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机器 (匠境 )二

    更新时间:2017-03-22 09:01:03本章字数:3974字

    第二节 机器 (匠境 )二

    其次,

    前面我们说“产品”的一些属性特征与“我”的属性特征是可以等效的,或者说“我”的存在就具有“产品”的相关属性特征。

    虽然“机器”也类属于“产品”,但是“机器”与普通的“产品”还是有明显的区别的,下面我们就阐释一些“产品”与“机器”的区别于联系:

    1.产品与机器都必然是由一定物质基础构成的。

    两者的区别则在于:“产品”更趋向于固定的、静态的物质对象,而“机器”则趋向于动态的、可操控的对象。

    2.从数学的角度讲,“产品”更像单纯的“物数”数字、数据构成(静态量),而“机器”则相当于一定的数学公式方程、数学运算法则等等所构成的线性规律变化(动态量)。

    从系统论的角度讲,“产品”则相当于构成一定物质系统的组成元素、单元部分,而“机器”则相当于这些物质元素、原料、组成单元彼此共同构成整体统一的系统、聚合物。

    3.俗话说“人的命天注定”。

    为什么说宿命是注定的呢?

    就是因为“产品”和“机器”都属于“我”的部分属性特征,如果说“产品”是一定“物数”的量,而“机器”的运动变化则从物理学角度讲就属于一定的机械运动,属于牛顿刚体经典物理学范畴,都是在一定数学模式范畴下,可测的、可计算的。

    即都是定性、定量的,被确定好的存在对象(注定的)。

    也就是说,“我”和“我的命运”变化趋势,在“产品”和“机器”阶段都是可计算的(既定、天注定),即这些属性特征都是有规律可循的、可以进行相关测量计算的,甚至是可控制的线性变化。

    也就是说,都可以用一定的数学模型来表示,而这些属性模式一旦构建,那么它(命运)的开始、中间过程、以及最终结果、结局都被确定,或是可以预测的了。

    这就是宿命格局的形成(天注定)。

    4.其实不仅仅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具有一定的宿命属性(即人的命天注定),企业、家族、国家,甚至是整个人类社会、地球、银河系、乃至宇宙都具有各自宿命属性的特征;正是因为如此,世界才是可以被认识的,有规律可循可以被研究探索的。

    如果世界万物的命运都是不可测的,都没有自身固定的宿命属性,那么我们也无法认识这个世界了。

    5.关于宇宙万物自身的宿命属性特征,我们可以用牛顿经典物理学的原理来阐释:

    比如,一个静止的物体会一直静止下去,直到有外力改变这种静止状态为止;这种静止属性就是该静止物体固有的宿命属性——即它(静止物体)不可能自发的、无缘无故的转化为运动状态。

    以此类推:一个做匀速直线运动的物体会一直保持匀速直线运动,一个做匀速圆周运动的物体会一直保持匀速圆周运动,一个弹簧振子会一直保持弹性震荡运动,一个方形物体会一直保持方形的状态……

    如果我们把牛顿惯性定律推广到整个宇宙的广度来阐释就是:宇宙中一切存在,不管是实体存在还是虚拟存在,不管是简单的形态还是无限复杂的变化系统,只有它存在着都具有保持自身存在的固有属性,从物质命理学的角度讲,这个就是该存在对象的宿命属性!

    有人可能会提出质疑?

    绝对静止或匀速直线运动在现实世界根本无法存在,所有物体都始终处于各种动态变化之中的。

    的确如此,但是这并不能够否定物体静止属性和匀速直线运动等等属性就不存在,这些状态之所以没有在现实中长期存在,是因为这其中叠加了其他属性特征。

    前面我们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其中“命数”就是固定的,所以是“天注定”。

    而生命的具体运势、时运、社会大气运等也是有规律可循的,而风水、阴功、读书等等因素则属于叠加属性的综合效果。

    也就是说,一个物体的实际运动变化效果,其实是各种“分运动”相互叠加构成的“合运动”形成的;这并非是说“分运动”的属性就消失了,而是构成整体属性的一个组成部分单元而已。

    同样的道理,复杂的生命运动的宿命格局也是存在的,而我们现实命运变化之所以表现为无限复杂的,就是因为不断叠加新的变量参数才造成的;但是这并不能够否定原先宿命属性存在的必然性。

    而“产品”和“机器”的相关社会属性则正是人们命运中各种宿命属性的体现,即具体表现为是可测的、可控的、线性的规律性的运动变化。

    第三,

    如果说产品中的我(物境)受物(产品)所累的话;那么机器中的我(匠境)则受形式(机械)所限制。

    在东方国度的历代王朝中,不但教育机器制造出大量顺民产品,同时在政治统治过程中随处都可以找到,这种顽固“机器”的机械性。

    比如,各个朝代政府的政治性纲领、规章法律;比如,宣扬君权神授,天不可以逾越,君臣、父子不可逾越,圣人之文不可逾越,师傅不可逾越、先人不可逾越……这些封建伦理纲常的确立等等(国家机器)。

    即使在现代存在的民间手艺人、匠者的教与学的过程中,仍然可以看到这种“机械”痕迹。

    例如:跟着师傅学习某种技术、或手艺的学徒们眼中,师傅的地位是崇高的,有事弟子付其劳(功绩归师傅而劳苦归徒弟);师傅手把手的教,徒弟有版有样的学;模仿师傅、效法师傅而不能走样。

    你要是问师傅为什么这样做呢?

