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圣人无父

    更新时间:2017-03-31 13:37:38本章字数:2732字

    第四章 圣人无父

    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圣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

    “我”起始于“物”,没有“物”的承载、对应、链接,则一切都是空话、虚妄、梦幻泡影,就没有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这种以“物”为“主”,依赖“物”而生的阶段就是“物我”,对应的境界层次就是“产品”(物境)。

    然而,仅仅只有“物”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要有“物”的存在形式状态、存在秩序和环境、存在结构模式等等“形而上”的程序条件,这样“物”才能够持续存在下去,才具有稳定性和延续性;这种以“形”为“主”,依赖“形”的框架而生存的阶段就是“形我”,对应的境界层次就是“机器”(匠境)。

    《易经》云: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也就是说:当事物发展到了极点,就要发生变化,发生变化,才会使事物的发展不受阻塞,事物才能不断的发展。 说明在面临不能发展的局面时,必须改变现状,进行变革和创新。

    有了“物”的基础,也有了“形”的确定,事物就可以永远持续的存在下去吗?当然不是的。为什么呢?

    因为一定确指的“物”和一定的“形”都会有“量”的极限限制,或者说都有自身固定的宿命;正所谓“物极必反”,当事物达到极限范围以后,就可能朝着相反的方向变化;那么原先的事物就可能意味着走向死亡、毁灭。

    无生命物体与生命物体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这种“物极必反”的“质变”,无生命物体的“变”,常常是被动的,被确定的量(或者说是一种线性变化);而生命物体则是以“我”为“主”的主动“应变”、“适变”、“变通”,这种变量、变数、变异的才能(智能)正是生命的灵性体现。所以这个阶段的“我”就是“灵我”,对应的境界层次则是“人才”(灵境)。

    我们现代人类社会正处于日新月异的快速变化发展繁荣阶段,改革、创新、变革、革命貌似成为了时代的主流,人们普遍认为:只要是改革、创新、变革就是好的。社会潮流貌似就是崇尚“变”、崇尚“新”……

    比如,如果你跟不上时代潮流快速变化的节奏,你就“out”了,就会被大众嘲笑,“求新、求变”貌似成为社会主旋律!

    这不但是一种人类认知上的误区,同时也是非常危险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

    第一、

    “灵我”必须建立在一定的“物我”和“形我”的基础之上,如果没有确定的“物”质基础和确定的“形”式规范,盲目的、肆意的改变、变革、创新;那么这种所谓的“变”只会越来越迷失自我、丧失自我本真。

    即这样所谓的变革、创新、改革注定是危险的、灾难性的。

    对于一个人来说,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没有定性、没有定见,常常见异思迁、随波逐流、见风使舵,他们看似非常机灵、能够随机应变、能够通权达变、左右逢源;正是因为如此,这样的人最后什么都不是(丧失自我);正是因为他们太在意变通、变化本身,也就很难成事,也无法成就真我。

    对于一个企业、一个社会机构团体、一个国家等也是同样道理。

    第二、

    任何“质变”都需要一定“量变”的基础,真正的变革、创新、改革等必须要有一定“物”和“形”这些层面“量”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实施、实现;或者从宇宙守恒的层面来说,任何变革、创新都需要等量的付出、舍弃、牺牲等代价才能够实现。

    那种以为变革、创新、改革就是好的,可以肆意改变,可以不付代价、牺牲,就可以百利而无一害、一劳永逸的所谓变革、创新、改革等都是不现实的,或者说都只是一种形式主义的妄想而已。

    第三、

    就是“变”不是单方面的改变,而是相互的作用影响,所以也常常有两种完全相反的结果:一种是加速事物系统本身的毁灭、死亡(作死),另外一种则可能是增长生存发展的契机;而即使是生机也必须付出等量的代价。

    综上所述,因此,人类社会的各种变革、创新、改革等不应当是随心所欲的,更不应当是政府管理层单方面的行为;应该建立在事物某层面出现“穷”或“困”的状态以后,不得已而为之,而且“变”的目的和方向应该是为了更好的“通”;即“穷则变 、变则通、 通则久”。

    《易经》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宇宙中任何“器”(物)都必须以一定形而上的“道”的方式存在着,于是这个“道”就成为了该“器”(物)的存在之道、或生存之道;但是如何让一定形而下的“器”(物)成为“我”的物质对象,如何让一定形而上的“道”(法)变成“我”的存在之道呢?

    这就需要通过“灵我”的“灵变”功能,进行“物”的叠加和“形”的融合,最终寻求一种完全属于自己的生存之道(我之道)。

    “灵我”只是生命的本能,或者说是生命的起始,“灵我”的关键标志就是寻找出属于自己的生存之道;“真我”的标志则的缔造属于自己世界——让我的世界所有的“物”和“形”都刻上“我”的印迹——自我实现。

    即所谓“真我”就是让原本虚拟层面的“我”变成客观现实(自我实现)。

    可能很多人会问: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客观现实存在呀,这样是不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真我”呢?

    其实,深层次剖析绝大多数民众,就会发现:很多人一生都是被各种物欲所主宰者(比如黄赌毒成瘾的瘾君子),广大社会底层民众一生辛苦劳作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和家人的生理需求而已,很多人终生都沉沦于物欲当中,沦为各种“物”的奴隶、傀儡;或者被各种社会设定好的“形”式框架束缚着(比如活在父母的影子里,活在某些权威和权力框架中,活在世俗情景中)……

    表面上看他们貌似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自由人,实际上只是其他人、物、或权力框架等的复制品,或者是被奴役、被驱使、被操纵着的机器、傀儡、棋子、工具;他们根本没有真正的自我,或者说他们自己的“真我”都是非常微小、非常脆弱、非常混乱模糊的。

    前面说过:“心或我”是由“事”来成就的,当你用心做事,成就某些事业、工作、功业的时候,这些事物也反过来成就了你自己的“我”;这也就是一种自我实现——让整个事物系统都刻上你的印迹。

    “真我”是从“物我”开始发展,到“形我”,到“灵我”,然后进一步发展升华才实现的,是“物我”的最大化,也是“我”发展的极致。

    值得注意的是:“真我”也必须具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所以也同样存在一定的极限限制,当达到一定极限以后就会产生“质变”。

    这种“质变”对绝大多数人类而言就只能够意味着走向死亡、衰败、毁灭,只有极少数能够摆脱“物质世界”的禁锢而接近“神”的领域,这就是下面讲要讲述的“圣人”(神境)。

    从“我”的境界层次来说:“物我”、“形我”、“灵我”和“真我”都属于“有我之境”,而达到“圣人”(神境)则属于“无我之境”了;如果说“真我”是在凡俗世界中的自我实现的话,那么达到“神我”(圣人)阶段,则是相当于在神明玄虚世界完成自我实现了。

    或者说“真我”是在现实物质世界能够建功立业,成就一番功业的王者(物质世界的自我实现);而“圣人”则是在虚拟精神世界、文化理论层面、和事物规律法则层面成就一番功业的王者(虚拟世界的自我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