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节 真我 (天境)十六

    更新时间:2017-03-31 13:17:42本章字数:6067字

    第九节 真我 (天境)十六

    我们现实生活中有思想与行动的结合问题,言行一致的问题,有因地制宜的发展政策方针,有通权达变的做人风格,有理论联系实际的准则,还有什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政治口号等等;从文化、宗教和哲学层面,古代还有纯粹精神信仰教派,有纯粹唯心主义哲学,有形而上学,有各种纯粹是数理和命理的研究,还有虚无主义和玄学等等;其实,所以以上这些问题都可以简单划归为“形而上”之“形”与“形而下”之“物”的辩证关系,最终又可以划归为“形我”与“物我”的关系。

    如果人们不能够真正明了“物我”和“形我”的真正含义,那么以上所有的社会问题就永远没有真正的答案,就会一直争论不休下去。

    比如,我们常说的“纸上谈兵”、“官僚形式主义”、“口号主义”、“形而上学主义”、虚伪、虚假、虚无主义等等,就是因为忽略了具体物质对象的对应、链接(没有物我承载),所以才会脱离现实。即没有任何物质对象的运动变化形式是不可想象的,也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才是虚假的。

    前面我们说过:如果人们过于沉迷各种物欲当中,当我们利欲熏心、贪得无厌的霸占各种物质财物的同时,我们自己的“我”也会被物化、固化,沦落为各种“物”的奴仆、傀儡;这样完全沉沦于“物”之中的人,严格的讲,并不算一个正常的人,而应该看成是一件“物品、产品”。

    同样的道理,我们遵纪守法、遵守社会秩序、遵守各种规则程序等是一种社会美德,但是这些形式、制度、体制、法规、原则、信条等等并不应该成为人生的全部;如果人的一生完全被这些形式、程序、法律和原则等等框架束缚死了,严格的讲,也不算一个正常的人,而应该看成被这种“形而上”的框架所操纵着的傀儡、附庸、“机器”。

    比如,在人类社会中,特别是在集权统治的国家里面,那些被宗教、被政治、被商业所洗脑的,完全生存在各种权势阶层设定好的形式框架中的大量“顺民产品”;严格的讲,他们也不算一个健全的人,而只是被某种社会形式框架所操纵着的傀儡、奴仆、机器。

    比如,那些官僚形式主义、那些完全的教条主义,那些读死书、认死理的顽固分子,那些只会照搬照抄祖宗的条条框框而食古不化的卫道士等等,都可能是被某种“形而上”框架所操纵着的傀儡、机器。

    正如古代的那些匠者,他们被师傅先辈所雕琢、框架,而这些框架教条也成为他们自己“我”的特色;同时,他们也用这些形式框架来看待整个世界,来雕琢自己的后辈徒子徒孙;这样一代代不走样的传递下去;因此,他们(匠者)其实就是被固定形式所操纵的“机器”。

    这些都属于“形我”的过度反应,正如同“物我”必然会有一定“量”的极限限制一样,“形我”也是存在一定“量”的极限限制的,超出该极限就会丧失真我本性了。

    日本动画片《火影》中有一段话可以很好的说明这个问题,大意是说:一个人如果不遵守组织纪律、不遵守原则规矩、不遵守上级命令指示,这样的人就是垃圾;但是如果一个人为了上级命令指示、为了原则规矩、为了组织纪律的执行而可以完全泯灭人性,可以不顾同伴、亲人的生死,甚至是肆意牺牲、践踏同胞的性命,这样的人连垃圾都不如!

    也就是说,任何“形我”都必须以一定“物我”对象来承载,必须对应一定的物质对象才具有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如果单纯为了一些“形而上”的存在而毁灭、舍弃所对应的具体物质对象,也就丧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

    比如,我们很多人为了理想、为了梦想和追求、为了某种命令和指令、为了高层领导的设计蓝图规划、为了某些社会体制和法律制度、为了某些宗教的教条信仰和主义、为了各种各样的崇高目的等等,就可以奋不顾身、牺牲或毁灭一切,我们以为这就是社会人生的全部了;可是这些“形而上”的内容本身是没有任何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的,只有我们努力去贯彻执行、完全的信奉和遵从它,它才能够产生一定的现实作用的价值和意义。

    也就是说,如果人们为了这些“形而上”的虚拟存在而严重损害“物”存在的话,那么这些所谓崇高的“形而上”内容自身也可能因此丧失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这样的人类看似崇高,实际上是愚昧的。

    不客气的说,这样的人连垃圾都不如!

