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

    更新时间:2016-04-07 12:25:02本章字数:2014字

    我,站在汐原上,望着无边无垠的镜海,水中倒影的我不知所措,心中的无望又多了一丝……

    我叫泠如泷,生在雪域,确切地说我生在雪域的最北峰,与羽族一江之隔的雅峰。听姐姐说我是被一只通体雪白,羽翼如冰的鸾凤叼着送到父王的寝宫来。就是在那晚,雪后,也就是我的继母自杀了。

    我从未得到过长辈的爱。我的世界里,只有姐姐和妹妹,只有她们,没有一见到我就用幻术伤害我……

    我是一个孤独的孩子,永远藏在寂寞的风霜中……

    我的母亲是谁?我经常发疯似的向人吼道。但愤怒的结果,永远只是妹妹头上的鲜血和幽寒峰上姐姐被囚禁的模样。

    月夜的梦境里,只会出现一个人。她与我长相神似,一种我不知名的幻袍垂在地上,眉宇间的多了一丝庄重与高冷,脸上有种我说不出的诡异与严肃。她手中法杖的幻灵球在不断的聚集,慢慢消失在高孤夜风下……

    雪不停地下,我不停地忍受着这种孤独寂寞,慢慢长大……

    明天就是父王的生日了,没有人再陪我了。父王的生日会举行三个月,雪域的所有人都要去镜海上的诞宴岛上为父王祝寿。而我,依然被封锁在雪宫里,一只雪鸟看守着我。我望着窗外,瑟瑟的寒风无情地刮,一只只雪鸟在空中飞,淡淡的灰白色印入我的眼瞳。羽毛落在我的手心里,变成一滩雪,一滩水,随着风飞啊,飞啊,飞啊……

    窗外,另一个世界。我触手可摸,却得不到。我想逃,逃得越远越好,离开这个泠酷无情的国度,离开他们的虐待,去自由,去翱翔。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

    又是一个黑夜,梦境中的那个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她告诉我冰幻术,告诉我幻典,并给了我一本书。醒来后,我发现自己的身边真的有一本书,幻冰典,雪域的圣物。

    我照着幻冰典上的幻术练习,灵力增加了不少。我拼命地练习,拼命地逃出去。

    “ 喂,吃的。”那只雪鸟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我接过食物,伸出手放到他面前。“看我的手!"

    “怎么,你还想对我使用幻术!”

    “ 不,只是让你……”

    “你”字还没说出口,那只雪鸟便倒下了,化成一只羽毛。

    “ 只是让你尝试一下我的劳动成果,没想到挺不住了。”

    我用幻冰典上的凝血术杀了他,用他体内滚烫的热血凝成了锋利的刃,刺穿了他。

    我不敢相信自己

    我的手上第一次沾上鲜血,也是第一次使用幻术

    我用幻术将雪宫凝成了冰,用冰剑刺破了父王的结界。我把自己的手刺破,用滴下的雪结成了一行字:

    “不要找我”

    我终于逃出了泠都,逃出了雪域。

    我已经逃出雪域十天了,算算父王的寿辰也该结束了。我设想过一千种父王见到我离去的样子,或悲伤,或喜悦或解脱,或苦涩,或……

    第十一天,第十二天,第十三天……我在记忆的星河里漫游,梦境中,我哭着见到了姐姐和妹妹还有父王。他们在我眼前飘忽不定,风雪吹着我,一点点地流逝……

    踏着依米花,我想起了回家的路,想起了妹妹稚气未脱的脸庞,想起了姐姐倾城的微笑,想起了父王冷峻的面孔。我开始有些后悔。得不到亲人的陪伴,哪怕就是一点点,也好啊,现在让我永远呆在雪宫里,我也愿意,那儿有姐姐妹妹的影子,比什么都重要。

    我开始迷失方向地走,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只是离家的方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停下了脚步。抬头一望,我来到了一个阴暗飘忽,幽魂愈重的地方。这里没有任何的事物,我才反应过来,我来到了一个漆黑的世界。脚下,望不到底的黑暗。头顶,漫无边际的幽魂。眼旁,若有若无的哀怨。我想起了幻冰典,1694页,魔界,暗灵……我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竟然来到了魔界的无涯。听不到也看不见,没有任何感觉。我尝试用幻术冻住漆黑的一切,但是,还没等我使出手势,幽魂便将我困住。我动弹不得。

    霎时,耳畔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千军万马呼啸而驰,从我身体中穿过,我昏了过去。

    不知昏睡了多久,我醒了过来。眼前的人却是我最最亲爱的姐姐和妹妹,还有旁边的父王,我第一次见他露出了如此灿烂的微笑。我用手摸摸自己的脸,发现这一切是无比真实的。“姐姐,我想你想得好苦!”我一把抱住了姐姐,痛哭道。“傻孩子。"姐姐微笑着,遍地好像开满了鲜花,微风拂面,暖化了我内心的孤独。“姐姐,姐姐!别走,永远别走!”我抱着姐姐哭喊道。

    冷酷的黑暗又困住了我的眼睛。再次睁开,我来到了内心梦回牵绕的地方。人界。清澈的空气入鼻息,鸟儿的歌声穿过角落,头顶的太阳红得迷人,向下蔓延着,我的手掌布满了红的花朵。青翠的树叶绵绵,叶片上的露珠像雾夜里最耀眼的启明星。这是个奇丽的世界,我站在蓝色的边际,向天空呼喊,脸上,暖烘烘的。

    我自由地跑,拥抱蓝天……

    无奈黑暗再次蒙蔽了我的双眼。只觉两耳被风捂住,慢慢,我的身体也动弹不得,我挣扎着,我摆脱着。

    身体的突然倾斜让我不得不睁开了双眼,眼前,是广阔的天空,苍白无色,我童年窗外景色的唯一背景。这是哪儿?我的眼又被风吹得合上,耳畔响起了姐姐经常对我唱的歌谣。虽然我全身都被寒冷的风霜包围着,或许我在梦境里失了方向,坠落于无涯了吧。也好,让父王和姐姐妹妹少了一份牵挂,让雪域的人们忘了那个诅咒化身的虚名公主吧,她会在天堂为雪域好好祈福……

    再见了,我最最亲爱的人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