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神秘女子

    更新时间:2016-04-23 00:24:59本章字数:2635字

    “自己还是没有将这只丧尸一起拖进地狱。”

    林枫心中满是苦涩,麻木的身体已经让他放弃了抵抗,太累了。

    “也不知道杨宇那个傻大个怎么样了。”

    “还没谈过恋爱呢。”

    “自己的爸妈又是谁呢?”

    “自己会变成丧尸吗?”

    “会被吃掉吧。”

    “......”

    无数个念头飞快的在林枫心头划过,他想到过自己会在某一天被丧尸咬下脑袋,被无数双丑陋的大手撕开吃掉,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快到他刚刚醒悟便要离开这个世界。

    难道自己只适合浑浑噩噩的,像个窝囊废一样活在这个世上么?

    林枫摇了摇头,他想不明白,也没有时间去让他想明白了。

    因为他就要死了。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拳风挤压着他面部的肌肉,林枫挣扎着挪动了一下身体,或许这样子死的舒服点吧。

    “这就放弃了吗?你就是这样接受自己的失败吗?”

    一道清冷的女声打断了林枫临死前的胡思乱想,空谷幽兰的声音在这个满是丧尸的国度显得格外的突兀。

    林枫睁开眼睛,那只让他感到绝望的丧尸此刻几乎要面对面的贴在他的脸上,巨大的拳头已经挨着他的鼻尖,锋利的爪子泛着幽森的寒意。

    艰难的撇开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精致的玉足,纯布料做成的绣花鞋里面是包裹着小脚的缎袜,再往上是一身浅绿色的裙缎,腰间拿一条明黄色的束腰绑了。

    此刻站在林枫不远处,纷飞的尘土带给她的竟然是一股仙气,仿佛从古画中走出来的丽人。

    林枫咽着吐沫一路往上看去,凹凸有致的身材被这身装扮勾勒的完美无瑕,一头乌黑的秀发垂在腰间,只可惜脸上被一条面纱挡了,看不清脸。

    不过从露出来的光洁的额头下面那一弯远山似的黛眉来看,长相不会比身材差劲。

    女子似乎对林枫这火辣辣的目光并不在意,只是微微颦着眉,想走上前来却又止住了身形。

    手掌略为翻动,变戏法似的从手中多出来一方大印,轻轻地放在脚下的地面上。

    “我不会救你第二次,这方大印你收好了。”

    目送着这名女子从窗口忽的消失不见,林枫有些莫名其妙。

    “这名女子是谁?”

    “她是飞进来的吗?”

    “这方大印又是什么?”

    此刻林枫的心里充满着疑惑,末日的来临刷新了他的世界观,而现在这名女子的出现再次让他对自己所处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人类可以强大到那种程度么?

    林枫强撑着身体从丧尸的拳头下面爬了出来,看着面前这具一动不动的丧尸,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给救了。”

    摇了摇头,暂时撇下心头的疑惑,林枫从旁边的地面上拿起刚才女子留下的那方大印。

    刚刚拿起这方大印,林枫就感觉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就像是这东西本来就是自己的一样。

    “真是奇了怪了。”

    林枫嘴里嘟囔着,仔细的观察着这个女子口中对他很重要的大印。

    大印的上方是一只凤凰的雕像,鸿头、麟臀、蛇颈、鱼尾、龙纹、龟躯、燕子的下巴、鸡嘴。

    全身上下是五彩羽毛,头上的花纹是“德”字的形状,翅膀上的花纹是“羲”字的形状,背部的花纹是 “礼”字的形状,胸部的花纹是“仁”字的形状,腹部的花纹是“信”字的形状。

    印台部分则是雕刻着蛮荒时期的巨画,里面的凤凰遨游在九天之上,后面追随着遮天蔽日的飞禽,下方的人类虔诚的跪拜着,一副天下祥和的太平盛世。

    摆弄了半天,林枫也没有搞明白这方大印的用途,除了拿在手里很暖和以外。

    “莫非是传说中的暖玉做成的古董?”

