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他的愤怒(上)

    更新时间:2016-04-25 02:23:53本章字数:2645字

    1999年非洲南非

    此刻对于这片大陆的人来说,生存,才是最大的幸福!

    武装叛乱过后,留下的是一片狼藉和血泪!

    骚乱的大街上,一个中国小孩,一步步的朝前赶路,汗水一滴滴的从额头上流下来,他不知道自己要走向哪里,因为目光所及,不管到哪里,都是这么的乱。

    街上到处奔跑的黑人,燃烧冒烟的商店,强壮掠夺弱小的食物。

    弱者的哭喊声,呐喊声等等在这个暂时失控于正府管理的城市,而引发的暴行对他来说是多么的触目惊心!

    因为他今年才只不过才六岁。

    六岁的他,如今看上去有些着急。

    与他的父亲在这个美丽的非洲国家南非已经失散了两天了。

    一场颇具规模的战争在这个城市打响了,同时也让这对中国父子在战乱中失散。

    他与父亲几天前来到了南非旅行。可刚一进入酒店,就恰好碰到当地的反政府武装暴乱。

    武装分子冲入酒店开始烧杀抢掠,酒店反而成了最不安全的地方。

    身前身后,尽是杂乱奔跑的人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他们的样子上来看,像是逃难……

    逃难?

    逃到哪?

    他望向前方,见到街上杂乱奔跑的人们都在红十字放粮中心门口,挤在一起,等候……

    他如今毫无方向,六神无主的走进了这班等候的人群中。

    但见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拥挤着,就像一条长龙,蜿蜒有数里,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等候,他们在等些什么?

    但有一个共同点让他发现了,他们的手上或多或少的持有一个以上的袋子。

    等候的人群中,一个已经上了年纪,牵着一名男孙子的老公公,看到空手的他,不禁慈和的问道:“孩子,你双手空空的在这里干什么,快去找个袋子吧!”

    看到他们,他的眼睛有些放光,毕竟在遥远的异国他乡遇到中国人,是相当的不容易的。

    “是呀,你去找个袋子吧,不然等下要抢不到粮食的。”

    老人身边的小男孩说道。

    他一脸的不解,问道:“老公公,你们在等候些什么?”

    “粮食啊,你不知道啊,最近又闹战乱了,叛军抢了我们的粮食,我们只有在这里等候领救济粮了,你不是长住在这里的吗?”

    他摇摇头,有些失落的说道:“我和我父亲来这里旅游的,没想到第一天就失散了。”

    老人点点头,道:“哦,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断月!”

    老人叹息道:“哎,真是可怜的孩子,断月你饿不饿!”

    断月脸色乍红,没有回答,不过他的肚子却“咕咕”作响,替他回答。

    “孩子,先吃了再说吧!”老人从衣袋中摸出一只面包,递给断月。

    “谢谢老公公。”断月慌忙接过,毫不考虑便大口大口吃起来,可知这几天,他都没有进食过。

    老人身边的孩子在老人身边悄悄说道:“爷爷,那是我们唯一的面包,万一没有领到粮食,我们晚上……”

    老人打断了他的话,不让他说下去,道:“黑子,别这样说,他和父母失散了,你看还这么小的年纪,真是可怜,而且大家都是中国人,应该互相帮助,发放救济粮的车子马上就到了,不要担心。”

    叫黑子的男孩点点头,爷爷的话虽是这么说,可他还是望着断月吃着面包,露出极为不舍的神色。

    断月吃了有半只,眼角瞟到了黑子的眼神,就怎么也吃不下去了,将半个面包递给他,道:“我饱了,谢谢你们。”

    黑子欣喜若狂的接过那半个面包,道:“爷爷,还有半只呢,要是等会国际红十字会的放粮车没有来,我将这半只面包来孝敬您。”

    原来这孩子如此紧张这半只面包只为了尽一点孝心,真是难得。

    还没容他多想,几辆贴着红十字标志的运粮车已经在灾民的欢呼声中开了过来,车子一停下,肌饿已久的灾民们就一哄而上,上车哄抢粮食,场面十分混乱。

    一上车,他们就用手扒开粮袋,将粮食往自己随身携带的袋子里装,或者有强壮的汉子向车外扔出一袋袋粮食。

    整座卡车上全都是人,为了能抢到粮食,强壮的将弱小的打下车去,到处是呐喊声,悲叫声,以及拳头打在肉体上的通通声!

