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第一种假我是:邪妄

    更新时间:2017-03-31 13:52:53本章字数:6474字

    第五节 第一种假我是:邪妄。

    什么是“真我”?

    如何才能达到真我之境?

    “真我”不是孤立的存在,也不会一次性突然出现的,而是一个由“量变”积累到“质变”产生的整个过程;它需要一个成长环节,一个发展历程,一个“我”之世界的连贯、融汇和整体统一的系统的形成……简单的说:“真我”是一种叠加态聚合体(我之世界的构建),而不是一个孤立的物体对象。

    我们通过对一些假我的辩别;有助于人类加深对“真我”的认知。

    假我也就是妄我,这里刍狗把妄我分为五种妄:

    即邪妄、虚妄、学妄、物妄、形妄!

    首先,我们简单来了解一下邪妄现象:

    何谓“邪妄”呢?例如:

    有资料说:非洲某地的土著人家有个女孩生了一场大病,结果自己的母语不会说了,却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自称是某欧洲家族的贵族小姐……

    后来通过有关调查发现,确实有个贵族小姐在欧洲发动殖民战争的时候,病死在此地。

    对于原来那个土著人家的女孩来说,那个附体的欧洲贵族小姐的灵魂,就是一种“邪妄”现象。

    类似这样的灵异现象的例子,古今中外都层出不穷。

    也许那些科学无神论者会说这些都是封建迷信;但是那些迷信科学的唯物主义学者们却永远无法去了解鬼神、宗教和精神信仰的存在本质,更别说去解释了;虽然科学无法解释,但是类似这种社会现象却经常发生。

    人类社会现在普通存在一种误解,特别是对于那些迷信科学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而言,他们常常认为:凡是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都是不存在的,或者都是封建迷信、不可信的。

    刍狗则认为:如果所谓的“科学”就是像自然科学那样研究事物不变的规律个法则的常规世界的话,那么,科学无法解释各自然种灵异现象才是合理应当的;如果能够解释反而奇怪了呢!或者说,如果科学真的能够解释,就说明不是真正的自然灵异现象,而只是一种假象。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形我”代表着各种不变的规律、法则、形式、模式等形而上的变化程序,而“灵我”则是在此基础之上产生“变量”的才能。即科学真正能够解释说明的只是“常量”世界内容,而“灵异”则代表世界的“变量”特征,所以科学无法解释各种自然灵异现象才是合理应当的。

    有趣的是不但类似这种灵异现象在世界各地都有出现,而且常常也成为人类宗教或精神信仰的一个重要来源和依据;而且早在几千年以前的东方玄学者们就已经学会感悟天道,修行己身;那些修为高深者甚至可以灵魂出窍,四海傲游;如果因为意外无法回归自己的肉身,那些修为高深者的灵体甚至可以“夺舍”(占据别人的肉身)而重生。

    我们先不去谈论这种现象本身好与坏、对与错,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人类对生命的生死概念定义,需要有一个全新的见解了。

    我们平常所谓的死亡,可能只不过是这个精神载体(肉体)的毁坏,生命器官无法正常运行了——如呼吸停止了、心脏停止跳动了……

    但是很多看似死亡的生命体依然可以重新复活,比如所谓借尸还魂现象,比如死而复生现象,比如假死现象,比如动物的冬眠,比如生物的再生现象,比如很多微生物的无性生殖、分裂生殖等等。

    东方玄学修行者有一种观念就是:如果一个人的灵魂或“真身、真灵”不泯灭的话,那么这个人就不是真正的死亡;就可以不断复活、附体、转世、托生等形式继续存活下去。真正的死亡是魂飞魄散!即精神灵魂的毁灭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而不是肉体毁坏就彻底死亡了;而且如果丧失精神灵魂,即使肉体仍然完好运行,也只是行尸走肉罢了。

    因此,如果总是把生命对象的生死衡量的标准仅仅放在“唯物”层面(以生命器官能否正常运行为标尺),未免太片面狭义了。

    刍狗的见解则是:生命的关键在于“我”的存在,并且随着“我”的境界层次的提高,生命特征也越显著;反之,则越弱小。这样生死就不再是一个“是”与“否”的选项,而是一个从“有”到“无”,又从“无”到“有”转化的“量变”过程;而这个“量变”过程,也是“我”的发展历程。

    下面我们接着灵异现象的探讨话题:

    如果把“我”看成是一种虚拟的信息场能,那么这种虚拟的场势或信息场能离开这个载体,也可以在其他载体上体现出来;就如同电磁信号可以在甲电器上显示,也可以在乙电器上显示的道理一样。

    这样,借尸还魂、夺舍、灵魂转世、鬼神附体等现象就好理解了。

    当然,关于灵魂转世、关于鬼神之说、关于冥界或天堂等宗教神学的内容,这里不去讨论;我们这里主要是探讨“我”的真伪现象。

    东方玄学文化中关于什么鬼神附体?什么中邪?什么中降头?什么心魔作崇?什么生命轮回等等,以及各种化身万千的妖魔鬼怪等的描述和探索认知很丰富,很博杂;这里刍狗不想累述。

    刍狗认为还是采用孔子的做法比较中肯:

    即敬鬼神而远之。

    可是我们如何远离鬼神呢?