    林枫将大印高高的举起,对着太阳看了过去,柔和的阳光似乎为它增添了一份神秘的光泽,表面上古朴的花纹微微散发着橙红色的荧光,看上去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

    “这东西现在也不值钱呀,暖手宝?”

    林枫嘴里小声的嘀咕着,虽然这方大印做工很细致,材质也极为上乘,但是在这该死的末日还不如一块大白馒头来的实在,实在想不明白那女子留下这东西干啥。

    不过那女子怎么说也是救了林枫一命,对于这份恩情林枫是记在心里的,所以虽然不清楚缘由,他还是小心的将它收了起来。

    由于刚才的剧烈搏斗或者说垂死挣扎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瘫坐在地上的林枫压根就不想动弹一下。

    将那方大印放在头边,也不管地面上是否沾满了灰尘和恶心的尸水,直接大大咧咧的躺了下去。

    实际上林枫也确实好多天没洗澡了,自来水管里面的水他只敢拿来洗衣服,此刻出了大量的汗以后,麻制的衣服面料紧贴在身上,粘糊糊的很是难受。

    尤其是后背和头皮,刺痒的厉害,汗液里面的盐分浸润在伤口上,火辣辣的刺痛。

    等等!伤口!

    悠闲地躺在地上的林枫忽的一下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胸前,大腿上面被丧尸的爪子划过后留下的伤口,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这些天电视里面不断的播放着对丧尸的科普,被抓伤或者咬伤的人有着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可能性会被感染成丧尸,剩余的一部分则是留下的未知。

    想到自己就要变成跟楼下那些一样的丧尸,麻木的挥舞着手臂去撕扯那些鲜活的人类,林枫的心里就恐慌起来。

    急忙撕扯掉上衣,露出一排不是很健壮的胸肌,此刻在上面有着四五道深刻见骨的伤口,里面的白肉往外翻着,一些地方还在流淌着鲜血。

    林枫咬咬牙,拿手按了上去,预想中的剧烈疼痛并没有出现,这些被抓伤的痕迹完全没有了直觉。

    冷着脸脱掉还算完好的裤子,上面两道巨大的创伤看得林枫触目惊心,在右腿的膝盖往上五厘米处,一道长约七八厘米的伤口冲击着林枫的视线,甚至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大腿骨。

    “呼~”

    林枫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情况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乐观,即使没有被感染,这几道伤口也会因为不能得到有效的处理而溃烂,最终全身化为一滩烂肉。

    自嘲的笑了笑,本以为就要多活几天,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奢望。

    上天给了你希望,又带给你绝望。

    “这该死的末日!”

    林枫情不自禁的又咒骂了两句,拖着残破的身子站了起来,朝着厨房走去,那里有他装东西的袋子。

    末世里面是没有医院的,这栋楼里面也没有医生,家里只有一些治疗普通的感冒发烧的传统药。

    好在林枫找到了五瓶白酒,两瓶已经倒在那两具骨架上烧成了骨灰,另外几瓶则是被他收了起来,现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酒精是可以消毒的,虽然杀不死丧尸体内的病毒,但是却可以预防伤口感染。

    虽然明知道极有可能会死,但此刻的林枫有着无比强烈的求生欲望。

    我要活下去!

    这是林枫现在唯一的想法,他不想死,他还没来得及证明自己不是孬种,他还想再见那名头戴面纱的女子一眼,他想看看面纱之下的她能美成什么样子。

    机械的将瓶中的白酒淋在胸前,大腿,面无表情的清洗着伤口侧壁上面粘连的石灰水泥颗粒。

    冰凉的液体滑过掌心,缓缓地带出淤积在里面的泥沙,最终在暗黄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随着两瓶酒倒完,林枫从旁边扯过一把从邻居家找到的水果刀,沿着伤口的外围一下一下戳着,直到感觉到疼痛便在那里划下一道浅红色的痕迹。

    最终,林枫看着标出来的一大片一大片区域,明晃晃的刀身映着他那阴沉而又纠结的表情。

    自己是切,还是不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