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寻常的爱

    更新时间:2016-04-28 15:23:52本章字数:3036字

    平凡的日子里,总有些平凡的故事,但在这些平凡的故事里面却有着不平凡的爱情。

    这不平凡的爱情就发生在一个小山城海川市。

    此时正值深秋,午后的阳光温暖的洒下来,映照着海川市的大街小巷。

    在这繁华的海川市的某条街道上,一个十分帅的男孩正手捧鲜花站在一个美丽的女孩面前。

    这男孩叫白浩,眼前这女孩叫刘咏诗。

    “不用买花的,我不喜欢。”这几个字就像一把刀,直插在白浩的心上,她是不喜欢花?还是只是不喜欢他买的?

    旋即白浩明白过来,可能是因为刘咏诗的身体不好,刚刚失去孩子,所以心情也不高兴,再加上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和叶长轩刚刚离开,肯定是没有好脸色的,自己这个时候去撞枪口,也难怪会惹到她生气。

    况且自己现在就送花的举动可能是有些白痴,竟然忽略了此时,刘勇是正在住院,又刚刚失去孩子的事情,怎么能够强迫她接受这份新的感情呢?

    闭上眼,他告诉自己她现在只是还没喜欢上自己而已,时间久了她一定会发现他的优点而喜欢上的。

    他会慢慢等待,等待刘咏诗身上的伤好了心灵上的伤也慢慢好了,之后可能就会开始接受自己,慢慢喜欢上自己。

    可是这时的白浩有些担忧,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够从叶长轩手里将她抢过来。

    白浩虽然不混道上,但是也是知晓,叶长轩心狠手辣况且昨天和他在一起厮打时,被他打中时那拳头上带的狠劲儿都让白浩觉得有些害怕。

    但是无论如何白浩都在心里对自己发誓,就算叶长轩是地狱来的,修罗阎王,他也要刘咏诗从他手中抢回来!

    他强迫自己露出温柔的微笑,“咏诗,怎么不吃呢?饭菜不合口味吗?”

    刘咏诗心中一直在想着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有叶长轩开始时脸上那一丝痛苦的表情,失去了孩子不是应该很合他的心意吗?为什么他脸上会露出那种表情来?还是说,那是他得意的表情?

    不,不是得意,分明看起来很是痛心,但是他最后为什么要笑,刘咏诗的心乱成一团,根本想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直到白浩喊了他一声才回过神。

    回过神来的刘咏诗用抱歉的眼神看着白浩,“没,很好吃。”

    “那就好,看你吃得这么心不在焉,我以为不合你的口味。”白浩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常一些,不要为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更不要去想叶长轩和刘咏诗现在的关系,只要自己拿捏好自己现在的力度,迟早有一天刘勇是会接受自己的!

    刘咏诗尴尬的朝白浩笑了笑,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吃饭的时候因为在想叶长轩而没心思好好吃饭。

    但刘咏诗此时心中更不知道白浩现在在想什么,如果她知道白浩是在心中算计着想方设法把自己从叶长轩手里夺回来的话,又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咏诗,医生说你己经没什么大碍了,随时都可以出院。”白浩突然想起医生对他说的话。

    医生说刘咏诗虽然刚刚失去了孩子,但是毕竟身体好也年轻没有什么大事,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失去个孩子算不上什么大事,只要好好养着,接下来就好了,没有必要非在医院里面住。

    况且,白浩猜测可能是医生见叶长轩实在太过吓,人总是浑身是血的在病房外面走来走去,还一脸凶相的总是瞪着人看,心中可能想着这女人和黑道上有关系,不想让他留在医院,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这样也好,如果,刘咏诗肯跟自己回家的话,倒是能够减轻一些麻烦也省得在医院叶长轩走来走去,更不方便自己了。

    “咏诗,如果你要出院的话你会选择……”话问道一半,白浩忽然觉得不对,转了口风:“既然你要出院的话,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去我家吧,正好我家现在没人也方便我照顾你,你一个人总是不行的。”

    白浩之所以先前没那样说,是因为觉得自己那个话说的,并不正确,会给刘咏诗反驳的机会,如果刘咏诗选择了自己住或者是跟叶长轩回去,自己可能是无力辩驳。而像后面那样说的话,显而易见,给刘咏诗的选择会少很多,也就是说刘咏诗可能会在,跟不跟他回家之间选择一个,这样几率会大很多。

    白浩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等着刘咏诗回应,可是看了半天刘咏诗依然盯着手里的饭,好像在想着些什么?一直也没有说话。

    “咏诗?”白浩叫了刘咏诗一声,发现她根本没在听自己说话。

    刘咏诗不知不觉的陷入了沉思,出院么?那个家有她事先买好的宝宝用品,她并不想回去看见那些东西,但不回去那个家,她又能去哪里?

