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节 真我(天境)十二

    更新时间:2017-03-31 13:07:37本章字数:3897字

    第八节 真我(天境)十二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几点结论:

    “物我”的特点之一:

    “我”必须与一定物质对象进行对应,或者说“我”是由一定物质对象构成的;该物质对象本身的属性特征也就是“我”的属性特征之一。

    这其中最明显的属性特征就是量子化、信息化,即具有一定“量”的确定性(定量、常量的宿命),或者说有物质的极限限制。

    也就是说,既然一定具体物质对象都可以量化处理,就必然受到一定“量”的限制,不可能无限的递增,也无法无限的递减,一旦超越“量”的极限,原有事物系统就可能彻底崩溃,或者发生本质性的改变(质变);这个极限定量就是该物体的宿命;对应的“物我”同样如此。

    “物我”的特点之二:

    自然界中的物体都存在一定物质和能量的“释放”与“吸收”交替出现的属性特征,类似属性还有“收缩”与“膨胀”、“吞嗤”与“排泄”等等。并且在这些交替过程中完成了物质的交换,形成与外界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影响;而人类的生理需求也同样属于这种物质交换的属性特征,同时由于人们生理需求实现了物质交换、代谢循环。

    而这种物质交换也是“物我”属性特征的变化。

    也就是说,“我”所对应“物”的变化会引发“我”自身的属性变化;同样道理,“我”自身的改变,也会产生所对应“物”的变化。

    比如,你的肾器官被切除了,你的性功能就会萎缩;比如,你食用致癌的食物,就可能让身体产生癌症病变;比如,你食用其他动物的生殖的器官,会增强你的性功能;比如,你食用或被注射迷幻药剂、毒品等而让该物品特性主导你的思想和行为等等;因为这些物质的改变,导致你个人的心理、人格、意识等等也会相应发生转变。

    这些都属于因为“物”的改变而产生你的生理机能,你的心理效应等一系列的改变,最终导致你自己“我”的改变。

    或许有人会问:刍狗,关于“物我”的这种结论或这个发现对人类社会有何现实的价值和意义呢?

    从个人的角度讲:

    生活中的大多数人世界观、价值观和认识论等都常常存在两种完全相反的类型,一种就是主张脱离物质束缚、摆脱物欲的纯粹精神信仰派。

    比如,一些苦修的宗教徒的宗教信仰,常会主张人要脱离红尘世俗、四大皆空,远离各种物欲的诱惑。

    还有一些励志学和心灵鸡汤,以及一些政治上的、商业上的、宗教上的洗脑教育培训的思想学说等,也常常单方面强调精神上的重要性。

    比如,政治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比如,心灵鸡汤说:只有你有信心、勇气,坚持不懈就一定会取得巨大成功……

    另外一种就是就实用主义、利己主义的务实派、世俗派。

    他们常常唯利是图、极端贪婪,有极强的物质占有欲,为了索取和霸占更多物质财富而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以为霸占的财物越多越好、越贵越好,也非常享受和沉迷于各种物欲之中……

    比如,一些富豪炫耀自己有几千双名贵的鞋子,衬衫、名牌服饰、各种衣物不但是名牌而且都有数百件以上,名贵跑车几十辆,各大城市都有自己的豪宅,生活奢侈富华……他们常常把拥有巨额金钱、占有庞大财物等当成社会地位高贵的重要标准,成为民众羡慕的焦点;成为有钱有势的人都争相效仿和推崇的内容,物欲横流成为社会的主流、时尚、潮流……

    那些利己主义和务实派的人士总以为:随着对物质财物占有“量”的递增,人生的价值和社会地位才会不断向上攀升,甚至认为拥有财物就可以达成人生任何的目标,这就是人类社会非常盛行的“金钱万能”理念。

    这两种极端类型究竟存在何种弊端呢?

    直白的讲:人本身也是物质的,人对物质的各种需求也是最基本、最关键的;所以完全脱离物质基础的纯粹精神理念是虚伪的、不现实的。

    但是正是因为是物质性的,就必然存在一定的物质极限的限制;即过量对物质财富的索取和霸占其实反而是“害人害己”,或者说当我们对物质的占有量超出自身能够承载的最大极限以后,就会变成一种祸患了。

    就比如“喝水”这种生理需求,当你身体极度缺乏水分、极度渴的时候,因为严重缺水,你自己身体正常生理代谢都无法完成,连带着你的思想和行为也无法正常进行了。

    即光靠洗脑教育和精神胜利法是无法解决身体渴问题的。

    相反,“物我”既然具有一定的物质属性,就具有“量”的极限限制,即正所谓“物极必反”,饮水也是一种物质现象,人身体虽然有对水的一定“量”的需求,但是需求“量”并非是无限的、越多越好,当达到一定极限以后,继续增加水的“量”反而会变成一种祸端(如被水淹死)。

    马斯洛认为:生理需求是人们最基本的需求,只有这些最基本的需要满足到维持生存所必需的程度后,其他的需要才能成为新的激励因素,而到了此时,这些已相对满足的需要也就不再成为激励因素了。

    也就是说,人类的生理需求、物质需求是第一性的、最基本的需求,没有这个物质基础则其他的都是空谈(不现实);但是当满足物质需求以后,财物本身的作用影响就会降低(极限),人类又诞生新的需求……

    即人们对财物的需求并非是越多越好,是有“量”的限制的,如果人们没有节制,社会政府没有进行制约;这种无限制的对物质的索取和霸占就会变成人类的灾祸!

