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天堂不是净土

    更新时间:2016-05-01 21:04:18本章字数:2989字

    手里握着入学单和一张工商银行的卡,我慢慢走进学校,看着那一张张洋溢着青春笑容的脸,我觉得这个世上还有这么一块让人无忧无虑的净土,已经足够了。

    银行卡是我妈悄悄给我的,密码是我的生日,除此之外我还看到我爸在我的书包里塞了一个褐色的钱包,我假装没有看到,背着书包提上行李箱走了。

    我爸上了车,我妈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等到我的背影被人群冲散之后,她抬手轻轻擦掉眼泪,然后也上了车。我在她上车之后却突然转身,看着那辆渐行渐远的黑色车辆,心中想着他们的确还如一年前那般绝情,误会总在一刹那变产生了,不是吗?

    走到了学校老师的办公楼,我把书包还有行李放在楼道边,上了三楼教务处。

    推门而入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很多鼻青脸肿的人,一个光头中年男子正在那里数落着几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不良少年,看见我进来之后,他以为戴着帽子的我和那些人是一起的,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大声斥骂着我眼前这群人,或者连我也骂了进去。

    “你们这些校园的残渣,每天除了打架还能做什么?”

    “你看看你这个头发,出了这个学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火车站站台。”光头教务主任指着这群人中唯一的一个女孩的头发,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看来主任对火车站那一块很熟喽!我虽然长的漂亮一点,但也不至于去站台吧!倒是主任,您对于站台怎么那么熟悉。”女孩反唇相讥,引来周围一阵阵笑声。

    “管不了你们了,信不信我叫你们父母来学校。”光头教务主任气得浑身直哆嗦,指着一群人大声说道。

    “请便。”女孩耸了耸肩:“说起来我已经快半年没见到他们了,如果你能让他们来,那我真是太感谢了,看来我一家团圆的任务要拜托主任了。”

    周围又爆发出了一阵阵笑声,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往后面退去,想要转身出门等教务主任处理好眼前这些事在进来,却被光头教务主任叫住。

    “我有让你出去吗?”教务主任可能的确气急了,站起身来三步两步走到我身边,一下将我的帽子掀开,露出了我极为扎眼的发型。

    周围看到我那四十五瓦发光发亮的光头时又爆发出了更大的笑声,之前被骂的那个女孩此刻也在看着我,她没有笑。

    我看着教务主任手里的那顶太阳帽,开口说道:“我有白血病,之前没来军训也是这个原因。”

    主任看着我苍白且带着病态的脸色,发觉原来误会了我,急忙将手里的帽子还给我,对我说:“你是今早校长打电话给我,让我安排的那个新生苏然。”

    我不顾旁边那些人慈悲的眼神,戴上帽子说:“我是苏然。”

    教务主任没有多说,而是打开广播叫了一个我这一年里魂牵梦绕的名字,他让那个名字的主人来教务处。

    莫雨提着黑色皮包,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修长的大腿裹着微薄的肉色丝袜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我有些发愣,原来只是名字相同,我认识的那个莫雨,不会穿的这么低俗。

    “这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莫雨。”教务主任向我介绍完了之后又对莫雨说:“你先带他去宿舍吧!下午的时候在领他去高一九班。”

    我发现在听到高一九班这四个字时,那之前被骂的女孩抬头淡淡的看着我,我注意到她的目光,也看了她一眼。

    “你是苏然。”莫雨突然惊讶的看着我:“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我朝她点了点头说:“昨天。”然后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莫雨也跟了上来。

    相逢本应该是喜悦的,可为何我的心会如同黄莲那般苦涩,应该是一切都变了吧!

