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节 真我 (天境)五

    更新时间:2017-03-24 07:36:03本章字数:3116字

    第六节 真我 (天境)五

    情爱的第三层次是“感情”:

    感情者何?

    心有所感而动之以情也。

    “感情”对应于“我”的第三个层次,即“人才”(灵境);“人才”的特征是产生“变量的才能”,不是按照既定的物质对象本身(产品/物境),也不是按照既定的形而上的形式程序本身(机器/匠境);而就如同电磁感应一样,这种心有灵犀的相互感应而缔生出来的情愫因素,或者是个体对象自己通过某种感官因素的因应变化(变量)形成的情愫都可以称之为“感情”。

    当然,“感情”的存在也必须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物情),也必须要有一定的存在形式(形情);但是前两者常常是一种被确立的定量、常量(宿命),而感情不同前两者的关键就是因应变化的变量感应(感情)。

    这正如“人才”把“单调的产品”和“僵化的机器”变得具有灵动性、充满活力一样;男女之间由于情愫的感应,哪怕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个细微的举动等等都可以令对方魂牵梦绕,回味无穷;本来平淡无奇的“产品”,事物的存在“形式”都充满诗情画意……

    比如,一个男子本来与一个女子完全陌生,毫不相干,可能突然因为某个触动因素而触发对该女子的爱恋情感,这种感情一发而不可收拾,并为此而产生一系列的行为,于是就彻底改命了原先的命运轨迹。

    比如,一个人原本觉得自己生活很无聊、寂寞、无助、无力,只是因为他或她爱慕的人的一个鼓励的眼神,一段勉励的话语,就让他生活充满活力,让生活从此变得有朝气、变得有意义了。

    这些都属于“感情”导致的变量因素。

    也就是说,虽然“感情”的产生离不开一定的物质基础(物情),也必须要一定的存在形式(形情);但是“感情”在这些命运“定数常量”的基础之上又形成新的“变量”因素,这种有感而发的情感因素产生新的生命寓意,所以是与“我”的第三层次“人才”(灵境)相对应的。

    当然,“物情”本身也可能蕴涵一定“感情”因素,但是“物情”之所以成为“物情”是因为整体被固定的“物”所框架着;同样,“形情”本身也可能含有一定的“感情”因子,但是“形情”之所以成为“形情”是因为整体被固定的剧本、剧情、各种形式、程序本身所框架、控制着;而“感情”之所以不同于“物情”和“形情”,是因为自身萌发了因应的变量因素,能够突破、或超越原先“物”的限制和旧的“形式”框架的束缚,才是真“感情”。

    即,因为“感情”的作用而让原先的世界发生一系列的变化。比如,一个内心充满喜悦心情的人,他看到的一切景物都貌似染上“高兴”的色彩;一个消极厌世、愤世嫉俗人,他看到的世界一切都非常“面目可憎”……

    即本来的物质对象和物质存在形式等都没有发生变化,只是因为“我”的心境情愫发生改变,从而造成原先的物质对象和物质存在形式都出现“变量”,产生灵动性的生命活力(灵境)而“活了起来”——有感而生!

    简单直白的讲:因“物”而生的情愫就是“物情”,因“形而上”而生的情愫就是“形情”,而有“感应”而生出的情愫才是“感情”。

    举例说明:

    比如,现代很多青春美少女都喜欢“傍大款”。

    即只要你有权有钱,很多少女都愿意嫁给你、傍着你、粘着你,这种把物欲享受放在第一位的情愫就属于“物情”。

    比如,很多演艺人员,很多特别注重仪式、时尚潮流的人等,他们和她们常常按照社会设定的形式程序来演艺自己的人生,在社会舞台剧场中,根据“社会剧情”的要求,让他们或她们哭就哭,让他们或她们笑就笑,让他们或她们发生情爱,他们或她们就投入的发生情爱;这种根据“形而上”形式程序的需求而形成的情爱就属于“形情”。

    比如,特别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或她们彼此的相爱常常是有感而发,甚至是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就一见钟情了,就发生情爱了;这种纯粹因为感应而生出的情愫就属于“感情”。

    当情窦初开的男女有了感情以后,自己心爱的对象的所有一切景物都可以被注入“爱的颜色”……

    现实生活中男女互感、异性彼此之间放电而产生的情愫,有感而发的情感等,一个人一生可能遇到数百次不止;但是绝大多数都是无疾而终。

    为什么呢?

