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节 真我 (天境)九

    更新时间:2017-03-31 12:26:51本章字数:4426字

    第七节 真我(天境)九

    下面我们就以国家政治进行例证说明:

    比如,对于一个国家大我而言,掌权者个人的意志、民众的意志、和事物的本质规律法则,这三者相互对照;按照正常的数理分析应该是:管理者个人的意志和民众的意志等都要服从事物的本质规律法则(公理)。

    可是现实社会中绝大多数国家,特别是那些集权垄断的国家里面都常常是:霸权者个人可以肆意妄为,民众的意志和科学规律法则等都必须屈从于权力垄断者个人的意志(集权统治)!

    那些政治权利的掌控者个人可以轻易的代表国家、代表人民、代表政府来行使各种国家特权,正如“官本位”现象那样——谁官职高则谁说的话和行事就总是对的,谁权利大则谁就掌控着真理和正义,谁就掌控着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个社会领域的话语权、主宰权,他们极少数人垄断霸占着各种社会资源和财富,他们可以肆意对民众进行禁言、禁行、禁文……所谓的民意、民愿必须和最高权力掌控者个人高度一致,否则就会被定义为违法刁民、暴民、乱民而被残酷打压、残害;只有符合、顺应、称颂权力阶层统治的文化理论才会被定义为“科学的、正确的、经典的”文化理论而被弘扬,否则就会被定义为伪科学、错误的思想、歪理邪说而被禁止、扼杀……

    也许有人会说:古今中外、历朝历代几乎所有的朝代、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都是这样干的,有何可奇怪的呢?

    刍狗小时候生活在偏远落后的村落,曾经相信一个人生真理;直到很久以后才认识到其中的荒谬性。

    比如,大人们哄自己家小孩吃饭,说:再吃一口、再吃一口,你今天你多吃一勺饭,明天再多吃一勺饭,这样每天都坚持多吃一勺饭,你就会快快长大、越来越强壮……

    小时候曾经有幸听到一位“跑江湖的大师”告诉我如何炼成“飞檐走壁的轻功”的奥秘,道理很简单就是:先挖一个很浅的坑,从坑里往上跳,每天挖深一厘米,每天坚持练习下去,几年后你就可以炼成飞檐走壁的轻功了。

    后来,我以为我没有炼成轻功就是因为我没有长期不懈的坚持,是我自己的决心和毅力不够造成的,从来没有怀疑这个道理是否是真实可信的。

    那么,这个道理是否是真实可行的呢?

    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们每个人自己“我”的需求、贪念、欲望、野心、梦想、理想、追求等等常常是可以无穷无尽的,但是“我”所对应的物质对象(比如我的身体、我生活的物质环境等)却必然是有极限的(物—数—量)。

    在这个物质对象的极限范围之内,我们自己的“我”的需求、欲望、理想等可能是有效的、有利的、具有现实的价值和意义;而一旦超出这个物质极限,则这些所谓的需求、欲望、追求等就可能是无效的、有害的、不现实的,甚至是害人害己的、加速自我毁灭的趋势和行为了(物极必反)。

    例如,当我们饥饿或有丰美食物诱惑的时候,会食欲大增,在这种物欲的驱使下,我们常常以为自己可以吞下大量的食物;可是这种欲望需求是要和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肠胃(这些物质对象)相互对应,而这些物质对象的“量”是有一定极限限制的——在这个极限范围之内(自己肠胃的容量和消化能力),因为是满足自身的生理需求,哪怕是粗茶淡饭也是有利于身体健康的;相反,如果超出这个极限范围,哪怕吃的是精细美食也只会害人害己——对食物本身是一种浪费,对自己的身体也是极大的损害。

    也就是说,无论是吃饭还是练习跳高,因为要对应一定具体的物质对象,所以就必然会有对应的物质极限;在物质极限范围之内,“量”的递增是有益的、可行的,而一旦超出极限范围之内,“量”的递增就是有害的,甚至可能是害人害己,或者根本不可行。

    即,在整个宇宙任何一个事物系统当中,“量”可以无限递增的思想理念都是不现实的,或者说没有任何现实价值和意义;因为一旦对应一定现实的物质对象,就必然会有一定极限的限制。

    (现在被正统科学界所奉行的宇宙无限膨胀的思想理论,其实正是人类社会信奉“量”无限递增的一种表象,也是科学界本身的无知;任何确定的事物系统都必然会有“量”的极限限制。这里我们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的问题,关于宇宙演化的问题,刍狗在后续《命运相对论》书籍中有专门论述)。

    这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人生启迪呢?