    莫雨帮我提着行李箱带着我走了将近十分钟的路,在走到男生寝室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打破了那十分钟的尴尬:“苏然,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好久不见。”我低头看着她那双修长的大腿,心里有些刺痛。

    她的确变得比以前漂亮了,应该用妩媚这个词比较合适,短短的一年多时间竟让一个人变了这么多,看来光阴的确是改变一个人的最佳良药。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之前在转去你们那所初中之前,我一直是这个样子,说起来我今年高二,你才高一,你是不是应该叫我一声学姐。”莫雨伸出手,笑着对我说。

    我突然很想说一句,当初我好像是因为你才在这个花花世界消失了一年,但我还是没有开口,也没有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下午的时候去足球场旁边的播音室找我把!我带你去你的班级,这学校挺大的,你要一个人找的话挺麻烦的。”莫雨收回手,神色很淡。

    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进入了男生宿舍,相比于我的班级,我的宿舍无疑要好找很多,在三楼靠近楼梯的位置。

    宿舍里有三个人,一个躺在上床戴着耳机听音乐,或许那音乐不错,我进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多看我一眼。

    有一个人在地上单手不停的坐着俯卧撑,我看着他后背那一块块高高隆起的肌肉,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另外一个在床上抠着脚丫的人,头发很短,眼睛很亮。他抬头看着我,问:“苏然是吧?”

    我点了点头,他指着一张空床说:“那是你的床位,收拾好了之后就出去吧!”

    我有些不解,问他:“为什么要出去?”

    地上的肌肉男起身在我面前捏了捏手指说:“因为在这个时间,我们不想有人打扰。”

    我看着躺在上床那个仍旧在听音乐的人说:“有道理。”

    我走出了男生宿舍,鬼使神差地竟然走到了足球场,绿茵场上有许多踢足球的人,可我没有兴趣欣赏他们的球技,我突然想到了之前莫雨对我说的话,然后忍不住朝橡胶跑道外侧的播音室走去。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停下,因为我看到了莫雨被之前一个在绿茵场上踢足球的男孩搂着朝播音室走去,那男孩很壮,也很高,或许是他通过足球这项运动中将脂肪改变成了肌肉,所以脸显得很大。

    我看见莫雨依偎在他的怀里,而男子也大大方方的将手放在莫雨的细腰上,他们走进了播音室,十分钟后我看到了四五个人已经趴在播音室的窗户上,津津有味的看着播音室里发生的内容。

    我闭上眼,似乎看到了莫雨修长洁白的大腿夹在了那个高大壮汉的腰间。

    我真的体会了我爸妈的那种感受,哀莫大于心死,那个就是我用一年自由换来平安的女孩,好脏啊!

    我麻木不仁的走出了足球场,周遭来来往往的人群将我淹没,快上课了,我却如同一具丢了灵魂的躯壳,飘荡在这校园的每一寸地方。

    我没有去上课,因为不知道班级在哪里,坐在篮球场的花坛边,整个人好像死去一般。

    这就是我憧憬向往的生活啊!真是可笑。

    我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我抬起头,便看到了之前将莫雨带进播音室的高大男孩,那男孩显得目空一切,他说“你是苏然吧!小雨让我带你去你们班。”

    我看着他,很想一拳砸在他的鼻子上,但我没有,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听说你在初中的时候是小雨的男朋友。”

    我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说:“不是。”

    “那就好,我希望你离小雨远一点,这样对你对我都好。”壮男开口说道。

    我看着他比我小腿还要粗壮的手臂,说:“应该的。”

    他突然用手掐住我的脖子,我抬头看着他,他说:“你知道吗?老子最讨厌你这种故作平静的人,明明很害怕,你装什么装。”

    我理智的看着他,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还手,虽然知道打不过他,可我真的不喜欢别人掐着我的脖子。

    “周明,你干什么?”就在我思量间,一道熟悉的声音想起。

    叫周明的壮汉放下我,然后看着朝我们走来的那个女孩说:“雪姐,你怎么来了。”他的声音有些恭敬,有些谦卑,和对我的语气截然不同。

    我认出了那个叫雪姐的女孩,之前在教务处见过,现在看着她,突然觉得她紫色的头发也有些顺眼了。

    “他是我们班的人你也敢欺负。”女孩上去啪啪两个耳光扇在周明的脸上。

    周明更加惊恐,他看着女孩颤抖的说:“雪姐,我不知道。”

    “滚吧!”女孩如同赶苍蝇一般恶心的挥了挥手,周明如同大赦,转身朝着一处跑了,我看着他落荒而逃的地方,看到了莫雨,莫雨也在看着我,在笑。

    “走吧!跟我回班上。”女孩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他。