    因此,人们如果过于沉迷各种物欲、物质享受,当人们贪得无厌的去索取和霸占“过量”物质财富的时候,反过来其实也是自己的人生命运被“物化、固化”的过程;如果一个人除了“物我”就没有其他成分了,严格来讲,他就不算一个正常的“人”,他只算一件“物品、产品”。

    就比如上面所讲的富豪:每天都周旋于几千双鞋子、几千件衣物、各种跑车和奢侈品之中,看似生活高贵奢华,其实就只是沦为各种“物”的奴隶、傀儡;与那些被统治阶级压榨剥削的卑贱的奴隶、奴仆等性质是相同的。

    “物我”的现象告诉我们:人类对物质的需求是必须的、最基本的,但是这个物质的“量”是有极限的,并非是越多越好;那种脱离物质生活而存在,或者对物质索取占有没有“量”的限制都是极端有害的、害人害己的;我们既不用因为缺水而渴死,也不要被水淹死!

    从企业、社会和国家政治的角度讲:

    无论是企业机构和国家的经济发展,还是社会政治管理,人们都存在一个严重误导就是:信奉和推行“量”的无限递增的政策方针。

    比如,学习文化知识的量、物质生活用品的量、政治权利的量、机构组织的量、经济发展的量、军事设施的量、财物占有的量、野心和欲望的量等等,人们总以为这下“量”越高越好,越多对自己越有利。

    真是如此吗?

    经济产量要不断攀升,社会权利要不断变大,个人的野心和欲望也不断飙升,对物质财富的索取与霸占也越来越贪得无厌……殊不知正是由于人们对各种物质“量”无限制的追求、索取和霸占,才是人类最大的祸害,才是一种人类正在走向“作死”的节奏。

    人类社会很多集权统治者和财富垄断者,他们的信仰和追求就是不断索取、霸占、垄断更多、更大的社会权利、财富和各种社会生命资源,与之对应的则是社会其他广大民众或者其他生物群体的生命权利、财富和各种生命资源则越来越稀少、匮乏;这样一方面这些过量的权利、财富和各种生命资源因为严重缺乏与具体物质对象进行对应、链接而逐渐丧失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另外一方面,广大社会民众、其他生命群体等因为生命存在严重缺乏必须的物质基础而很难维系下去;这样整个社会、整个自然生态系统就会逐渐失衡而崩溃,由此,各种灾难和危机的出现就成为一种必然。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社会政治管理是让广大民众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得不到满足,这样的社会不管宣称是多么英明的领袖和政府都是一种罪过、罪恶;而人类社会各种权力的不对等、社会信息的不对称、财物和生命资源分配不能够量化管控、民众无法与“物”进行对应平衡才是造成各种人类社会失衡的灾难根源,就比如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的爆发。

    经济危机:

    由于那些财富垄断者、那些大资本家和唯利是图的商家企业们单方面无限制的过剩生产,或者由于那些庞大的金融和证券机构单方面操纵市场、垄断行情等等,这些经济“量”的无限递增而导致整个市场、整个社会国家经济体系的崩溃,最后大家都会深受其害。

    也就是说,广大贫民们是不会导致经济危机的,导致经济危机的关键是某些经济“量”的无限递增(生产过剩、货币膨胀、金融泡沫)的结果;因为“物极必反”而让过量的增长变成一场灾难,而罪魁祸首则是极少数特权管理层的失衡管控和财富垄断者的唯利是图。

    政治危机和战争:

    由于权力阶层、利益集团对权力无尽的追求、对占有欲的无尽扩散、对掌控欲的野心膨胀、对土地的霸占、对国民的操控等等这些“量”的无限递增,从而导致国家政治上的危机,和各种战争、战乱、叛乱。

    也就是说,当一个社会机构的管理层拥有庞大的权利,他自身的权势越来越大,但是他自身的才能和担当付出却是有极限的,达到一定极限反而会逐步减少;当权力拥有者自身的权力越来越大,而自身所能够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却越来越小;于是整个社会管理机构就危险了。

    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才造成各种人类的政治危机、各种战争、战乱、叛乱和社会动荡……

    因此,人类必须达成一致共识就是:

    我们不反对个人拥有庞大的权势或垄断巨额财物,但是前提条件是你自己能够承载、担当、应对这些权力、财物的“量”;或者说你要有能力让这些权力和财物发挥出正常的功效。

    相反,如果你个人没有这种能力,因为你的垄断和霸占而这这些权力和财物荒废、闲置,同时让更多民众因此处于“饥饿贫困”的状态,你就是重大的犯罪;这种社会罪恶甚至比起那些杀人纵火、那些制造恐怖的犯罪更加严重!因为,那些杀人纵火犯常常是个案特例,而这些财富和政权的垄断者失衡管控所造成的是整个社会国家毁灭性的灾难。

    也就是说,社会权利和财富的资源占有的“量”要与社会责任和担当的“量”相互对应、对等起来,如果你霸占垄断庞大的权利和财富,却没有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这就是人类的一种犯罪,必须受到一定的制裁、惩罚!这种罪恶才是真正的反人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