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敌军太狡猾

    更新时间:2016-04-23 00:28:28本章字数:2577字

    一支烟抽完,林枫也没心情去洗澡,穿上鞋子下了床。

    “你们注意到丧尸开始进化了吗?”

    林枫在一块大纸板上写道,继而挂了出去。

    短暂的沉默了一阵以后,一块块的纸板被飞速的挂了出来。

    “好像是要变僵尸的节奏!”

    “什么进化?”

    “你是之前找食物的那个?”

    “......”

    幸存者们情绪都显得很激动,有人记忆力很好认得林枫这块窗户正是昨天说要去找吃的那个人,一时间话题被林枫挑了起来,沸沸扬扬的又开始了一番讨论。

    林枫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有人在固执的等待救援,这让他很不能理解,叹了口气不再理会那些人之间的争论,将眼光投向了楼下的丧尸。

    如果有可能,林枫也情愿留在家里,外面充满着太多的危险,无数的丧尸,不可预测的未来,这些东西都会一不小心要了他的命。

    但事实是,丧尸即将上楼了!

    林枫审视着下面的丧尸,只觉得今天那些丧尸有些诡异,还是一样的流淌着尸水,还是一样的漫无目的的游荡,偶尔会为了一根沾血的布条撕咬在一起,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对劲!林枫皱着眉,脑子快速的转动着,突然间脸色一变。

    急匆匆的回屋拿出了一个双孔的望远镜,朝远处望了过去。

    入眼范围内让他手脚一片冰凉,小区门口不大的范围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丧尸,铁栅栏已经被咬得粉碎,有的丧尸被挤倒,几十张大脚毫不留情的踩了上去,即使是丧尸的躯壳也被淹没在这片海洋里。

    由于视线被遮挡,林枫看不到远处街道上的情境,不过他推测外面估计也是一样,无数的丧尸正在朝着幸存者的位置济宁合围。

    “怎么办?”

    林枫咬咬牙,他没想到丧尸的动作这么快。

    “打死这些丧尸?”

    “浑身裹严实冲出去?”

    “还是开车冲出去?”

    楼下还停靠着他那辆永久牌奔驰·猛蹬,优良的性能让林枫起了好多年依然还是那流畅,但随即就被林枫否决了这个想法,猛蹬虽然速度比跑着快一点,但是那密密麻麻的丧尸肯定会犹如蝗虫过境一般,车上的你就是那片嫩芽。

    林枫已经见过不少人想要凭借速度或者体积的优势杀出重围,但最终都死在了丧尸恐怖的数量之中。

    不是我军无能,而是敌军太狡猾!

    “咣当!”一声,正在胡思乱想的林枫急忙顺着声音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一块巨大的塑料板砸在一层层的楼面上,顺着风力栽倒在地面上,带起一阵飘飞的粉尘,瞬间引来了数名丧尸的注意力,缓缓的朝着那块塑料板走了过去。

    林枫长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丧尸开始爬楼了呢。

    注意到丧尸开始围楼的不只是林枫一个人,刚才失手将写字用的塑料板扔在楼下的那名幸存者就已经开始发慌,从来没有与丧尸近距离接触过的他差点背过气去。

    可笑的是还有人在高举着牌子让大家不要惊慌,说什么丧尸是不会上楼的,让大家保持冷静,耐心等待救援。

    这一幕让林枫感觉很讽刺,什么都不懂就知道瞎指挥,还偏偏煽动能力极有一手。

    林枫不想跟他们多费口舌,心里有判断的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逃走了,对于这些迂腐坚持的人劝是劝不走的,在这个末世,他没有义务去为别人的生命负责,自己种下的因就得自己承担后果。

