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6-04-01 22:51:46本章字数:3704字

    傍晚,天色昏暗,天空阴沉沉的,一副风雨欲开的架势,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 

    千仞峰上,两队人马剑拔弩弓,僵持不下,似乎连空气都冷凝住了,“别怪我没有给你们机会,立马放了你们手上的两人,看在她们没有什么损失的份上,今天的事我可以不予追究,否则……”

    看了一眼被挟持的两个人,一名身穿黑色长袍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的男人对着对面的的人冷冷的说道。冰冷的话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尽管知道有那两人在手风连澈不会出手,但听到他的话黑衣人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位将军的能力和他的狠可是出了名的,曾经因为他的一个丫鬟被当时一个嚣张了几十年都没有人能治住的山寨抓去,得知消息的他单枪匹马的杀上那个山寨。

    后来他不但将人救了出来,更是亲自将山寨屠尽,鸡犬不留,最后还吩咐其手下用火将山寨烧光,寸草不在,他那一手确实震慑住了不少人。

    听到风连澈的话他不知怎的就想起几月前的事,心里不由有点发慌,但当眼角瞥到旁边那穿白色衣裙的女人他又镇定了,他手上可是有他为之怒发冲冠的红颜呢。

    “呵呵呵……,风大将军,大家都是聪明人,既然我敢将她们二人绑至此,你认为我还会受你的威胁吗?只是黄泉路上有风大将军的两位红颜知己相陪岂不快哉?只是风大将军当真的舍得自己的红颜知己为我们这群无名之人陪葬?”

    虽然对面的人的恐惧只有一会儿,但观察入微的风连澈还是发现了异样,心中微微一松,对方随后又好像找到了什么依靠一般不仅瞬间镇定了下来,还肆无忌惮的开口,不用多想他也知道对方肆无忌惮的原因。

    想到此他不由又有点微怒,他怒的不是当初的所作所为,而是那些人居然敢威胁他,然而不管心中怎么想他的面容上却半点没有表现出来。

    虽然结果没有达到他说的那样,但见黑衣人现在多少还是有点顾及了,他的目的也达成了,毕竟他从没想过凭那几句话就能让黑衣人放手

    如果真的行的话他们就不会那么大费周章的将她们绑来,现在对方有点顾忌对他来说怎么都有利,但他还是沉了沉脸色,“说吧,你们的条件!”

    “嘻嘻嘻……我就知道风大将军舍不得你的美人,只是不知道是舍不得那位你几月前为她怒发冲冠的美人呢,还是最近和你出双入对的郡主呢?”那人听到风连澈的话没有马上提出条件,而是略带打趣道。

    听到黑衣人的话石蓁蓁和东方若云突然看向风连澈,眼中带着淡淡期待和忐忑,可风连澈并没有看他们,而是冷冷的看着刚刚说话的人,紧抿着的唇显示着他的怒气,而后嘴里吐出冰冷的话语“哼,我的事还容不到你来管……”

    那人见风连澈好像真的动怒了,也不再在老虎屁股下拔毛,调整了语气,道,“我们要的东西对风大将军来说并不算太难,只要你将皇上赏给你的天山雪莲给我们,我们就让你选一个人带走。”

    “选一个人带走?”风连澈一字一顿的反问,低沉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感情却莫名的害怕。

    黑衣人有点害怕的咽了咽口水,但想到主人的吩咐有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没错,我家主人吩咐的只能带走一人。”

    说着停顿了一下,见风连澈的脸色又黑了几分,连忙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风大将军,你看你选的那个人一定是你最爱的,另外一个人你救下来说不定她还会纠缠于你,我们处置她不是为你节省了不少力气吗?”

    说到这里越大觉得自己的想法不错,于是有了一丝底气。“看,我们家主人还蛮为你着想的不但让你爱的女人知道你的心意,还为你解决了麻烦!”

    听到黑衣人白痴一般的话,风连澈直接选择无视,霸道的声音响起,“如果我非要两个人都带走呢?”

    听到他的话石蓁蓁有点失落但她很快她又在心里安慰自己,至少他还是在意她的,不想让她死,不是吗?

    东方若云则面带不开心,在她看来自己比那个女人高贵多了,澈哥哥应该毫不犹豫的选择她才对的,想到这里她朝同样被抓的另一个女人那边恨恨的看去。

    “风大将军还是不要为难我们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上头的决定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黑衣人试图说服风连澈。

    奉命前去取雪莲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同时还带来了不少人,当然这些只有风连澈一人知道。

    “你说这天山雪莲看起来如此珍贵,要是有什么损伤可怎么是好呢?”没有听他的话,风连澈径直从盒子里将天山雪莲从盒子里漫不经心的拿出来,在手上来回转动一阵看向黑衣人。

    黑衣人见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一紧,真怕他一个不小心真的损伤了那株天山雪莲,那可是少主的救命良药,主人吩咐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其拿下,可少主又特别交代过一定要让风连澈选择,然后将他放弃了那一个带回去。

    现在看风连澈的样子是两个人都要要回去,这可怎么办是好呢?难道真的要将两个人都给他,不行,一想到少主的手段他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呵,风大将军说笑了,说道脆弱还是这两位娇滴滴的美女的脖子更脆弱吧,你说要是我的手下一不小心手滑了,那……”黑衣人向挟持是蓁蓁和东方若云的两个人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两人将到向石蓁蓁和东方若云的脖子又近了几分,仿佛是真的一不小心就会伤到她们一般。

    石蓁蓁和东方若云毕竟都是弱女子,见刀子离自己又近了一分,都十分害怕,眼底的恐惧藏都藏不住,见状,风连澈的眸光一沉,心里划过一阵心痛 。

    眼角不着痕迹的看向一边,见暗处的人表示已经准备好了后也不打算和对面的人浪费时间,“好,放了郡主,天山雪莲给你们!”

