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迈出第一步

    更新时间:2016-04-23 00:22:56本章字数:2728字

    淡漠的看了一眼楼下还在耸动的丧尸群,林枫攥紧了拳头,能不能活下来,他也不清楚。

    不再理会窗外的一块块的纸盒,林枫转身回了厨房。

    林枫在末世以前很懒,东西极少会想起收敛,家里乱糟糟的一片,他自己也不知道厨房里面究竟堆放着什么东西。

    之前趁着没有事情做,林枫无聊的将厨房收拾了一遍,把里面所有的物资整齐的摆放了起来。

    虽然种类繁多但是现在没有几样林枫用得到的东西,大多是一些木质或者是玻璃材质的装饰品或者一些淘汰掉的废弃物。

    林枫双手抱着头使劲的挠着头皮,思量着拿什么作为武器来击杀门外的丧尸。林枫将苹果酱的瓶子小心翼翼的打开,从旁边拿出筷子,探了个头进去,凭借精准的力道将黏在瓶壁上的小块一点点的带了出来。

    零星的甜味唤醒了林枫的味蕾,唾液迅速的分泌了出来,林枫咽了口口水,伸出舌头轻点在筷子头上细细的品尝着,就像是专业的调酒师那样陶醉在其中。

    不知不觉随着最后一丝苹果酱的消失,林枫敏感的舌尖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甜味。

    遗憾地摇了摇头,从桶装水里小心的分出了一小纸杯量的水,倒在苹果酱的瓶子里使劲的用筷子搅拌着,然后咕咚一声喝了下去。

    冲洗了两遍以后,林枫恋恋不舍得将瓶子从三楼的窗口扔了出去,玻璃破碎的声响又引来一阵丧尸的骚动。

    这已经是第十天了,但是食物只剩下了半瓶酱油和半瓶醋,硬算的话,那充满着黑色杂质的香油底也算一个。

    如今的林枫已经是饥肠辘辘,但是楼下那成群结队的丧尸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按照惯例,林枫再次坐到了窗户前面的那个凳子上,一边发呆一边观察着下面的丧尸。

    家里虽然有水有电,但是已经断网了,电视上也在重复不断地播放着对丧尸的科普。

    手机已经欠费了,林枫现在除了那台电视机几乎与外界断了联系。

    “营业厅的那个小妹妹也变成丧尸了吧,自己银行卡里那一千多块钱也打了水漂,自己这单身二十年的手速除了打游戏好像没什么其他用,,,”

    林枫一手拖着下巴,倒坐在椅子上,漫无边际的瞎想着。

    习惯性的掏了掏口袋,却发现原本随时带在身上的红钻如今已经连烟盒子都找不见了。

    窗外的丧尸还在游荡,其中大部分都是住在这个小区的熟人,街面上满是垃圾,各种颜色的塑料袋随着风四处飘荡着,直到挂到高耸的电线杆或者凸出来的树枝上。

    从这里看过去,几乎每栋楼房的玻璃都被那场雨腐蚀了一大片,留下一个黑洞洞的痕迹。

    地面上坑坑洼洼,布满了死去人的白骨,被那些丧尸随意的踩在上面,不时地发出断裂的声音。

    撕裂的布条上面浸染了干涸的血液,暗红色的布条挂在树枝上随风飘荡着,树底下一群丧尸伸张双臂使劲的往上够着,不时地有人被外围的丧尸撞翻,然后被一双双大脚踩在下面。

    随着摔倒的丧尸越来越多,下面竟堆积起了一座一米多高的尸山,若不是中间那还在挣扎的胳膊和大腿,远远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土包一般。

    “,,,十三,十四,十五。”

    林枫百无聊赖的数着摔倒在地上的丧尸,打了个哈欠。

    这时对面那栋楼的四楼窗台处挂起了一个硕大的牌子,上面写着,

    “大家还好吗?”

