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为什么圣人无父 ?

    更新时间:2017-03-31 13:40:06本章字数:3805字

    第二节 为什么圣人无父?

    在认知什么是圣人的过程中,我们还必须搞清楚为什么圣人无父?

    关于这个现象我们先看看世俗的一些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圣人来自于神:即

    中国古典记载“圣人皆无父,感天而生”!

    耶稣无父,童贞女玛利亚由圣神感孕而生。

    伏羲、女娲兄妹无父,华胥踏巨人迹而生;

    “神农”无父,安登感神龙而生;

    “黄帝”无父,附宝见大电绕北斗而生;

    “尧”无父,庆都遇赤龙而生; 

    “舜”无父,握登见大虹而生;

    “大禹”无父,修己吞神珠薏苡而生……

    在交通、通讯艰难的远古,关山阻隔,但几乎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古籍及留传,都有相似的神话:即“圣人、始祖、英雄”的诞生都是离奇的。

    为什么呢?

    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人类的祖先确实来自“神”!

    另外一种观点认为:圣人皆无父,感天而生。

    《春秋公羊传》说:“圣人皆无父,感天而生。”

    许慎在《说文解字》里就“姓”字解释说:“古之神圣,母感天而生子,故曰天子。”

    总之,他们的出生都巧得很,将这些“巧”归到一起,那就是圣人皆无父,“伟人”多私生。

    在中国古代的圣人出生都非常奇怪,有的是感天而生,如伏羲,有的是踩巨人脚印生的,如帝喾、后稷,有的是吞燕子蛋之后生的,如殷契、爱新觉罗氏的始祖布库里雍顺,有的是与神龙有关,如炎帝、尧、刘邦,还有的受孕与各种天文现象有关,如黄帝。

    其共同点就是没有明确的父亲。

    三皇五帝的三皇之一燧人氏,古史没有说他的身世,不算。

    我们的第一个人文始祖是伏羲,三皇中的第二个皇。唐代司马贞《补史记•三皇本纪》记载:“太皞包牺氏……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

    “包牺”“庖牺”即“伏羲”,古代音相同而通假,“庖”跟“伏”古代都读“袍”音。

    因为他将野兽驯化成了家畜,所以又叫“伏牺”。翻译成白话就是,华胥部落有个姑娘华胥氏,有一天到雷泽去游玩,偶尔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脚印,便好奇地踩了一下,于是受感而孕,生下伏羲。

    雷泽中的脚印其实是雷神留下的,雷神长着龙的身子人的头,因此,伏羲本来就是一个龙身(蛇身)人首的“龙种”。有人说,华胥就是华夏的前身,我们都是龙的传人,看来,说伏羲是我们的第一个人文始祖还真有它的道理。

    有趣的是,伏羲在娘肚子里呆了十二年,“历十二年而生庖犧”。大象的孕期也只有一年,他在娘肚子里呆了十二年,既没有因羊水中毒而成为弱智,也没有胎死腹中。这伏羲不仅不弱智,还智商高得很,他教老百姓打渔狩猎,又教老百姓驯养家畜。他还发明八卦,创制历法,编写乐曲,搞行政区划……总之,他聪明得很,对我们民族的发展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华胥生男为伏羲,女子为女娲。”他还是另一人文始祖女娲的哥哥。他们兄妹通婚才繁衍了我们十多亿子民。唐‧李冗《独异志》卷下:“昔宇宙初开之时,只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妇,又自羞耻。兄即与妹上昆仑山,咒曰:‘天若遗我兄妹二人为夫妇,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烟即合,二人即结为夫妇。”他们本为兄妹,人类遭到洪水,人烟断绝,仅存他们二人,在这个关系到人类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他们毅然突破“人伦纲常”结为夫妇,再次为人类的生存和繁衍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三皇的第三皇神农氏(炎帝)的妈妈任姒虽然是少典的妃子,但是少典不是他爸爸,任姒“游华阳,有神龙首感,生炎帝。” 

    五帝同样个个来历不凡。

    黄帝名义上“乃少典国君之次子”,实际上他的妈妈附宝“见大电绕北斗枢星,感而怀孕”,花了二十四个月生下他来。颛顼高阳氏,是黄帝之孙。母曰昌仆,亦谓之女枢。他是“瑶光如蜕贯月正白,感女枢于幽房之宫”而出生的;尧则是庆都感赤龙而生的,并且他还流连母胎十四个月才出世;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

    黄帝轩辕氏的曾孙帝喾名叫俊,号亡斤,是少昊金天氏的孙子。他的父亲名叫蟒极,母亲名叫握哀。同样的故事,这个握哀有一天到外边去游玩,看见一个巨人的脚迹,走过去踏它一脚,心中觉得大大的感动,由此怀孕生了帝喾。帝喾一落地,就能说话,“自言其名曰岌”。帝喾天资聪明,后来又拜邻居柏昭为师,道德学问大为长进,名声大振。当时的首领颛顼听说后就将其召去辅佐自己。后来颛顼死了,他的儿子禹祖继位,可不久又生病死了。于是大家便拥戴帝喾做了首领。

    同样是踩巨人的脚印生的,还有周的始祖后稷,他的母亲是有邰氏女,叫姜嫄。姜嫄是帝喾的元妃。我们知道,炎帝部落是姓姜的,而后稷的名义爸爸帝喾是黄帝的曾孙,可见周部落也是根正苗红的,绝非什么西部少数民族部落入主中原。有一次姜嫄走过一处田野,看到地上印着巨人的足迹,她踩了上去,身动好似受孕,以后就生了稷。“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

