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节 毕业就分手,真的么?(1)

    更新时间:2017-04-30 18:44:20本章字数:1514字

    在高考之前的几天,齐笑笑突然感冒了,其实一开始不严重,齐笑笑觉得自己完全没问题。

    坐在她前面的同学出于好心,给了她一包感冒颗粒,说早点吃完早点好,别影响考试了,齐笑笑一想也对哈,就吃了,

    这一吃,齐笑笑觉得原本不晕的头开始晕了,全身发热,不舒服,人昏昏沉沉的,考试前一天,去看考场。

    看完回来,齐笑笑实在感觉身体杠不住了,便去办公室想向班主任请假,去打个吊瓶看看,

    “老师,我有点感冒,想晚自习请会儿假去打个吊瓶,”齐笑笑说话有气无力的。

    班主任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烫,点头同意了,并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当时办公室还有另外一个“多嘴多舌”的老师,

    “哎呀,你怎么搞得,本来就不一定考得上好大学,这早不病晚不病的,偏偏明天要高考了,你却病了,”说完还一脸嫌弃的样子。

    齐笑笑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要不是身体虚,不想跟这种品行差的老师计较,齐笑笑早就在心里把他骂的狗血淋头了。

    在办公室打了电话给齐爸,让他待会儿来接她。

    还没上晚自习,齐爸就跟齐妈一起来学校接齐笑笑了,他们跟班主任说了几句就带她去了医院。

    齐笑笑在他们的脸上没有看到为明天的考试而担忧的表情,齐笑笑但也觉得舒坦,进急诊室的房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朋友的妈妈,

    “阿姨好!”齐笑笑有礼貌的喊到。

    “哦,你好!你们来医院干嘛?”阿姨保持着笑容。

    “笑笑有些感冒,带她来打个针。”齐妈回复道,拉过齐笑笑,把她依偎进自己的怀里。

    “哦哦!”那个阿姨的表情后面变得似乎有些同情,这是齐笑笑觉得的,

    “她可能想,明天就是高考了,这孩子还病了,看来前途没希望了。”

    齐笑笑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呢!进了病房,里面有很多人也在打吊瓶。

    一些小孩子手上吊着线,大人就手举着瓶子过头顶跟着他们跑来跑去,一边跑嘴里还喊着:

    “你别跑,听话,坐下来。”

    那跑来跑去的孩子回头看着大人开心的笑起来,

    “我不嘛,我就要,嘿嘿,”继续乱跑着,其他的病人看到也没觉得这孩子闹腾打扰了自己养病,偶尔看着他们玩闹也会发笑。

    房间的中央,墙上挂了一个电视机,现在正放着一个战争片,齐笑笑左右张望,看到了那个拿遥控的是个上了年纪的大叔。

    他在陪着老婆打针,很少有看到这样夫唱妇随的,在这个时候还陪着的,齐笑笑想这样的场面很温馨,就像自己的爸爸妈妈一样。

    齐笑笑找了个空位坐下,这里的座位跟沙发式的,可以半躺着,齐笑笑等着护士来给自己吊瓶,等了一会儿,护士还没有来。

    齐爸走来走去,看的出他有些着急了,最后出了房间门,好像是去找护士了。

    不一会儿,护士就拿了个盘子进来,里面有针,皮筋什么的,

    “伸出手来,”护士对齐笑笑说,

    齐笑笑伸了左手,她怕疼,每次打了针,手都软软的老半天都不敢动它,为了不影响明天考试写题目,所以决定伸左手。

    先打了一小针,轻轻刺进去,齐笑笑反应有点后知后觉的,麻麻的疼,说是为了测试看有没有过敏反应,最后没有。

    当冰冷的液体一点一点进入齐笑笑的热腾腾的血液里的时候,齐笑笑不自在的抖了一下。

    齐妈坐在旁边看着瓶子里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滴下来,

    “笑笑,待会打完了,去吃饭啊,饿不饿啊?”齐妈摸摸齐笑笑的额头,好像没有那么烧了,心里才放心些。

    “嗯嗯,还真有点饿了呢!”齐笑笑摸摸肚子。

    “笑笑,掉完这几瓶还要一会儿,你往后躺着眯会,待会爸爸叫你。”齐爸一直站着。

    “嗯嗯。”齐笑笑往后躺下,开始屏蔽外界的一切嘈杂的声音,也许是太累了,眼睛也乏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梦里的齐笑笑觉得好轻松好舒坦,有时候累了都不自知。

    一觉醒来,浑身恢复了不少力气,慢慢睁开眼睛,齐爸和齐妈赶紧过来看齐笑笑,

    “怎么样?舒服些没有?”齐妈问道,齐爸也看着齐笑笑。

    “嗯嗯,好多了,有力气了。”齐笑笑把身体坐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