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节 真我 (天境)七

    更新时间:2017-03-24 07:45:20本章字数:2382字

    第六节 真我 (天境)七

    人类社会至今还存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信仰和习俗,如果仅仅以婚姻来论各种“情爱”的话;那么

    第一、“物情”、物爱阶段的“情爱”就相当于把人嫁给固定的财物本身。

    即把人都当成一件件固定的财物,把“情爱”也当成具体的财物,这样财富的拥有者就等同于可以拥有、霸占大量的“物情”、物爱对象。

    第二、“形情”、“形爱”阶段的“情爱”就相当于把人嫁给了固定的仪式、程序、形式本身。

    或许有人会疑问:人怎么可能爱上仪式、程序、形式等本身呢?

    这太过不可思议吧?

    其实“形情”不但在人类社会普遍存在,而且是绝大多数社会情感维系的基础和根本。

    比如,一个心地善良、才貌双全、家财万贯的美丽“公主”,与一个一无所有、长相丑陋,还非常凶残的野兽怎么可能会发生一段恋情呢?

    但是,如果这个“公主”是一个非常投入的演艺人员,而根据戏剧剧情的需要,“公主”必须和野兽发生一段恋情,那么这个尽职尽责的“公主”就会尝试如何与野兽发生恋情了;最后通过她多次的尝试,最后真的爱上了野兽,真的与野兽发生了一段恋情。

    为什么说这是嫁给了仪式、程序、形式本身呢?

    因为编剧、导演可以随意设定剧情程序,让“公主”爱上青蛙、爱上一只鸡、爱上一条狗、爱上一个乞丐、爱上一个大恶魔……然后这个“公主”根据剧情演绎的需要,也真的就爱上青蛙、爱上一只鸡、爱上一条狗、爱上一个乞丐、爱上一个大恶魔……

    这听起来非常荒诞,实际上非常普遍现实。

    正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现实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时时刻刻生活在被社会体制形式所设定,或者被我们自己设定的各种“戏剧”程序的剧情、剧本当中,并且根据“戏剧”具体剧情程序演绎的发展需要而演绎自己的各种社会“角色”。即,我们以为我们活着的是自己的“我”,实际上只是“人生戏剧”所需要扮演的角色程序。

    直白的讲,我们其实就是生活在各种各样潜移默化的社会“戏剧情景”当中,被各种“剧情的程序”所左右着的,即必须依赖各种“仪式、形式”而存活;所以其“情爱”实质上就是嫁给了仪式、程序、形式本身。“形情”之所以称之为“形情”,就如同“机器”一样,运行程序是被设定好的,是可以无限重复的、可以被制造的,即是被“形式”所驱动的“情”。

    第三、“感情”,彼此相互感应而缔生出情爱的阶段就是“感情”,这时候的“情爱”就相当于把人嫁给了互感之情本身。

    “感情”之所以比起“物情”和“形情”的境界层次要高,就是因为前两者都是可以单方面固定存在着,“情”的主导作用影响很小;而后者则需要建立相互感应的基础之上,“情”起到主导作用(变量的才能)。

    比如,“物情”、物爱之情就如同普通的商品,可以自由交换、随便的买卖;只有你有足够的财富就可以购买你喜欢的商品(物情),相反,如果你是穷光蛋,哪怕是你生命最急需的商品,你也无法获取。

    比如,“形情”、形式、仪式才是决定“情爱”的主体力量;就比如现在社会中很多“秀恩爱”的恋人、特别是一些社会知名人士,他们之所以表现出一幅“很恩爱的样子”,并非是真的彼此爱恋,而是为了维持各种社会“面子、形象”才表演出来的剧情形式。直白的讲,他们更像是演员的造作表演,而不是有感而发的真情流露……

    而达到“感情”阶段,则彼此的互感才是维系“情爱”的主体,一旦彼此缺乏喜悦好感,即使你很有钱,即使已经登记注册结婚了,也会分道扬镳。

    说了这么多,究竟什么才算是“真情”呢?

    前面说过,符合真正的“我”的条件是:实、真、常、主、不变异的法(规律本质),才是“真我”!其实,“真情、真爱”也应该具备“真、实、常、主、不变异的法”等特征;其中“真、实”就是需要有具体承载的物质对象(产品),而“常”则是形而上的仪式、程序、形式等的认定(机器),而“主”就是能够独立自主、自己做决定(人才);在此基础上还要始终如一的坚持不懈,还要不断的升华飞跃。

    假设有一个人对你是“真情、真爱”,因为你不具备稳固的承载物和形式途径来承载运行这份“真情、真爱”,最后你还是无法获得“真情、真爱”;所以从某种层面来讲,其实“真情、真爱”是与“真我”相互对应的。

    以嫁娶论“情爱”,则“真情”就相当于把“情爱”嫁给了理想(或者说“真情、真爱”首先要是一种精神恋爱)、嫁给了“真我、真理”。

    “真情”是比“感情”更高一个境界层次的“情爱”。

    当一个人至死不渝的爱恋一个对象而达到“真情”层次以后,就可能超越具体物质条件的束缚,超越各种社会仪式、形式和世俗习俗的框架,哪怕对方容貌完全改变,哪怕对方变成丑陋的怪物,哪怕对方被世人所厌弃……都丝毫不会更改爱恋的初衷,始终忠贞不渝(不变异的法)。

    也就是说,“真情”与“感情”的境界层次的差别,就如同“天才”与“人才”之间的界限;前者是后者的升华,后者则是前者的基础。

    即“人才”的发展出路是进一步提升境界,达到真我之境(天才);同样的道理,“感情”的形成和稳固是需要物质产品和一定的形式(比如求婚和结婚仪式)为载体;但是真正的感情必须能够超越这些载体而独立存在(不变异),方能持久,甚至永恒——“真情”。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那是因为把“感情”坠落成各种“物情”和“形情”的缘故(变异、变味了)。

    如果能够把“感情”进一步升华,则“婚姻”才能够成为缔造“真情”的坚固基石。

    比如,现实生活中如马克思和燕尼,司马相如和卓文君都是属于超越载体而独立存在的感情……真情。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司马相如本来是个才华横溢却郁郁不得志的穷酸书生。有一次他赴大富豪卓王孙家宴饮,卓王孙有个女儿叫卓文君,司马相如以一曲《凤求凰》赢得了这位“巴蜀第一美女”的心。但文君的父亲却不同意女儿嫁给这个穷小子,两人不得已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裸婚”私奔,日子过得清苦而甜蜜……

    因为真情的存在,所以可以穿越千山万水,可以克服重重阻挠,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可以携手白头,可以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总之,“真情”也是“真我”的一个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