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一夫当关

    更新时间:2016-04-23 00:24:26本章字数:2597字

    窗外的丧尸还在游荡着,散乱的步伐踩在皑皑白骨上,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

    林枫将窗帘拉开,耀眼的阳光随之穿透了落地窗那所剩无几的玻璃片,瞬间驱逐了房间内的阴沉和昏暗。

    站在窗前,林枫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暖暖的感觉真好。

    吐了一口气,林枫摘下口罩,室内的空气经过一段时间的通风已经变得可以忍受,这十多天的臭味已经让林枫逐渐适应,似乎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臭的。

    略微恢复了一下体力,林枫开始收拾邻居家里能用的物资。

    在别人家里找东西总会让人不自在,前半辈子没有做过贼,没想到末日后竟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入室行窃!

    强忍着心里的那份别扭,林枫动作麻利的将冰箱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往袋子里装。

    虽然明知道外面没人,但是下意识的总会嘀咕着朝外面看上两眼。

    “哐啷,,,咚!”

    一声巨响从门口传了过来,顿时把正在吃东西的林枫吓了一大跳,手里的一大块猪肉差点飞出去。

    转过头朝着门外一瞥,但是什么也没看见。

    林枫屏住呼吸,将手里的猪肉放下,悄悄地拿起铁枪蹑手蹑脚的朝门口摸了过去。

    走近了一看,顿时把林枫吓得腿一哆嗦,就想扔下铁枪扭头就跑。

    整整三只丧尸!

    一只来自楼上,此刻刚刚从楼梯上面摔下来,正挣扎着往起爬着。

    林枫住的楼房是十几年前的筒子楼,两家对门开的门框之间是一处面积将近两平方米的平台,前后是两层台阶,一个通向四楼,另一个则是通向二楼。

    现在就在三楼和二楼的楼梯上,另外两只丧尸正爬在上面努力地攀爬着,有一只已经接近了三楼的平台,再有大约二十厘米便可以跟他的队友回合。

    另一只也不甘示弱,干枯的利爪撕扯着超前的那只丧尸的裤腿,原本还挂在大腿上的布片如今已经被撕扯的粉碎,几根指甲深深地扣进了前面丧尸的小腿肚上。

    随着前面丧尸的拖动,身体也跟着往上一点点的蹭着。

    我把敌人全包围了!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林枫的脑子里划过一副悲壮的场面,一位英勇的人民解放军站在敌人的包围圈内,朝着远方几千米开外的友军大声的喊道!

    “绝对是被刚才的声响吸引过来的!”

    想到这里林枫就有些欲哭无泪,这是要让他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节奏呀!

    一只丧尸都差点要了他的老命,如今敌方单位来势汹汹,三路人马齐头并进,最后在门口给他来了个合围。

    就在林枫愣神之际,摔倒的丧尸已经站了起来,挥舞着双爪就朝着林枫扑了过去。

    巨大的力量踩在地板砖上发出咚咚的撞击声,带动着林枫脚下的地面也跟着颤抖着,显然,这只丧尸比前一阵子扔下楼的那个丧尸更为可怕!

    一只流淌着浓郁尸水的巨大右爪携带着破开空气的呼啸声朝着林枫的面部狠狠的抡了过来。

    林枫急忙一个仰面,险险的避开,爪子带动的气流极速的从他头顶掠过,略微的刺痛感让他头皮发麻!

    快!太快了!

    这只丧尸的出拳速度远远超过了之前的那只,倘若之前林枫可以从容的避开,那么现在这只则需要他小心应对,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被这巨爪开了瓢。

    “砰!”的一声巨响,

    旁边的墙壁上瞬间被砸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林枫只感觉整个空间都在震颤着,脚下一个不稳顺着惯性重重的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耳朵里面嗡嗡的响着,整个大脑就像是被棍子狠狠地搅动的一番,胀痛!

