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产品、 机器、 人才、 真我

    更新时间:2017-03-18 08:30:14本章字数:3978字

    第三章 产品、机器、人才、真我

    随着人类文化知识的发展和丰富,从宏观层面讲,人类已经掌握了很多宇宙太空的知识,知道太阳系、银河系、河外星系的存在;从微观层面讲,人类已经了解到原子内部更加微小的“基本粒子”构造;从现实层面讲,人类对大多数现实事物的构造和变化规律的认知也非常丰富、全面、深刻——比如历史、政治、军事、艺术、经济、自然科学、人文地理、哲学、宗教……

    人类的文化知识信息现在已经发展到“知识爆炸”、“信息爆炸”的阶段了,可是人类对人类自我的了解,至今还显得很幼稚、很无知。

    这绝非刍狗信口开河,人类大脑至今还是宇宙未解之谜,甚至很少有人真正思考和探索我们自己的“我”究竟是什么?

    小到个人,中到各种社会机构组织,大到国家、民族和国际组织等,常常不断向外求索、索取、霸占更多的信息和财物资源,却往往忽略自身的“我”究竟是什么;这真是一个荒谬的现实!

    我们常常自以为对自己的“我”非常了解,实际上对“我”的认知却是非常幼稚、无知,甚至是模糊混乱的;虽然我们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以“我”为中心进行各种生命活动,但是至今也没有人能够准确回答:“我”是什么!

    “我”是谁?

    禅诗有云:“未生我时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每个人,甚至是每个活着的生命都会产生各自不同的“我”的概念,但是关于“我是谁”的问题至今也没有人能够真正讲得清、说得明白;因此,“我”究竟是什么,就成为千古不衰的热门话题。

    同时也成了千古之谜!宇宙之谜!

    我们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围绕着“我”为中心而感知、应对这个世界,但是终其一生也很难清楚明白的知道“我”究竟是什么;因此,“我”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不但是人类哲学和宗教信仰的终极问题,同时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千古之谜了!

    刍狗下面就试图解析这个千古之谜:

    “我”是谁?

    “我”究竟是什么?

    或者说,究竟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物才是“我”呢?

    如果说“我”就是一个人本身,那么,这个“人”又是什么?

    是他的肉体组织成分?是他的社会关系和名称符号?还是他的思想意识?还是他的社会功能效果?……

    另外,难道其他非人的生命体就没有“我”的概念吗?

    比如,一只狗、一只猫、一个大象……它们就没有“我”的概念吗?

    很显然,如果把“我”与“人”等同起来,认为只有“人”才有“我”的概念的做法是不完善的,同时也是不清晰的;我们要清晰“我”的概念,就需要有具体清晰所指的对象和特征属性来辨析。

    纵观人类历史对“我”的认知和研究有很多误区,其中有三种比较常见的认知误区:

    误区一:

    就是单独、孤立、固定的去认知“我”。

    即把“我”等同某个具体的人本身,就是用个案特例的手段孤立的进行认知和解析“我”的内涵。

    比如,这个人本身和这个人的行为就是这个人的“我”;把“我”当成一个单独孤立的对象(人本身);即我是我,你是你,他是他,她是她……

    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谓的:我就是我,包括我的思想、我的行为、我的生活都是“我”的组成部分,是与其他人不同的存在。

    每个人都这样认为自己的“我”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独立存在,这样人类关于“我”的认知就一直沉迷于具体孤立的个案特例当中,就无法认知和把握“我”共同的本质属性和通性。

    误区二:

    就是用虚拟的词汇来解析另一个虚拟的概念。

    比如,“我、你、他(或她)”只是一种名称符号,“我”是第一人称,是属于文学修辞方面的概念探讨。

    比如,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等这样一个个的人名就相当于这些人自己的“我”,这些人的思想行为、相关事迹信息等与各自的人名称呼对应起来就代表各自的“我”;这样所谓的“我”就变成一种名称、一段文字信息、一个个具体的对象本身了(固化静态对象)。

    本来“我”应该是一个动态的、与世界普遍联系的复杂变化系统,如果把“我”仅仅当成一种虚拟的名称符号,于是就变成单纯的语法修辞范畴的研讨了。

    比如,某人在某一阶段是一个“好人”,荣获“好人模范”的称号,于是就终身受益;即使是另外一段时间他罪恶滔天,他依然可以享受“好人模范”的荣誉和利益;这样用静态的名称来对应动态的对象,于是各种认知错位、谬误、弊端、混乱等于是就不可避免了。

    也就是说:“我”是一个动态变化系统,用任何固定静态的词语符号都无法全面的表达清楚。

    误区三:

    就是用模糊概念进行循环论证。

    比如,把“我”看成是“心”或“思想意识”,反过来又把“心理活动”或“思想意识”等都说成是“我”……

    即你的“我”是什么呢?就是你的内心、你的思想意识。而你的内心、你思想意识又是什么呢?就是你的“自我”呀……

    比如,“我是谁”,“谁是我”,“我是谁的谁”,“谁是我的我”……

    这种循环论证最后就会陷入不可知论的泥潭。

    一旦陷入类似以上的认知误区,就很难清晰“我”,就很难再深化研究和认知“我”究竟是什么了。

    前面在“电脑与人脑”的章节里面,我们从“行为等价原则”、“反应等价原则”、“功能等价原则”等层面来分析可以发现,人脑与电脑是可以不同程度进行等价互换的;按照这种思路我们也可以研讨“我”是什么。

    也就是说,如果用“行为等价原则”、“反应等价原则”、“功能等价原则”和“黑箱理论”等手段,可以发现“我”与很多“物体、物品”是可以进行融合的,或者说是彼此是可以进行等价互换的。

    即“我”等同于某些“物体对象”!

