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节 真我(天境)十三

    更新时间:2017-03-31 13:10:06本章字数:3044字

    第八节 真我(天境)十三

    目前,整个人类社会最大的灾难危机就是这种犯罪比起那些杀人放火的罪恶更加严重,却没有受到丝毫制约、制裁,反而受到国家强力机器的保护,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的索取和更大的霸占垄断!

    现在关于社会保障的问题、关于社会就业的问题、关于医疗保障的问题、关于教育和养老的问题、关于经济发展的问题、关于国防军事和政治的问题等等;都是各国政府要员和无数专家学者不断争论不休而又无法获得有效答案的社会重大问题、难题。

    就比如医改问题,很多国家政府都有自己国家的医改政策方针,但是几乎没有一个国家真正获得成功;究竟困难在哪里呢?

    我们还是从“物我”的角度来考量:

    如果把医疗保障的问题对应一定的物质对象进行量化处理,保障急需的“量”,惩罚或制裁各种“过量”医疗,就非常简单了;就像数学模型的计算预测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可争议的。

    如果我们脱离了具体的物质对象,从民意的角度、从专家学者的层面、从各种利益集团的角度、从个别特权者的意图等来考量,唯独不从具体物质对象自身的角度来考量,就会把事情无限的复杂化、模糊化,脱离具体物质对象就无法进行“量化”处理就很难得出定论!

    人类社会的发展前途不在于集权体制,也不在于民主选举,而是权力掌控者和民众都必须服从、遵守客观事物自身的规律和法则行事。

    我们个人、企业、社会机构、国家政府和整个人类社会等都是一种物质对象,都遵循一定物质的属性特征,这种物质属性所表现出来的就是“物我”

    ——数字化世界、数字化社会和“我”,天下皆刍狗!

    第一阶段的“我”为“物我”(二)

    关于生命存在的奥秘,关于人类存在价值和意义方面的研究探索:

    有两个关于“树”的故事:

    故事之一:有一个身患绝症的重病人,医生也断定病人只有几个月的寿命,活不过冬天了;病人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树叶不断凋谢,也感觉自己生命不断在凋谢;他对探视他的家人说:等到窗外那颗大树的树叶全部落下以后,也就是自己将要死亡的时候。

    随着冬天的降临,树叶纷纷凋落,他也感觉自己的病情在每况愈下;可是其他树叶都纷纷凋落了,唯独有一个树叶,无论多大的风雪摧残都不凋落;他每天都盼望着树叶掉落,然后自己的生命也结束了,可是那个树叶依然顽强的生长在树枝上不掉下下来。

    他的生命亦如同那个树叶一样,顽强的渡过了整个冬天,原先的绝症病情也而逐渐好转;如同春天纷纷冒出的绿色生机……

    这是一个很多人都熟悉的励志故事,被当成“正能量”的典范,渲染成人们信心、勇气、意志力的单反作用影响。

    故事之二:有一个老人本来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他家院子里有一颗参天大树,老人从小就喜欢在大树下吃饭、嬉戏,平时生活最大的爱好就是在树下乘凉、与乡亲们聊天、下棋;他非常喜欢这颗大树,对家人和乡亲们说,这颗树就是他的命根子……

    有一个商人看中这颗大树的木料比较好,就出高价购买,他死活都不同意;家里人被钱财所诱惑,就蛊惑他去串亲戚,然后趁他不在家就把大树砍掉了,把木料卖给了商人。

    他串亲戚完,回家发现他置若性命的大树不在了,就倒地而亡。

    这两个都是关于“树”的故事,前者常常被当成励志、“正能量”的典范,而后者则常常当成是无稽之谈。

    刍狗则认为:这两个故事的本质属性都是完全相同的,都属于一种“物我”特征的作用功效显示;即“我”与一定的“物”形成对应、链接,从而构成一种对应统一的整体系统。

    即当我们把自己的精神力、把自己的思想意识、把自己的喜好意愿等,即把自己的“我”与一定外在的物质对象进行对应、链接以后;外在“物质对象”的特征也变成“我”的一种属性特征,外在“物质对象”的变化也会直接导致自我生命性状的改变。