    更何况刘咏诗不敢保证现在自己还能不能正常面对叶长轩,他现在只要一看到叶长轩的脸,先前的一切就会如汹涌潮水般的向着脑海中袭来,根本不能停歇地让她想起自己宝宝的事情,甚至比看到那些儿童用品还让她揪心难过,分分钟就想落下泪来,不,她不能回去。

    “咏诗,你在想什么?”白浩再次喊了刘咏诗一声,突然发现这次刘咏诗陷入沉思的时间有些长,眼中有些扑簌簌的泪花在闪。

    是想到了宝宝吗还是叶长轩?又是什么事情让她落泪?

    白浩的心揪的不行,伸出手来在刘咏诗眼前晃了晃,强迫叫回刘咏诗的神智。

    而刘咏诗直到一只手在眼前挥了挥,才唤回了神游天外的魂魄,回过神来,尴尬的看向白浩。

    “你说什么?”刘咏诗说完这话更加尴尬了,刚才在不知不觉间白浩好像和自己说了几句话,也是关于出院的事情,但是,刘咏诗根本没有注意听清楚,也不知道白浩究竟说了些什么?只能无奈地缩了缩肩膀又问了一遍。

    “我是说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白浩将那些事情重复了一遍,却意外的看到了刘咏诗眼眸中的神色一沉,脸上有些清冷的神色,看起来并不高兴也并不伤心,只有冷然。

    “明天出院吧。”刘咏诗低下头,一瞬间那种无处可去的感觉击垮了她的神智。

    她甚至有些眼中氤氲的想要哭,急忙低下头才躲过这一刹那,没有让白浩看见自己眼眸中的痛意。

    虽然白浩一直照顾自己,但毕竟不是真正走进心中的人,没有办法将全部展示给他看,刘永诗低着头好一会儿,才将眼泪彻底咽回肚子里,深吸一口气,抬头,微笑。

    “嗯,那我明天接你回去。”然后看到刘咏诗的笑意这才激动不已,高兴得连忙俯下身子,离刘咏诗更近说话,但是却意外的看到刘咏诗的眼睛红红的,这是怎么了?刚才还没有发红,难道是困了吗?

    “白浩,你不用忙自己的事吗?我住院的日子谢谢你来陪我。”刘咏诗想了一下又接着说,“明天的话,我自己出院就行,不用麻烦你了。”

    听完她的话白浩的脸上闪过受伤的神色,他深呼了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咏诗,你的事对于我来说,一点也不麻烦。”

    刘咏诗微叹了口气,她不是木头人白浩对她的好她知道,但她现在己经是别人的妻子,何况她爱的人不是他,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她不能给他任何念想。

    “白浩,其实...”刘咏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浩打断了。

    “咏诗,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有我的坚持。”白浩其实刚才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想过了那些事端利弊觉得自己可以承受现在这种情况。

    不管刘咏诗是否已经嫁人了,更不管现在她嫁的人成为自己的对手实力究竟有多强,凡事只要努力才能够有实现,如果不努力的话,那么一切的结果都根本没有。

    对于白浩来说,想得到刘咏诗是很久以前的梦想,刘咏诗对于他来说算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女人,重要到可以不用去,计较她到底有没有嫁过人,甚至有没有为别人怀过孩子的地步。

    白浩明白,这就像是一场饿虎扑食,两头猛虎面对一只野鹿,对手很强,自己虽然难以匹敌,但只有坚定信念了才有可能成功,如果不坚持下去的话,就什么 也不会有!

    最后受伤的可能是自己,甚至还有可能将刘咏诗也伤得彻底!

    他绝不会让刘咏诗受伤的,一点也不会!

    “好吧。”刘咏诗无奈应下,因为白浩在说完那句话之后显然经过了好多心理活动,脸上的表情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一会儿故作坚定,一会儿又觉得有些忒难。刘咏诗不知道白浩在想些什么,但总归于自己有些关系,没办法说些什么只能低头说一句好吧!

    她和白浩大学时的那些年,她多少都了解了他的性子,任何人都劝不动他,除非他自己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