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陪着我

    更新时间:2016-04-28 15:27:06本章字数:3123字

     第二天一早,叶长轩就从手下那里打听到刘咏诗今天准备出院,早早的就来到了医院。

    谁知刚踏进医院大楼,就碰见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人。

    梦然,曾经和他有过一、夜、情的女人,自从和她糊里糊涂发生关系后,他就没踏入‘名流’一步,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梦然也没想到会在医院这种地方,遇见这阵时间让她痛苦万分的男人。

    叶长轩只当作不认识她,准备从她面前走过。

    但那女人却突然发现了人群中的叶长轩,眼中忽然一亮立刻迈开小步赶了过来,甚至想也没想的就挡在了叶长轩身前。

    “让开。”此时的叶长轩根本不想和这个女人说一句话,虽然他看到了自己,但是毕竟是在医院中,叶长轩想要绕开,却被那女人拦得彻底,只能耐着性子低吼了一声。

    “叶长轩,在那一夜过后,我有了你的孩子。”梦然淡淡的道出了她会出现在医院的原因。

    梦然的话让叶长轩愣在了那里,刘永诗办好手续路过医院大堂刚好听到,也一样愣在了那里。

    他们两个在说什么?这个女人有孩子了吗?叶长轩的孩子?

    孩子……?

    刘咏诗抚摸着自己平平的肚子……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甚至瞬间击垮了刘咏诗的神智,整个脑袋像搭错了弦似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刘勇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那两个人没在说话,只是互相对峙着。

    叶长轩有些错愣,随即反应过来后愤愤的看着那个女人,但梦然看向叶长轩的眼神里却诸多复杂,这而人的眼神看着不远处的,刘咏诗眼里,却是全然的满满的爱意。

    竟然在医院这种地方?碰到这种可耻而尴尬的事情。

    她的孩子没了,而她丈夫却让别的女人怀孕了。

    不,这不是可耻而尴尬的事情,这是天大的笑话,这辈子都没有听过这样好听的笑话,刘咏诗觉得这是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的失败,更是自己此生都难以抹平的污迹!

    随后跟来的白浩不明刘咏诗站着不动,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当看到叶长轩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呆在那里,也不知怎么回事。

    “咏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白浩很担心她现在的样子。

    刘咏诗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丢了魂的娃娃,整个人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甚至连眼神里面的生机都不见了,在白浩叫了她之后也是冷冷的没有反应

    但白浩的一声‘咏诗’却让叶长轩回过神来,他错愕地回头,就看到刘咏诗呆愣的模样,急忙跑到她面前。

    “咏诗,你听我说…”

    整个世界都安静一片,刘咏诗忽然觉得自己很是悲哀。

    刚才感受到白浩在叫自己,但刘咏诗不想说话也不想动,甚至觉得连眨一下眼也是那么的无力,浑身像脱水了一样,只是能够远远的看着他,愣愣地站在地上,大脑里甚至已经不会思想。

    但是当这男人跑过来的一瞬间,自己的目光竟然追随着他,真是可笑,在他前前后后做出这么多的恶心事情之后自己的目光竟然还是离不开他,难道自己真的把他当成丈夫吗?不说是仇人已经不错了,丈夫,可笑!

    当初他认为自己的孩子是个负担,结果现在又让其他女人怀孕了,还是在他们有正常合法婚姻期间!

    呵……!

    “咏诗?”见到刘咏诗冷然的站着,但看向自己的眼光却带着些怨毒,叶长轩一张嘴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傻傻的叫着刘咏诗的名字。

    “够了!叶长轩,你说孩子是个负担,但你却让别的女人怀了你的种,敢情是你只是不想我怀了你的孩子而已!现在我的孩子没了,你是不是早就乐开了花?”刘咏诗怒吼打断了他的话。

    “不,咏诗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叶长轩急忙说着心中虽然想解释先前的事情,但是此时猛然惊觉在这里并不适合说这个话。

    更何况现在刘咏诗刚刚失了孩子,真的不适合再和他说这些,此时就算刘永诗说什么话,叶长轩也知道自己不能够真的和她认真,连解释也不能解释,只要顺着她的意思,别让他她再小产之后生气就是了。

    “我不听!”刘咏诗说完就急奔出了医院大堂。

    叶长轩准备提脚去追,还没踏出一步就被一旁始终沉着一张脸的白浩拉住。

    “叶长轩,咏诗她现在根本就不想见到你,若你不想她才好没多久的伤口复发,你就尽管去刺激她好了。”

