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萧摩诃

    更新时间:2016-04-23 16:33:02本章字数:2611字

    南北朝时期,又一名悍将横空出世,萧摩诃,萧摩诃十三岁出战,军中未有对手,《陈书》载言:侯景之乱,…..摩诃时年十三,单骑出战,军中莫有当者。厉害吧,想想我们十三岁都在做什么,书桌上写字吧,不过不用艳羡,毕竟不是一个时间段。摩诃有关张之勇,他自十三岁起兵,至七十三岁被伏杀,一生几乎都在打仗,屡建奇功,若说赵云有多厉害,我自认为摩诃也不输于他,在随安都与齐交战时,安都受伤落马,摩诃单人一骑冲入敌阵,大破,才救得安都,此举不输于赵云。之后,辅佐后主,北拒拒杨隋,可惜,后主不信摩诃,以致国破家亡,当然这是夸张,王朝的覆灭,不是这一点原因。

    太建五年,陈军北伐,图谋中原,摩诃跟随吴明彻攻秦郡,齐派大将尉胡率精兵出战,其前队有所谓"苍头"、"犀角"、"大力"名号的人,《陈书》载言:皆身长八尺,膂力绝伦,其锋甚锐。还有一位西域胡人,善于用弓,箭无虚发,而就这个人,大家都很忌惮他,明彻便激摩诃说:“若殪此胡,则彼军夺气,君有关、张之名,可斩颜良矣”,你如果把他干掉那你就是名人了,你堪比关张,摩诃也一冲动,干,你给我说说他长什么样,有投降的人就给他说了,《陈书》载言; 明彻遣人觇伺,知胡在阵,乃自酌酒以饮摩诃。摩诃饮讫,驰马冲齐军,胡挺身出阵前十馀步,彀弓未发,摩诃遥掷铣鋧,正中其额,应手而仆。齐军"大力"十馀人出战,摩诃又斩之,于是齐军退走。看看,厉害吧,一酒畅饮,屡破齐军,胡人还未射箭,就被瞬间秒杀,所谓的大力十人,也是不堪一击。大胜,七年,又随明彻进围宿预,击走齐将王康德,以功除晋熙太守。九年,明彻进军吕梁,与齐人大战,摩诃率七骑先入,手夺齐军大旗,齐众大溃。以功授持节、武毅将军、谯州刺史。

    不久,北周代齐,决定南下定江南,派宇文忻征讨吕梁,当时忻有精骑数千,而摩诃只率十二骑,便冲入敌阵纵横阵中,斩杀多骑。周之后又派王轨率军相助,王轨结长围连锁于吕梁下流,断了陈军的退路,这时摩诃出一计,《陈书》载言:闻王轨始锁下流,其两头筑城,今尚未立,公若见遣击之,彼必不敢相拒。水路未断,贼势不坚,彼城若立,则吾属且为虏矣。"明彻乃奋髯曰:"搴旗陷阵,将军事也;长算远略,老夫事也。"摩诃失色而退。看看,都是这,有良计不用,可悲呀!不久周兵合围,摩诃又献一计说:"今求战不得,进退无路,若潜军突围,未足为耻。愿公率步卒,乘马舆徐行,摩诃领铁骑数千,驱驰前后,必当使公安达京邑。"可惜,人家明彻还是不放心他"吗,明彻说:"弟之此计,乃良图也。然老夫受脤专征,不能战胜攻取,今被围逼蹙,惭置无地。且步军既多,吾为总督,必须身居其后,相率兼行。弟马军宜须在前,不可迟缓。你打前阵吧!还不错,摩诃率骑突围!班师回朝,被封为右卫将军!十四年,高宗崩,东宫太子要继位,唉,他叔就不乐意了,你能当得,为何我不行,于是,决定,干他一票,说不来就真成皇帝了,拼一把,《陈书》载言:十四年,高宗崩,始兴王叔陵于殿内手刃后主,伤而不死,叔陵奔东府城。呦呵,他的确出手了,不过还战败了,太菜了,简直弱爆了。杀侄子吧,还只是让侄子受伤,我怀疑不是他没准备好,就是故意的,给侄子制造磨难,增加侄子的经验,如果是这样的话,这还是一位好叔叔,再怎么样,你也是謀逆之臣,必须杀,我们看看后主之后对待王氏宗亲的态度,《陈书》载言:以冠军将军晋熙王叔文为宣惠将军、丹阳尹。丁卯,立弟叔重为始兴王,奉昭烈王祀,己巳,立妃沈氏为皇后。辛未,立皇弟叔俨为寻阳王,皇弟叔慎为岳阳王,皇弟叔达为义阳王,皇弟叔熊为巴山王,皇弟叔虞为武昌王。壬申,侍中、中权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鄱阳王伯山进号中权大将军,军师将军、尚书左仆射晋安王伯恭进号翊前将军、侍中,翊右将军、中领军庐陵王伯仁进号安前将军,镇南将军、江州刺史豫章王叔英进号征南将军,平南将军、湘州刺史建安王叔卿进号安南将军。看到没,人家依然重用王室成员,你摩诃再怎么厉害,也是外人,不过也还行,摩诃果断出手平定了始兴王的叛乱,依然的到了嘉奖,不然也说不过去,于是以功授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封绥建郡公,邑三千户,叔陵素所蓄聚金帛累巨万,后主悉以赐之。寻改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加左光禄大夫。旧制三公黄阁听事置鸱尾,后主特赐摩诃开黄阁,门施行马,听事寝堂并置鸱尾。仍以其女为皇太子妃。