    这就属于一种“物我”特征。

    也就是说,单纯虚拟的信念、勇气、意志力、决心、思想理念等等,如果无法对应具体的物质对象,无法让具体物质对象来承载,就无法产生现实作用影响,那么就没有什么现实的存在价值;同样,如果只有单纯的物质对象本身,没有任何虚拟层面“我”的对应,则只是固化、僵死的“物”而已,也就不可能产生无限多的可能和存在意义的延伸变化。

    比如,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平常的碗,实际上已经有上千年历史了,有很多帝王将相和社会名流都使用过这个碗;因为这个普通的碗和历史事件、历史名人等对应、链接起来了,碗本身的价值也暴涨起来了。但是如果大家不知道这种层面的对应,就会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碗对待。

    同样,如果一定的历史事件,没有任何实物(如文物史料等)上的佐证,那么与凭空杜撰的虚假故事一样无法取信于人了(无法考证)。

    所以,虚拟的文化思想、精神意识、信心、信仰等都必须对应、链接一定的实体物质对象,才能够具有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同样,现实存在的实体物质对象也必须对应、链接一定的虚拟层面的精神灵魂、思想意识、信仰、以及各种虚拟信息和信号等,它的存在价值和意义才会无限延伸。

    这个道理推而广之,其实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包括“我”的存在特征)也是相同的,当一定“虚拟”层面的存在与一定“实体”层面的存在相互对应、链接构成一种整体统一的系统,这样“虚拟”层面的变化会引发一定“实体”层面的改变,反之,一定“实体”层面的改变也会引发相应“虚拟”层面的变化;这种“虚”与“实”相互作用影响就属于生命现象。

    因此,其实类似上面两个故事的特征并非只是个案特例,而是非常普遍的存在人类社会中,几乎每一个生命体的每时每刻都不同程度的显示着这种对应、链接;这其实也是生命存在的奥秘所在的一个关键特征。

    比如,在赌博、博弈、各种比赛、各种工作事务当中,外在“物”的变化就会导致人们自我心理、情绪和精神面貌等层面的改变;同样,精神意志、信心、决心、世界观等等层面的变化,也会导致各种外在“物”的改变。而这种“我”与“物”的对应统一也就是一种“物我”。

    可能很多人都认为,刍狗的这种观点根本没有科学的依据和价值。下面我们从自然科学和数学的层面,结合“刘正兰宇宙统一公式”来解析:

    从纯粹数学的角度讲,实数与虚数之间是可以相互转换的。

    从自然科学的角度讲,任何物体都具有一定的动能和势能,都存在一定的宇宙时空当中,都具有一定作用力场或者处于一定作用场势当中,都具有一定的能量、质量……

    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则告诉我们:大质量的物体对象(如星球)周围的时空会因为巨大质量引力场而导致时空产生一定的弯曲……

    刘正兰宇宙统一公式则说明了:宇宙中的物质能量、能量、时间和空间等整体构成一个整体统一体系,而且整体必须是守恒的。

    这样可以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

    我们已经知道物体因为具有质量的存在,而必然具有一定的作用力场,产生一定的动能与势能,具有一定的能量;即“实”可以导致一定“虚拟存在”发生相应变化。

    既然整个宇宙是守恒的,那么相反的情况也同样成立,即能量的变化、时空的变化、各种场势、各种虚拟的精神力、思想意识的变化也同样可以导致物质状态结构、甚至是性质的改变。

    这就是生命存在的关键,也是生命体可以变异或不断进化发展的基础。

    这样我们就可以给宇宙生命物体下一个定义:

    生命的关键就是:生命不在于精神灵魂本身,也不在于肉体组织结构本身的构成,而在于“物我”的建立。

    “物我”是生命形成的关键所在,无论是对一个人的生命、一个企业、一个家族、民族或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社会的生命都是如此。所谓“物我”就是虚拟的“我”与一定具体“物”的对应、链接,即事物系统的“虚”与“实”构成一种链接、对应统一系统,而且这种系统不但是被确定的量(常量、物质基础),同时又可以进行自组织、自我复制、自我更新代谢、不断进化发展的体系(变量);这就可以称之为生命或智能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