    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人在人类社会非常普遍(小我),这样的各种组织机构、这样的家族或宗派也非常普遍(中我),甚至是这样的种族部落,这样的国家政府也很普遍(大我)……

    前面在讲述“物我”的时候说过:我们自己的“我”对应着什么样的物质对象,或者由何种物质所构成;那么该物质对象的属性特征,也可能就成为“物我”的属性特征。

    同样的道理,现实生活当中我们自己的“我”以何种存在形式,或者依赖何种形式、规则、程序而存活;那么该种形式、状态模式、秩序或程序等本身的特征也就成了“形我”的属性特征。

    比如,某人是歌唱家,就是他以歌唱的形式为自己人生主要存在形式;某人是雕刻师,就是他以雕刻的形式为自己人生重要存在形式;某人是企业家,就是他以企业经营管理的方式为自己人生重要的存在形式……

    即当你主要以某种生活方式生存的时候,你成就了这种“形式、方式”的现实性,同时,该种“形式、方式”也成就了你自己的“我”,成为你自己区别于他人的一个重要属性特征,这个就是“形我”特征属性。

    比如,这个人是卖豆腐的,那个人是卖肉的,这个人是种地的,那个人是送货的司机,这个人是领导,那个人是车间工人……当你长期从事某一行业、事业的工作,你自身潜移默化的就产生该行业的气质特征,这种气质特征会刻画在你的生活和生命了,也就成为了你自己“我”的一种属性特征。这些都属于“形我”属性的范畴。

    对于一定“物我”而言,因为对应一定具体物质对象,所以必然会有一定“量”的极限限制,超过该极限就可能发生“物极必反”的效应。

    同样,对于一定“形我”而言,因为对应具体的形式、模式、程序等,也必然会有一定“量”的极限限制;这些形式、模式、程序、状态结构等都可以等效为一定的数学模型,即也属于一定的定数、定量;所以其命运变化也是被设定好的、上天注定的宿命!

    “形我”对应马斯洛心理需求的第二层、安全的需求,和第三层、情感归属的需求:

    第二层,社会安全的需求:马斯洛认为,整个有机体是一个追求安全的机制,人的感受器官、效应器官、智能和其他能量主要是寻求安全的工具,甚至可以把科学和人生观都看成是满足安全需要的一部分。

    当然,当这种需要一旦相对满足后,也就不再成为激励因素了。

    第三层,情感归属的需求:人人都希望得到相互的关系和照顾。

    感情上的需要比生理上的需要来的细致,它和一个人的生理特性、经历、教育、宗教信仰都有关系。

    或许有人会问:社会安全的需求和情感归属的需求等与“形我”有何必然的联系呢?

    我们先说何谓“安全”?

    “安全”含义我们常常是从社会科学的角度进行阐释的,即安全是指不受威胁、没有危险、损失;而如果我们从自然科学的角度,从数理层面来考量,那么“安全”的本质就是事物“形而上”的形式、程序、规则等被确定、被贯彻执行下去的体现。

    简单直白的讲:事物的有序性就是安全,事物的无序混乱状态就是不安全的;而“形我”正是“形而上”的形式、程序、秩序上的确立,也就是有序性的体现;所以“形我”与人类社会安全的需求是相互对应的。

    比如,一个歌唱家,他的歌唱生活方式被确保下来,对他而言就是安全的;一个工人,他在工厂企业中的工作被确保下来,对他而言就是安全的;一个卖豆腐的商贩,他的买卖经营方式被确保下来,对他而言就是安全的;一个民众,他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条件被确保下来,对他而言就是安全的。

