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节 真我 (天境)四

    更新时间:2017-03-24 07:34:11本章字数:4826字

    第六节 真我(天境)四

    接着,我们再以“情”来论“真我”。

    天地阴阳互感、男女之情爱,皆天地之大义也。

    不管是爱情、友情、亲情,还是其他各种各样的情感、情绪等,其实都属于“我”的一种表象特征,表面上看似非常虚无缥缈、无迹可寻,实际上都有一定的因果,都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或者说都可以量子化考量。

    下面我们就以男女之情爱来论述“我”的几种境界层次,逐级来分析“真我”构成和发展阶段。

    情爱的第一层次是“物情”:

    “物情”与“产品”(物境)相互对应。

    那么,难道情爱也是一种“产品”吗?

    这其实也是社会常规话题之一即:爱情是商品买卖吗?爱情能够用金钱来衡量吗?爱情是……

    对于众多成为“产品”的芸芸众生来说,是的。

    你可以说他们是势利小人,或说他们太现实;但是这种把具体的财物当成衡量感情、友情、爱情的重要、甚至是唯一标准的社会现象,古今中外都非常普遍的存在着,而且未来还会同样如此。

    尽管绝大多数人们都不愿意明面上承认这一点,但是实际上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这样做的。

    即——唯利是图、攀附权贵,把财物利益与自己的情爱相互等同起来,是一种很普遍的社会现象。

    远的不说,在现在社会中,你只要有足够的房子、车子、票子;你就会有很多情爱的选择,随意挑选;没有爱,对象可以曲意讨好你,给你爱恋(有足够的物质财富就有爱、有情;物质财富匮乏就无情可谈、无爱可说)。

    长相、品貌、才能是次要的,在票子和品貌之间做选择,票子总是胜利者。

    俗话说:“穷居闹市无人识,富在深山有远亲”,趋炎附势、攀权附贵是绝大多数人共同的特点,更是维系人与人之间情感的重要砝码。

    即若你有钱有势之时则亲朋、情人们都蜂拥而至,而当你穷困潦倒之时则至亲之人也会远离你……不管表面上人们是否承认这一点,事实就是如此。

    这就是世俗社会的人之常情。

    你不能说他们无情,他们的确也有情有意;你也不能够说他们都是虚情假意,他们的情爱、情谊也是很真实、很现实的;只不过这种情爱、情谊的“真”都是建立在具体的财富物质利益之上,或者说他们绝大部分的情谊和爱恋都被具体物质对象所框架限定了,这就是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现实主义者现实的人生观、世界观的特征。

    这里需要进行说明的是:“物情”的范畴非常广泛,从“产品”层面来讲,“我”其实就是一个个物体对象的累积、叠加,而这些构成“我”的物质基础的物体对象以及和“我”密切相关的物体对象等等,与“我”关联的一个突出表现特征就是衍生各种各样的“物情”。

    比如,我的衣物、我的首饰、我的住所、我的家庭等都会与“我”产生各种各样的情感联系,这些都属于“物情”;而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的爱人等,从物质基础的层面讲,也属于一种“产品”,也是从“物情”开始的。

    也就是说,“产品”的情爱是赖以物质对象而生存的,情爱的维系也要屈从于物质对象(产品)本身。

    “物情”也是情爱的一种境界,这时候情爱的真诚度肯定也是有的,但物质条件是谈情说爱的第一条件和衡量标准;这是物爱的最大特征,故称为“物情”。或者说,如果一个人的爱情、友情、亲情等完全被“物情”所框架,一直停留在该层面,那么这种爱情、友情、亲情都属于“物情”。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既然“产品”(物境)中的“我”是构成后续“我”的基石(载体),那么与之对应的“物情”其实也是形成更高阶层情爱的基础;所以“物爱、物情”并不一定就是最低劣、最庸俗的情爱。

    广义的讲:物欲、物情、物爱等也是所有生命体(当然包括人类)最普遍的生理需求,最基本的物质属性;完全没有物欲、物情、物爱的物质基础,后续的情爱也难以存在,更别说发展升华了。

    情爱的第二层次是“形情”:

    “形情”顾名思义,就是机械式的、形式上的,可以无限复制、模仿而制造或演绎出来的情爱。

    简单直白的讲就是“形而上的情”就是“形情”!

