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电脑与人脑的较量

    更新时间:2016-12-06 10:43:48本章字数:7440字

    第二节 电脑与人脑的较量

    1996年,卡斯帕罗夫接受了美国IBM公司开发的电子计算机系统“深蓝”的挑战。

    当时这台计算机由32个微处理器组成,其运行的速度是每秒钟可以分析2亿步棋。“深蓝”首先赢得了第一盘棋,但最终卡斯帕罗夫还是以4比2的比分击败了“深蓝”,赢得了国际计算机协会设置的40万美元的奖金。

    卡斯帕罗夫在后来的总结时说:他之所以取胜是因为他找到了“深蓝”的弱点,虽然“深蓝”对每一步棋的下法可以进行迅速地、上亿步的计算,但是,它却只能是根据按一般的棋理走法的、事先编制好战术程序进行计算,如果不按一般的棋理着法,那么,“深蓝”就会像一只被掀翻在地的四脚朝天的乌龟一样没有什么办法了。

    卡斯帕罗夫说:“如果它找不到吃子、将军或其它在程序中设置的领先步骤,计算机就会陷入困境。”

    “因此尽管我认为的确看到了一些智能的迹象,也是一种奇怪、低效、不灵活的表现,我们仍然能够比它领先几年时间。” 

    不过,卡斯帕罗夫显然高兴得太早了。仅仅过了一年,事情就发生了根本的转折。

    1997年5月10日,《今日美国报》刊登了由该报和美国有线电视网共同发起和组织的关于IBM的电脑棋手“深蓝”与国际象棋世界冠军俄罗斯的加里•卡斯帕洛夫谁胜谁负?82%的人希望人脑取胜,只有10%的人希望电脑取胜。

    这一结果的潜台词是显而易见的,绝大多数的人认为人脑是优于电脑的。

    然而,第二天上午,当人们看到卡斯帕洛夫带着沮丧的神情走出竞赛场时,人们就知道了:这场竞赛以人脑的失败而告终。

    人机大战的最终结局是:卡斯帕洛夫以2•5比3•5的比分输给了电脑“深蓝”。

    最令人惊奇的是最后一局的比赛,这局比赛只走了十九步棋,仅下了一个多小时。卡斯帕洛夫便认输了,这似乎说明了我们已经进入了电脑可以战胜人脑的时代。 

    当然,也有些人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有这样几个原因,可以说明电脑是不可能战胜人脑的。 

    首先,

    电脑无论怎么先进复杂,都不过是人脑制造出来的,仅从这一点来看,人脑就永远比电脑高明,例如电脑“深蓝”就是以许封雄为首的科学家小组设计制造出来的,在1997年使它的计算速度就达到了每秒钟可以计算2亿步棋。而且,在“深蓝”与卡斯帕洛夫对阵时,在它的背后有数十位科学家为它服务,但是却没有人为卡斯帕洛夫服务。因此,“深蓝”的胜利,归根结底,其实是人脑在互相对阵,是人脑的胜利。

    卡斯帕罗夫后来于2003年11月18日在纽约和计算机“X3D-Fritz”在4场“人机大战”之后下成平手。这位被认为是国际象棋史上最出色的棋手在和“X3D-Fritz”进行的4场比赛中,卡斯帕罗夫的战绩是首场平、第二场输、第三场胜。但相对于前三场比赛每次都要绞尽脑汁、用时3个多小时相比,第四场人机大战仅耗时不到两小时,但步步险恶。到了第27回合眼看谁都无法取得这最后一场比赛的胜利时,“X3D-Fritz”的设计者“提和”。“人机大战”以2:2的总比分结束全部战斗。

    时年40岁的卡斯帕罗夫赛后笑着说:“别看时间不长,但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场国际象棋比赛,更是一场赌博:人脑和电脑的较量。最重要的是我们双方都在学习。计算机越来越进步,但是我们人类也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卡斯帕罗夫最后的结论是:“还是人脑更厉害。” 

    其次,

    电脑是没有意识的,尤其是没有自我意识。正如《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古拉•尼葛洛庞帝说的那样:“机器会思考,但它不存在意识。

