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真我 (天境)三

    更新时间:2017-03-24 07:31:12本章字数:2325字

    第三、“人才”(灵境)

    “灵境”是“我”在“机器”(匠境)基础之上的更进一步提高、升华;这时候的“我”已经开始突破原有的固定形式所限,形成自我的灵动性。

    “机器”之所以是机器,因为机器的一切运动变化的模式、程序都是可以被控制的或者固定的;而“人才”(灵境)与“机器”(匠境)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把控制权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完全被外界掌控着。

    具体表现就是“我”的灵动性和主动性成为决定“我”命运变化的关键,这样使得“我”的社会使用价值更进一步增加;故谓之“灵境”。

    从某种意义上讲,“人才”(灵境)也就是智能的开始形成。

    前面我们在“电脑与人脑”的章节中论述到,电脑或机器人之所以是“机器”而无法与“人脑”等效,就是因为电脑或机器人按照事先编制好的程序数据进行运行,这其实就是一种“形而上”的固定;但是当电脑拥有足够的智能以后,是可以与人脑等效的。

    这里面的“智能”特征,其实也属于“人才”(灵境)的一个具体表现。

    从命运学的角度讲,无论是刚体物理学所描述的匀速直线运动、自由落体运动、各种刚体机械运动等,还是生物基因的变化法则、各种复杂机器运转、电脑软件程序等等都可以看成一种命运的常量(定数);正是因为是常量,所以才是可测的、可以被确定的(物境和匠境都属于命运常量范畴),所以才是被注定了或固定的宿命。

    比如,一个做自由落体运动的物体,在某个高处开始下落,何时下落到何处,何时落到地面等,都是可计算出来的,或者说在做落体运动的开始就注定了(宿命、不变的运动规律)。

    同样道理,一个做水平匀速直线运动的物体(比如汽车),当它(汽车)开始启动时,何时会遇到障碍物,何时会掉进悬崖等也就确定下来了(宿命)。

    但是,如果有人驾驶该汽车(或者该汽车有了自己的智能),当汽车遇到障碍物时候,司机(或智能汽车)就会自发的绕道过去,当遇到断路悬崖时候,司机会踩刹车让汽车停下来;这样原先既定的宿命事故就可以被避免,这样原先既定的常量(线性变化)就出现了新的变量(非线性变化)。

    而这其实也就是不同程度的“逆天改命”。

    在生物学上,遗传基因的固定程序变化作用影响其实就属于生命运动的一种常量,而生物基因变异的发生则属于生物生命运动的一种变量。

    而表现在人身上,这种“变量”的根源就是个人的智能——能够灵活的应对各种变化、能够自发的做出有利于自己的选择的才能(变量的才能)。

    从某种层面可以说,常量变化是宇宙一切物质对象的共同属性特征,而具有不同程度发生变量的才能,才是生命物体与非生命物体的重要区别之一。而“变量的才能”更是“逆天改命”的关键契机。

    前面说过,符合真正的“我”的条件是:实、真、常、主、不变异的法(规律本质),才是“真我”!

    其中“实”就是物质基础(物境),“常”就是形而上的数学常量,而“主”就是能够独立自主,拥有自我个性特征,可以自我进行选择、改变,就是拥有自己的智能——这即是“变量的才能”。

    而拥有“变量才能”的对象(有智能的生物或人)则可以称之为“人才”,即——有智慧才能的人。

    也就是说,“我”与具体确定物质对象进行对应的层次是“物境”,“我”与固定形而上程序对应的层次是“匠境”;在此基础上,“我”与外部世界具有自我调节和适应变化的能力(变量才能)则属于“灵境”(人才)。

    这里需要进行说明的是:这种自我调节和适应变化的能力是主动的(智能),而不是被动的;所以这个层次的特点就是“主”——拥有自我灵魂,能够独立自主的改变(变量)。

    第四、“真我”(天境)

    “天境”是“我”在“人才”(灵境)基础之上的更进一步提高、升华;如果说“人才”(灵境)中的“我”只是偶尔、局部的灵感产生的灵效变化,是“真我”初现端倪的话,那么“真我”(天境)则是比较持久的、全面的灵动效应显露,是“真我”的完成态。

    或者说,处于“人才”(灵境)阶段是属于原始低端的智能,而到了“真我”(天境)阶段才属于高级智能的体现。

    或者说,“人才”(灵境)是自我真正觉醒的起始,是“真我”(天境)还非常幼弱的阶段;一旦能够稳定、持久、全面的展示灵动性、产生庞大的生机活力以后,这时候“我”的状态就进入“真我”(天境)层次了。

    如果非要用“才能”衡量各种“我”的等级层次的话,那么“产品”(物境)中的“我”就相当于“原材料”,而“机器”(匠境)中的“我”就属于“匠才”(加工过的材料),而“人才”(灵境)中的“我”当然是“人才”(有重要价值的材料),而“真我”(天境)阶段的“我”则可以称之为“天才”(价值无法估量的珍贵材料)。

    “人才”(灵境)毕竟还是属于社会的产品范畴,而真正的“天才”(真我)则属于“天的产品”了。

    已经超出社会产品范畴了,就无法完全用社会使用价值来衡量了,或者说已经从有限的社会使用价值,蜕变成无限的价值了——具有可以定义社会、框架世界、逆转乾坤的才能(天才)。

    “真我”(天境)是“我”从产品中脱变出来的,形成个性鲜明的“我”。

    这就好比蛹化蝶一样,是一种“人才”的进一步“质变、蜕变”;已经可以超越原有社会框架,升华、飞跃到更高的层面(天),故谓之“天境”。

    用佛教语言讲,就是超越生死轮回的宿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自成命运新的格局。

    简单的说,如果前三种“我”都属于六道轮回之中的芸芸众生的话,那么“真我”(天境)就已经可以超越六道轮回之外的存在了。

    从命理学的角度讲,“我”的境界层次越低级,则宿命越固定,到“灵境”(人才)就具有部分“逆天改命”的能力了,到“天境”(真我)甚至就可以主宰自我命运了;俗话说,天不可测、神不可测;当“我”之道合乎天道,达到天人合一之境以后,“真我”的命运也很难测了。

    自古社会上流传着那些隐世修行,道法高深的至人、真人、世外高人等;如果真的存在则可能达到了真我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