    你首先还是要对鬼神有一定的认知。

    那么,究竟何谓“鬼神”呢?

    简单的说,其实所谓“鬼神”也是一种虚拟的“我”。

    这些外界虚拟的“我”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也可以和你自己的“我”发生一系列潜移默化、匪夷所思的作用影响;甚至可能是鹊巢鸦占,反过来抢占你自己“我”的主导权;这就是所谓的“鬼神附体”或“夺舍”。

    而鬼神附体、夺舍就属于一种“邪妄”现象。

    什么是鬼神附体呢?

    其实就是外界的灵体(鬼神)占据一个人的肉身,行使主导权;而他本来行使身体主导权的“我”则被驱逐于肉体之外,或被压制封印起来。

    所以这时候的“我”,形体外表可能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但是内在的“我”已经变成假我,故称“邪妄”。

    “鬼神附体”只能算中邪方面最简单最直接的一种邪妄,很好认知;但是妖魔鬼怪是可以千变万化的,可以通过各种直接或间接的手段来影响和改变“我”,这种潜移默化的作用影响,有时候是很难认知的。

    乡下流传妇女喜欢一哭、二闹、三上吊……一个人刚刚还有人看到他或她还好好的、活蹦乱跳的,突然就疯了,突然就自杀死了,突然就病了,突然就产生邪念而干出一些诡异和耸人听闻的事情……

    当然有些喝药、上吊以及各种自杀的人,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受到很大的冤屈,无处申诉;或者精神错乱、紊乱、崩溃而导致行为完全失去理性造成的;有些则是来的毫无缘由,才显得灵异。

    可能是一句玩笑话,也可能是芝麻粒的小事,甚至可能没有任何征兆就突然发生了……完全不管不顾的,说病就病倒了、说自杀就自杀了。

    老一辈的人就说:这是中邪了。

    除了邪灵阴魂作崇以外,还有风水、魔咒、邪念、邪气等都可以达到中邪的效果;而一旦一个人中邪以后,其自身的“我”就是一种“假我”了;这些都属于“邪妄”现象的特征体现。

    即主体的“我”被不同程度的控制了,表现出来的只是假我;“假我”控制着这个人的思想和言行而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甚至最严重悲惨的后果就是自杀或杀死自己的至亲之人,次一级就是成为被控制着的傀儡,做出一些匪夷所思或耸人听闻的恐怖事情。

    俗话说: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并非是人的一个思想念头本身就如此神奇,而是“我”发展过程的无限神奇,“我”可以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由面到体、由体到无限复杂的世界(物我、形我、灵我、真我、神我),即可以无限的被发展延伸。因此,假设我们自己原先所执着的“点”(念头)是一个邪念,不断发展壮大就可能变成一个邪恶魔头,如果是善念就可能成就功德无量的神佛。

    前面说过,“我”与物质对象的对应构成“物我”,“我”与具体形式、模式、程序等形而上的对应就可能构成“形我”,而“我”也可以变成一个自组织自我完善非常有序的虚拟体系,这个就是“灵我”的形成;“我”还有一个重要特征,前面没有提及就是:

    “我”为什么必须与“物”对应,与“形”对应,与“事”对应呢?

    难道“我”不可以单独孤立存在着吗?

    其实,“物”是“我”所存在着的必要载体,而“形”则是“我”所存在的必要存在形式、途径;最关键的则是“我”是感应而生的有序虚拟存在体——“实”与“虚”的函数映射构建的信息场能。

    即,简单的说“我”是感应而生的一种虚拟体系!