    从政治管理和经济发展的层面讲,对于一个管理者而言,并非是管理权力越大、越集权垄断越好,如果权力超出个人的能力与精力的极限,就只会误国误民、害人害己;对于一个经济发展的商人而言,并非是霸占垄断越多的财富资源越好,如果超出个人驾驭财富资源的能力,这些财富就会变成洪水猛兽,不但毁了自己的人生,也会对整个社会造成各种各样的隐患、甚至是灾难。

    可惜这个道理,不但绝大多数民众都不懂的,绝大部分社会机构、企业和社团组织等也不懂的,大部分的国家政府管理层、各种国际组织体系等等,那些高层管理者和政客与富豪们也不懂的……

    要不然就不会,至今大家依然都在拼命索取、霸占垄断更多、更大的社会权力和各种财富资源还是当今整个人类社会的主流意识;大家依然盲目崇信“量”的无限递增是可信的、可行的……

    比如,某位伟大的政客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已经被东方大国奉为金科玉律的人生至理名言,并全面体现在国家文化教育上和国家政治与经济管理体制上。

    真的是“好好学习”,就可以“天天向上”吗?

    如果不对应具体的物质对象,这种“量”的无限递增貌似是可信的、可行的;可是一旦对应具体的物质对象,就必然具有一定的物质极限,一旦超出这种极限范围,这种“好好学习”的“量”的增加就会变成一种有害的存在,不但无法“天天向上”,还可能急速向下坠落、毁灭。

    比如,很多人都想让自己能够一学就会、过目不忘,总以为学习文化知识越多越好、越快越好,可是自己的大脑对信息的摄取量是有极限限制的,这就如同自己身体对食物摄取量的极限限制一样;一旦过量超载的摄取各种文化信息,不但大脑无法消化,造成大脑疲劳、损伤,还可能导致精神和生理紊乱、错乱,严重损害生命健康;同时正如身体有食物摄取、吸收系统,也有排泄系统一样(总“量”必须保持在一定极限范围之内),大脑摄取各种信息的同时,也会不断遗忘;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种“量”的无限增长是不可能的、不可行的,是一种脱离现实的虚假梦想、纯粹幻想而已。

    我们常常总以为,学习的文化知识越多越好,却忽略对自身物质对象的对应,我们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等来学习很多无用的,或无法承载的文化信息;不但不会“天天向上”,而且是一种生命浪费、甚至是危害生命。

    在政治管理领域,对这种“量”无限增长和延续的信奉可以说是根深蒂固、非常普遍,比如官本位的官员选拔的政治体制常常是这样的:

    比如,你在学校能够当学生干部,就可以成为你走向社会,担任社会机构组织领导干部的资本、资历,然后逐级往上爬升;或者你能够当村里的干部,才有机会升迁为乡干部,然后升迁为县级干部,然后升迁为省级干部,然后升迁为中央级别的大员……

    比如,你老子是老革命、是政府高级官员,你就拥有深厚的政治背景,就是体制内的人,就是又红又专的革命接班人、继承人(官二代、官三代),你在官场就可以平步青云……

    这些至今还被政府、被一些政府权威学者专家认定为是社会主义体制优越性的标志而被广泛颂扬、奉行!

