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节 产品 (物境 一)

    更新时间:2017-03-18 08:36:23本章字数:5210字

    第一节 产品(物境)

    什么是产品呢?

    “产品”是市场上任何可以让人注意、获取、使用、或能够满足某种消费需求和欲望的东西。

    “产品”是指能够提供给市场,被人们使用和消费,并能满足人们某种需求的任何东西,包括有形的物品、无形的服务、组织、观念或它们的组合。

    说到“产品”,很多人都可能会只是关注“产品”——这个货物对象本身的存在,而忽略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即一定的“产品”必然是针对一定的“市场”而言的,脱离市场而孤立存在的货物对象都不能够算“产品”。

    这就如同物理学中研究物体运动变化特征必须相对一定的参考系、坐标系来衡量的道理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坐标系和参照物是无法确定物体的具体运动变化的;同样的道理,完全脱离市场也无法定义“产品”。

    也就是说,“产品”的概念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而不是一个绝对固定不变的对象,是相对一定市场的存在而言的货物对象;只有在市场中流通的货物对象产生一定市场价值和存在意义以后,才能够算是“产品”。

    同样,作为一个“我”的物质属性可以等效为“产品”,正是因为这种物质属性的存在,才是可以预测的,其运行规律和法则才是可以研究探寻的;这正是《命运相对论》将要阐述的内容之一。

    俗话说:“屁股决定大脑”。

    从某种层面可以说:我们所处的、所经历的、或者所对应的事或物的对象本身的属性也决定了我们自身“我”的某些特征,这种物质属性的特征,刍狗把它划归为“产品”特征。

    “产品”的存在,“产品”存在的价值和意义都离不开一定的市场环境;同样道理,“我”也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对象,而是一种动态的、相对的存在;从物理学的层面讲,这就如同描述物体存在的状态和变化趋势必须要通过一定的坐标系和参照物来确定一样。

    同样的道理,我们每个生命体个人命运的存在变化状态也不是单独孤立的固定不变的;也必然是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一定的社会坐标系下才能够被确立。

    正如古代命理学所讲的“天时地利与人和”这三者缺一不可,正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必须统筹考量,个人的命运存在与自身生存的社会环境和各种“风水”、“时势”、“因果、阴功”等等各种因素都是相互关联、相互作用影响着的。所以“命运”的存在是相对的,而非绝对固定的,所以刍狗才会提出《命运相对论》的概念。

    从物理学的角度讲,我们个人的命运趋势只不过是整体社会、世界、整个宇宙命运演化趋势中一个个坐标系中的“点”;而家族、企业、国家、社会和世界的命运格局,其实只是这些一个个小“点”的叠加整合;整个世界的所有人类与天地万物等都处于无穷宇宙当中,都只是一个个“点”单元;同时也可能是无数更细微“点”叠加构成的聚合物!

    从生物学的角度讲,我们整个身体有千万亿以上个细胞组成,假如这个身体的命运是人类社会的命运,而我们个人的命运其实就相当于一个个细胞的命运;表面上看似单个细胞的命运变化是独立的,实际上这些单个细胞与整个生命体的命运变化是相互关联、相互作用影响的;这些千万亿以上个细胞整体叠加的矢量和才构成整个生命体的命运。

    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自己的“我”不仅仅是一种动态变化系统,而且是一种有无限更小的单元所叠加融合构成的统一体。

    反过来也就是说,脱离社会、脱离具体生活环境、脱离物质世界而孤立的研究“我”、研究命运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同样的道理,脱离社会、脱离具体生活环境、脱离物质世界而纯粹的研究、剖析“我”的特征和属性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可是自古至今大多数命理学家和普通大众对命运现象认知最大的误区和盲点恰恰就是,把“我”当成个案特例来看待,把“命运”当成一种单独孤立的固定不变的存在对象了。

    比如,单纯根据星象、根据八字、根据四柱五行、根据属相等就完全定义一个人的命运格局的所谓算命,这样定义的命运格局究竟对不对,这里我们不去褒贬;但是肯定是不全面的。

    总之,“我”的“命运”并不是一个单独孤立的存在,是我们生活的环境、社会、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正如同“产品”脱离了市场也就丧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一样,单独孤立的探讨“命运”也是没有意义的。

    下面我们接着探讨“产品”的问题:

    我们一般所谓的“产品”是指物质生产领域的劳动者所创造的物质资料。

    广义的产品概念是指:具有使用价值、能够满足人们的物质需要或精神需要的劳动成果,包括物质资料、劳务和精神产品。

    产品总是在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下生产出来的。

    而且,随着社会分工的发展,产品成为各种物质生产劳动构成社会总劳动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因此,各种劳动产品都是社会总产品的组成部分。

    当产品用于满足社会需要时,它的使用价值就成为社会使用价值,从而是一定社会生产关系的物质承担者。

    在不同的社会制度下,产品体现着不同的生产关系。

    产品作为使用价值,构成社会财富的实体。

    要增加社会财富,必须增加产品!

