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第十六节

    更新时间:2016-04-20 21:52:02本章字数:1528字

    他们找一处公园长椅坐下,朱韵洁爱吃桃子,手笨指拙撕皮,小甜吃葡萄,吃了几个不再吃,愿意帮朱韵洁撕桃子皮,朱韵洁无论如何不答应,要她再吃点别的。到一个桃子皮撕完,朱韵洁惭愧的接过,嘴里连说,“别都给我呀,你也吃呀。”小甜笑的像这甜蜜蜜的桃子,“我吃饱了,看你吃。”

    到吃完桃子,朱韵洁满手桃子汁,手不知道往哪里放,情急把手往公园草皮上蹭,小甜从手提包里拿出餐巾纸,得意说,“我有纸巾哟。”

    “那还不赶紧给我。”

    小甜刁钻撒泼道,“你求我,我就给你。”

    朱韵洁搓着满手的桃子汁,脸上贼眉鼠眼表情像极了下流男猥琐女人常用的那套动作,就差嘴巴讲你叫呀,你叫呀,叫破喉咙也没有用。

    小甜吓得一溜烟躲在长椅背后,笑的花枝乱颤道,“你耍赖皮,威胁人家。”

    “谁叫你不给我纸。”朱韵洁跑到小甜背后,把小手指勾她手里攥的纸巾,求饶道,“大美女,算我求你好吧,你看我这满手的桃子汁,再不擦,都能招惹蜜蜂了。”

    “哪有那么夸张。”小甜嫌恶的望着那黏糊糊的手指,嘴里一连串的,“脏死了,脏死了,别碰我。”

    “再不给我纸巾,我可要出杀手锏了。”说时站到小甜背后,把一双手近距离浮在她脸上,嘴里同时讲,“三秒钟,现在倒计时,三二。”

    小甜笑地像发动机的轰鸣,整个身体都在颤,“你欺负人,算你赢了。”说时把餐巾纸拿出来。

    朱韵洁乘胜追击道,“我要你帮我擦。”那小甜嘟着嘴,一脸不情愿,可是奇怪她把餐巾叠整齐,耐心细致给朱韵洁手指根根擦得分外干净。等手指擦好,朱韵洁仔细检查,严格验收,最后勉强过关后把手指往小甜脸上那么一摸,“哇哈,现在总算可以放心碰了,被我揩油了吧。”说时一溜烟跑走,那一堆水果撂地上,他也不管,小甜气的两脚一跺向朱韵洁追去。 

    夜已深,深的像桃花潭水,他们走在胡同里,亏得有远处路灯光芒的照射,否则准会碰壁摔倒,朱韵洁扶着小甜走,一路上嘴里不停讲,注意脚下,小心别摔着,那里有石子,倍加呵护的样子,仿佛小甜已怀胎十月。不一会他们走回宾馆,朱韵洁极力邀她进去,小甜看他半饷,挑逗道,“你这司马昭之心,真是太过明显。”朱韵洁这一路的目的全在于此,现在掩盖都忘了,“就进去陪我聊聊天嘛,我们啥都不干。”

    “我一进去,不是羊入虎口?我看你是啥都敢干。”

    朱韵洁几乎乞求说,“就进去陪我一会嘛,”仿佛时间长短能证明一切,“就一小会。”

    小甜暧昧道,“就跟昨晚那一小会一样?”

    朱韵洁懊悔无及,想起那晚雄起不到3分钟,8年来练就一身筋骨肉,操枪弄炮玩的都是真家伙,本想着要来场持久战,没想到一时半会没把控住自己,居然擦枪走火,现在被小甜嘲笑,身为男人的自尊心不免像泄气的皮球,霜打的茄子——蔫了。只好强辩说,“那,那我是没注意,”好像这句话不够完全表达含义,又添了句,“如果有让我再次实践的机会,我绝对能证明一切。”

    小甜引申论议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时咯咯地笑,“你的实践毋庸置疑就那一小会。”

    朱韵洁急迫解释,仿佛肉体运动是人生抉择的大事件,“那次不算,那次我没有心理准备。”小甜不依不挠斗嘴道,“给你一辈子时间去准备,你也就一小会。”说时唉声叹气,“弱也就算了,还逞强,哎,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小甜这样三言两语戏说,朱韵洁不是鸵鸟,否则真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他自信心丧失殆尽,宛如战场上打了败仗丢盔卸甲的军队,只能用一败涂地去形容,也不在文过饰非,找理由去解释了,只求宽恕似的说,“大小姐,我不就一时失误,没必要一直抓着不放吧,再被你这样打击,我以后恐怕终生找不回身为男人的自尊啦。”看小甜不说话望着自己,以为她有松口的迹象,允许的可能,“你真是太可恶了,连次补过的机会都不给我。”说完谗着一张脸,眼巴巴望着,像极了小狗儿摆着那条短尾巴,摇尾乞怜等主人来施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