    “嗡……”石蓁蓁的脑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好,放了郡主……好,放了郡主……”五个字不断的在脑海中回放。

    机械般的将头转向风连澈,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可对方的俊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一般。

    可若是她的幻觉,那东方若云那满脸的欣喜和挑衅的眼神是怎么回事?黑衣人脸上的狂喜又是怎么回事?

    胸口闷闷的,同时还有一阵阵刺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敲打一样,抬手使劲的捶胸口想要缓解一下,可是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用处,胸口还是那么难受,难受得她都不能呼吸了……

    “阿澈,你可曾爱过我?”石蓁蓁颤抖着声音,绝望又带着希翼的望着风连澈。

    希望得到一个让她认为自己的付出是有价值的理由,可,她什么都没有得到,没有得到回答,甚至连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没有得到。

    “呵呵呵……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眼底的希翼慢慢散去,只留下满眼的绝望和痛苦。如果这十几天她还能自欺欺人的为他整天和东方若云在一起找理由,相信他有苦衷,那么现在她就彻彻底底的醒悟了。不再痴亦不再傻了!

    不是有人说在最危险的时候最能窥见一个人的真心吗?看吧,在最危险的时候她的丈夫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他爱的人,毫不犹豫的选择牺牲爱着他的她!

    泪,无声的落下,心里不断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要哭,石蓁蓁,不要哭,这个男人他不值得,不值得的!可是立马又有另一个声音跑出来:可是我爱他,他是我两世唯一爱过的人啊……

    东方若云已经被救下了,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脸上挂着得意的笑。是啊,她是该得意的,她最爱的人最爱的也是她,而不是她这个霸占着他的人。

    嗯,这次她可能是回不去了,他们连她这个阻碍都没有了,他们该开心的!她也该庆幸不是吗?被黑衣人带走至少不用天天看着心爱之人和另一个人在一起 ……

    突然,挟持她的人倒下了,她愣愣的看着那人的额头不断的留出鲜血。

    “快,抓住那个女人!”黑衣人明显没想到风连澈会来这一招,反应过来马上吩咐手下重新抓住石蓁蓁,然而先前隐秘在暗处的人见石蓁蓁暂时安全了也全部出来,挡在她的面前。

    石蓁蓁抬起头,见东方若云挽着风连澈的手,两人站在对面,风连澈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注视着前面的战场,那风轻云淡的模样让人以为他在和心爱的女人游玩,丝毫没有身处战场的紧张。

    耳边不断响起的刀剑碰撞的声音,眼见黑衣人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难道被救后又要重新回到他的身边,继续看着他和东方若云出双入对吗?不,她做不到,要是以前她还可以因为爱他自欺欺人,可现在她做不到了,真的做不到了!

    可是他会放过她吗?她不知道,但她不能冒险,她必须离开,相信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可黑衣人眼看着就要被他带来的人杀尽,她该怎么办?

    悬崖,对,悬崖,跳下去就能逃离他了,跳下去就不用再痛苦了。她知道自己不会死,但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一定会受很重的伤,但她想,身体的疼痛也许会让她心里好受一点。

    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她快速朝悬崖边移动,四处的人谁都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做,唯一一个一直用余光注意着她的人看到她的动作后立马变了脸色。用力甩开挽着他的手,快速地向石蓁蓁的方向掠去。

    近了,近了,终于到了悬崖边了,从上往下看去一望无底,以往有点恐高的她这时居然也不害怕。

    “蓁蓁,过来,你在干什么?”凌厉的声音骤然响起,四周的人听到声音也都停了下来,纷纷看向石蓁蓁。

    听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石蓁蓁浑身一颤,转过身去,厉声道:“不要过来!”

    同时向后退了一小步,脚下的石头被踢下万丈深渊。

    见状,风连澈连忙停下来,“蓁蓁,你快过来,那边很危险!”

    一向处事不惊的风连澈再也没办法维持平时的那份淡然,连声音都有些颤抖,然而正在伤心的石蓁蓁一点都没有听出来,眼睛也被泪水挡住看不到他此时已经变了的脸色。

    “阿澈,来到异世,遇见你我很辛福很开心,我以为你也是一样的,却原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可是要让我看着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是万万办不到的,所以现在我将位置腾出来给你心爱的女人,也算是报答你……”

    石蓁蓁哽咽着说完话,转身毅然投向万丈深渊……

    “不……”仿佛将要失去伴侣的孤狼一般的悲鸣划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