    师傅就会训斥弟子,不要问为什么;师傅的师傅就是这样教的,祖祖辈辈就这样流传、传承下来的。

    如果你另辟新径而不按照师傅教的做,就是不尊师重道,就会被剔除门墙。

    “离经叛道”在中国传统中是被定为大罪的。

    正是因为各种教育机器、道德纲常机器等完全限制着国民的思想和行为,所以国家社会才会逐渐固化、僵化、腐化!

    这样,师傅就是一个机器,他有自己的门道(如机器的动力部分),但是他的传道授业有很大的局限性(如机器的控制部分),被圣人、祖师和先辈们的经典教条控制着。

    再例如:东方国度历代王朝用人都奉行着“明珠不怕磨”、“玉不雕琢不成器”等管理思想。

    细心观察社会,我们就会发现:直到今天为止,社会上的一些企业和政府部门依然存在着这种机械性的人才选拔理念的痕迹。

    这本身并无所谓好与坏,只是把组织要重用的人当成机器而已,而让自己牢牢抓住机器的控制部分。

    这样做的好处是在传承上得到保障。

    那些不受“机器操作者”(幕后掌权人)掌控的接班人的棱角要被磨光,不能顺着“机器操作者”(现任掌权者)意图办事的接班人的自身锐气要雕琢掉;直到既能干事又听话的接班人方可委以重任。

    这种政治管理的最大弊端就是因为它总是自上而下的、居高立下、单方面的失衡管控,也是社会上官本位现象之所以盛行和根深蒂固的主要根源。

    为什么说是单方面的失衡管控呢?

    因为这种做法忽视自然规律中,事物之间的影响作用是相互的,或者说是一种不公平、不平衡的管理模式。

    即上位者把自己当成主宰者一样的存在了,可以单方面对下位者随心所欲的进行“打磨”,想方设法的故意“刁难”,随便的“雕琢”;而下位者还要把它当成是自己的一种荣幸,是对自己的一种恩赐……

    其弊端就是扼杀了“我”的天性,把自然本真的“我”变成畸形的“我”以满足上位者的个人需求。

    这就是官本位现象——谁掌控管理权力,谁就可以主宰一切;谁官职大,谁就总是对的、英明的……最后那些掌权者常常是单方面做决定、拍脑袋做决策,大搞一言堂体制,甚至可以肆意妄为、横行无忌、无法无天……

    比如,一个企业老板想要重用某个人,不会提前给他说明,而是把他放到各种岗位去锻炼,甚至故意设障、刁难他,把他的锐气和棱角全部磨光;如果能通过各种考验就委于重任,否则就被抛弃掉;或者是被考验者中途不堪“被磨、被雕琢”自己主动放弃。

    我们假设:被考察的对象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人,他完全有能力带动整个企业进行飞跃式的发展;但是,由于种种磨练,把他进取的锐气都磨光了;他完全局限于老板的控制范围之内,而老板本身的能力又非常有限;即使该被考察的对象通过了重重考验,最后真的获得领导权力。

    结果会怎样呢?

    因为他只是老板的一个机器、傀儡,他被控制着、被束缚住了,而老板又是才能非常平庸的人;最后结果就是这个被委以重任的人就不能带动企业进行大的发展和创新了。

    甚至在民间还不乏这样的例子,徒弟为了继承师傅的大统;甘愿被磨、被雕琢,忍受各种考验和刁难;一旦他继承大统,大权在握;就马上从顺民变成暴民,把自己以前所受到的怨气加倍还回去……

    其实,与其说这些权力继承者们是忘恩负义,不如说这是官本位现象的社会负面作用效果(报应)。

    比如,在政治官场上,那些被上位者考察的对象、那些想往上爬的下属们会在上位者面前表现非常“乖顺的样子”,曲意讨好、巴结逢迎上位者,甚至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而一旦他们获得了权位、一旦他们面对的不是上位者、一旦上位者丧失权势了,则完全是另外一张嘴脸;这就是现在社会非常盛行的社会虚伪造作、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官场上流行的“说一套、做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各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盛行……

    不错,玉不雕琢不成器;但是拙劣的匠者只会把上好的璞玉雕琢成废品!

    即使你是一个很好的匠师,真的把璞玉雕琢成一个不错的成品(产品),但是因为璞玉才具有无限可能和希望,现在都被你的“雕琢”扼杀了。

    仅仅从以上几点我们就可以看出:东方社会虚伪造作的由来了;以及二千多年以来,东方文化为什么一直都没有什么发展和创新的缘由了——机械化的管理思想导致社会文化和经济发展的机械化,塑就了社会的固化、僵化、腐化;这就是官本位主义、形式主义的社会贡献!

    清代龚自珍的有诗曰:

    九州生气恃风雷,

    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

    不拘一格降人才。

    【译文】只有风雪激荡般的巨大力量才能使中国大地发出勃勃生气,然而朝野臣民噤口不语终究是一种悲哀。我奉劝天帝能重新振作精神,不要拘守一定规格降下更多的人才。

    全诗层次清晰,共分三个层次:第一层,写了万马齐喑,朝野噤声的死气沉沉的现实社会。第二层,作者指出了要改变这种沉闷,腐朽的观状,就必须依靠风雷激荡般的巨大力量。暗喻必须经历波澜壮阔的社会变革才能使中国变得生机勃勃。第三层,作者认为这样的力量来源于人材,而朝庭所应该做的就是破格荐用人材,只有这样,中国才有希望。诗中选用“九州”、“风雷”、“万马”、“天公”这样的具有壮伟特征的主观意象,寓意深刻,气势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