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切还是不切?

    更新时间:2016-04-23 00:26:42本章字数:2567字

    “不切了,碰运气!”

    林枫心一横,从旁边扯过一些布条,乱七八糟的将伤口包扎了起来,作为末世以前的宅男,包扎伤口这种技术活在他们眼里那完全是医院里面的护士MM才会的本事。

    所幸的是被感染的伤口已经没有了知觉,即使是被林枫这么惨无人道的虐待也没有任何疼痛产生。

    原本是想着一刀切下去了事,但是标完以后他就犹豫了。

    那一大片一大片的,如果真的切下去,估计他要瞬间暴瘦三十斤,而且最危险的是胸前的那几块肉,这要是给切没了内脏咋办?拿出来晾凉不成?

    权衡了一下以后林枫果断放弃了切下去的想法,那是完全的作死。

    趁着现在还能动,林枫将之前打包好的食物一股脑拖回了家里,将大衣柜顶在了门口。

    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钟,林枫半仰在床上,旁边放着一大堆食物,貌似之前在邻居家搜刮到的能吃的东西现在全被他摆在了床头。

    顾不上疼痛,左手拿着乐事薯片往嘴里送着,右手拧开一瓶冰红茶,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着,喝完以后把空瓶子随手往床底下一扔,从旁边的袋子里又扯出一瓶美年达。

    将近十天没吃饱过的林枫此刻敞开了肚皮,这种能大口吃东西的行为让他有种快意人生的愉悦感。

    吃饱喝足以后,林枫拆开了一条白石,贪婪的从里面掏出一根白色的香烟,放在鼻子下仔细的嗅着。

    “多少天没抽过烟了!”

    闻着熟悉的烟草味,林枫不禁感慨道。

    虽然这白石的烟便宜,抽起来呛鼻,但是对于一个十多天的没闻过烟味的老烟民来讲,这种味道会让他有种平静内心的强大功效。

    美美的点上一支烟,白色的烟雾缓缓地升腾在空中,林枫眯起了眼睛。

    爽快!

    压抑了十多天的林枫头一次感觉到在末日也能有这么轻松加愉快。

    随着烟盒里面最后一只香烟化为烟头被林枫潇洒的弹飞,房间里逐渐地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时间缓缓地推移,太阳也熬不住困意,沉沉的消失在了城市的尽头,在一瞬间的黑暗过后,一轮皎洁的明月悄然升起,重新给这片满目苍遗的大地铺上一层洁白的清辉。

    躺在床上的林枫突然身体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面色有些张红,双腿紧紧的闭合,脚背紧绷在一起,嘴里含糊不清的呓语着,继而又牙关紧咬,一副面目狰狞的表情。

    “我去,要尿床了!”

    一阵强烈的尿意惊醒了睡梦中的林枫,一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夹紧着双腿,迈着传说中的小碎步急匆匆的朝厕所奔了过去。

    随着一阵“嘘嘘~”的声音划过这片宁静的夜空,两分钟后,林枫神清气爽的提着裤子走了出来。

    “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瓶饮料了。”

    林枫摇了摇头,看着月光下那五六个空饮料瓶,不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些脸红。

    伸了个懒腰,习惯性地将脚底下的空瓶子飞起一脚踢出了窗外。

    “当,当,当,当当。”

    饮料瓶子砸在水泥地面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格外的醒目。

    林枫愣了愣,以前他都是在夜里如同死猪一般睡到第二天太阳晒屁股才起床,起夜今天是第一次,令他没想到的是小城的夜晚居然会如此安静,安静的可怕。

    白天那些聚集在楼下的丧尸都去哪里了?他们也会睡觉?林枫感觉很荒谬。

    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林枫赤着脚走到窗前,探头朝下望去。

    但是眼前的一幕让林枫登时就没了睡意,脑门上霎时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林枫保证这辈子没有见到过比这更加诡异的事情。

