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节 真我与假我之辩 (上)

    更新时间:2017-03-31 13:47:06本章字数:3922字

    第四节 真我与假我之辩(上)

    “唯我独尊”的首要前提就是辨别真我与假我。

    我们需要尊崇的是“真我”,而非“假我”;如果你连什么是“我”,“我”的形成物理机理、和规律法则等都没有搞清楚,你都无法辨别“真我”是什么,那么又何来尊“我”呢?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每个人都独尊自我,那么社会岂不是变成自私自利、薄情寡义的社会了吗?

    的确,如果整个社会中的众人都各自为政、自私自利,丝毫不关心他人的死活、不承担社会责任;那么,这样的社会的确是一种灾难。

    于是整个社会中的众人明明都最在乎自己的“我”的存在,却反而虚伪的规避谈论“自我”;总是去谈论社会、他人、谈论与“我”无关的事情——于是人们就逐渐在这种虚伪造作的社会环境中迷失了自我!于是社会上就崇尚利他主义、推崇无私的奉献和大公无私的牺牲精神。

    貌似“私”(自己的“我”)就不属于光明正大的存在,就是不好的、贬义的负面存在,人们总是想要回避和遮掩……却把“无私、无我”当成高尚的、正大光明的、褒义存在。

    于是社会上一方面自私(有自己的“我”)是每个人的天性,广泛存在与每个人身心之中;另外一方面大家都矢口否定、掩盖自己的内心本性;表现出一幅大义凛然,大公无私的高、大、尚的形象;于是整个社会就充满了各种虚伪造作、各种道貌岸然的形式主义、口号主义……

    这样的社会环境既扼杀了个人自己“我”的本性、天性(自己的“我”得不到正常的释放、发挥),同时也让所谓的“公”、所谓的集体大我都变得更加空乏虚假,甚至丧失了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为什么呢?

    我们还是简单回顾一下构成“我”的物理机理:

    首先,

    “我”必须与一定具体物质对象进行对应才是真实存在着的“我”,这样的“我”才有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而且所对应的物质对象的物质属性也变成“我”的物质属性,这就是“物我”。如,我的遗传基因、我的身体器官、我的衣物、我的住所、我的财物……

    如果“我”脱离这种具体事物的对应、链接,那么就变成一种虚伪造作,就非常空泛空洞,就没有任何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于是也就变成那些社会中至今还存在着的各种形式主义、口号主义等。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私我”、没有“物我”,那些所谓的“公”,那些貌似崇高的大道理等也就丧失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

    其次,

    “我”必须以一定的形式存在着,“我”所对应的形式、程序本身的特性也决定着“我”的状态性质,这就是“形我”。而且所对应的形式、程序与“我”的契合度越高,则“形我”的特征属性越稳固。

    比如,一个剑客把剑法练习到纯熟境界,变成他自己身体记忆、变成他的习惯性动作;那么,剑法的属性特点就变成剑客自身的才能特征。

    相反,如果剑客只是简单临摹一下剑法,根本不熟悉;这样剑法与剑客其实是彼此孤立、互不相干的存在(没有契合),这种什么剑法都不会,或者都无法纯熟掌握的剑客就没有什么成就可言。

    “形我”的特征告诉我们:“形”与“我”之间的彼此契合度决定着“我”的属性和才能特征。

    对于一个人是如此,对于一个家族、企业、各种社会机构团体、民族部落、国家社会等也是同样如此,都需要“我”与一定的“形”进行契合。而且随着这种“形我”契合度的提高,则“我”才会不断增强稳固性和可持续性。

    很多人之所没有什么特征、很平庸无能,不是因为他们愚笨,而是因为他们经常更换对应的“形”,最后因为那些“形”与“我”之间彼此对应的非常微弱(没有契合)才导致他们自身“我”的脆弱。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有自己的做人原则、道德操守、理想信念,这些不是拿来炫耀的,而是要自己身体力行的贯彻下去——你成就什么样的“形”,“形”反过来也成就了什么样的你(形我);如果你总是随波逐流、见异思迁,那么你最后可能什么都不是,也就成就不了什么功业。或者说,正是因为你自己的“我”太弱小,或什么都不是,所以也不可能成就真正的“公”。

    第三,

    在“物我”和“形我”不断叠加累积、不断发展完善的基础之上,“我”逐渐开始觉醒,形成以“我”为“主”的灵性变通、调节、更新和累积。

    这种“灵我”的出现是生命物自私性的体现,也是“我”的界限和结构状态逐渐稳固的标志。

    这种事物的变化以“我”为“主”进行展开、进行相应的调节、变通、整合,就是“灵我”。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我”是以“物”为“主”就是处于“物我”阶段,如果说是以“形”为“主”则就是处于“形我”阶段,如果以“自己的私我”为主就是处于“灵我”阶段。

    换句话来讲就是:在“物我”和“形我”阶段是没有资格和能力进行自私的,或者说还没有形成自我意识,不知“私”;因为你还不清楚“私我”为何,你所谓的自私只是被“物”或“形”驱使、操纵的傀儡。

    比如,一个嗜赌如命的赌徒,不但输光自己所有的财产,最后连自己的妻儿都变卖给他人换钱来赌博,最后弄得家破人亡。

    你说他的行为是自私吗?