    俗话说:白天不做亏心事,夜晚不怕鬼叫门。

    如果我们自身的“我”有所亏欠,或者逼近某个事物极限都可能让相反的“邪妄”相感而生,或者就是邪灵降临、附体(半夜鬼叫门)。

    前面所说的,当我们极度压抑“私我”的健康成长,从而导致更加变态贪婪、更加欲望难平、放纵自己;其实也属于一种“邪妄”的产生。

    “邪妄”(假我)产生的根源在于:来自外界的各种类型的“我”,侵占、左右、操纵、影响到我们自己的“我”,最后让“邪妄”(假我)行使身体的主导权;这时候外在表现、或我们自己以为是自己的“我”的自由行为,其实只是被外界各种类型的“我”所驱使、操控着的傀儡罢了。

    除了上面所提到的各种鬼神、灵异事件所产生的各种“邪妄”以外,还有很多科学可以进行解释的“邪妄”现象,也很普遍;因此,人们不要以为“邪妄”就是灵异现象,和普通大众毫不相干,都是个案特例现象;刍狗把“邪妄”专门作为一个章节就是揭示这种现象是普遍存在着的,或者直白的讲,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同程度的被各种各样的“邪妄”侵袭着,不可不警惕!

    比如,最新生物学研究发现:很多寄生虫都可以不同程度的影响宿主(被寄生的生命体)的意志、操控宿主的生命活动的行为,以达到寄生虫可以长期繁衍生存的目的。

    就比如一个人,你以为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是自由的,可能很多思想和行为的根源可能是来自于你体内寄生虫的作崇、诱导所致。

    比如,中医有“以形养形”或“以形补形”的理念,但是反过来也可能成为一种“邪妄”产生的根源。

    即当你吃某种食物的时候,如果你能够消化食物,那么食物的养分和属性特征会成为你自己身体健康成长的助力、动力;但是如果你无法消化这些食物的时候,这些食物也可能反过来“消化你”,即被被这些食物属性特征所驱使或者变成一种病变的诱因等(包括各种寄生现象);这样最后导致你原先的“我”的病变也属于一种“邪妄”。

    比如,很多邪教组织、很多传销诈骗团伙、很多政治机构、很多企业社团等等都会经常对下属成员和民众们进行洗脑教育培训,最后让他们沦为完全言听计从、盲听盲从、唯命是从的傀儡、机器、工具;这些被操纵的人们自以为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也是自由的,其实只是被某些主义、某种命令、某些外在意志信念所驱使、摆布着而已,这对自身本我而言,也属于一种“邪妄”。

    比如,一个传销成员自己的钱财都被骗光了,还要尽力去欺骗自己的亲戚、朋友和所有与之交好的路人;他自以为是为了可以快速暴富,其实就如同一个嗜赌如命的赌徒,最后倾家荡产、卖儿卖女、家破人亡的效果相同,最后绝大多数人都只能够沦为牺牲品。这样的人用一句俗话来说就是:自己被卖了,还要帮贩卖你的人数钱。

    这就是“邪妄”的一个特征。

    比如,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经常会遇到各种蛊惑、诱惑、他人的煽动、诱导等而让原先自我丧失理智,产生一系列的过激行为而遗憾终生;这些外界的各种蛊惑、煽动等对自我而言都是一种“邪妄”。

    这种现象本身上就是外界“邪我”操纵自己的“真我”。

    即类似这种现象都属于各种类型的“邪妄”体现。

    当然,并非外界的“我”本身就是邪恶的对象,而只是,对于自己的“我”而言,它是邪恶的存在,所以称之为“邪妄”。

    那么,如何预防和规避各种“邪妄”呢?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如何消灭各种外界的“邪恶”对象,关键还是在于对“真我”的认知和把控的问题上。

    即,人类常常有一种普遍的认知误区就是:总是把责任和罪责都归结为外界产生“邪妄”的源头对象上,殊不知“我”本来就是感应而生的虚拟存在,问题的关键在于“自我”的建立和成长壮大;只有你建立真我,认清自我的本身属性特征,那么才有可能抵制、规避各种“邪妄”。

    如果你连自己的“我”是什么都不清楚,那么你如何去区别“真我”与各种“假我之妄”的区别呢?

    比如,所有的邪魔外道、所有的邪念魔妖怪等一旦面对具体物质对象以后,往往就无法遁形了;树立“真我”首先要确立一个真实的存在,这就是对应具体的物质对象来考量;如果没有物质基础、没有“真”与“实”的对应,那么就失去的现实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物我”就是“我”存在的物质基础,当然既然是物质对象就必然存在“量”的极限限制,在极限范围之内所需物质“量”的递增是有效的;而如果超出物质极限范围,就可能发生“物极必反”而演变成“我”之害了;而这种超越“量”的极限的偏执也可能成为“邪妄”。