    林枫看了一眼,从旁边抽出一个大纸板,上面写着,“我还好。”

    随后,小区内的楼层内间歇的亮起了牌子,示意自己还活着。

    自从两天前有人挂出牌子以后,这成了这个小区内默认的交流方式。

    丧尸有一定的听觉,若是直接喊话很有可能会把那些丧尸引过来,于是这种语言便流通了开来。

    毕竟,能看到有人还活着那就是一种希望。

    人是一种群居动物,长时间的不与人交流会让人发疯,轻则孤僻,重则抑郁。

    林枫就是这样,前些日子总感觉一种悲凉的情绪在心头郁结,想着自己也会变成丧尸在街道上游荡,想到食物即将吃完自己就要被活活饿死,这种悲凉就要转化为一种绝望。

    他想过自杀,尼泊尔军刀抵在了脖子上,只要轻轻地一划就能结束这场可怕的噩梦,但是来自手腕的颤抖让他不敢下手。

    是的!他怕死!他不敢自杀!

    “我没吃的了。”

    “我也没有了。”

    “解放军什么时候能过来?”

    “,,,,,”

    窗外的幸存者们不断地举起放下牌子,发泄着心中压抑的情绪。

    林枫静静的看着,思绪却不在这上面。

    不想被饿死就要出去找食物,出去就必然要和那些丧尸拼个你死我活。

    这些日子林枫已经见过不少人忍不住饥饿冲下了楼去,但是地面上那越积越厚的白色骨骼提醒着还在楼上的人们下去是有多么可怕,那些用不知疲倦的丧尸正在长大了嘴巴等着他们。

    林枫收捡了一下前些日子扔到地面上和烟灰缸里的烟头,将里面剩余的烟丝一点点的剥出来拿一张白纸卷了。

    深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划过口腔和喉咙,在肺部绕行一圈以后随着林枫的呼吸喷了出来。

    这种熟悉的烟草味让林枫心情平静了不少。

    良久,随着最后一丝烟头消失在林枫的食指和中指缝,林枫从旁边扯出一个牌子,飞快的往上写着,“我要出去找食物了。”

    随即就挂在了自家的窗台处,顿时引来了剩余幸存者的注意。

    一道道牌子飞快的被挂了出来,都在劝说林枫不要做傻事,等待救援才是最好的选择。

    林枫摇了摇头,他现在终于体会到那些冒死出去寻找食物的人的心情了。

    那是一种无奈的绝望,是一种不甘心的挣扎。

    与其被活活的饿死,还不如趁着现在还有些体力出去拼一把,万一成功了呢?

    虽然明知道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但是林枫还是想要试一试。

    他不是勇敢,而是心里的一种惧怕,他畏惧死亡,怕死的人不会在死亡面前束手待毙,他们往往会有着其他人不曾有的潜能,为了活下来,他们,会更加的大胆!

    林枫就是这样,没有食物,桶装水也即将喝完,继续等下去,或许是明天,也或许是后天,他就要和这个残破的世界说再见。

    虽然说是要去送死,但林枫并不想没头没脑的冲过去和丧尸近身搏斗。

    丧尸那坚硬的骨骼林枫是领教过的,就连锋利的防治尼泊尔军刀砍在上面都只能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想到这里林枫就有些感叹中国对于枪械的严打严防,这要是手里有一把大黑星,砰砰的几枪下去,那感觉多畅快!

    收回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林枫的目光无意思的在这堆物资一处尖锐的突起上飘过。

    林枫突然像是抓住了一道灵感,呆呆的站在原地,大脑疯狂的运转着。

    尖锐,尖锐,中枢神经,大脑......

    一道道信息疯狂的在林枫大脑中闪过,突然间林枫心头一亮!

    对呀,直接从眼睛刺穿大脑不就可以了么!

    林枫是不相信这些丧尸眼眶中的眼珠子也刀枪不入的。

    这个想法在心中产生后就不可抑制的蔓延起来,林枫瞬间找到了方向。

    说干就干,林枫将那改锥拿在手里,仔细的掂量了两下,材质比较轻盈,但是这个长度却是不够。

    仅仅二十厘米左右的改锥,可能还不等接近丧尸就被那恐怖的利爪和锋利的牙齿撕扯的粉碎。

    需要一个长度和强度刚刚好的载体,林枫心里想到。

    思前想后终于记起厕所里面还有这一截钢管,那是水管坏了以后,修理完留下来的,之前一直扔在里面没管。

    现在被林枫从一旁的角落里发掘出来,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红褐色的铁锈,甚至还有些翠绿色的苔藓。

    虽然样子极为不美观,但是林枫还是如获至宝一般的将它小心的清理了一遍,拿砂纸细细的打磨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