    产品的增长直接取决于两个因素:

    ①物质生产部门的劳动者人数的增加;

    ②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靠增加劳动者人数来增加产品的数量是有限的,而通过劳动生产率增加产品数量则是无止境的。

    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即使减少劳动者人数,也可能使产品量增加。因此,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对产品的增长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

    因此,人走进社会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就是成为有一定使用价值的“社会产品”。

    商品市场的发展与繁荣离不开“产品”的兴盛发展,同样社会国家的发展繁荣也离不开具有各自社会功能的“人才”——“社会产品”的发展壮大。

    因此,每一个社会人都要有做为“产品”的觉悟,其实不光是那些起步的新影视明星需要包装、设计、打造成某种社会形象以成为某种社会走俏、畅销的产品;其实每个走向社会的人都需要如此。

    直白的讲,一个人要想走进社会,在社会中立足,就要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即你要成为可以满足社会某种需要,具有一定社会使用价值的“社会产品”。

    比如,你拥有大量的钱财,你要支付给社会一定的钱财,才能够从社会中获取你所需要的“产品”。

    假设你身无分文、一无所有,你就要通过出卖劳动力、付出很多汗水和精神来成为社会所需的“产品”,然后获取相应的报酬(就比如务工人员的劳动和服务也是一种产品,也是从社会中获取生活所需的财富的手段)。

    即,你只有成为某种有使用价值的产品,满足某种社会需求,并通过社会交换、流通等方式才能体现出你的社会价值;并在这一过程中获得相应的利益和财富回报,这样你才可以在社会中长期立足、生存下去。

    很多社会上流行的成功学和励志方面的书籍(比如心灵鸡汤等)大都是看起来很感人,它们从个案特例中抓住了事物某些方面特征上的东西;与那些扼杀“我”的个性,只知道单边强迫式教育的学校,只知道灌输文化知识的教学所不同的是,它们突出了“我”的独特性和重要性。

    例如:

    什么“有志者事竟成”;

    什么“我能行,我可以”;

    什么“心态是决定成功的关键”;

    什么“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

    同时书中还会举出大量事实例子,来说明一个人的信心、勇气、意志、信念、信仰等等的重要性,甚至把这些当成成功学的金钥匙,仿佛依靠这些就可以成功成名了。

    也许有些人真的看了励志书籍就能走向成功、成名;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些看起来很感人,现实生活中却收效甚微。

    甚至所谓的成功学只是一种传销洗脑——以帮助大众快速致富和快速成功的名义,从大众手中掠夺大量的财富而达到极少数个人暴富的目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是因为它们(这些励志书籍、心灵鸡汤)都没有真正认识“我”的存在的社会物质基础

    ——你要立足于社会、甚至在社会中获取成功,必须要先有成为社会“产品”的觉悟。

    我们很多人,包括那些成功学家和励志书籍作者都片面的强调我们如何单方面获取成功?

    个人如何获得大量财富?

    甚至是如何去投机取巧、巧取豪夺!

    我们很多人都总想如何赚钱?如何让自己利益最大化?如何快速成功、成名?如何获取赚钱和成功的秘籍而一劳永逸甚至是不劳而获?

    很少有人主动去承担社会责任和义务,很少有人先想如何为社会创造价值?如何满足社会市场的各种需求?

    而作为一个“产品”的成功关键是为社会创造多少使用价值,能够满足市场何种需求;然后才通过一定的价值交换而获取对应的价值回报。这样的“产品”才能够长期存在下去,并不断发展。

    也就是说,产品的价值(价值回报)应该要与自身的使用价值和满足什么样的市场需求等相互对应的。

    如果你不能够成为一种优质“产品”而索取大量的价值回报,或者说你的投入和付出的量远远小于你从社会市场中获取的利益财富资源;那么你就是一个“假冒伪劣的商品”,你就是社会市场的害虫,也许一时你很成功,早晚会遭受因果报应,或被社会市场淘汰、排斥出局,或者搞乱整个市场环境让大家都深受其害;即这样所谓的成功成名的命运是无法持久的。

    不客气是说,正是由于社会上各种投机的成功学的盛行,才造成上到政府、中到各种企事业单位、下到广大民众都不断生成制造各种“假冒伪劣的产品”,不断破坏整个人类社会市场的平衡,才造成人类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自然生态环境的逐步恶化!