    我们的野心、欲望、各种贪嗔痴怨恨等念头都可能是无限制的,都可能成为“邪妄”的种子因;我们往往什么都想霸占、什么都想拥有、什么便宜都想要……但是“形我”的建立则告诉我们必须有所选择、必须有所舍弃、必须有所坚持,当你选择某种存在形式以后,就意味着必须舍弃其他所有的形式;否则什么“形”、什么“事”都成就不了,相应的则你自己的“我”也什么都不是。

    从数学的角度讲,假设甲是正数,乙是负数,如果你想把甲、乙都霸占起来,总量反而是减少的;或者说你今天做好人好事,明天你却肆意做坏事,那么你可能里外什么都不是;人们最痛恨的就是那种唯利是图、左右摇摆、两面都想讨好获利的“汉奸走狗”……

    从物理学的角度讲,当物体运动状态趋势越强,则具有排他性的能力也越大;反之则相反。

    比如,一个从天上掉下的流星石速度非常快,在运动状态中你想改变它的状态形式很难;而一个从树上飘落的树叶速度很慢,在运动状态中你想改变它的运动状态则很容易。这是为什么呢?

    同样的道理,当“我”与“形”的契合度很高的时候,“我”的有序性特征属性也非常明显,抵御各种“邪妄”的侵袭的能力也很强;相反,很多平庸无能的人的“我”之所以很弱小,因为整天无所事事,没有与一定的“形”建立契合,或者什么都想霸占、什么都想拥有,最后自己的“我”什么都不是;正是因为如此,因为你的“我”是混乱无序的,是弱小脆弱的,所以来自内部或外部的各种“邪妄”才容易在你的身上滋生……

    不光个体的人可以产生邪妄,任何一个事物系统的“我”都可能沦为“邪妄”的宿主;即一个组织团体,社会机构乃至国家政府等都可能产生邪妄;邪妄兴盛则必然“真我”衰弱,反之“真我”强则百邪不能侵害。

    比如,一个企业或家族、一个大型跨国机构或国际组织、一个国家政府等等,都可能因为野心、欲望、邪念、偏执等而导致快速走向衰败、毁灭。

    一些企业、一个宗教派别、一个国家政府等等常常会对民众进行洗脑培训教育,把他们驯化成可以被自己随意宰割的“顺民产品”、奴仆、傀儡;这种洗脑教育也属于一种群体“邪妄”。

    比如,一些传销组织鼓吹可以让人们迅速发财成功,对人员进行人身控制和洗脑培训,让他们进行各种欺诈消费然后牟取巨额财富;一般学员无法欺骗陌生人就只好把自己的朋友和亲人拉下水,这样大家在财富魔鬼的诱惑下都乐此不彼的残害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最终成就的只是最上线的极少数个人;绝大多数人都都必然成为被洗劫的牺牲品、可怜虫。这种社会流行的“快速成功、快速发财、快速见成效、快速发展繁荣”等等,实际上或者是断子绝孙式的发展,或者是害人害己的发财致富都属于一种群体“邪妄”。这样的例子在古今中外比比皆是,其原理与个人中邪的功效是完全相同的。

    芸芸众生是无法左右鬼神的,但是却可以通过不断强化自身的“我”,不断的提升“我”的境界和层次来抵抗和摆脱外界“邪妄”的侵害;甚至只要“我”足够强大,则可能反过来役使天下鬼神,万物皆备于我。

    相反,现实生活中大多数邪妄的产生根源就是心理素质低下,“我”非常软弱可欺,才会产生的;或者是“我”自身的邪念感应吸引外界的“邪灵”附体;所以才会“半夜鬼叫门”,才会鬼邪上身附体

    俗话说:贪小便宜吃大亏。

    经常吃亏的都是那些喜欢贪图他人便宜的人,当你被贪欲所主宰的时候,你也更容易被欺骗、被摆布,这也是一种“邪妄”。

    李东垣在《脾胃论•胃虚脏腑经络皆无所受气而俱病论》中指出:“若胃气一虚无所禀受,则四脏经络皆病,况脾全借胃土平和,则有所受而生荣,周身四脏皆旺,十二神守职,皮毛固密,筋骨柔和,九窍通利,外邪不能侮也。”

    在《脾胃论•胃虚元气不足诸病所生论》中又说:“无虚邪则风雨寒不能独伤人,必先中虚邪,然后贼邪得入矣。”

    也就是说,因为你自身的“我”非常脆弱、非常软弱可欺,才会遭受、招引外界的“虚邪”入体,才会让“邪妄”在你身上得以肆意横行。

    而如果不想被“邪妄”侵害,就要塑造自己的“我”,强化、健全自己的“我”;只有“我”不断发展壮大,“我的未来”、“我的命运”才会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