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逗弄

    更新时间:2016-04-12 12:59:41本章字数:2026字

    “小姐,请吃药!”双手端着药,清羽语气冰冷却带恭敬的对石蓁蓁说道。

    在她的帮助下坐起身的石蓁蓁想到自己还有事要问清羽,于是就拒绝了她的相喂,捏着鼻子一口气将碗里的药喝完。

    等到感觉没那么难受了才重新抬起头看着面前神色冰冷的美人问道,“小姐,请问是你救了我吗?你们救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男子在我旁边?”

    冰山美人抬头奇怪的看了石蓁蓁一眼,然后说道,“小姐放心,主子没事。”

    石蓁蓁被她看得莫名其妙,但清羽随后的话就让她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感情不是他们运气好,而是风连澈将他的手下招来了。了解到风连澈没事,石蓁蓁也就彻底放下心来,放松下来后的在才感觉到自己全身酸软,想来是在床上睡久了的缘故吧。

    静不下来绝对说的就是石蓁蓁这样的人,这不,刚刚吃了一些东西就再也在床上躺不下去了。

    见清羽端着碗出去后,马上掀开被子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站起来后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一边嘀咕着,“哎啊,我的天啊,我这是睡了几天啊?睡得我的腰都疼了……”

    走出门后的石蓁蓁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客栈,哪有什么地方让她散步?如果出去的话她又不认得路,要是走丢了那可就不好了。

    想到自己先前的遭遇,石蓁蓁打了一个激灵,摇摇头,连忙否决掉自己的想法,最后只有又讪讪的回到房里。

    可是回到房里后发觉自己的身体确实酸软得厉害,突然想到初中做的广播体操也许可以让自己好受一点,就说干就干了起来。

    幸好自己记性好,还记得到以前的广播体操,石蓁蓁在心里暗暗庆幸了一阵,然后自己小声的喊着节拍做起了广播体操。

    “三二三四,五六七八,四二三四,五六七八……”风连澈在门外就听到这个声音了,进来后又看到一个娇俏的少女不知什么原因在做着各种搞怪的动作。

    不过依他的武功水平还是看得出这套招式对人的身体有点好处,尽管没有什么攻击力,却可以活动人的筋骨,起到锻炼身体的作用。

    做着做着广播体操的石蓁蓁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朝后一看,猛地发现一个人,当即就被吓了一跳,当发现是风连澈的时候瞬间松了口气。

    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埋怨风连澈道,“你怎么进门也不敲门?你难道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吗?”

    看到石蓁蓁不雅的冲自己翻白眼,风连澈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从来没有人敢对他翻白眼,因为那些人都已经不在了。不过为什么现在看到石蓁蓁冲他翻白眼,他不仅不生气,反而觉得石蓁蓁那样很可爱呢!

    风连澈现在还不知道一有句话见情人眼里出西施,等到以后他无意中从石蓁蓁嘴里听到那句话的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他这时以及以后对石蓁蓁都那样的不同。

    虽然现在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石蓁蓁,但他的本能反应却已经泄露了自己的心。

    我只是好奇你在里面干什么,所以没有敲门,风连澈在心里想到,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着,风连澈面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淡淡的开口道,“我有敲门,但是敲了几次没人开门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所以就自己推开门进来了。”言外之意是你不但不应该怪我,还应该感谢我,毕竟我是担心你。

    可是听到风连澈的话,石蓁蓁却有点半信半疑。难道是自己刚才做广播体操做得太入神没有听到?

    可是,不应该啊!自己有那么入神吗?一连串的疑问在石蓁蓁的脑里浮现,同时也表现在了她的脸上。

    风连澈看到石蓁蓁布满疑惑的脸,不但没有为她解惑,反而面上的表情更加一本正经,让人无法将说谎这两个字和他联系起来,理所当然的石蓁蓁也被他一本正经的表情给欺骗了。

    也许真的是我太专注了,那我刚才不是误会他了,想到这里石蓁蓁心里有点不好意思。有点怕看风连澈的样子:头朝一边看着,眼睛也不敢看向风连澈。

    风连澈看着石蓁蓁闪躲的样子一阵好笑,嘴脸也微微扬了起来,不过现在正在极力闪躲的石蓁蓁没有看见罢了,如果她看见了就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认为是自己太入神的原因了。

    可是很悲催的是她没有看到,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将这件事揭过。

    因为她突然想起她刚才在做广播体操来着,又是踢腿,又是扭腰的……当然,这样的动作在现代看来没什么,可是在古代好像是有那么点难以接受。

    然而风连澈却偏偏不如她的意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淡淡的开口。

    “哦,对了,蓁蓁,我刚开始进来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又是说又是……,额,总之看起来是有那么一点奇怪了!”少了往日的冰冷依旧好听的声音在石蓁蓁耳边响起。

    听到他的话石蓁蓁囧囧有神了,大哥,什么“额,总之是有那么一点奇怪了!”我看您分明就是想说很奇怪的吧?

    心里这样想着,石蓁蓁却没有说出来,反而装作疑惑的开口,“啊,有吗?刚才我做什么吗?可是我明明记得我在想事的啊!”说着还特一脸纯真的看着风连澈,就怕他不相信。

    石蓁蓁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让人多么的想欺负,让人想尽情的蹂躏她的脸。她依旧睁大眼睛,一脸萌萌哒的看着风连澈。

    一向自制力都不错的风连澈却是发了很大的力气才压制住心里的冲动,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风连澈苦笑着想着。

    你问风连澈为什么要忍住,那是因为他怕吓到石蓁蓁,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那种程度,他还不想现在就将好不容易对发放松警惕的猎物吓跑。

    作为一名优秀的猎人,他知道等待时机成熟才是捕捉猎物的最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