    在现代中国政府“反腐风暴”运动中呈现出很多触目惊心的大案要案,一些高级干部、一些副国级别的领导,他们本来应该是为国家、为民众服务的“人民公仆”,是能够廉洁奉公、代表国家、代表人民而行使权力的高级领导干部、首长,明面上他们也是这样自我标榜着的。

    实际上他们成了国家和人民的蛀虫、害虫,他们家里面的钞票要用吨来计算,房产有几十处,他们贪腐的欲望根本没有止境……

    一些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地方高官,即是地方首富,也是祸害百姓的地方恶霸、土皇帝、黑社会老大……

    为什么他们一方面表示自己非常廉洁奉公,另外一方面又极度贪得无厌;一方面他们存在的责任是维护民众安定和发展的领导阶层,另外一方面则是欺压或剥削民众、祸害地方的根源呢?

    与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奉行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些大资本家(如比尔盖茨等)却把完全属于自己的大部分财富,都无偿的奉献、回馈给社会……

    与其说是这些贪腐分子个人有多么坏、多么罪大恶极,不如说是人们和政治管理层对自我认知的一种愚昧、无知,不如说是整个政府管理体制对物质对象的“量”的极限变化规律认知的一种社会政治理念上的无知!

    比如,历朝历代追求长生不死的帝王们往往生命过早夭折,那些妄想千岁、万岁、万万岁的帝国王朝也往往命不久也;他们往往神化自己,以为自己有多么高贵,却不知道自己也属于一定的物质对象,必然存在一定量的极限的限制;正是因为他们过于追求“量”的无限递增,才加速他们自己、他们所在的政权都快速走向毁灭(物极必反)!

    所以,他们(政权垄断者们)的贪得无厌、他们的大权独揽、他们无休止对各种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垄断霸占等等各种“量”的无限递增,其实正是源于他们的愚昧无知,而不是他们天生就有多坏、多罪恶。

    很多政治上的丑恶、政治上的虚伪、政治上的罪恶并不是来源于一些罪大恶极的罪犯个人有多么邪恶,而是因为政府管理体制上严重缺乏对政治权利本身进行有效的“量化”管控!

    即追求权力和财富资源“量”的无限递增,最终失衡就成为必然!不管是政治上的集权垄断,还是经济上的财富资源垄断都是相同的。

    从某种角度讲,人类最大的危害、威胁国家和人民的安全的根源,不是恐怖组织、不是各种自然灾害,而是混乱盲目的政治管理。

    而政治管理为什么会混乱无序呢?

    就是因为缺乏对应物质对象,就是因为缺乏“量化”管控。

    所以,无论是学习文化知识、社会管理能力、政治管控等等一旦对应具体的物质对象,都必然存在一定“量”的极限;或者说任何事物都存在两面性,正所谓“物极必反”,一旦超出事物本身“量”的极限,事物就可能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转化;即那种在文化知识领域、或政治管理领域中信奉“量”的无限递增的理念是荒谬的、错误的。

    说的直白点就是:老革命的后代(官二代、官三代)不一定都是又红又专的革命事业继承人;也有可能是革命叛逆分子,或者是罪大恶极的罪犯;而如果继续对这些革命叛逆分子、罪大恶极的罪犯委以重任,让他们因为是老革命的后代就可以官运亨通,就可以成为社会管理阶层;这样对社会国家,对社会广大民众都是一种灾难——误国害民!

    即任何事物都有一定“量”的极限限制,一旦超出该极限范围,如果还继续增加“量”,那么事物就可能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转变,总“量”不但无法继续增加了,反而变的更小、更少——物极必反。

    正是因为很多政府高官常常表现出大公无私的形象,满口仁义道德,时刻标榜自己如何为人民服务、廉洁奉公;背地里才更加可能是极端自私自利、贪得无厌的社会害虫(物极必反)!

    如何有效的预防和杜绝这种政治失衡现象的频繁发生呢?

    就是要把政治管理、把各种社会权利、把政府管理职位等等与具体物质对象进行对应,进行“量化”考量。

    简单点来说就是,要让整个国家政治管理真正做到管理信息的“公开透明、公平公正”,让整个政治管理都量化、信息化,而且奉行整体平衡和公平公正的原则,这样才能够彻底杜绝特权管控和集权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