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讲笑话

    更新时间:2016-04-07 13:01:58本章字数:2037字

    现在的气氛很好,风连澈心情看起来也不错,问问他吧,石蓁蓁在心里想到。

    “那个,风连澈,陆大哥去哪儿了?”石蓁蓁见风连澈吃完东西后急忙问道,语气中的关心清晰可闻。

    几乎是在石蓁蓁的话说完后的的瞬间,她立马敏感的感觉到了空气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眼前的人也有刚才的勉强算得上平易近人变成刚开始看到的那个全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的人。

    石蓁蓁有些奇怪的看着风连澈,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不过以眼前的情况她也不指望他能告诉她陆随风去哪了,刚想放弃,风连澈冷的掉渣的声音就响起了。

    “他有事先离开了!”

    听到他的声音石蓁蓁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双手环抱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发现现在时间不早了,看他们现在这样的状况,她也不难猜出他们今天是要在这里凑和过一晚了。

    不过还好现在是夏天,也不怕冷,反而在外面睡还凉快一点。看了看风连澈,见对方面无表情的靠在石头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石蓁蓁无聊的看了看四周,实在是没什么事可做,既没有手机玩,有没有电视看,想睡觉却又因为下午睡久了睡不着。哎,四周就只有两个活人,另一个还是个闷葫芦加万年冰块!这可怎么办呢?

    做什么呢?石蓁蓁在脑袋里不断的想做什么才能不无聊。讲笑话?对,就是讲笑话!哈哈哈……我怎么这么聪明,石蓁蓁在心里为自己点一万个赞……

    “风连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说完不待风连澈反应说什么就径直讲了起来。 

    从前有位富商非常吝啬。他把盐腌的豆子放进瓶里,每次吃饭时就用筷子夹几粒下饭。这天他正在吃饭,忽然,有人告诉他:“您的儿子正在饭店里大鱼大肉吃饭呢!”富商听了,骂道:“我辛辛苦苦的为谁节省呢?”然后将瓶子里的豆子倒出一把,全部塞进嘴里,边嚼边说,“我也败败家!”

    讲完后看到风连澈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不由好奇的问道“难道不好笑吗?”要知道她当时看到这个笑话可是笑了好久的,刚才她还是拼命忍住才没笑场的。

    不过石蓁蓁也不想想自己的笑点有多低,那几乎可以用负来计算了。她和以前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的笑点都根本不跟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更何况是面前这位面瘫兄!

    风连澈淡淡的看了石蓁蓁一眼,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不过表情却有些微的变化,空气也没那么冷了。感觉到这层变化,石蓁蓁不由信心大振,于是朝再接再厉。

    “我再接着给你讲吧,以前有一人奉命去送紧急文件,上司特别的给了他一匹快马。但他却只是跟在马后面跑。路人问他:“既然如此紧急,为什么不骑马?”他说:“六只脚一起走,岂不比四只脚快?”

    一个笑话讲完了,石蓁蓁到是笑场了,可是风连澈还是没有笑,不过这次空气中的温度比刚才又上升了一些,风连澈的表情更加好了。

    石蓁蓁就不信风连澈不笑,跟他较起了劲,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石蓁蓁自己笑得脸抽筋,肚子疼,风连澈却只是表情变得更加温和。

    石蓁蓁唯一感觉到的就是空气中的温度在她讲笑话的同时就像在现代开了空调一样,温度慢慢的上升,直到升到正常的地步。

    最后石蓁蓁实在来不起了,不过,讲笑话让风连澈笑却被她列为最最挑战性的事,没有之一。并暗暗在心里下定决心就算是将自己脑袋里的笑话都倒出来,也要让风连澈笑一回。

    “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风连澈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然后把石蓁蓁今天下午盖的披风给她。

    石蓁蓁刚刚又是绞尽脑汁的想笑话,又是自己被自己的笑话弄得笑个不停,现在也累了,也就接过风连澈手中的披风打算睡觉。

    躺下一会儿,总感觉太安静了心里怕怕的,又想起他们这是在山洞里,荒郊野外的,不知道有没有“阿飘”?

    虽说她见过黑白无常,还见过阎王,可那是她也是个鬼,她当然不用怕那些阿飘。

    但她现在是人,如果有阿飘怎么办?

    要知道她怕的东西不多,阿飘恰恰就是她怕的东西中之最!越想越害怕,她闭着眼睛甚至好像感觉到了一股阴风从她的脖子里吹入,脑袋里不由浮现她看过的为数不多的鬼片的情景……当场吓得差点叫出来!

    连忙睁开眼睛,看到还在燃烧的火和已经闭上眼睛睡觉的风连澈,心里的害怕慢慢减轻了些,但她不敢再一个人睡在这边了,偷偷的看了看风连澈,确定对方好像睡得挺熟的。

    就慢慢爬起身来,偷偷摸摸的走到风连澈那边,放慢呼吸再慢慢挨着他坐下,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一点要醒的趋势都没有,于是伸出手抓住他的衣服的一角挨着他躺下。

    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温度,石蓁蓁心里一阵安心,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感觉到身边人的呼吸逐渐变均匀,风连澈猛地睁开眼睛,看那眼睛的清明,那有刚睡醒的模样。

    其实他刚才根本都没睡着,作为一个练武之人,五官本就比一般人灵敏,石蓁蓁因为睡不着反复翻转弄出了那么大的声响他又怎么睡得着。

    刚才石蓁蓁考进他的时候他全身都进入紧急戒备中,只要她一动手,她就会被他拿下,他心里却没有开心,只有一阵心痛,可后来谁知石蓁蓁只是抓住他的衣服然后就睡了。

    看着眼前童真的睡颜,风连澈目光黝黑,深不见底,不知在想什么,随后像是想明白什么了一般,目光坚定地看向石蓁蓁,充满了占有欲和掠夺欲。

    伸手轻轻地将石蓁蓁抱入怀中,感觉到怀里的充实,他的脸上扬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那没有一人看到的笑美得让人心颤,美得颠倒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