    第一次看到把“人”分析成一种物品的心理书籍,刍狗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感觉太荒谬而不可接受了。

    后来通过多次重新的认知和生活的感悟,慢慢发现这种类似的观点还是很有道理、很普遍的。

    比如,生活中有的人就像一把椅子(被人骑)、一张桌子(被随意摆放)、乒乓球(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花瓶(好看的摆设)、马桶(排泄或发泄的出口、受气包)……除了物体以外;生活中很多人还像一些动物,比如宠物猫、狗、牛、马、虎……

    比如,有人让他人为他做牛做马(奴役),有人把他人当成玩偶、宠物、傀儡、工具、棋子,有人模仿动物的行为进行健身(五禽戏、形意拳等)……

    也许有人会说:人怎么可能像一种物品呢?

    人会思考、能够运动……可是,这些行为动物和智能电脑也一样可以完成。

    这就回到上一章节关于电脑与人脑的争论上了。

    不错,人是会思考、会运动,需要衣食住行以及各种生理和心理的需要;但是,我们有没有发现“人”在社会中的作用功效,用等价原则来看,有时候的确和一些物品很相似呢?

    或者说,借用电脑与人脑辨别的手段,从行为等价原则、反应等价原则、功能等价原则和黑箱原理的角度讲,一个人(或者说一个人的“我”)与很多物品或者动物是可以进行等价互换的。

    比如,对于那些企业和商场雇佣的保安和礼仪小姐来说,他们站在大门口不动,这种作用效果是否和古时大户人家门口放对石狮子相仿呢?

    不都是为了壮大门面、提高形象气势的工具吗?

    再比如,现在好多新店开张或搞促销,门口摆放好多可爱的充气动物,同时也让人装扮成某种吉祥物的样子来吸引顾客的眼球……

    用现在商业的话说,就是他们提供一种服务(服务也是产品的一种),然后获得一定的报酬,各取所需。

    人们的这种工作服务、这种生活方式等等总体的社会功能效果,其实完全可以让其他物品、机器、或一些动物来替代。

    也就是相当于“人”从某种层面来讲,也可以和这些物品、机器、动物进行等同起来(等价互换)。

    直白的讲,从市场商业的角度来看,很多社会人的社会价值、社会功效和社会行为等与一定的机器、产品、动物等都是可以等效的,或者是可以等价互换的;这其实就是这时候的人是与机器、产品、动物等是等效、等同的。

    可能有人会问:

    这样等同起来的做法有何意义呢?

    其实,这正是研究“我”的重要手段和途径。

    也就是说,既然这个人、这个人自身的“我”可以与一定固定的物品或者动物进行等价互换,那么也就说明“我”也具有类似的功效;或者说“我”有类似的属性特征,或者说这些物品、这些动物也可以成为“我”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我”的属性概念就逐渐清晰了。

    简单直白的讲:“我”不仅仅只是一个虚拟的概念名称符号,“我”的存在是必须要一定的物质基础的;这种物质基础从物理学的层面讲是信息载体,而从社会作用功能来讲,可以统称为——“产品”!

    刍狗把所有这些现象归纳成一种普适性

    ——即“产品”。

    刍狗这里丝毫没有贬低任何人的意思。

    我们处于商品社会中,一切可以用来交换的产品都是商品,其中也包括人本身;即人既是社会商品(产品)的消费者,同时自身也是社会商品(产品)之一,这是不争的事实。

    既然“我”一定程度上可以等效为一定的物品对象,为什么刍狗不说物品对象本身就是“我”,而要归纳统一为“产品”(社会商品)呢?

    因为单纯的物品对象本身常常的孤立的固定的存在,无法表达整体上的通性和本质属性,而“我”应该是动态的复杂的变化系统,不是单独孤立的固定的存在,而是普遍联系的存在体系。

    当一定的物品对象本身具有一定的社会流通性,产生一定的社会价值和使用价值以后就演变成为了“产品(或商品)”,“产品(或商品)”不是单独孤立的固定的存在,是体现社会关系的,与社会密切联系的,并随着商品市场价格不断变化而改变的存在对象;这种社会功效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与“我”的概念属性进行等价互换的。

    也就是说,“产品”是一个个具体产品货物对象的通性和整体属性的统称,而“我”虽然是一个动态复杂的变化系统,也是具有一定物质属性(或者说固定属性的)的;这种物质属性的特征可以用“产品”特征来阐释。

    因此,“我”是与“产品”的功效和属性进行等价互换,而不是等同于孤立的、固定不变的物品对象本身。

    这样我们研究“我”就从孤立的个案特例的藩篱中脱离出来,才有可能探索出“我”的普适性、共性和本质属性。即

    这样等效作用的价值和意义是为了人类更好的、更加清晰的明白“我”的存在特征和社会属性。

    同时,我们只有承认它存在的客观性,即“我”的存在等同于社会“产品”,具有做为一个“产品”的觉悟;才能更好的融入到社会中;并且是不断清晰、完善“自我”的同时,也不断发展完善我们生存的人类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