    因为感情的存放也需要载体(物质基础)。

    比如,一个男孩非常喜爱他心目中的“公主”,但是他所有爱的表白都被无情的回绝,他所送的礼物都被退回,“公主”没有任何情感回应,哪怕是一句话、一个眼神都没有;这样男孩就可能会心灰意冷、无疾而终。

    但是,如果“公主”接受了他的礼物,两人之间出现过互相爱慕的话语和行为;那么,这段情爱就可以维系很久,甚至成为一生都珍惜的情感。

    也就是说,有了物质基础(物情)和形式程序上的认定(形情),这样的“感情”才能够得到维系和升华;相反,没有任何物质基础和形式程序的途径来承载和表现,这么这样的“感情”就很难存活,常常只会无疾而终。

    这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生活启迪呢?

    这就是各种情爱的寄托必须要依赖一定具体有形的“物”(产品),或者社会仪式、形式、程序、模式等为载体通道才能够存在、维系和升华。

    比如,两个互相爱慕的男女,彼此有没有爱的表白、有没有爱的定情信物或者物品,这些都是彼此相爱的证据、依据(情爱的载体);如果没有任何物品和行为的承载,则彼此的爱恋只是心理的梦想,无法成为现实。

    从科学的角度讲:“情爱”本身只是一种虚拟的存在,必须通过一定的物质媒体、通过一定仪式和程序的途径才能够进行“量化”处理,才具有现实性。

    因此,那些“产品富足”(有钱有势)的人感情收获就很丰富,而没有一定的产品和形式作为情爱寄托的载体就无法收获爱情的果实,现实就是如此。

    也就是说,即使你内心感情非常丰富、非常爱恋某人,但是由于你没有任何示爱的表达的行为,没有通过任何财物的途径而传递出去(信物),结果就只会无疾而终。

    相反,很多感情骗子、很多冷酷无情的人,因为他们非常善于运用“物质手段”,善于通过各种形式、仪式、程序而达到私欲目的;因为他跟很多异性发生“物品”的交换,和情爱形式、程序的互动,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取很多“芳心”,拥有丰富的情感体验。

    比如,在现代网络和微信都非常畅通的时代,某个情感骗子通过他既定社交程序进行广泛“撒网”,每天骗取几个异性朋友的财与色,根本没有任何难度;长期下来,他骗取几百个、几千个异性的财与色都是轻而易举的;甚至有些高手据说已经猎获上万个异性了。

    我们不要去单纯谴责骗子本身的罪恶,其实这告诉我们一个人生道理就是:

    人生中的所有情爱都必须要通过一定“物”、或一定仪式、形式、程序等为载体才能够体现出来,才能够不断发展变化。

    也就是说,“情爱”必须通过一定的物质媒体、通过一定的仪式、程序的手段、途径才能够进行“量子化”处理;这样虚拟的“情爱”才真正具有现实作用。

    这也是一种“情爱”现实主义吧。

    然而,这些“物品”、这些情感存在的仪式、形式、程序、模式等毕竟只是情感载体,而不是情感本身;如果把载体当作主体来对待,就是倒回去了,那么爱情和生活的迷惑和困惑就自然应运而生了。

    说的直白点就是:“感情”应该是相对于“人才”(灵境)的层次,应该驾驭在“产品”(物境)和“机器”(匠境)基础之上的存在;是应该能够让“固化的产品”和“僵死的机器”换发生机活力、充满灵动性的存在。

    相反,如果你把这些情感载体当成主体,让感情完全受限于这些“产品”和“机器”本身,就相当于“我”的退化而堕落!

    因此,一个感情骗子之所以是骗子,就是因为他只在乎财物本身、只注重仪式和程序本身,是因为严重缺乏真情实感的“注入”,所以看似有情,实际上非常残酷无情。

    当一个感情丰富而又寂寞无聊的人、或者一个天真无邪的纯情男女与一个感情骗子相互交集以后,前者为了维系“情感”的存在和延续就可以舍弃一切,而后者真正的目的只是对方的财与色的获取;这样一方为了维系“感情”而付出所有的财与色,而另一方一旦获得想要的财与色就开溜,最后爱情悲剧的结局就显而易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