    与其说他是自私的,不如说他是被赌瘾所操纵的傀儡、可怜虫。

    第四,

    “真我”是建立在“灵我”的基础之上的,也可以理解为,大我之公是建立在“私我”的基础之上的。

    用马斯洛心理学的话讲:首先要满足“私我”的需求,“公我”的需求的作用影响才会逐步显露出来。

    比如,我们都要穿衣服,穿衣服首先要满足能否保暖御寒,条件满足以后还要考量是否合身,是否美观、款式是否流行、和颜色的是否搭配、是否适合相应社会场合环境……

    也就是说,当“私”逐渐发展延伸就变成一种“公”了,“私我”通过“自我实现”就会演变成社会功业、事业(公)。这就好像穿衣服,本来是一件“私事”,最后演变成是为别人看而穿衣服(公事)了。

    所以说,孤立单独的“私”是没有存在价值和意义的,必须通过一定的“公”才能够体现出来(自我实现);正如同“产品”必须通过一定“市场”才能够显示社会价值一样。

    因此,“私”与“公”不是矛盾对立的,而是不同层面的“我”的反应,都属于“我”发展延伸出来的必要环节;我们大多数人、甚至包括政府之所以把“公”与“私”对立,就是因为不知道何谓“真我”。

    最后,所谓的“公”其实是被“假我”操纵、驱使着。

    可以说,所有的“公”、所有的“中我、大我”都是由很多“私”、很多“小我”共同叠加构成的整体延伸;如果完全没有了这些“私”、这些“小我”的存在,则所谓的“公”、所谓的“中我、大我”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也就逐渐丧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

    或者说,真正的“公”和集体“大我”,应该是由很多更小的“私我、小我”的共同叠加而形成的一种集合体。“公”的量值就是这些“私我、小我”的整体叠加的矢量和;如果没有任何“私我、小我”的存在,那么所谓的“公”也没有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可是我们现实社会中所谓的“大公无私”、所谓的“无私奉献”、所谓的“忘我牺牲”,这种“无私”、“忘我”等等为“公”的牺牲和奉献“私我”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样子呢?

    貌似大家都为了“公”,都作出了大量的付出和牺牲,但是这个“公”并没有让大家因此而受益;不但如此,甚至很多人都因此而深受其害……

    比如,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代,整个社会都彻底消灭了私有制形式,任何“私”的形式都被打压;整个社会的民众都是为“公”奉献牺牲“私”;结果整个社会因为“私”被扼杀,上到国家政府,下到黎民百姓都长期处于贫穷落后的状态——(社会主义就等于贫穷落后)。

    一方面为了所谓的“公”大家都压抑、扼杀小我、私我而让自己的“我”得不到正常的发挥和展现;另外一方面所谓的“公”的建设可能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或者只是让一些掌权者成就自己更大的“野心、私欲”。

    比如,在东亚某个集权统治的社会主义体制的国家中,国民长期处于贫穷饥荒状态,都已经饿死上百万人了,国家政府还大力发展军事军工,耗费大量资金来大力发展原子弹、氢弹。

    也就是说,以牺牲、毁灭社会大众的小我、私我,来成全的所谓的“公”,其实只是成全那些特权者个人的小我、私欲;于是这样整个社会的“私”(小我)和整个社会的“公”(大我)都得不到真正健康的发展和发挥。

    有感于此,所以刍狗才会重新对“我”进行探索和认证,让人们以“我”为荣、为做人处事的最基本条件。

    其实,所谓的“私”与“公”都不是孤立的存在,更加不是彼此对立的存在,都属于不同层面、不同范畴的“我”,或者说彼此是相辅相成、互为一体的;或者说都属于“我”发展延伸的必要环节。

    “私”与“公”的关系,其实也正是“小我、私我”与各种“中我、大我”的关系;任何“公”都需要众多的“私”为基础,是很多“私”叠加融合构成的集合体。

    同样道理,任何的“私”也无法孤立的存活,必须生存在一定“公”(中我、大我)的系统环境当中(是“公”的组成部分)。

    从“我”的角度讲,最基本的“小我、私我”就是“产品”开始的,产品必须在社会中,通过一定市场环境(中我、大我)才能够体现自身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并且通过一定价值交换而获取自身生存的需求。

    同样,如果整个社会、整个市场都没有任何“产品”的存在,那么所谓的社会、所谓的市场也就如镜中花、水中月了,没有任何现实的意义。

    同样,“圣人”(神境)、“真我”(天境)、“人才”(灵境)、“机器”(匠境)都必须以最基础的单元“产品”(物境)为载体,为物质基础;失去物质基础的“我”也就失去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了。

    因此,一切的物质存在都需要通过一定的“我”来体现的,你扼杀了其他形式的“我”,也就等同于让你自己的“我”丧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因为,任何“我”的体系都不会是单独、孤立的存在。只有先塑就自己的“私我”,然后才能够和世界进行广泛而普遍的联系……

    如果没有“我”则世界上一切都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一个人、一个家族、一个企业、一个社会机构、一个国家政府等如果没有“我”,则这些体系自己“我”的前途命运、“我”的未来和希望也不复存在!

    没有了“我”,也就没有了未来、没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