    作为一个“产品”不仅仅取决于它自身的使用价值,或自身的努力奋斗,其“社会产品”价格和价值本身还会随着社会“市场”自身需求的变化,和市场流通环境的改变而发生一系列的转变。

    简单的说:既然可以把一个人看成社会中的“产品”,而作为一个“产品”的社会使用价值和市场价格并不一定完全相等,有时候完全背离、或误差极大。

    而那些成功励志书籍、心灵鸡汤只是单独孤立的考虑到个体“我”本身的一些作用,显而易见是非常片面的孤立的,所以看起来很感人,现实生活中却收效甚微;甚至是起到完全相反的效果,成为破坏社会市场环境的根源。

    在“六经注我”的过程中,“我”才是主体,“六经”是客体;但是“我”只是一种精神境界,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同时虚拟的信息也需要依赖储存信息的物质载体。

    “我”需要依赖我的肉体机能,而“我”和我的身体共同构成我的全部,同样也需要依赖社会载体来存活。

    这就是堆砌成我之世界的“产品”(即各种各样有使用价值的物品的组成和交换、流通等)。

    简单的说,所谓“产品”就是有社会使用价值的物品。

    比如,人刚刚出生时候,我就是自己的身体;但是这个“我”也是一个“产品”(是父母的宝宝)。

    没有父母的喂养则“我”无法独存;“我”就是父母拥有的“产品”。

    随着婴儿的成长,“我”也不断壮大;“我”饿了想吃奶,有奶就是娘;妈妈的怀抱也是我,因为有使用价值。

    大一点,我的爸爸妈妈、我的家庭、我的玩具、我的小朋友们……这些都是“我”的组成部分。

    从小学到大学,“我”的外延也越来越大;我的同学、我的团体、我的学校、我的家乡……这些都是“我”眼中有一定使用价值的产品,同时我自己也是别人的“我”眼中有一定使用价值的产品。

    不管你承认也好,否认也罢;在“我”的世界中这一切都是有使用价值的物品,即产品。

    同样的道理,父母对于孩子,组织团体的领导对于手下员工,国家政府对于国民……也都是看成有使用价值的物品,即产品的。

    比如,父母常常会说,我养你有什么用?公司领导常常会对员工说,公司雇佣你们干什么用的?政府对部下们说,国家培养你做什么用的?……军队首长给士兵训话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我们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独立,很特殊;但是在别人眼里、在父母眼里、在组织团体和政府眼里,其实就是一个是否有使用价值的物品,即产品。

    而且作为“产品”的我们随时都可能被替代、被抛弃、被重视、被改造,从而彻底改变我们自己的命运。

    同样都是“产品”,因为各自所具有的社会使用价值也各不相同,根据其价值大小则社会待遇和生存条件也会各不相同。

    那些社会使用价值非常大的“产品”常常备受世人瞩目和追捧;而对于那些社会使用价值很小或没有使用价值的“产品”,自然就遭到社会冷遇或被抛弃……因此,同样作为“产品”,其最终的命运结局也千差万别。

    在社会“大我”环境中的个体“小我”是最低层次的存在,也是最基本的存在,这就是“产品”。

    这种“小我”就是通过产品的社会使用价值来实现“我”的个体与中我和大我组成一个整体统一的有机体。

    马克思的资本论中商品和产品概念很完备,也很有创意;刍狗把它引入到“我”的认知层面上。

    “我”不是一个孤立的存在,存在于社会中每一个人都要有这样一种觉悟:

    成为“社会产品”的觉悟——即对他人、对家庭、对组织、对社会和国家是否具有使用价值。

    并且这种使用价值通过一定的社会流通、交换,从而体现自己的存在价值;即成为产品(或商品)。

    反观那些成功学和心灵鸡汤、励志方面的书籍,只是突出个体“我”的独特性、重要性;但是如果“我”离开物质基础,没有社会的需要,没有所依赖的载体,“我”是很难存活的,更别说不断发展壮大了。

    “六经”与“我”,以及各种“小我”与中我、大我;都不是孤立的、单独的存在着的,各自都有其一定的独立性和特殊性,同时又相互影响、相互作用。

    只知道注重某一方面的独立性和特殊性,而忽略其他几个方面的相互作用影响;是非常狭义的、片面的观点。而社会上流行的很多心灵鸡汤、成功学和励志方面的书籍和学校教育大都落入这种狭义性的藩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