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相处

    更新时间:2016-04-13 12:50:35本章字数:2077字

    “是这样啊?看来是我看错了!”风连澈像是相信了石蓁蓁的话一般。

    石蓁蓁听到他的话连忙点头附和道,“对对对,就是这样的!”过了一会儿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到风连澈,“哦,对了,风连澈,你的伤怎么样了?”

    看到风连澈这么健康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石蓁蓁简直不能把他和前不久那个身受重伤的人联系起来。

    要知道自己曾经只是做过一个小手术就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星期才勉强能下床,可现在看风连澈这个模样分明就是早就下床活动了!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好不好!

    听到石蓁蓁的问题风连澈还是很满意的,眼前的少女还是知道关心他的,不过他身上那点伤对于在战场上经历过血的磨练的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但是现在看着石蓁蓁脸上担忧的表情他又不想将自己的伤说得那么轻。

    “我的伤没什么大碍了。”风连澈虽然这样说着可是手却捂着自己的伤口,眉头微微蹙起,神色看起来十分痛苦……

    “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你受伤了就应该好好修养,不应该乱跑。”石蓁蓁看到风连澈的样子就认为他是在骗她,一脸不赞同的看着他教训道。

    “哎,我也想休息啊!可是有些事我不得不亲自动手……”风连澈像知道石蓁蓁知道“他伪装”的事一样,有些无可奈何的开口。

    “有什么事比身体还重要?身体没了其他身外之物还有什么用?”是啊,从他的气质就可以看出他的来历不凡,要做的事肯定很多,可是即使知道这一点,石蓁蓁还是认为他的身体最重要,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更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风连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她心里就不舒服。

    “上次你救了我,那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决定了,接下来的时间到你病好我都要监督你,让你好好养伤,那样你才可以早日好起来。快,现在就回房躺着,不要再站着了。”石蓁蓁接着开口道,然后伸手扶着风连澈打算将他扶到他的床上去休息。

    风连澈对于他的主动亲近很是满意,虽然原因有点……但石蓁蓁的主动亲近将那些不满意都抵消了,所以也就没有反抗,顺从她的话回房休息。

    石蓁蓁刚扶风连澈出门,正要抬头问风连澈他的房间怎么走,却突然感觉到前面视线一暗,疑惑的向前看去,只见刚才出去的冰山美人正一脸吃惊得看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石蓁蓁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也忘了要问风连澈的问题,扶着风连澈站在那里也没有说话,先前的和谐气氛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风连澈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好心情瞬间就消失掉了,微微抬眼冷冷的撇了一眼还处在震惊中的清羽。

    清羽一接触到风连澈的目光瞬间打了一个激灵,然后迅速移开自己的目光,恭敬的站在一边。

    风连澈满意的看到清羽低下头恭敬的现在一边,然后低头看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石蓁蓁,神色一柔,“蓁蓁,我的房间在那里,我们走吧!”

    听到风连澈的话石蓁蓁连忙回过神来,“哦,好好,我们走吧。”然后就扶着风连澈向他指的房间走去。

    直到感觉到风连澈他们走了后,清羽才抬头看着前面一高一矮的身影,久久回不过神……

    将风连澈扶回房间让他躺下后,石蓁蓁就端了一个板凳坐在他的床边,学着前世自己做了手术后躺在床上妈妈和她聊天的样子和风连澈聊天。

    “风连澈,问你个问题哈?刚刚那位美人叫什么名字啊?她看起来好像蛮怕你的!”石蓁蓁一脸好奇的看着风连澈,她这人有个大的毛病,那就是个超级大颜控。

    看到那么个大美女,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她不是她的性格好嘛?

    知道她的名字起码以后见面的时候不用在小姐小姐的叫。毕竟小姐这个词在她前世不是个好词,她可不愿意那么一个词用在一个美女身上。

    “她?她叫清羽,是我的一个手下。”言下之意就是我作为她的主人,她怕我不是很正常吗?

    “哦,她叫清羽,名字还蛮好听的。”而后又像想起什么一样,大声的叫道,“什么,她是你的手下?”石蓁蓁听到他那么漫不经心的说出清羽是他手下的事简直难以接受。

    这个看起来又漂亮又有气质的大美女居然只是一个手下,那要放在现代,那都能成为当红明星了。可是在这里却只是一个手下,还被人这么漫不经心的介绍,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对啊,她就是一个手下,有什么不对吗?”风连澈被石蓁蓁的大声音吓了一跳,他显然没有想到石蓁蓁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他不明白有什么事值得她那么激动。

    看到风连澈一脸不解,石蓁蓁一阵挫败,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难道要说在我们那个世界这样的美女怎么可能是一个手下,她的手下就应该有好几个了好吗?很显然她不能这么说,因为这是在古代。

    “话说,我好像有几天没有给你讲笑话了吧?我现在就把那些笑话给你补起来。”石蓁蓁不想再在那个问题上纠结,就转移了话题,刚好想到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有做。

    风连澈微微点头同意了她的提议。其实在风连澈看来听不听她的笑话都是一样的,可是他却想看讲笑话时候的她,那样生动,那样有活力,只是看着就让他开心,满足。

    “从前,有个人有点呆,不懂得变通,一天他去坐船……”石蓁蓁讲完一个故事发现风连澈还是没有笑,不过有了前面的经历她也不觉得沮丧。相反要是风连澈马上就笑了她才觉得不正常呢。

    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一定能找出他的笑点,她就不信他没有笑点,而只要他有笑点就总有一天会被她找到。

    接下来的几个笑话果然又如她意料中得到一样,风连澈始终没有笑出来,只是从他的表情看得出他的心情变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