    那些人为什么不走林枫心里也大致明白,无非就是等国家的救援到达,他们便会有组织领导之功,邀功媚上,求个一官半职,下半辈子便脱离了穷人这个行列。

    可惜的是他们被假想中的荣华富贵冲昏了大脑,以至于忽略了他们要面临的是什么处境,仅靠着那点微薄的侥幸心理支撑着他们颤抖的身体站在这个即将被丧尸包围的领地。

    林枫也已经大致想明白了,这次病毒的爆发是突然性的,即使国家启动了紧急预案,但是短时间内那些军队,高层内部也会因为这次危机而动荡。

    军队面临重组,高层面临换位,做不到上行下效,距离形成真正的战斗力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而且不管是农村包围城市,还是中心城市暴动形式的清缴,安云市这种二线城市都是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

    林枫从卧室的一侧拎出一个旅行包,哗啦一下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原本是打算救援来临时带走的全部家当,如今正好省去了一部分的整理时间。

    首先是食物,鬼知道会被困在哪里,外面是不是还能找到食物,其次是饮用水,帐篷,绳子,手电筒和必备的武器。

    半个小时后,林枫收拾完了所需的物品。

    那方大印被他那绸缎包裹起来小心的放在了旅行包内。

    还有多半盒巧克力,十数块水果糖,七小袋青少年营养奶粉,大约三四斤的猪肉,一小块猪肝,一袋食盐,为了方便携带,林枫选择的都是一些高能量的食品。

    一根长约三米,直径大约两厘米的麻绳被林枫小心的缠成一股放在旅行包里,强光手电和剩余的最后三节南孚电池被林枫放到了侧包,两瓶白酒,一些绷带,布条以及一顶帐篷和睡袋都被林枫扔了进去,一个军用水壶挂在旅行包的一侧,最后,林枫想了想,将几盒烟也放了进去。

    这些东西都是从邻居家和四楼找到的,二楼林枫没去,他不确定一楼的丧尸会不会在问道他的气味以后一窝蜂的涌进来。

    穿上衣服,深蓝色的工作服贴在林枫身上显得有些小巧,这是以前在工厂时发的工作服,极为的耐磨。

    检查了一下武器,仿制尼泊尔军刀一把,改造铁枪一柄,还有一把手斧,此外还有一个双把的平底锅。

    时间有些紧迫,林枫只来得及找到这些。

    又检查了一下右腿上的绷带,不放心的又缠了一遭,紧紧地拿腰带扣死在上面。

    长舒了一口气,将旅行包在身上扎紧,尼泊尔军刀就别在腰间,铁枪背在了身后,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拿着手斧,踏出了房门。

    留恋的看了一眼不到八十平米的小屋,心中满是不舍,毕竟这是他辛苦工作贷款买的房子,也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意义上的家。

    这里有他四年的回忆,虽然破败,贫穷,脏,乱,但是也见证着他这四年跌宕起伏的经历,从乐观,向上,到后来的颓废,放纵。

    有着他第一次乔迁新居后与杨大傻子开怀痛饮后的放声大笑,也有着他被人陷害,被TXC公司扫地出门,最终在监狱里面度过一年半后,回到家里面的昏天黑地。

    随着这场猝不及防的末世,之前的种种仿佛已经离他远去,随着最后一只脚踏出房门,这一切,就像是一卷倒放的录影带,又重新回到了从前。

    那四年的一幕幕飞快的在心头划过,最终定格在那一道将他从睡梦中唤醒的亮丽闪电。

    逃生的路线林枫已经想好,一楼的单元口已经不能走了,那里密密麻麻的全是丧尸,楼梯与楼房主体之间狭小的空间内挤着数十只丧尸。

    林枫打的主意是从邻居家卧室的侧窗,通过一根绳子滑下去。

    那里的地形林枫已经观察过了,只要能顺利地滑到地面,再往前四五米的距离就是小区的院墙。

    落地的位置正好是第三栋楼的侧面楼体,所以不管是前门的丧尸还是三栋楼后面的第五栋楼前门的丧尸,都距离这里有着不短的距离,这个时间如果抓紧一点足够林枫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