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发烧1

    更新时间:2016-04-10 10:47:32本章字数:2131字

    也不知是不是石蓁蓁最近太倒霉所以终于要转运了,就在她要绝望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山洞。

    “风连澈,你坚持住,前面有个山洞,你坚持住!”看到山洞,石蓁蓁激动地对背后的风连澈说。

    然而背后却没有任何声音回答她,回应她的只有吹过来一阵阵风声和偶尔两声虫叫声,除此之外四周安静的可怕。

    压住内心的恐惧,石蓁蓁加快自己挪动的脚步,想要快点到达那个山洞。

    到达山洞后石蓁蓁慢慢的放下风连澈,看着浑身是血的风连澈,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愣住了,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眼睛很快就蒙上一层水雾,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可是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朝风连澈的鼻翼探去,发现他还有呼吸,只是有点微弱的时候石蓁蓁心里一松,跌坐在地上,眼泪依旧没有止住,可是脸上却挂满了笑容。

    看着浑身是血的风连澈,她知道如果现在还不帮他止血的话,他的情况会越来越糟糕。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脑袋里突然想到电视小说那些人一般都会在身上带金疮药一类的药在身上,不知道风连澈身上有没有?

    怀着试一试的心态石蓁蓁朝风连澈的怀里摸去,没想到真的摸到几个硬硬的瓶子,石蓁蓁心里一喜,连忙将摸到的东西拿出来。

    瓶子上都写着一些字,幸运的是这里的文字虽然和现代的文字还有一些差异,但好在她还认识,很快她就找出了那瓶写着“金疮药”三个字的药。

    压住心里的害怕,石蓁蓁颤抖着手轻轻的将风连澈身上的衣服解开,看到风连澈身体上那些深浅不一的伤口,眼泪不可抑制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也许是眼泪落在伤口让伤口痛了的缘故,风连澈昏迷中发出一声闷哼。

    听到风连澈因疼痛而发出的闷哼,石蓁蓁连忙回过神,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略带欣喜的抬起头看向风连澈,嘴里还不断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却发现风连澈并没有醒,只是紧闭着双眼,眉头微微皱起……看见风连澈还是没有醒,石蓁蓁心里一阵失望,可也知道这才是正常情况,同时也想起了正事。

    一边为风连澈上药,石蓁蓁的眼泪一边不停的流,但这次她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滴到风连澈的身上。为风连澈上完药后发现没有东西包扎。

    石蓁蓁微微皱了皱眉头,很快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拿起风连澈手中的剑就着自己的衣服一割“划拉”一声,石蓁蓁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为风连澈包扎伤口。

    接下来石蓁蓁如法炮制的为风连澈包扎了剩下的伤口,还好他们当初读书时学校专门教了怎么包扎伤口和一些应急的知识。

    为风连澈包扎完伤口后石蓁蓁累的不行,但一想到受了伤的人这个时候最容易感染,最危险她就不敢睡。微微放下了紧张情绪的石蓁蓁好像听到了什么声响。

    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风连澈,石蓁蓁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借着月光慢慢地朝发声出走去。

    随着越来越接近,声音慢慢变清晰,只听“叮咚,叮咚,叮咚……”一声一声的,石蓁蓁心里一狂喜连忙加快脚步。

    果然看到了一滴一滴的水正从悬在半空的石头上滴下,下面有一个洗脸盆大小的水池,虽然面前的水池很小,但石蓁蓁还是很开心。

    她想如果等一下风连澈真的不幸的发烧了,她也有水为他降温。虽说现在是夏天,但面前的水却有一种泉水的清凉。

    自己喝了一些水再喂了风连澈一些水,石蓁蓁就坐在风连澈的身边看着他,手一会儿就去摸摸他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强打起精神熬到了半夜发现风连澈没有发烧,石蓁蓁心里微微有些放松,可是没过多久,高烧就像没有预感一样迅猛的到临,没有一丝预感,没有一点前奏。

    石蓁蓁一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好在她很快就想起了那个小水池,然后一趟一趟的来回为风连澈换帕子降温。

    一边对昏迷的风连澈说“风连澈,你坚持住,加油啊!千万不要放弃……”

    石蓁蓁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回,她只知道当她她每每摸着风连澈的额头没有什么变化时,她就又要去为他换帕子……如此反复不知道多少回。

    直到她终于感觉到到风连澈的温度好像已经退了下来后再三确定了后发现他是真的退烧后才彻底放下心来。

    自己却因为操劳过度身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想要爬起来,发现自己再没有一点力气,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意识一点一点慢慢的扩散,直至最后完全陷入昏迷当中……

    夜,空寂的可怕,风,微微吹过,带来一丝丝凉意,地上不知名的花草随风轻轻飘动,天上的月亮清透的光照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两个人……

    翌日,风连澈慢慢睁开眼睛,身体的疼痛提醒着他昨天发生的一切,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的伤口都被包扎上了,地上散落着各种药,看着自己身上包扎得并不好的伤口,风连澈心里一阵甜蜜。

    昨天他迷迷糊糊的看着石蓁蓁在为他包扎,他还看到到了她的眼泪。想到这里他心里又不由一痛,那个丫头的脸上只适合笑容,眼泪一点都不适合她,他却让她流了那么多泪。

    怎么这么久也没看到她?风连澈连忙将头转向四周寻找石蓁蓁的身影,却在不远处发现石蓁蓁倒在地上的身影,看着石蓁蓁躺在地上,风连澈先是一惊,但想也许是她累了在地上休息。

    抬起手将从散落在地上的药里找出几颗药吃下,感觉自己好多了,看来自己这次还要多谢这丫头,要不是她找到金疮药并为他上了药,他也不能现在就醒了。

    他的金疮药可是他们神医专门配制的,效果不是一般的药可以比的,虽说不能马上让伤口愈合,但却也不差。

    他现在也可以肯定她不是奸细了,如果是奸细,她昨天不救他或者再为他补上一刀,他不就会再醒过来了,可是她没有不是吗?

    她救了她,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充满了狂喜。他想这次的伤也不是那么糟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