    这时,杨坚已经代隋,有统一天下之志,陈国,却以羸弱,后主好奢侈,寄情于文酒,喜欢别人奉承于他,于是亲近小人,最后,没有敢谏之臣,以致政权趋于崩溃。隋总管贺若弼镇守广陵,窥伺江左,摩诃被受南州刺史,已备大隋。风雨欲来,祯明三年正月元会,因为征调摩诃还朝,贺若弼趁机袭京口,这时摩诃请战说:贺若弼悬军深入,声援犹远,且其垒堑未坚,人情惶惧,出兵掩袭,必大克之。就是说现在他孤军深入,我方出兵,哎,我偏不这么干,不用打,行,后主真任性。

    不久,隋兵便兵临城下,这时后主急了,你们出兵吧,我就怀疑这后主是不是智障呀,你丫,非等到别人打上门来才出战,当然,肯定不是这样的,只不过其他人都没挡住。《陈书》载言后主谓摩诃曰:"公可为我一决。"摩诃曰:"从来行阵,为国为身,今日之事,兼为妻子。家国情怀,多次献计而不用,哎,这时可叹,分兵出击,《陈书》载言:中领军鲁广达陈兵白土岗,居众军之南偏,镇东大将军任忠次之,护军将军樊毅、都官尚书孔范次之,摩诃军最居北,众军南北亘二十里,首尾进退,各不相知。又没做好准备,仓促应战,一对抗就败,我都不说啥了,摩诃再厉害,也不行了,何况这时的他,已不复少年,最终为隋军所伏。

    隋文帝赦免了他,没有杀他,后来造反被诛杀,那是他已七十三岁。对于他造反一事,我认为很正常,炀帝即位,名不整,则言不顺,有人不服很正常,加之他是降将,儿子也被杀,自己无牵无挂,失败又如何,总之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那就行了,有人反,一起呗!

    对于摩诃,实在是一名猛将,多次单骑出兵掠阵,行为大丈夫,兵败见后主,跪地痛哭,取出食物给后主吃,此为忠,至于投降,因为后主已经投降,和三国姜维一样,他投降不算不忠。

    《陈书》评曰:摩诃讷于语言,恂恂长者,至于临戎对寇,志气奋发,所向无前。年未弱冠,随侯安都在京口,性好射猎,无日不畋游。及安都东征西伐,战胜攻取,摩诃功实居

    李延寿:钱道戢、骆文牙、孙玚、徐世谱、周敷、荀朗、周炅、鲁悉达、广达、萧摩诃、任忠、樊毅等,所以获用当年,其道虽异,至于功名自立,亦各因时。多。

    饮酒斩胡、手夺北齐旗,勇猛异常,三国赵云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