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敲门声

    更新时间:2016-04-23 00:13:48本章字数:2665字

    一道亮白色的强光闪过了天际,紧接着振聋发聩的雷声炸响了开来,瓢泼大雨转瞬而至,从高高的九天倾泻而下。

    睡梦中的林枫猛地睁开了双眼,一手抹掉额头上布满的冷汗,缓缓的挺动着身体靠在床头半仰了起来,胸口处的心脏如同被巨锤擂到了一般咚咚的剧烈跳动着。

    想到刚才那突如其来的一阵惊悸,林枫皱起了眉头,随手从床边掏出一盒只剩一半的红钻,伸手点了,随着火红色的光点在黑暗中忽明忽灭,林枫的心情越来越烦躁起来。

    长长的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面,随着这最后一点光亮的消失,房间内再次陷入了黑暗。

    林枫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密密麻麻的雨点敲打在玻璃上,带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没关窗户?”

    正当林枫想要翻个身接着睡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凉风顺着屋内狭小的空间直接钻到了被窝里。

    “哈~”

    林枫一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紧了紧身上的被子,刚想睡过去,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你可接电话了,快打开电视,出大事了!”

    林枫刚按下接听键,里面就传来一阵吼叫声,震得他急忙将手机远离了自己的耳朵二十厘米。

    “TXC公司倒闭了?”

    林枫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一边翻出许久不用的遥控器按下了电源键,登时一个新闻播报的画面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

    里面是一个身穿银白色生化服的记者,看后面的背景应该是一处极为仪器精良的研究所,不过此刻透过那特殊材质玻璃制作的面罩,可以看到那名记者眼睛中的恐惧。

    “拉倒吧,是丧尸!没想到有生之年我竟然能碰到这种荒谬的事!还好我没出门,,,,,,”

    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充满着对未知的担忧和一丝丝莫名的兴奋。

    不过林枫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电视中那个丑陋的生物占据。

    有着人类的形状,但是浑身上下长满了脓包,一道道令人看起来反胃的粘液顺着略显干瘪的躯体缓缓的滑落到洁白的实验室地板上,留下一块块硬币大小的水渍。

    记者颤巍巍的站在这处被完全隔离的透明隔间外面,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开口说道。

    “从今日上午十点开始,全球陆续出现病毒感染者,从欧亚非,美洲,拉丁美洲,澳大利亚,到处都是被感染的人群。“

    ”感染者攻击力较强,速度比正常人略慢,牙齿和指甲发生严重变异变得更加尖锐,强度足以咬穿直径一厘米厚的钢板。”

    “身体结构发生改变,僵直的身板另大多数钝器伤害对它无能为力,需要破坏中枢神经或者打爆头部才能杀死。”

    “嗅觉极为敏锐,对于新鲜的血肉有着极强的渴望,略微有听觉。”

    讲到这里,镜头转向了记者身后的玻璃隔间内。

    一个密封的金属笼子内装着一只鲜活的大公鸡被一旁研究人员扔了进去。

    “咣当~”一声,

    原本还在漫无目的的丧尸似乎发现了什么,嘴里含糊不清的厮磨着,朝着金属笼子缓慢而又坚定地走了过去,随着钢筋被咬断的嘎嘣声,那只装在金属笼子里的公鸡被这只恐怖的生物撕成了两半。

    鲜红的血液飙升了两米高,溅射在透明的玻璃板上,染出一幅令人作之欲呕的画面。

    林枫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相信眼前的画面。

    电视里面的记者言语间也有了一丝颤抖。

    “具体传播途径,未知!病毒产生原因,未知!有效地控制手段……未知!”

    这三个未知就像是压在林枫心上的沉甸甸的包袱,喘不过气来,

    “根据目前研究,大致分为空气感染和接触性传染,如被抓伤或咬伤均会发生变异。”

    “初步估算感染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如果有人看到了这篇新闻,请好好活下去。”

    “国家已经启动了紧急预案,请耐心等待救援,不要随意外出。”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紧接着又开始死板的重新播放。

    林枫看着最后一幕那名记者如同瘫软了一般被人抬下去的画面,心中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

    没有人不害怕自己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换成自己或许连站在那里的勇气都没有,当末日真的来临时,那种举目无人的孤独感和面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会让你无所适从,在这等多米诺骨牌一般的颓势中,也许你连迈出一步的机会都没有。

    “杨宇,你说我们能活下来么?”

    林枫听着外面呼啸的风声,心里充满着迷茫。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充满着腐蚀性,有机玻璃已经被腐蚀出了一个大洞,豆大的雨点被风吹着蛮横的撞在阳台处的地板砖上,碳酸钙为主的大理石地板上滋滋的冒着白气。

    林枫没有下床,盘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

    本来还在滔滔不绝的杨宇听到这句话也止住了嘴。

    气氛一时沉默了下来。

    许久,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无奈却又略显洒脱的笑声,

    “想那么多干什么,至少现在我们还活着,不是吗?”

    林枫摇摇头笑道,

    “什么事情在你面前都不是事,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心态。”

    “呵~要不你们私底下怎么都喊我杨大傻子呢。”

    就在安云市的一间狭小的房间内,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一手拿着手机,放肆的笑着。

    “砰!砰!砰!”

    “谁呀?”

    杨宇正跟林枫打着电话,一阵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笑声。

    “砰!砰!”

    “谁呀?”

    见没有人回答,而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频繁,杨宇又问了一句。

    “等会儿说,我看外面谁呀。”

    “你等等!”

    隔着手机林枫也已经听到了密集而又有力的敲门声,但是林枫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一来这时候极少会有人外出,而来敲门却不说话的也不会是上门有喜。

    于是林枫就急忙想喊住杨宇,可惜终归还是慢了一步,就在林枫刚喊出口的时候杨宇已经挂断了电话。

    林枫此刻焦急不已,连续不断的拨打着杨宇的手机,但是提示他的不是忙音就是关机,也不知是杨宇的手机恰好没电了还是出了别的事情。

    “砰!”

    正在团团转的林枫心中突然咯噔一声,冷汗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一股寒气顺着脊椎直冲脑门,后面的发梢一瞬间炸了起来,

    “砰!砰砰!”

    跟电话里的一样,熟悉的敲门声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林枫的心房,让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会是搜救者么?国家已经启动了紧急预案,还是说是那些丧尸?

    林枫的心里天人交战着,壮着胆子问道,

    “谁呀?”

    然而回应林枫的是一阵更为剧烈的敲击声,这让林枫瞬间恐慌起来,只要不是国家的搜救队,不管碰到什么都有可能给他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

    林枫思量了一番终于下定了决心,与其在这里坐等结局,不如自己搏个结果。

    于是悄悄地翻身下床,朝着厨房摸了过去,

    由于厨房平时不怎么用,那里几乎成了林枫摆放杂物的专用地方。

    赤手空拳是不行的,林枫虽然自认有些肌肉,但是没有学过正规的格斗,那一身力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发挥出它最大的效果。

    小心翼翼的从柜台顶上取下一个小盒子,打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尼泊尔军刀!

    当然,这是仿制的,林枫过生日时一个朋友送的,还开了刃,平日里林枫用它砍一些坚硬的骨头,还是挺锋利的。

    握在手里比划了两下,找了找感觉,觉得差不多了,顺手拿上旁边的铁皮锅,盾牌类的武器还是必须的,防止被对方一招KO。

    从客厅里拿出强光手电,深呼了一口气。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