    直白地讲:所谓的“安全”就是一定的“形”被确保、维护,“形我”的安全就是“我”之“形”(生活方式、生存渠道、生活习惯等)有保障。即,某种“形我”的运行变化的“形而上”的程序、形式、秩序等没有被破坏,可以持续进行下去;那么对该“形我”而言就是安全的。

    相反,如果该“形而上”的程序、形式、秩序等没有保障,或被破坏了,则就会威胁到“形我”的安全存在。

    比如,假设一个列车是“物我”质点,而列车的轨道和站点等设施、操作程序等则属于“形而上”的程序、形式;如果轨道出了问题、如果列车操作程序或顺序等出了问题,那么列车就无法正常安全行驶下去了。

    “情感归属”的问题其实也属于“形我”的范畴内容,或者说也属于程序、存在形式、链接渠道等“形而上”的范畴的问题。

    比如,人是有丰富感情的动物,而感情的存在需要一定的感情寄托对象(可以是人、也可以是某种物体对象),需要感情发泄的对象,需要一定的感情交流、流通渠道(运行形式);而“情感归属”问题也就是“形而上”的途径渠道被确立、认定,即也属于一种“形我”特征。

    比如,前面所说的“物情”与“形情”,男女相恋之时,彼此的定情信物,大家认定的恋爱行为、结婚的仪式、法律条文的证书等都是对“情感归属”的维系和稳固。

    所以“形我”对应马斯洛心理需求的第二层、安全的需求,和第三层、情感归属的需求,或者说这两层的需求也属性“形我”范畴的内容。

    可能有人会问:关于“形我”的结论或发现,对人类社会有何重要的现实价值和意义呢?

    在物欲横流的现今人类社会,人们常常把生活和生命所追求的重点放在各种财物本身,是非常片面的。

    人们唯利是图,以为“金钱万能”;殊不知财物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增加“形我”的链接渠道,如果金钱使用的渠道和市场都不存在了,单独孤立的金钱本身是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的。

    比如,很多人常常以为自己能够获得一笔巨款就可以让生活变得美好幸福了;比如,很多人孝敬父母、疼爱自己的孩子的最主要方式就是尽力供给他们足够的钱物,以为有钱就可以生活幸福了;甚至包括很多企业、很多社会机构、很多国家政府管理层也都是把自己的发展目标、把自己的政策方针、把自己的建设规划等也是以金钱为唯一的衡量标准,貌似整个社会都在追求财物“量”的不断递增,并把财物“量”的不断递增当成社会繁荣的标志!

    这是严重的人类发展误区。

    假设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一个是你可以拥有足够的金钱,但是你购买的食品没有任何安全的保障,你所穿的衣物、所用的生活物品、所乘坐的行使车辆等都可能是假冒伪劣的,甚至连你呼吸的空气也是浓浓的雾霾,甚至是社会治安和政治局势也动荡不断,你的钱是很多,但是你的生命没有任何安全的保障……

    另一个是你几乎没有什么金钱的概念,因为你的衣食住行都可以自给自足,或者可以获得社会的保障供给,你从事一个你喜欢的工作,你生活的空气和环境也是非常美好的,社会局势也是稳定的、大家彼此也是和睦的……

    你究竟是选择占有很多钱的前者呢?还是选择没有钱的后者呢?

    不言而喻,绝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后者。

    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这里“鱼”就是“物我”具体对象,而“渔”则可以看成是一种“形我”的特征显示;或者也可以说,“鱼”就是具体财物本身(钱),而“渔”则是一种生存技能,长久的生存之道(钱的作用功能);金钱、财物本身只能够算“鱼”,只有实现“渔”的功效时候,“鱼”的价值才会是长久可持续的。

    即“钱”作为一种“物质对象”,必须通过一定“形”的途径、渠道和环境才能够体现出它的作用价值和存在意义;如果没有后者的存在,单独孤立的“钱”也就丧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

    也可以说,“鱼”代表着“物我”特征(具体物质对象),就是个案特例的社会“质点”效应;而“渔”则属于可以被长期贯彻执行下去的、普适性的规律、法则、程序,即代表形而上的“形我”特征。