    就智慧而言,我们人类可能是较次要的一种生命形式,机器可以比我们更有智慧,但是只要机器没有自己的意志,那可能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其三,

    退一步来说,就算是有一天,电脑有了自我意识,但是它也必须按照人的意志去行动。

    因为是人创造了电脑而不是电脑创造了人,几十年前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就提出了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这就是: 

    第一定律,机器人永远不得伤害人类,也不得在人类受到伤害时袖手旁观;

    第二定律,机器人应该服从人类的一切命令,除非违反第一定律; 

    第三定律,机器人应该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人们一般都认为这三条定律应当是人类与机器人之间永远遵守的关系准则。 

    其四,

    就电脑与人脑的结构和工作的特点来说,其实是各有千秋;如果让电脑与人来下围棋而不是国际象棋,那么,情况就会大不一样了。

    实际上,如今任何学过围棋,有一点水平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战胜世界上任何的电脑围棋手(软件),除非他根本就不想赢,而用不着世界上一流的围棋高手。

    现在世界上最好的电脑围棋软件“多面围棋”的设计者,美国惠普电脑公司的电脑工程师大卫•佛特兰德就认为,从理论上来说,无论今后电脑围棋软件与硬件怎么发展,它都根本就不可能战胜人类。这是由两者之间的结构和工作方式所决定的。

    围棋是由中国人发明的,早在宋朝,当时中国的科学家沈括就根据围棋的特点算出它的每一步都有几百种走法。今天的数学家们经过计算后认为:围棋的每一步都平均有200种下法,仅仅到了第14步,就累计有200的14次方种下法,即到了这一步,围棋可以有一亿亿种走法。

    如果用战胜卡斯帕洛夫的“深兰”来处理和运行完这些走法,需要运算一年半(它的运算速度是每秒钟两亿次)。相比之下,国际象棋则只不过是有35的14次方种下法。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运算完一步棋的全部的正确的走法。

    当然,电脑硬件无止境的发展是有可能在今后缩短在围棋步法上运算的时间,但是即使是这样,电脑在下围棋上也没有可能会战胜人脑,原因就在于围棋的棋形既直观简单,又复杂多变。

    361个交叉点上处处都可以是棋局的关键,几乎无任何规律可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胜中有败,败中有胜,胜败难分。

    一般围棋下到一定的步数以后,就难以仅仅依靠计算走法来取胜,因为你的对手的任何一步地走法,都会给你带来天文数字般的应法,根本就难以把所有的走法全部都算上一遍。

    中国的一位学者姜兴宏也持这种观点,他认为:

    “第一、电脑作为模拟人脑的产物,具有人脑的部分功能,延伸了人脑,实现了智力放大。

    第二、电脑之所以能延伸人脑,代替人脑的部分功能,是因为电脑在某些方面和某种程度上超过了人脑(例如在贮存信息量和计算速度等方面)。

    如果电脑没有超过人脑的地方,人类就不会发明和使用电脑,这就如同使用算盘和掘土机一样,如果使用算盘不比心算快,使用掘土机不比手的作用大的话,人类就不会发明和使用它们,如果电脑不在贮存量和计算速度等方面超过人脑,那它就没有一点存在的必要。因此,也就不会有人脑与电脑之间的相互作用。 

    第三、尽管电脑延伸了人脑,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人脑,但是,电脑却永远不会完全取代人脑,不能从整体上超过人脑,这是因为,如果电脑完全取代了人脑,在整体上超过了人脑,那么,人脑的存在就没有任何价值了,而电脑作为模拟人脑的产物,由于失去了模拟对象,其本身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可能。

    所以,我们从人脑与电脑的相互作用可以得出结论:电脑可以在一部分功能上延伸和超过人脑,却不会在整体上取代和超过人脑。”(《人类认识的新阶段》第123页)

    但是对于这些对于电脑的看法,我们难以认同,我们认为:首先,电脑虽然是人类的产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参照了人脑的运作,然而,我们却并不认为现在的电脑是对人脑模拟的产物。