    在饥荒面前,人性变的微不足道。

    霎时间,断月和老人被后面的人潮挤的不能停下脚步,但在一大批强壮的黑人面前,弱小的他们怎么可能争的过人家。

    稍微不慎,被挤倒在地,就随时有被践踏至死的危险。

    断月惊呆了,才六岁的他,何曾见过这种场面。

    哄闹抢粮还在继续,断月被挤的不知所措,他现在只有稳稳的站住脚跟,保持住身形才是最重要。

    “啪。啪。啪”

    就在这个时候,机枪声响起,震耳欲聋!从高射重机枪中射出的粗长子弹,扫射在灾民的身上,足以将粮食车上的抢粮灾民打的血肉横飞。

    断月的眼前顿时血花四溅,很多来不及逃下车的难民被机枪子弹扫射的肠穿肚烂。

    所有灾民都蜂拥离开运粮车,支离破碎的血肉凌乱的散落在一包包粮食上。

    断月本能反应就是将跟前的黑子,按到在地。他两随后就蜷缩在一角落里。

    因为弱小,排队被强壮的黑人难民们挤在了最后面,没想到反而现在成了一种幸运,他们最先离开队伍,免受了场面混乱的踩踏,还有子弹的威胁。

    叛军将红十字中心包围了,而一辆辆武装车上,已经包围在了运粮车周围,武装车上,是全副武装举着重机枪的民兵。

    “这些都是将军的粮食,不想被杀死的话,就给我滚远一点。”一名壮实的黑人拿着喇叭大声喊道。

    机枪血洗之后,有灾民在枪口之下都变的老实了,偌大的红十字粮食发放中心,除了中弹的灾民痛叫声外,没有别的杂音。

    与此同时。

    在南非东南部。

    三架黑鹰直升机距离一座座大型建筑物一里外的上空盘旋。

    从飞机上落下数道绳索,紧接着一个个身穿迷彩服,全副武装的大兵,沿绳索滑行降落到地面。

    一落到地面,他们各个取下背负的M16冲锋枪,打开保险,整装待发。

    一个中国人走在了这群训练有素的雇佣兵前列,他身高180公分,身材雄伟,面容冷峻,厉目扫视了一下他底下的队伍,说道:“我是你们这次的行动指挥官,雷神。”

    一名短发男子,来到他的面前,沉声说道:“教官,一切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行动。”

    雷神点了点头,戴上墨镜,说道:“蝎子,这次南非****,首领人物沙熊向南非政府提了一系列苛刻的条件,这些我们都不管,组织在南非的利益因为这个沙熊而受到损失,所以才派我领导这些雇佣兵来解决沙熊。”

    身旁的蝎子,有些不屑的说道:“教官,只是解决一个武装头目,用的着您亲自出马吗?杀他的事,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了,组织上是怀疑我的能力吗?”

    雷神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现在距离美军开展对叛军总攻时间只有十分钟,所以我这次亲自带队,定要对叛军头领一击必杀。我们干的特种部队都不敢接的活,证明了你们是精英中的精英。”

    说完,清了清嗓子,向这一队的雇佣兵说道:“目标人物的照片你们已经看过,行动目的就是要将这次暴动的武装分子头目沙熊击毙,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十分钟后,我要看到沙熊离开这个世界!”

    “YESSIR!”十二名全副武装的雇佣兵齐声叫道。

    “OK,完成任务后,你们将会有一百万美金的酬劳,以及新的身份,新的护照!GOODLUCK!”

    随着雷神一声令下,士兵们各自展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