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第一章 论陆九渊

    更新时间:2016-12-02 11:30:54本章字数:2457字

    第一卷 我不注六经,六经注我

    第一篇 何谓六经注我?

    “六经注我”最早出于宋朝的陆九渊《语录》:“或问先生:何不著书?对曰:六经注我!我注六经!”

    什么是“六经注我,我注六经”呢?

    “六经”是泛指所有历史上出现的各种经典著作。

    所谓“六经注我”就是用各种经典著作中的论断来解释和证明自己的观点,为自己的论断和观点服务;通过自己明白了的那些客观的道理,自己有了意,把前人的意作为参考,这就是“六经注我”。

    不明白那些客观的道理,甚而至于没有得古人所有的意,而只在语言文字上推敲,那就是“我注六经”。

    只有达到“六经注我”的程度,我们才能够真正地“我注六经”。

    为了更好理解“六经注我”,我们有必要先了解这句话的开山者陆九渊。

    第一章 论陆九渊

    陆九渊是宋明理学家,一直以孔孟传人自居。一般来说宋明理学家们对汉代以来的诸家注释都保留自己的看法,形成了宋学与汉学两派。

    汉学以训诂考证,字句解释为主;宋学以阐发义理为主,也就是性命之学。

    陆九渊的“六经注我”,就是自己继承孔孟之道的方法。

    “我注六经”,就是借六经阐发自己的思想。

    所以就有,每个人对于六经的解释都不同,只不过是自己个人的见解,至于六经的原意已在不可知之数了。因此,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邵雍以及朱熹等,他们对六经的注释都是在阐发自己的思想。

    陆九渊(1139-1193)号象山,字子静,书斋名“存”,世人称存斋先生,因其曾在贵溪龙虎山建茅舍聚徒讲学,因其山形如象,自号象山翁,世称象山先生、陆象山。汉族,江西省金溪陆坊青田村人。在“金溪三陆”中最负盛名,是著名的理学家和教育家,与当时著名的理学家朱熹齐名,史称“朱陆”。

    按照中国现在文化界的评价:陆九渊是宋明两代主观唯心主义----“心学”的开山祖。明代王阳明发展其学说,成为中国哲学史上著名的“陆王学派”,对近代中国理学产生深远影响。被后人称为“陆子”。

    陆九渊一生的辉煌在于创立学派,从事传道授业活动,受到他教育的学生多达数千人。陆九渊官位不算显要,学术上也无师承,但他融合孟子“万物皆备于我”和“良知”、“良能”的观点以及佛教禅宗“心生”、“心灭”等论点,提出“心即理”的哲学命题,形成一个新的学派——“心学”。

    陆九渊断言天理、人理、物理只在吾心中,心是唯一实在:“宇宙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认为心即理是永恒不变的:“千万世之前,有圣人出焉,同此心同此理也;千万世之后,有圣人出焉,同此心同此理也。”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往古来今,概莫能外。

    这就把心和理、心和封建伦理纲常等同起来。由此证明所谓“天理”即封建等级秩序、封建道德教条,都是人心所固有,是恒久不变的。

    他认为治学的方法,主要是“发明本心”,不必多读书外求,“学苟知本,六经皆我注脚”。 

    陆九渊自幼好学,他的好学不在于博览,而表现在善于思考上。

    三、四岁时,他曾向父亲发问,“天地何所穷际”,父笑而不答,他竟为这个问题费尽思索而至废寝忘食。后来他读书孜孜不倦,又常在书中发现问题。

    例如读《论语•学而》,就对《有子》三章表示怀疑;读二程书,就发现伊川所说的话与孔子、孟子不相类似,甚或有矛盾处。

    陆九渊十三岁时,有一天对自己少儿时思考的问题忽有所悟。这天,他读古书到宇宙二字,见解者说:“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于是忽然省悟道:原来“无穷”便是如此啊。

    人与天地万物都在无穷之中。他提笔写下:“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年谱》,《陆九渊集》卷三十六)《陆九渊年谱》中说他“因宇宙字义,笃志圣学”,就是说他从宇宙二字,悟得人生之道。

    陆九渊立志要做儒家的圣人,而他以为,做圣人的道理不用别寻他索,其实就在自己心中。

    他说:“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上至千百世之下,有圣人出焉,此心此理,亦莫不同也。”(《年谱》,《陆九渊集》卷三十六)对宇宙无穷与对圣人之心广大的顿悟使陆九渊进入了一种新的人生境界,正象他后来在《语录》中说的:人须是闲时大纲思量:宇宙之间,如此广阔,吾身立于其中,须大做一个人。……天之所以命我者,不殊乎天,须是放教规模广大。(《陆九渊集》卷三十五) 

    陆九渊的思想理念:

    陆九渊与朱熹同时﹐两人都是理学家﹐但朱熹属于客观唯心主义﹐而陆九渊属于主观唯心主义。

    陆学直接于孟子的“万物皆备于我”的“心学”﹐认为“人心至灵﹐此理至明﹔人皆具有心﹐心皆具是理”﹔“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宇宙内事是己分内事﹐己分内事是宇宙内事”。

    他认为人们的心和理都是天赋的﹐永恒不变的﹐仁义礼智信等封建道德也是人的天性所固有的﹐不是外铄的。学的目的就在于穷此理﹐尽此心。

    人难免受物欲的蒙蔽﹐受了蒙蔽﹐心就不灵﹐理就不明﹐必须通过师友讲学﹐切磋琢磨﹐鞭策自己﹐以恢复心的本然。修养功夫在于求诸内﹐存心养心。具体方法是切己体察﹐求其放心﹐明义利之辨。自称这种方法为“简易功夫”﹐是“立乎其大者”﹐是“知本”﹐是“明本心”。至于读书﹐则最重视《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要求联系日用事物讽咏自得﹐反对习注疏章句之学﹐场屋之文﹐以谋求利禄。

    他和朱熹常相辩难:

    他们二人有两次会讲颇具影响﹐第一次是在淳熙二年(1175)“鹅湖之会”(鹅湖书院旧地﹐在今江西铅山县)﹐朱主张先博览而后归之于约﹐以陆的教法太简易﹐陆主张先发明人的本心而后使之博览﹐以朱的教法为支离。

    第二次是在淳熙八年(1181)﹐朱熹请陆九渊登白鹿洞书院讲堂﹐讲“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朱熹则认为切中学者隐微深固之疾﹐当共守勿忘。朱熹晚年曾劝学者兼取两家之长﹐并对陆九渊表示敬意。

    有人曾劝陆九渊著书﹐他说:“六经注我﹐我注六经”﹐又说“学苟知本﹐六经皆我注脚”。

    陆学为明代王守仁(阳明)所发展﹐世称“陆王学派”﹐著有《象山全集》行世。

    陆九渊心学是在与朱熹理学的争辩中形成自身特色的。而朱陆之争显示了陆九渊思想与朱熹理学的同异和分歧,也昭示了陆九渊心学立学的理论基点。为了说明问题,这里还要从人们熟知的鹅湖之会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