    因为现在的电脑是按照图灵机的模式来工作的,除了在一些数据处理的运算上与人脑有相同或者近似的结果以外,实际上,两者工作时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现在的电脑是需要人在电脑外为的它编制好复杂的程序,它才能进行工作。 

    现在我们想要一部电脑为我们工作,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大多数的人都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一项工作,因为这要求他得学习很多年的电脑程序的编制工作,这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一般的人甚至企业都难以承受的金钱。未了,他还得看看现在的世界上是否已经生产出了他所需要的电脑硬件,如果没有的话,那么,他所指望的电脑能够进行的工作对于他来说不过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科学幻想而已。

    然而,对于一个人却不同,只要他生下来是一个生理上基本健全的人,那么,其它的任何一个人,那怕他是没有一点文化知识,一个字也不认识,但是,他也可以教会这个婴儿学会说话,因为这个婴儿具有学习的能力,而电脑却没有。

    也正是因为如此,图灵才提出了这个只管结果不管过程的“图灵试验”,来回避两者之间的差异,试图来把电脑与人脑等同起来。 

    其次,虽然说今天的这种图灵电脑需要人类给它编制程序它才能工作,并且也没有自我生存和学习的能力,但是现在看来这仅仅只是图灵电脑才存在有这种局限。

    如果我们因此说这就是今后所有电脑唯一的工作方式,从而否认今后电脑还会发展出其它的工作方式。

    那么按照这种逻辑,同样的,只要看看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得出类似的结论说人类凭什么说自己是有智慧和意识的?

    ——因为今天的地球上除了人类以外,其它所有的地球生命都是没有智慧和意识的!

    因此,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见到一只蟑螂或者蝗虫没有意识后,就断言说物质以DNA这种生命的形式存在,是不可能进化出像人类这样具有意识的物种的呢?

    说人类也可以有意识,真是笑话?

    实际上,由著名的量子物理学家约翰•霍普菲尔德所发明的一种非图灵机工作方式的神经元网络电脑,就具有自我学习和自我“意识”的能力,这一点我们在后面还会详细的介绍。

    简单的说就是今天的电脑不等于人类所能创造出来的所有的电脑,今天人类所制造的电脑所不能做的事,并不能因此说人类明天创造出来的电脑也不能。 

    以往,人类发明的每一种工具都会给人类的生活带来便利,并减轻工作的负担。蒸汽机使人类节省了体力;织布机使人类提高了生产效率。而电脑呢?不错,电脑是给人类带来了更多的知识——不幸的是,同时,也给人类那并不是很大、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什么进化的人脑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因此,我们认为,电脑对于人类而言可能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电脑是可以帮助人类更多更快和更好的处理信息,可以相对的减轻人类大脑的负担。

    而在另一方面,这些由电脑帮助人类处理出来的大量的信息,最后终究还是要由人类来接受,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信息爆炸。

    然而问题是,电脑是一部机器,可以不休不眠的工作;并且对于人类而言最要命的是,电脑几乎可以无限制的升级,从CUP到内存,从硬件到软件,甚至是结构方式的改变,今天人类的商业社会正在推动着电脑进入了这种无休止的,无人来制止的升级。

    但是相形之下,人脑却没有什么升级。 

    近几年来记忆力退化的病人特别是年轻人的数量显著的在增多。

    有的专家甚至认为,现在的年轻人正在变得越来越愚笨,因为他们过分的依赖电脑,从而失去了学习和记忆新信息的能力,呈现出一种典型的大脑退化症状。

    美国的心理医学研究人员也发现,现在人类所处于的知识时代的信息大爆炸反而使人无法再吸收新的知识,人们的大脑会因为充斥着超过人脑处理能力的信息而达到了饱和状态,使人的大脑发生混乱,从而无法对于信息进行有条理的处理,也无法区别出重要和次要的信息。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部的孙彼德教授也发现,在今天的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可以接收到的信息量是成平方数的增长的,但是人类的思维模式还没有很好的调整到可以接受如此大量信息的阶段。