    收回身子的林枫靠着墙缓缓的滑落下来,眼中的瞳孔放得很大,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

    回想起刚才看到的场面,林枫只感觉毛骨悚然,头皮都炸了起来,嘴里干涩,他想大声喊叫发泄内心的恐惧,但是嗓子里就像冒着烟,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哆嗦着发不出一点声音。

    苍白的月光照在窗前的阳台上,林枫触电一般的将腿往回收了收,全身躲在了旁边的阴影中。

    如水的月光带给林枫的不是神圣而是一种森寒刺骨。

    楼下原本散乱的丧尸此刻显得整体规划,没有了漫无目的的游荡和毫无规律的撕咬,全部都安静的站在街道上,就像有人指挥一般高举着双手,仰面朝天。

    月光洒在他们的脸上,面部僵死的肌肉竟然在有规律的颤动着,坏死的眼眶中似乎闪动着和月华一样的苍白的神采,林枫甚至能感觉到一种贪婪的情绪在整个天地间飘荡。

    不知为什么,林枫想到了一群虔诚的信徒正在庄重的接受着来自真主的洗礼。

    昏暗的路灯下映出丧尸狭长的影子,修长的指甲闪动着点点寒芒,原本暴戾的丧尸此刻温顺的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诡异的气氛缓缓的弥散了开来。

    林枫的脑子里不断的想象着这些丧尸的前牙正在缓缓地变得突出,前臂直直的平举,双腿并拢着朝前跳跃着前进。

    “专家不是说这是丧尸么?这分明是正在进化的僵尸!”

    林枫咒骂着那些武断的下结论的专家,这不是坑爹么!

    虽然只是大专毕业,但是英叔的电影没少看呀,这种青面獠牙,还能吸食月光的不是僵尸还能是什么!

    “僵尸可是会上楼的呀。”

    林枫躺回床上,呆呆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心里百感交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

    本以为自己已经逐渐适应了末世的生活,但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好好的丧尸竟然在逐渐的朝着僵尸的方向转化。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还会产生多少光怪陆离的事情,总之不会少。

    他想过这些丧尸会进化,人类也会进化,最终上演一部现实版的生化危机,他甚至想过这些丧尸会产生智慧,就像小说里面那样率领亿万大军攻城略地,与人类决一死战。

    但是,眼下这种朝着僵尸进化的方向却是远远超过了他的脑洞范围。

    难道是入乡随俗?

    在中国漫长悠久的历史当中,僵尸这个字眼从三皇五帝时期的旱魃,一直到如今人们津津乐道的英叔,几乎从未间断过。

    它给人们带来的恐惧要远远超过国外的丧尸,在古代的认知中,那是一种除了道士,几乎无人能敌的东西。

    一直到现如今的火器文明,如果你没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枪法,面对那些僵尸也只有送菜的份,除了那脆弱的眼眶,整个身体都是刀枪不入,除非你有大号的猎鹿弹,可以直接打爆他的头颅。

    林枫叹了口气,如果说之前还在纠结是继续等待救援还是出去闯荡,那么现如今却是没了选择。

    如果不逃出这栋看似安全实则危险至极的筒子楼,那么等那些东西一窝蜂涌进来,即使你力能抗鼎,也只能是学那西楚霸王自刎于窗边上。

    楼下的那些丧尸还在不知疲累的高举着双臂,直到晦暗的云层遮住悬于中天的月亮,他们才会暂时放下手臂,直到月光重新出现。

    一抬一放,带动着干瘪的胸膛跟着一起一伏,缓慢的节奏就像是垂死的病人躺在病床上做着最后的挣扎。

    林枫不知道这究竟应该称之为丧尸还是僵尸,或许一天,或许两天,或许更长的时间,这些机械的摔倒在楼梯上的丧尸就将拥有极佳的跳跃能力。

    直到那时候,他们这些幸存者的末日才是真正的到来。

    “该走了。”

    林枫看着那轮圆月,终于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