    俗话说:“救急不救穷”。

    你给他钱(救助)往往是一次性的,或者单方面的,只能够一时救急而非长久之道;只有给你生存技能、生存渠道和生存所需的环境与空白空间,让他能够树立自我生存之道(形我),这才是可以持续长久的;所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是非常有道理的。

    因此,如果把金钱、财物当成衡量个人和社会国家发展的唯一标准,这种“唯物”世界观就如同只要“鱼”而忽视“渔”一样,是一种短视的,不可持续的世界观,人类奉行这种世界观最终必然是误己误国、害人害己的。

    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正如“产品”必须通过一定的市场才能够体现自身的存在价值和社会价值一样,孤立的金钱、财物本身也是没有任何存在价值和意义的,必须通过一定形式、途径、方式来展现它的使用价值。

    这样,“形我”结论的提出,也给人类就业问题、养老问题、教育问题、经济建设问题、军事政治问题等等社会重大问题带来全新的认知领域。

    比如,养老问题。子孙或政府给老年人提供一定的财物就可以让老年人生活幸福了吗?

    老年人也是人,同样具有各自人的需求,需求一定“形我”途径渠道来展现自己生活的意义;比如生理需求、社会安全的需求、情感归属和情感寄托的需求等等,并非单靠财物就可以实现的。

    你要给他们相应的生存空白空间和存在形式途径,而不是单方面片面的以为,给他们足够的金钱、财物就万事大吉了。

    从“物我”的角度讲:一旦“物我”产生或存在着,就必须提供一定存在形式、渠道、方式来展现出来;如果政府机构总是蛮横采用“禁言、禁文、禁性”等行为来禁止、打压、杜绝民众必要的生活渠道、生理渠道,最终就会淤积、汇聚成更大的社会问题,甚至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比如,住房问题、就业问题、家庭和性生活问题、养老和教育问题,如果社会上有大批无业流民整天无所事事,也没有生活保障,他们为了维持生计就可能去偷、去抢劫、去破坏社会安全;当然政府可以花费大量人力、财力、武力去镇压、去消灭叛乱分子;这样社会矛盾就会不断激化。

    为什么政府不提供一种疏通渠道,化害为利呢?

    俗话说:“存人者自利,庸人者自涩”。

    如果你给他人、给你的竞争对象等留下一条活路,你自己的活路才会越来越宽广;相反如果政府、企业、社会机构和个人等都唯利是图,自私贪婪、不择手段的索取、霸占、垄断更多的财物,而让广大民众、让其他生物等都丧失存活的资源、都没有活路,那么这样的社会矛盾、自然生态矛盾等就会不断激化,最终这些特权阶层、这些财物垄断者自己也必然会被送上历史的“断头台”!

    从“形我”的角度讲:任何“形我”的存在都必须对应一定“物我”对象,才具有现实存在价值和意义,很多官僚形式主义、口号主义和利己主义常常会把“形我”的行业领域、事业工程等的建设发展脱离现实,最终完全丧失了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在一些集权国家中的经济建设问题、军事战略问题等等都常常是领导干部“拍脑袋做决定、单方面做决策”;导致最终所谓政府领袖的“英明决策”只是害人害己、误国误民。

    比如,一些地方发展经济的领导为了快速发展GDP,盲目的上马大批高档住宅社区、大规模的工业园区、豪华娱乐场所等等,这种建设发展一方面造成大量的环境污染破坏、一方面浪费大量国家资财资源,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建成以后结果如何呢?

    一方面是大批民众一生都买不起住房了,整天居无定所、甚至是流离失所……另外一方面则是大批高档住所和工业园区长期空置、荒废而变成“鬼屋、空城”;与此同时,政府债台高筑而形成庞大的债务“黑洞”……

    作为国家管理层,他们存在的使命和作用究竟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社会稳定可持续的发展吗?可能他们却急功近利,不考虑社会的需求、也不顾民众的意愿,甚至是不管民众的死活而强势蛮横的所谓经济发展方针,究竟有何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