    白浩的话让叶长轩跨下了肩膀,他和刘咏诗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一点,如今又陷入了让他两难的局面。

    “你好好解决你的风流债吧!”白浩说完,就去追刘咏诗。

    梦然怔怔的看着叶长轩,刚刚那个跑掉的女子是他的老婆吧,这个事实让她的心一阵阵发疼。

    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

    “我是不会承认孩子的,你去打掉他。”一边说一边掏出皮夹拿了一叠钞票,递到梦然面前。

    梦然满脸受伤的看着眼前嫌侮辱她一次不够,现在又来侮辱她第二次的叶长轩。

    她不发一语,无视眼前那叠可以让她暂时生活无忧的钞票,漠然转身离开。

    叶长轩冷冷看着她的背影,这个世界上只有刘咏诗有资格生他的孩子,她不打掉孩子的话,他自然有办法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意外’流产。

    梦然感觉背后一冷,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恰好看到了叶长轩眼里的杀意,双手忍不住颤抖,用力握紧垂在身侧的手转身大步离开,她恨自己就算知道了他的残忍还是控制不住继续爱他。

    跑出医院的刘咏诗终忍不住,放声大哭,“呜呜…”叶长轩怎么能这样对她...

    “咏诗,你不应该为了叶长轩那种男人流泪,他不值!你离开他的身边来我的身边好不好?”白浩说完,望着刘咏诗期待她的回答。

    刘咏诗闻言,抬起脸,眯起一双泪眼,“你...你说什么?”

    “咏诗,我一直喜欢你,以前不敢和你说,是不想打扰你的幸福,但现在你过得并不幸福。”

    刘咏诗没想到白浩会对她表白,一时怔住低着头,她现在心乱如麻,根本没办法思考任何事情。

    一直等不到刘咏诗的答案,白浩很失落,但很快又打起精神,“你现在不接受我没关系的,我会等到你接受我的那一天。”

    说完,他掏出纸巾,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当她抬起头,眼睛与他对视的瞬间,她的心竟有些迷茫了,她有什么好的,让他一直穷追不舍。

    “你喜欢我什么?你知道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她苦笑着。

    “只要是关于你的我都喜欢,没有任何理由。”白浩将纸巾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顺手将她的身子抱入怀中“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

    “是吗?”她抬头看着他想若当初她也喜欢上他了,是不是就没有了现在的悲伤?这么想着泪水也不受控制流了下来。

    他温柔的看着她,用手轻轻抹去她的泪。

    “是的,我喜欢你很久了,久到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由对你的喜欢,变成了爱。”

    她看着他,她不能欺骗自己也不能欺骗他,她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爱。

    她用力想推开他的怀抱,但她伤才好了没多久,力气也小得可怜根本就推不开,“我们没有任何可能的,你走,我现在心很乱,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敢放心离开?”他用力拉住她,将她带到自己的车上坐好。

    “你这是带我去那?”刘咏诗并不明白白浩准备带她去什么地方。

    “我带你回去,你需要回去好好休息。”

    “回那里去?”

    白浩眉心紧皱,“当然是回你家。”

    “我不想回家,我想去公司现在公司一定很乱,我需要回去主持大局。”刘咏诗想到自己受伤期间并没有管理公司,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她现在孩子跟爱情都没了,她不能再失去她的事业,不然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你公司高薪聘用的主管又不是吃干饭的,你现在才刚出院需要的是休息。”刘咏诗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只好无奈开口,“好吧。那你送我到市郊外的‘琉璃园’去我那有一处房产。”

    酒吧内。

    叶长轩一出了医院就直奔到酒吧内,刘咏诗不肯听他的解释让他很伤心,他只想把自己灌醉,他不管白天酒吧有没有营业,就直闯了进去。

    酒吧的老板知道叶长轩的身份,也奈他不何,只好由他。

    叶长轩一杯杯猛灌酒,很快就喝到醉乎乎。

    就在此时,他身上的手机不合时宜响起。

    他眯着醉眼掏出手机,原来是老二给打来电话。

    他愣了一会才开口:“老二...有什么事吗?”

    “老大,大嫂她和白浩那小子一起去了效外的‘琉璃园’,需要派人跟跟踪吗?”老二一开口的话就让叶长轩酒醒了大半。

    “当然,你马上派人跟踪,还有小心一点别让他们发现了。”

    “老大,你不去追回大嫂吗?”电话那头的老二有些迟疑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