    崩裂的石灰和水泥颗粒纷纷扬扬的落到了林枫的头上,领口里,紧闭的眼睫毛上也布满了细密的石灰粉。

    “扑!”的一声,

    林枫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滚,毫厘之差的躲过了即将印在脑门上的巨爪。

    手上的铁枪也不知道被甩到了哪里,林枫被打懵了,眼睛进了石灰睁不开,一时间只知道不断的在地上翻滚着。

    “扑扑扑!”的几声脆响。

    房间内被碎裂的钢筋混凝土崩裂的尘土飞扬,地面上被丧尸砸出一个个的大洞,露出里面的方砖和钢筋。

    溅射的小石子飞散的落在房间内,一些玻璃制品哗啦啦的碎了一地。

    丧尸似乎被林枫的滑溜激怒了,一张丑陋的大嘴往外喷着恶心的粘液,从地上站了起来,抬起大脚就朝着林枫踩了过去。

    林枫拼命的滚动着身体,直到撞上了一侧的墙壁,从地面上站起来,一阵头晕目眩,双手已经被满地的玻璃碎片扎破,满手是血。

    也顾不上手上传来的疼痛,林枫急忙抹了一把眼眶,这才略微睁开了眼睛。

    满屋子的破洞,尘土飞扬,模糊的视野只能让林枫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朝着他走来。

    腥甜的血腥味刺激着丧尸的鼻子,让他不断的摧毁着面前阻挡他的一切,茶几,沙发,纷纷被他撕扯的粉碎。

    林枫嘴里喘着粗气,浑身发凉,眼睛四处张望着,想找到一个出口可以逃出生天。

    高大的丧尸正在不断的向他靠近着,他的身后就是三楼的窗户,跳下去就算摔不死也会被那些守在下面的丧尸群起而攻之,最终依旧是一个分尸的下场。

    心里暗自埋怨着自己的不小心,也因为丧尸的逐渐靠近越来越着急。

    想用之前的策略将这只丧尸扔下楼去那是不现实的,林枫推测这只丧尸的底盘要稳得多,自己扑下去可能不是把丧尸扑到,而是过去给人家送菜。

    手里的铁枪已经不知所踪,极低的视野下,林枫想要找到那根直径不超过五厘米的圆柱形物品那简直是大海里捞针,铁锅盾牌也没有拿在手里,被他扔在了靠近卧室的厨房内。

    现在林枫唯一的活动空间被限制在了客厅和落地窗之间的地板上,只有大概十几平米的范围,而且还在不断的压缩着。

    “跟他拼了!”

    林枫咬咬牙,抽出腰间挂着的那把仿制尼泊尔军刀,凶狠的看着扑过来的丧尸,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嗷!”

    就像被困入绝境的孤狼一般,林枫嘴里大声地咆哮着,朝着丧尸发起了冲锋。

    “妈的!一辈子没有硬气过,老子今天得让你知道我也是个爷们!”

    林枫心里不断的咒骂着这该死的末日,高举着尼泊尔军刀冲了上去,既然要死,那就死得轰轰烈烈一点,至少要拉着面前这个罪魁祸首一起毁灭。

    “嘭,,,,”

    林枫闪身躲过丧尸的迎头一击,挥舞着尼泊尔就想砍柴一般朝着丧尸的脖颈处砸了下去。

    果不其然,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通过刀身传到林枫的手上,尼泊尔被震得高高扬起,差点飞出林枫的手掌,细密的伤口被撑开更大的裂隙,向外喷洒着鲜红的血液。

    刀柄处已经被鲜血染红,混合着不断飞落的尘土凝结在一起,形成黑褐色的结斑,脸上也已经被抹上去的血液涂的凌乱不堪,形成一层薄薄的血痂。

    此刻的林枫就像是一个刚从地狱的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战神。

    “去死吧!”

    林枫已经杀红了眼,只知道悍不畏死的朝着丧尸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哐!”

    随着再一次的被丧尸弹开,林枫终于再也握不住手里的刀,被弹飞了出去,扎在一旁的木板上,刀柄还在微微颤抖着,上面的血迹顺着弧线滴落在木板上,猩红刺目。

    此刻的林枫已经是强弩之末,身上也已经被丧尸锋利的利爪剐蹭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正在向外汩汩的流淌着鲜血。

    看着面前一夫当关的丧尸死死地堵在狭小的空间内,林枫绝望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