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更新时间:2016-05-03 19:55:26本章字数:3103字

    国君的日子总是很忙的。一会儿共叔段的儿子公孙滑撺掇卫桓公伐郑;一会儿又要和虢公忌父明争暗斗最后弄得自己的儿子忽和太子狐弄了个君臣交质……凡此种种,正所谓日理万机。

    但再怎么忙,偶尔也有享受一点天伦之乐的机会,有一次在宫殿的花园,庄公看到一个宫女带着自己的小儿子突在玩耍,自己就停下来和儿子说句话,儿子却反问庄公:父王,我有奶奶吗?

    庄公愣住了,多日来,心中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受,今天突然被儿子的一句话说到了痛处。也许是恨随着时间逐渐流逝了?现在想起母亲不再是咬牙切齿的恨了。

    身为国君,想杀死自己的人有多少啊,如果身为平民,母亲一定不会这样去做的,母亲的所作所为也是为时势所逼啊。回想历朝国君有哪一个把自己的母亲打入冷宫的呢?这王权,要害死多少人呢?

    过了几天,有鲁国使者来访,带来的礼物之中有一份是给国母的。庄公突然想:我把这个礼物亲自交给母亲,不就可以见面了吗?可是又想堂堂君主岂能言而无信,不及黄泉,无相见也,这可是自己亲口说的啊。

    庄公派子封去看望母亲,这是一处新建的大宅院,宅院后面,特地为母亲开辟了种植区。

    子封站在一块豆地边,等着国母浇水完毕。子封说:微臣受主公之托,特带来鲁国送给国母的礼物。

    武姜站在原地,望着绿油油的菜园子,落下泪来。

    武姜:行将入土之人,岂敢收受国礼?有这几方土地可种,老身足矣。这园中土地肥沃,麦菽饱满,我今日亲手做了一锅麦饼,斗胆献给庄公一品。

    庄公拿到麦饼,退下左右,边吃边落泪。

    庄公左右的大臣暗自叹息,但是没有解决方案,直到这个难题传到了颖谷一个书记官颖考叔的耳朵里。

    颖考叔的妻子是武姜左右的仆人,两人经月见一次面,这次见面,说到了庄公母亲的情况。

    颖考叔:庄公送礼于母亲,母亲返食于庄公,看来二人都有反悔之意,但碍于君王之言,不能见面。

    妻子:这还用你说啊,傻子都能看出来。

    颖考叔:那我们应该帮着想想办法啊。

    妻子:国君想不出来,你能解决了?你还是想想多赚点钱把我们这漏雨的房子换了吧。

    颖考叔不说话了。

    第二天,颖考叔去山里采了几块玉石,进献到宫里,祈求庄公召见,但等了三天,没有人召他入宫。

    颖考叔又去山中呆了三天三夜,捕得鸮鸟一对,再献宫中。

    庄公这天正好步出大殿,看到士兵运送民间进献的奇珍,就看到了这对鸮鸟,就问:此何物也?

    士兵:一老者于南山捕得,未详其名。

    庄公:召此人进宫。

    颖考叔还没回到家,就被士兵带回了王宫。

    庄公:所献何物?

    颖考叔:此鸮鸟也。昼不见泰山,夜能查秋毫。此鸟小时赖母喂食,及长乃啄食其母,此乃不孝之鸟,人人得而食之,由是几近绝迹。我在南山偶然得之,以献大王。

    庄公命人烹之,邀颖考叔共食。

    厨人又进烤全羊等奇珍以食,庄公赐羊腿与颖考叔。颖考叔非但不吃还问仆人要打包袋要带走。

    庄公异而问之。

    颖考叔:小人家有老母,我做的饭母亲都吃过,但是大王玉食,老母未得品尝,小人斗胆将大王所赐羊腿归遗老母,同受大王大恩。

    庄公忍不住叹息:你有老母,可以给他美味,尽自己的孝道,我虽为诸侯,却没有这种机会啊。

    颖考叔进而问之。

    庄公便大概将不及黄泉无相见也的情况说了一下。

    颖考叔:大王不必担心啊,黄泉岂非地下之泉也?大王命人掘地为泉,建造一个隧室和母亲相见,天下谁能说大王言而无信呢?

    庄公大悦,拍案而起:此一语破我多年心病也。

    庄公命颖考叔择地掘泉建隧室,又大赏之,颖考叔靠这些赏金建了一所不漏雨的房子。

    隧室很快建好了,颖考叔先命人将武姜引入隧室中。

    武姜身着盛装端坐其中,眼泪如泉水般流下来。悔恨、激动、愧疚夹杂着期盼等等情绪,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高兴过。让自己纠结一生的疙瘩马山就要解开了。老天开眼,让我又能和孩子相见了。

    当日庄公当众宣读自己和共叔段的密信,当时真想一死了之。到那时我才明白,我的固执不仅让寤生从小缺少母爱,也让共叔段在母爱的溺爱中迷失了自我。两个亲生儿子,我一个也对不住啊。我又想活下来,幻想寤生能够原谅我,幻想共叔段哪天能突然回到郑国,哪怕是成为一个平民,但是只要两兄弟能和睦相处……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啊。老天,你让什么迷了我的心窍,让我们母子这样波折痛苦,你让我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罪吧,你让我的两个儿子都好好的……

    庄公就像举行祭祀大典一样乘坐马车来到隧室前。他让所有随从都在室外等着,一个人沿着台阶一阶阶往下走。

    武姜听这庄公的脚步,一下下仿佛敲击自己的心房,武姜站了起来。

    庄公想一下子看到母亲,但又有点害怕马上见面,不禁放慢了脚步,他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流水声在隧室内回荡着,唯独没有母亲的声音。

    庄公突然感到一种多年以来遗失的感觉,这种感觉在自己即位、打胜仗时都没有这么强烈。庄公突然意识到自己生命中一直缺少一种重要的东西,或者说之前一直以为别的才是最重要的,今天才觉得是错了。权利的欲望是无限的,而母爱是无限的无限。没有了这种母子的亲情,什么权利都是索然寡味的。有些东西你永远逃避不了,因为你是从那里来的,你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你的身体里流着母亲的血。你再伟大,也是上天通过母亲赐予的。母亲再有错,也是给你生命的那个人。你是谁,首先要问你母亲是谁;你到哪里去,首先要问你从哪里来。母爱是源泉,是创世纪,是心灵感应,是一脉相承。母爱是连接,是永恒,是春华秋实,是九九归一。

    还剩下最后几个台阶,庄公已经看到了母亲衣服的下摆,武姜也看到了台阶上庄公衣服的下摆。

    庄公缓步而下,朗声曰: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

    武姜迎接而出,附和曰: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

    黄泉之下的一对母子,抱头痛哭了起来。

    四十多年的感情芥蒂,随着泪水流走了。

    庄公和母亲携手走出大隧,隧外的群臣皆跪地而泣。

    母爱之大,感天动地,何况人乎!

    黄泉为死,母子穿越黄泉,母爱之大,超越生死,有何更大?

    三千年,一万年,母爱永在!

    人类在,母爱在!

    2011年4—5月于青岛

    【孔子在《春秋》中用一句话记录这个故事: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

    左丘明在《春秋左传》中延伸为: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

    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叁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昵,厚将崩。”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遂置姜氏于城颖,而誓之白:“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颖考叔为颖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我独无!”颖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遂为母子如初。

    君子曰:“颖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是之谓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