    现实中有两种相反的情爱都属于“形情”。

    一种是爱情看似很忠贞的那种: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德舆论和风俗习惯的社会形式下;即使她丈夫再没钱、再不堪,妻子都会终身跟随、厮守。

    他们夫妻相互厮守到白头,不是因为多么恩爱;而是一种认命,不敢或无力与命运抗争。

    从命理数学的层面讲,既然你遵守、奉行一定的形式、程序、法则,那么这种数理模式的结局也就确定了(注定的命运、常量)。

    即,他们夫妻终生厮守、白头偕老并非是彼此有多么恩爱,而是对自身社会角色扮演的认命,被社会伦理纲常形式所限定;即这种被社会形式、社会舞台剧情所束缚、框架的男女情爱关系就是一种“形情”。

    另外一种就是唯利是图的爱情婚姻:在大饥荒时代,一个馒头就可以娶个媳妇;在中国70年代结婚有手表、自行车、缝纫机(老三样)就非常荣耀了;到了21世纪结婚没汽车、房产、存款(新三样)就别显摆了……并不是以前的人特别朴素,不在乎物质条件;现代人特别奢华,特别在乎物质财富;而是社会发展形势和人们生活形式、流行时尚趋势所限。

    即谈情说爱是受社会上奉行、流行的各种形式、仪式、习俗程序等所限,虽然其中也存在很多真情实意,但是其情谊和爱恋的存在都是依赖社会某种形式、仪式、习俗程序等;除了产品物质以外,形式、仪式、习俗程序等这些“形而上”的存在也是非常重要的情爱依存关键,这种以“形而上”的存在为主的情愫,故称为“形情”。

    比如,一对男女,彼此都喜爱对方,也都知道彼此互相的爱慕;但是都没有任何行动和任何形式的表达;过一段时间,某一方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一个陌生人举行了隆重的婚庆仪式,得到大家的普遍认可,他或她就会维持这种婚姻形式,即他们夫妻也就一辈子生活下去了。

    原先男女之间彼此的情愫也就无疾而终了。

    这其实就说明了“情爱”必须要依赖于某种社会形式程序而存活,这种特征就是“形情”;没有任何存在形式的“情爱”是不可想象的,而随着“形式”本身的稳固也会加深“情爱”的稳定。

    广义的讲:任何“物情”的存在也必须要一定“形情”的内容形式,没有任何存在形式的“物情”是不可能的,也是无法想象的;但是,“形情”作为一种“情爱”也具有自己的独特性,即虽然不可以完全脱离物质对象而存在,但是却可以超越具体的物质对象的个体而存在(可替换)。

    这就如同牛顿刚体物理学,或者纯粹的形而上的数学,不考虑具体物体对象本身,而是统一把它们当成一个质点,单纯考虑运动形式本身的变化规律一样;这种“形而上”的属性就是“形情”。

    比如,有一首词曲优美感人至深的爱情歌曲,歌手通过这首歌让很多人成为他的热追“粉丝”,很多男人也用这首歌来“泡妞”,也很容易打动异性而获得一段情缘、情爱;这种不考虑现实具体对象,只是凭借歌曲的传唱形式就可以获得的情谊、情爱就是一种“形情”的体现。

    生活中常常会有人说“有缘无分”,这个“缘”可以理解为情愫姻缘,而这个“分”则属于形式、仪式、身份等被确立的“情愫”程序。比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属于被确立的“分”(形式、模式、仪式等)。也就是说,“缘分”之中的“分”其实就是一种“形而上”的形式程序的确立、认定。

    比如,一个是有夫之妇,一个是有妇之夫,这对男女彼此发生了恋情,暗地里多次发生性关系;但是他们不敢把自己的恋情公开化,因为这是不合法的、是严重的伤风败俗、是社会伦理道德所决不允许的行为。

    相反,两个原本没有多少情意的男女,因为某些原因而被社会大众认定为一对情侣,而且他们自己也认可这种社会身份、扮演这种角色;这样即使他们彼此在私下里形同陌路,在公开的场合也会“秀恩爱”。

    这样,彼此有情爱的人,却因为无“分”就要装成陌路人,而彼此没有多少情爱的人,却需要假装很恩爱(秀恩爱)这些都属于“分”的作用功效。

    因此,所谓“缘分”不是光有彼此的情谊就可以了,而且这种情谊还需要通过一定的形式、仪式、程序等被确立、被社会认可以后,这种情愫才可以持续存在下去(即有缘有分)。而人类的结婚仪式、程序、形式等就属于“形情”被确立、被认可的一种非常普遍的途径。