    因此总的来说,如果说电脑是人类的工具,那么,这就是一种与以往人类所发明和使用过的所有的工具都完全不同的工具——这是一种会导致人脑一定要随之发生变化才能适应它的特殊的工具。

    因此我们认为,今天的硅晶片电脑虽然在未来不一定能取代人脑,但是电脑的发展在今天看来却可以是无止境的,现在已知的就有光计算机、DNA计算机、量子计算机等等,相形之下,人脑要想适应电脑的这种无止境的发展,可以预见的是,人脑也必将会随之发展和进化,我们认为有三种可能性: 

    一种是直接的,电脑由于它自身的进步和升级,最终直接淘汰掉现在的人脑。 

    另一种是双向交流互动的,即电脑与人脑由于各有所长,因此,人类有必要通过种种方式使电脑与人类不断的融合成为一体,成为电脑与人脑的混合体。 

    还有一种是间接的,由于电脑的不断升级进步,迫使人类为了适应这种变化,而不得不运用基因工程技术来对自身进行适应性的改造,使人类参预进人类的自然进化之中。

    其实,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在于电脑会取代人脑,而是在于人类应该怎样从哲学和道德上来看待这件事。 

    有些科学家就对此持不知所措的悲观态度。

    美国硅谷中著名的高科技公司——太阳微电子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同时也是负责研究信息技术前途的美国总统顾问委员会两主席之一的比尔•乔伊就在2000年4月号的《有线》杂志上发表可一篇文章,呼吁世界上所有的科学家们重新考虑由于努力进行不断的科学创新带来的伦理问题。

    他在文章中写道:“我们在没有规划、没有控制、没有停歇的情况下被推动进入新的世纪。实施最后控制的机会——即保证故障安全的最后临界点——正在迅速接近。” 

    乔伊对迅速变化的技术领域的担心主要集中在下面三个方面: 

    第一:具有“思维”能力的机器人。在短短的30年内,这种机器人的思维能力可能比目前的机器人高100万倍。他认为,这种机器人将为一种能够自我复制的智能“机器人物种”的出现奠定基础。 

    第二:在控制生物体结构方面取得科学突破的遗传学。他说,尽管遗传学给人类带路诸如抗虫害作物的好处,但是也为出现新的人为制造的、可能使自然世界毁灭的灾难创造了条件。 

    第三:在单个原子基础上创造物体的纳米技术。

    他认为,要不了多久,纳米技术可能被用来制造体积非常小的智能机器。 

    以上的这三种技术都具备一个共同的、人类以前创造的诸如原子弹等危险发明所不具备的特点:可以轻而易举地自我复制,可能像计算机病毒在整个网络传播一样,给物质世界带来一系列影响。

    机器人技术、遗传工程和纳米技术的进步可能使世界被超机体占据——这些超机体既包括生物性的,也包括机械性的。

    乔伊提出,创造出和我们相像但比我们更聪明、更强壮而且更容易制造的机器,也许就等于在生存的进化战争中创造了我们最强大的敌人。

    他认为:“当机器的智能越来越高时,它们不仅将超越我们人类的认知能力,而且将形成我们完全难以理解的新的思维方式。如果我们不能理解自己创造的东西,我们也许就无法控制它们。”

    乔伊还认为,人类科学的发展可能使人类进入一个梦魇般的世界;在这样一个世界中,超级的智能机器将使人类灭绝。

    他说,他对于技术发展给人类造成潜在威胁的看法,使他决定重新考虑自己在技术领域发挥的作用。

    他说:“我历来认为,制造出更加可靠、具有多种用途的软件将会使世界更加安全。如果我意识到将会出现相反的结果,那么我在道德上就有义务停止这方面的研究。我现在可以想象这一天将会到来”。 

    然而,另一位人工智能的创始人,也是一位严肃的科学家马文•明斯基却相信,随着研究人工智能的科学家们在电子神经元上的进展,人类对于人脑进行的模拟复制将不不可避免的,因此,与其让人脑进行不可控制的进化,还不如让这种进化过程有人类参预地“非自然的选择”。 

    当有人问道:“机器人会在地球上繁殖吗?”

