吼道。一下子震住了文知书,让文知书打了一个寒噤,魔音洗脑,文知书忽然变的十分老实,随后说道:“已经三年了!”

    “在运毒之前,你们是做什么的?”叶归想到知道的更多,问道。

    “之前,我们就是做教育啊,我们集团,不光是出版教材,同时也有相关的课程来补习了,其中有天赋的学生,我都会资助他们,让他们出国学习,从而为我所用!”文知书笑道,因为他做的这么多,可都是为组织争光了。

    叶归强忍住想要一拳打死这个人的想法,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个人简直就是祸害了整个江都的人啊,继续说道:“那么其中,像你一样的人,有多少个呢?”

    “很少,因为组织对华夏人的控制十分严格,只有真正有希望的,才会弄到东瀛去学习,至今为止,平均每年的人数,不会超过二十个人!”

    从博游集团成立至今,已经超过了二十年,要是以二十个人计算的话,那么就是四百人啊,这个可都是国家的财富了,却因为文知书的无知,站在了国家的对立面,这才是国家的悲哀,国家的痛楚。

    “我现在真的想一掌拍死你!”叶归咬牙切齿。

    “对于贩毒的事情,你留下了什么证据没有?”叶归知道,那几百个人,要找到需要花费很大的功夫,可是叶归不会介意花费时间,因为老头子说过了,他永远都是华夏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必须要为了华夏出力,要是让老头子知道了与华夏有关的事情出现在自己面前,却没有去管的话,老头子会打死叶归的。

    “证据,全部都在书桌地下,账本就是证据!”

    “这件事情,和初心集团有没有关系?”叶归问道。

    文知书摇摇头,说道:“一点都没有,王八胆出资,其实都是我投资的,初心集团,只不过是我当时控制住王八胆后,让他将初心集团当做傀儡罢了!”

    叶归深呼吸一口气,只要和初心集团没有关系就好,出现在文知书身后,手刀打在文知书脖子后,让文知书昏了过去,叶归扶住他,随后撕下文知书的衣袖,系在自己脸上,说道:“几位听了这么长时间了,该听到的都听到了,也应该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