    而对于男女之间的情爱、恋情而言,如果过于偏重于“分”(形式、程序上的认定)的内容,就属于“形情”。

    比如,有一对非常相爱的恋人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由于当地的风俗是男方娶妻必须付出高昂的彩礼,男方比较贫穷根本支付不了;女方家庭非常好“面子”,坚持必须先支付高昂的彩礼才能够完婚;最后一对原本相爱的恋人只能够分手(有缘无分)。最后的结果就是,女方嫁给了一个她不爱,但是能够支付高昂彩礼的男人了(“形情”)。

    生活中很多婚姻常常是这样的,即虽然彼此根本没有情愫可言,但是已经通过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确定,已经被周围邻居认可,已经通过一定是仪式程序认定,而且大家都比较注重“面子形象”而结合在一起。

    这就是普遍存在的“形情的婚姻”。

    网络上曾有过这样的报道,一个婚姻骗子,通过网络征婚,成功骗钱骗色高达数百例;据罪犯自己在公安局交代,有好多女性在知道或感觉到被骗了以后,还对他说并不后悔……该罪犯长相很普通,也没有高等学历,更没有钱,只是装扮成高薪白领的样子;就可以轻易成功。

    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成功率?

    而且对方明明知道被骗还不后悔。

    究竟为什么呢?

    深度分析产品的“物爱”,我们会发现他们生活很单调、甚至是枯燥,人生很孤寂;这对那些风华正茂、感情丰富的感性女性而言,是一种摧残和折磨;这时候有一种新形式的情爱尝试,不管是好、还是坏的体验,都是一种情感生活上的刺激、释放;故她们才会说“不后悔”。

    她们不是在乎情爱的真假,而是形式的转换(刺激)。

    罪犯的成功就在于他掌握了一种谈情说爱的有效程序模式,这种形式可以不断重复的进行下去,不断更换新的对象(可替换)。

    有很多关于情爱的书籍都或多或少也大都指出了一些有效的恋爱形式、程序、模式、方法,教导人们去成功追求异性。

    社会上那些交友广阔的人找到情爱的机会也很多;相反,那些宅男宅女即使很优秀也没人识、无人问津;女性也不都是贪恋钱财的,但女性自身的矜持决定了她们更在乎社会形式、程序上的确立、认定。

    即在乎别人、大众的眼光和社会看法,在乎社会名分。

    比如,你私下追求一个女孩子好几年都没成功,后来在一个众目睽睽的场合下,跪地送一束玫瑰,她就欣然答应了……为什么呢?

    俗话说:“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现实生活中的绝大多数人除了被“物”所限以外,还会被外界社会的各种社会形式、仪式、秩序、程序和模式等控制着,就如同“机器”一样。而机器的运动参数、控制部分都是被外部所掌控着。

    再比如,一个美女原本是根本不可能会爱上野兽的,但是如果这个美女是一个演员,在“美女与野兽”的情景舞台剧中,导演摄制的剧情就是要让美女与野兽发生恋情,这个美女演员因为完全融入了戏剧的角色中,表演非常投入,完全按照导演的剧情安排来演绎;因为戏剧的剧情发展需要美女必须与野兽发生情爱,最后的结果就是美女真的爱上了野兽!

    甚至,由于这个“美女与野兽”戏剧节目上映以后,在社会上非常流行,大家都争相模仿变成流行时尚,可能就会出现很多美女都喜欢寻找野兽,然后与野兽发生情爱……

    原本“美女”与“野兽”是不可能发生“情爱”的,但是由于“美女与野兽”的戏剧形式变成一种社会时尚,让美女与野兽发生情爱变成很普遍的社会形式,这就是“形情”的作用功效的特征体现。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情爱,完全被社会伦理、社会流行时尚、社会尊崇的形式、仪式、规则、典范、以及各种戏剧剧情模式、各种民风民俗形式等等禁锢以后,就变成了“形情”!

    “形情”与“物情”一样,本身无所谓好、或坏,只是说明这种情爱,看似是自己的独立运作,实际上其变化发展,就如同“机器”一样,是被外界形式所操控着、主导着……

    广义的讲:任何“物情”的存在都必须有一定的存在形式,但是“物情”之所以为“物情”是因为存在形式是次要的,起到主要作用影响的是物质对象本身;即偏重于“物”本身的“情爱”就是“物情”。

    同样,任何“形情”的存在也脱离不了一定的物质基础,但是“形情”之所以为“形情”是因为具体物质对象是可以被替代的、可以被复制的、是次要的,起到主要作用影响的则是“形而上”的存在本身;即偏重于“形而上”本身环节的“情爱”就是“形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