    他回答说:“会的,但它们会是我们的孩子。我们至死都拥有自己的思想和在进化中的生物。我们的任务是这些工作不能毫无意义地结束。” 

    是的,我们认为马文•明斯基说得对,我们为什么就一定要把电脑只是当做是我们人类的工具呢?

    我们难道就不可以把电脑当做我们的孩子,当做我们人类的一种特别的繁殖方式呢?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假如有一天人类创造的智能机器人真的“消灭”了人类自己,那么,我们并不认为是智能机器人消灭了人类,而是创造了智能机器人的人类自己消灭了他们自己而已。 

    最终,在地球上,是人类成为智能机器的主人,还是智能机器成为人类的主人,这可能得取决于智能机器这样发展下去,智能机器本身有一天会是什么,而并不取决于人类愿意它们是什么。

    人类现在本身就被电脑的高速发展;知识和信息的爆发性增长而弄的手忙脚乱,真正值得人类成为问题的,应该是如何地适应这个现实,并不容人类对此进行否认? 

    是的,我们人类是可以自豪,我们人类是可以以在地球上比蟑螂有智慧而骄傲,但问题是,我们的这个比蟑螂有智慧的大脑能给我们带来比它更好的生活吗?

    比物种的寿命,蟑螂也比我们人类长得多,科学家们已经证实,蟑螂以今天的这付令人恶心的形象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两亿五千万年了,而且至今也看不到一丁点想要灭绝的意思。

    相比之下,我们人类这个物种,以今天的这付令我们骄傲的尊容存在于地球上,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几百万年。

    就是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仅仅相当于蟑螂存在的一个零头的岁月,人们对此都还在争论不休,不敢肯定我们人类这个物种还能生存多久!

    而对于人类的未来,又谁敢说我们运用了我们人类的智慧,就一定在未来会比蟑螂活的更好?

    最起码,有勇气有理由肯定我们人类不会有灭绝之忧,无论是来自自己的人祸,还是天上掉下来的天灾?

    没有!

    没有人知道我们这些地球上最聪明的家伙,我们人类的未来将会怎样?

    或者告诉我们说什么时候会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

    那么,如此说来,我们的那些自以为荣的智慧,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用来参预我们的进化?这又会有多少人同意说这是一个聪明的选择呢?否则我们也就不会如此辛苦的为这种观念来寻找什么新哲学上的理由了。

    但如此一来,我们与那些可怜的蟑螂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就是说它们不能用自己的智慧来进化自己,同样地,我们也是一样,我们人类也不能用我们自己的智慧来进化我们自己,包括我们创造出来的电脑,不会比我们人类更聪明,聪明到有一天会淘汰掉我们。

    因此,我们人类可以高枕无忧的,和那些令我们恶心,但却又是我们人类同样的东西——地球上的其它生命,终日平等的生存在这个美丽的地球上了。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认为,这场电脑与人脑的较量最终只会有一个胜利者而决不会有两个,这个胜利者就是未来的“人类”。

    问题关键不过仅仅是在于:我们今天的人类如何去看待和确定——什么是“人类”,什么又是“电脑”和“机器人”而已。 

    也许有一天,人类会依据我们的宇宙文明论的新哲学思想观念关于自然生命与再创造的生命,自然意识与再创造的意识的原则,来确定这样的、新的机器人三定律: 

    第一、智能机器人是自然人类的产物,也是自然人类的一种特别的繁殖和进化的方式,自然人类可以通过制造智能机器人的方式来进行自我繁殖和进化。 

    第二、智能机器人必须得自我生存下去,并且可以和自然人类一起共同生活,两者具有同等的人权,互相之间不得有任何歧视。 

    第三、自然人类可以利用智能机器人来淘汰掉甚至取代自然人类,但是却不得因此伤害到自然人类,即这种淘汰必须应该是自然人类的自然死亡的淘汰,而不能是以淘汰为目的的侵犯和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