    姜嫄踩了巨人的足迹而生后稷,但是后稷生下来后却被姜嫄抛弃了,所以后稷又叫“弃”。

    “稷生后,母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嫄以为神,遂收养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把稷丢在巷间小路上,牛马都不踩他,把他丢在冰上,飞鸟用羽翼护他,涂上了一层浓厚的神话色彩;问题是为什么要抛弃他,很可能是因为他的来历不那么正统。

    春秋时期楚国的令尹子文就是因为是私生子(史籍点明是私生子),他的母亲觉得不光彩,就把这个孩子丢在云梦泽,老虎来了,不但不吃孩子,反而以乳哺之。郧国国君恰来打猎,见到了这件怪事,认为这孩子神异,就收养了他。“毁家纾国难”的典故就出自子文。

    《史记‧殷本纪》说:“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殷(即商)的始祖叫契,他的母亲叫简狄,是有娀部落的女儿,嫁给帝喾做次妃(帝喾的元妃即前面说的姜嫄)。这玄鸟就是燕子(“玄鸟,燕也”),东汉时期人们就考证过了,燕子掉下一枚蛋,简狄捡起来吞了,就怀孕了,后来就生下了契。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圣人无父是因为群婚或杂交。

    在中国的古代神话中,存在许多只知有母、不知有父、“感天而生”的非凡人物,他们只有一位神性母亲,而没有父亲。

    华胥踏巨人迹而生伏羲,安登感神龙而生神农,女枢感虹光而生颛顼;附宝见大电绕北斗而生黄帝,庆都遇赤龙而生尧……就连孔子的母亲也是梦见帝如,忽觉有孕。

    在基督教教义中,耶稣也是无父的。若说有父,便是神灵。佛经上说,释迦牟尼的母亲是在梦到白象入怀时怀了他的。在很多民族中,人们几乎都把他们所崇拜的“圣人”当成是神与人的儿子,即使是刘邦做了皇帝后,还要撒一个谎,说自己是母亲和神结合后所生。

    刘达临:以上这些传说,当然是不可能、不符合科学道理的。他们“无父”,实际上可能他们是群婚与杂交的产物,不知道父亲是谁。但是,人们觉得自己的祖先和圣人是群婚与杂交的产物不好听,于是后人就编出一套神话来,不仅遮“羞”,而且还给他们戴上神秘的光环,加以敬仰。

    “父”的含义:

    姑且不论上述几种观点正确与否,我们先看看“父”代表的是什么?

    父fù〈名〉,指事。

    甲骨文字形,象右手持棒之形。意思是:手里举着棍棒教子女守规矩的人是家长,即父亲。本义:父亲。

    父,家长举教者。——《说文》

    生曰父,死曰考。——《礼记•曲礼》 

    父至尊也。——《仪礼•丧服传》

    父子手足也。

    父者子之天也。

    乾为父。——《易经•说卦》 

    又如:父执(父亲的朋友);父祖(父亲和祖父);父宗(父亲的继承人);父艰(父丧。同父忧);父任(儿子因父亲任官而得官职);父执(父亲的朋友);父族(父亲的亲族);父业(父亲的事业)

    对某一种大事业的创始者的尊称。如:国父;革命之父;氢弹之父;原子能之父。

    父指万物化生之本。 

    又如:父天(以天为父);父母国,父国,父母之邦(祖国)等。对和父亲同辈的男性亲属的称呼。如:伯父;叔父;祖父;父老。后亦以称姻亲中的长辈。如:舅父;姨父;岳父等。 

    父亦指与雏、崽有直接血缘关系的禽兽中的雄性[male animal]。如:父马(雄马)等等。

    美国《父母》杂志这样总结父亲的独特之处: 

    1。父亲跟母亲是不同的;

    2。父亲更爱与孩子玩闹;

    3。父亲对孩子的推动作用更大;

    4。父亲使用的语言更复杂;

    5。父亲对孩子的约束更多;……

    我们总结一下,可以这样认为:“父”是教育和管制,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

    “父”是约束和束缚,是规矩和准则的制定者;而子则是被教、被约束、被规范框架限定的人。

    我们在前面章节中就说过,“人才”的出现不是被教育出来的,也不是学来的。

    那么,比“人才”(灵境)更高的真我之境,和比真我之境更高的圣人之境;就更不可能是被教育出来,学习和模仿别人才出现的。

    也就是说,只有超越世俗之父的束缚,才能成就大我之圣境;天生天养,合乎天道;所以圣人(神境)无父是必须的。

    即,摆脱具体物质的禁锢束缚才有行动上的自由(物我发展到形我阶段),摆脱固定形式框架禁锢束缚才能够产生自我灵性(形我发展到灵我),摆脱灵我自私性的偏见才能够融入社会(自我实现);而能够超越真我的窠臼到达无我之境才算是圣人。

    如果圣人被世俗的条条框框所左右,就不可能成为圣人(圣人无父)。

    我们从以上关于“父”的认知中可以看出:也许做为凡人之躯体的人是必然有其父亲的,但是当其达到圣人之境而显示出圣人之功德的时候,必定要无父,或者父与天合一(天父)。

    如果说“圣人”仍然被凡人之躯体的“父亲”所禁锢、束缚着,那么圣人之“我”就不可能超越真我之境,达到“我”的最大化。而无法达到圣人之境(神境),圣人之名就名不符实;那么圣人就不再是圣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